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霹雳同人]水问_璃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霹雳同人]水问_璃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1-17/璃光

  [BL同人] 《(霹雳同人)【神莫】水问》作者:璃光【完结】

  低垂夜幕是亡命者最佳的保护色,对尚不及行匡正东瀛世道的大业,便落得躲避军神追捕、兼且保护名号很响亮中毒後却非常没用处的南武魁的莫召奴一行而言,唯当此时才能稍喘口气。未来的路不论怎麽走,凶险艰辛恐是免不了的,储备体力顺便商讨对策,也是亡命生涯重要的一环。

  「神无月,你无恙否?」莫召奴轻柔的嗓音响起,在幽密林中轻盈摆dàng。

  「放心,我是中毒又不是重伤,不过才走这麽点路,没问题的啦!」

  「是啊是啊,好歹你还有那~麽一点功力在身上,死不了的。大名鼎鼎的南武魁又不是三岁小娃,自己会顾好自己的你说是吧?」草一色帮腔。

  「不管怎麽说,先快把火升起来,等天色再暗下去就不好了。」莫召奴俐落地挽起两手衣袖,正欲半蹲地上捡柴火,谁知膝盖才微屈了些,马上就被神无月拉起来,「怎麽了?」

  「我要才问你在gān嘛呢。」

  「捡木材生火啊,难不成你想半夜被冷死?」

  「问题的重点不在这里。」

  草一色目光盯著莫召奴复而瞟向神无月,接著他往前跨一步,把莫召奴跟神无月往旁边推,「好了好了,莫召奴,你就跟伤患一起在旁边等著,升火的事jiāo给我这个粗人来做就好。」

  「嗯?」莫召奴略带疑惑地望著草一色,虽不解其意,倒也顺著他的话朝反方向走了几步,停伫了会,转身道∶「可是,这┅┅」

  半露的新月从云际透出丝丝微光,银白粉带缠绕住召奴一头如云雾的光华乌丝,顺发流没入颈项,延衣上皱褶蜿蜒至衣摆,水蓝额饰莹莹烁烁,对比四周茂林的幽阒,一身嫩白玉肤彷佛也发著幽微莹光。

  这般谪仙也似的美人不该於自己的故土上徙转流亡,而是应被人捧在掌心呵护才是呀。神无月与草一色互相jiāo换了个眼色,达成相识以来最快的共识。

  「来来来,我们到那块石头边休息,草一色想gān活就随他去吧!」牵起召奴那双不应出现於练武之人身上的柔软素手,神无月大摇大摆离开草一色视线。

  如此清灵秀雅的美人,不适合做这等杂事。

  「不过,神无月┅┅你难道不觉得,自从你中毒後,这豆腐是吃得愈来愈大了吗?」草一色忍不住碎碎念,也不管话中主角究竟听不听得到。

  富贵山庄一局麻将,开启莫召奴与神无月、草一色结识之机。然而,对莫召奴之名,神无月其实一点都不陌生。他曾见过东瀛第一美人、鬼祭将军座下第一谋士.君夫人,那时他就很好奇,据说智谋甚於其姊,与君夫人有同一张脸的莫召奴,究竟是怎生模样?是否真如传闻般武艺高绝、智冠群伦?

  可是,在神无月有机会证实之前,莫召奴便盗走泣龙怨与文诏远走中原。君夫人亦为此事而亡。一介无依无靠、身在异乡的孤臣,空有满腔热血,真有可能回天吗?连他这南武魁都无法扭转的天,莫召奴竟妄想苹手翻转吗?──已经里外不是人了,已经什麽都没有了啊。即使真能扭转乾坤,又有何意义呢?

