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恐怖灵异>鸿渐于陆_不见子都【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鸿渐于陆_不见子都【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2-07/恐怖灵异耽美小说/不见子都


《鸿渐于陆》作者:不见子都

文案:

天意如刀,愿你能赤子之心,于半局残棋中触得曙光。
纵命筹深,无悔纵横。

渐卦第六爻爻辞 “上九: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
超低级修真文,一句话概括: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师弟被大师兄调(纯洁)教成长霍霍一个门派的故事

自带王霸气场冰山帝王攻 X 傲慢狂拽欠收拾骨骼清奇受 年上

一、

日头从东墙射过来第一缕光时,祁越正负着一把剑朝大门走。

金色的阳光有些扎眼,祁越抬手挡了挡,又把手腕翻转过去,握了握身后长剑的剑柄。那把长剑与他少年人的身量有些不甚搭,但祁越负在背上,也不显滑稽。

眼瞧着要到大门口了,祁越往前迈了一步,竟像被谁推了一下似的,又退了回来。他毫不惊讶,不动声色地闭眼把右手推了出去,手掌抵在虚空,像触摸到一堵墙壁一般。

这般瞬息,祁越猛地睁眼,连着往后退了三四步才站稳。他吐出一口气,抬手将背后的长剑翻了过来握在手中,长眉压了压,眼睛盯着前方,已经抬起了手腕。

“哎,小子,你要做什么?”身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恰时阻挡了祁越将劈过去的那一剑。这声音跟没睡醒似的,仿佛为了印证这一点,话音刚落便又接了一声哈欠。

“出门,”祁越动作顿了一顿,抬起的胳膊又缓缓落下。他转过身来,盯着身后的人,语气平平地张口:“爹。”

祁从云捂着嘴打足了哈欠,又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才抱着胳膊慢腾腾地朝自己儿子这边走:“连大门都走不过去,出什么门,”说着又掀起眼皮上下打量祁越一番,突然大笑起来,“还背着越昼剑,哈哈哈哈……真没本事。”

祁越脸色不大好。他凛着眼神直直地看着祁从云,皱了皱眉:“爹,你昨日答应我的。今日便让我去万山峰。”

祁从云揉了揉眼睛,刚打完哈欠,眼睛还有些红,这让他瞧起来有些热泪盈眶的意味。祁从云便这么看着祁越,道:“不记得了,我昨日说过么。昨天是什么时候?”

“是我十四岁的生辰,”祁越简直咬牙切齿,他耐着性子说完这一句,马上闭了嘴巴,好似跟他爹说话是什么奇耻大辱。

“啊,”祁从云又擦了一把眼睛,吸了吸鼻子,捎带着抹了一把,这才道:“十四岁了,觉着自己翅膀硬了。连这道大门都迈不出去呢,出去给人打得屁滚尿流,到时可莫要哭着回来。”祁从云又仔细地看了一眼祁越,事不关己似地道:“自然,哭着回来也别指望给你讨回来。”

“外面的人,哪会像爹这样无聊,”祁越到底没忍住,黑着脸讽了一句。

祁从云眼睛一瞥,扭身在一旁的石凳上委坐下去,一手支着脸,一手敲着石桌面:“小子,你想好喽,今日出了我这门,往后可没有再进来的机会了。”

祁越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心里还是忍不住想了想,若是往后不能再回家门,会不会沦落成一个乞丐。这念头没冒出个头就叫他摁了下去。从他记事起,便没见他爹出去外头过,且看眼下的模样,他爹这辈子也不打算再出去。

再不济,也就活成他爹这邋里邋遢的样了,祁越想,难不成自己还能比他更差么。

当然是不会的。

“越儿,怎么就只带了剑,娘昨晚给你收拾好的东西呢,”董胧雨人未至,声先到。急慌慌地几步走上前,又拍着祁越的肩膀,“你等等,娘给你拿书信过来。”