  神无月从不认为单凭莫召奴一人能改变什麽。因此,他实在没想到,莫召奴竟有重返东瀛的一天,而半为太岁半是好奇前往富贵山庄的自己,还真误打误撞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叛国贼」。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的时候,早已随同莫召奴一起淌进这滩混水里,万一撑不过的话,只好大家一起完蛋。

  「对不起。」突然响起的低回语音,打断神无月的思绪。

  「如果你是为中毒的事,那就不必了。这些天来每天都要听你说上一次,你不烦我都嫌烦了。」互背倚著背坐於大石上,神无月边说话,一边不时偷觑莫召奴几眼。然後者眼神始终停留於新月之上,对神无月之举丝毫未觉。

  背著甫中毒的他与大军对抗的莫召奴,绝色面容尽是坚毅之色,神无月不知召奴心中有无畏惧,但他知道就算他主动要求,召奴誓死也不会把他jiāo给军神。战场上风姿凛然的召奴,在富贵山庄妙语横生的召奴,居然也会有这种仰首忘月沧桑孤寂的表情──若非如此,神无月倒还真忘了,莫召奴在东瀛,已是无亲无家了。无亲无家的土地,还能算是故乡吗?

  神无月不知道,一如他当年不明白莫召奴的坚持意义何在。这些年的中原岁月,莫召奴究竟是怎麽熬过来的?

  不该如此啊。不该如此。

  「这跟你烦不烦没有关系。我┅┅我┅┅」几度欲言又止,让莫召奴不得不将他原本要讲的话转了个弯,「你曾经,有过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在你面前重伤┅┅甚至死亡的经验吗?」

  「如果有,你认为我还能像现在这样洒脱不羁、了无牵挂吗?」

  「也对。是我问得傻了。」qiáng撑的笑容里有股凄怆的美感,美则美矣,却令神无月不忍多看。

  月明当空时,你心里挂念的,究竟是谁?

  神无月不喜欢这种低沉的气氛。他转过身,半开玩笑似的由後抱住莫召奴,「听说中原风土与东瀛大不相同,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

  「中原武林之乱比起东瀛,有过之而无不及,幸赖三哥对我照顾有加,大小变故虽有,人至少还活著。」莫召奴肩膀微动,但没有推开神无月。

  「三哥?」

  「我的结拜兄长,素还真。」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中原正道领袖吧?」

  莫召奴点头,背上的神无月顿时垮了半张脸。然後,一苹大脚无预警地采上他後脑勺。

  「┅┅草一色,能否解释一下你在做什麽?」

  「通知你我生好火了啊。我草一色最体贴了,还特地选用特别的通知方式,让你比较容易注意到。」草一色道∶「喂~你也听到了,人家莫召奴心里已经有人了,堂堂南武魁就别再赖著人家,很难看耶!」

  「等我毒解开以後,第一件事就是让你见识何谓武魁之威。」

  「不,其实不是那样的。」如做梦般的呓语,莫召奴回身面对两人,「嗯,没错。应该不是那样的。」飘飘邈邈的声调,空空地半浮於天,没个重心。

  神无月初见莫召奴时,就觉得一身白底蓝衣的他若水般清灵动人,周身围绕一股神秘难解的氛围,现下这感觉又更qiáng烈了。彷佛天降甘露,浑圆的水珠晶莹透亮,对天发出无解的疑问──然而,神无月认为,那疑问并非真的无解。

  「召奴。」

  「神无月?」莫召奴眨著杏眸,不懂友人为何突然直呼他名。下意识地,莫召奴喜人连名带姓叫他。因为,这辈子会如此称呼他的,只有三个人。

  一者,是与自己生有相同面貌的女性,如今那红颜早已凋零。一者,他亲手调教武艺,与己相伴多年的黑发无言刀客,双掌齐断,死状凄惨。一者,童颜鹤发的道者,他的三哥。前两者他无法保全,後者他虽倾力相助,亦无让其平安的把握。

  不是件好事。直呼名讳代表的是一种羁绊,然他这一生无法紧握在手的事太多了,羁绊愈深,换来的只是愈加痛楚的心碎。

  「神无月你在发神经吗?难不成『天衣有缝』会让人变痴呆?」真不是他爱说,而是神无月的闪光攻势太凌利,让他这旁观者无力招架啊。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西子绪零落成泥强取豪夺红楼凌豹姿韩娱

 1/5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