“不要了,”祁越摇头,又伸手拉住董胧雨的衣袖,“娘,不用了。我这样便好。”

“拿着去罢,虽说久不见面,但宁掌门甚重义气,见了书信,往后也可多照料你。到底爹娘不在你身边,你又还小,遇事有人替你帮衬帮衬,比你独个儿为难要强,”董胧雨说着又往屋子里去。

祁越拦不住,只好任他娘去了。

“我今早卜了一卦,也还不错,”祁从云没骨头似地靠着石桌,活像个地痞。

祁越从前便想不通,他娘一副蕙质兰心大家闺秀的模样,怎会想不开跟了他爹这么一个二混子。真是应了一句俗气话,鲜花插在牛粪上。

虽说他这么想,但祁从云实际上还要算牛粪里较为出色的那一层次。收拾收拾,入眼也不算别扭,约莫他娘便是看上了他爹这一点。祁越每每斗不过他爹,便这样不忌惮地想。更让他想不通的是,他爹这么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竟次次能把他打压得毫无招架之力。从小到大不知跟他爹切磋了多少次,五花八门,符咒阵法剑术……样样比不过。每次祁越灵光一闪,小胜一筹,不出半日就又被祁从云打压回来。

从他记事起,便开始“挨打”,一直挨到他前一日,十四岁生辰。董胧雨觉着自家儿子在家里闷了太久,是出去见见世面学学本事的时候了,便叫他去万山峰学艺。

据说万山峰的掌门是他爹娘的故交,去了也算放心。

祁越被打压惯了,有些想打压回来,但估摸着若在这小院中,怕是要被打一辈子。说不准出去学一学本事,回来杀他爹个措手不及,岂不是妙哉。故此,他一大早便有些雀跃地打算出门去,谁知又被他爹拦了。

好在眼下出去有戏,祁越便没怎么给他爹脸色,十分给面子地回了一声:“什么卦象?”

祁从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有气无力地道:“渐卦,第六爻,上九。”

上九: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

祁越在心中默念了遍,嘴角弯了一弯,明亮的眼睛眨了眨:“多谢咯。”

祁从云背着手,像是没听见,东倒西歪地往屋子里走了,瞧着是要再栽回榻上,补个回笼觉。

董胧雨脚下生风,偏生步子还走得稳当,只瞧着裙袂迤逦,气韵分毫不乱。她拿了个信封,刚递给祁越,又攥着他胳膊,懊恼地道:“娘又忘了,只顾着与你拿书信,干粮忘带了。”

“真的不必,娘,我不饿,”祁越眼疾手快地扯住他娘。

董胧雨秀眉蹙了蹙,又旋身回来:“好罢。那娘送你出门去。”

祁越点头,跟在他娘身后。到大门前时,祁越直勾勾盯着他娘,到走出大门,也没看见他娘方才有什么解阵化法的动作。

啧,小心眼。想必他爹就是靠着这点讨好,才博得了他娘欢心,祁越暗暗地想。

“越儿,要么娘送你去,到山门娘再回来?”董胧雨摸了摸祁越的头发,望了望前头的那条小路。

“娘,”祁越哭笑不得,连连摆手,“若我没记错,万山峰就在咱家前头不过十里,只那一座高山头,娘还怕我迷路么。”

董胧雨只看着祁越,兀自蹙眉,看了一阵,才下定决心地道:“那娘便不去送你了?”

“嗯,”祁越点头,走了几步又回身与他娘招手,“快回去罢。”

“若是叫人欺负了,只管回来,”董胧雨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飘了飘,她殷切的声音也跟着钻进了祁越耳朵中。

“知道了,”祁越头也不回,举起胳膊摆摆手,像个大人似的。

谁能欺负得了我,倒是想看一看,祁越心里想。自小虽说没赢过他爹,但他爹的本事也学了不少,家中晦涩的符咒阵法书本,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自忖还不至于寻常叫人欺负了去。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阿漂强取豪夺七根胡恩顾安碧莲沈南汐

 1/13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