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天刀同人)江上笛_长安长【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天刀同人)江上笛_长安长【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13/长安长

  [BL同人] 《(天刀同人)江上笛》作者:长安长【CP完结】

  简介

  江湖独白,我自独黑,亦或是,江湖皆墨,我自独白?

  天刀同人(唐门*真武

  chūn水初生 chūn林初盛

  接生婆说,这孩子生下来就在笑,真是平生未见。是以唐家老太太给这孩子取了个名字,就叫做笑之。

  唐笑之五岁的时候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值得笑的。抱着他的师姐听那软软稠稠的声音说着小大人的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时唐太岳在落满了梅花的院子里沏茶,听了这话,茶壶中的水微微抖了几滴出来,继而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改天就报了老太太,说这孩子的心性,恐怕非大灾大难不得回转。如果他生在别的富贵人家,平安喜乐一辈子是最好的,可他生在如今的唐家,也不知是他的不幸,还是唐家的不幸。老太太微微沉吟,让人带了唐笑之往外门去修行几年。

  唐笑之是唐秀石的孙子,父亲与唐笛是亲兄弟,算起来他和唐家那位名满天下的唐家二公子、移花宫子桑不寿亲传弟子倒是一辈的。可他打生下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爹,门内也鲜少提及,偶尔从师兄师姐们口里得知,是当年被一波唐家叛逆用唐家的傀儡she杀在了茫茫竹海里。

  他自幼失恃失怙,却从未有过什么哀怆悲凄的感情。唐门基业甚大,数百年来皆是蜀中巨富,门内一向也是友爱亲恭,更兼老太太对这一位小辈颇为宠爱,在这么个钟鸣鼎食的唐家过了二十年,越发养得一身贵气灼灼bī人,人也越发地往荒唐làngdàng的方向去了。

  他小时候在外门习武,住在巴蜀一处甚为偏僻的宅子里,一堵矮矮的墙,两间老旧却jīng致的屋子掩在终年透碧的万顷竹海里。老太太不亏他的衣食住行,意思是要他在这地方练一练心。可惜清风绿竹洗不净他身上满满的红尘倦气,反被他带入了十丈凡俗。

  他十岁见到山下饥贫的父子,打了个呼哨,笑了一声。外门的师兄问他为何笑,他说:觉得很是有趣。师兄觉着他小,劝导他要心怀慈念,他笑道,我生在唐家,是我的气运,他穷困落魄,也是他的气运,由此可见老天爷是不长眼睛的,我即便心无慈悲,又有何妨?

  有个和尚曾到他的院子化缘,那时十二岁的唐笑之慢条斯理坐在石凳上撕他的烧jī,不知是童心大起还是怎的,挑了挑还未长开的眉,笑道:阁下化的既然是缘,此时此刻此地,见到我这烧jī,想来就是师傅今日今时今地的缘分。说着就用常年操弄机关暗器的手把那只jī爪稳稳当当丢到了师傅的碗里。

  那位年轻的小和尚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边抖着手念经一边搜肠刮肚想憋些词来,唐笑之像是寻了个乐子,促狭地眯着眼睛道:这只jī不是为了阁下所杀,也不是被阁下所杀,阁下也未曾见它血溅三尺横死当场,哪里还需要什么困扰?再者说,倘若小师傅你今日将要饿死在此,是死生重要,还是佛门的规矩重要?

  可巧不巧,在小和尚要被气死的关头,唐太岳骑着他那匹汗血马冲了过来。听着这话,直接驾马驰进了院子,一把提小jī似的提起了唐笑之,报了老太太后扔进了暗房闭门思过三天。

  老太太摇摇头,说寻常的人,在那种地方呆个七年,就算再顽劣的性子,也早化成了水。这孩子的性子,怕再难回头,从此不必为难了,唐家也不是养不得一个富贵闲人。

  唐太岳知道,老太太这意思是,从此只当做一个富贵人家的富贵孩子养着就罢了。

  唐笑之在暗房中无所事事呆了三天,每天冷水馒头。可那黑亮亮的眼睛,粉妆玉琢的样子叫路过的师姐师妹丫鬟们都喜欢得不得了,也不顾他还在禁闭里,从门缝里给他塞满了jī腿和糕团。

  于是唐笑之不但没有反省自己做的事,反而有些喜欢这样的日子。

  等到他出禁闭以后,就回到了唐家内门,此后的八个年头里,都做了锦衣玉食的公子。

  他常年混迹勾栏,为了博美人一笑,做的荒唐事不甚枚举。十七岁时,为了和一个武林少侠争个舞娘大打出手,打得唐太岳脸上挂不住,叫去门前跪了三天;十八岁时,和人打赌取天香白鹭洲的香囊,居然扮作一个女子在天香呆了半个月,被唐太岳知道后,拿起尘封的家法往死里打了一顿;十九岁时,和人争狠,用他父亲留下的兵器与人生死决斗,也是为了争一个姑娘,这一战,他赢了对方神剑、chuī雪、秋水三人,惊动了老太太。

  老太太说,他年年借故不去唐家内场比试,今年该去了。

  然而那年唐笑之连败八十一场。

  如果用什么词来形容唐笑之,大概就是:蜀中有名的làngdàng子,一个喜欢女人和酒的唐家人。

  唐青容一向是看不惯这个同辈的的家人,可每天都有师妹的手帕香囊荷包小心翼翼递到她手中,说请带给笑之师兄。

  唐青容忍不住叹气,想这唐家的姑娘们,什么时候眼光这么不好使呢,那唐笑之也不知给灌了什么迷魂汤,长了一幅好皮囊罢了,性子却要比唐二还要顽劣,不知有什么好的。

  可是唐笑之长得的确是叫人不得不称赞的,一双狭长的眼睛流光溢彩,身形挺拔如玉竹亭立,笑起来chūn风化雨似的温柔并着一股富贵风流,不知多少姑娘被迷倒在他的眼睛里。

  无数的姑娘被他伤了魂,伤了心,恨不得一刀刺过去。开封的洛姑娘被他纠缠了三个月后,把心给了他,他又轻飘飘走了,伤心之余去唐门找他。那天天朗气清,洛姑娘一张惨白的脸蒙在帕子下,却见他轻摇纸扇,满眼温柔,站在高高的台阶下,一身清华如初见。

  洛姑娘走的时候说,你最是个无情人,这天下,又有谁能让你真的动情半分呢?

  谁?谁也不能,唐笑之在心里轻轻一笑。

  二月底的时候,晚梅chūn桃和杏花,洋洋洒洒在巴蜀开了数百里地。

  高峻的山,淙淙的水,一望无际的竹海里浸着白的红的粉的云团一样的花,温润暖和的风chuī得人要睡过去,唐笑之踏着绿茸茸的草,轻飘飘掠过了浅浅的水,停在了一处杏花树下。白色的花瓣随风飘起又落下,一湾细流上铺满了落花,梨花开得正是茂盛时候,枝头像是裹着一层白色的云。

  树下的草地泛着濡濡的绿意,花瓣叠叠地堆上来。

  很多年后,唐笑之想,如果不是那天那一刻他走了那条路,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曲折的故事了。

  血从花瓣底下流了一线出来,顺着沟洼流进了不远处的溪水中,很快就被冲散了。

  一只苍白的手撑在地上,从黑白的袖子上暗刺着的云纹和鹤图,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真武的道长。

  唐笑之皱了皱眉,踏着碎碎的花瓣儿绕了过去,手一抖,把扇子展开,瞥了一眼地上的人。

  哦,他想,不,他脑子里忽然空白了一瞬。血把道士的衣服染得通红,可他支着半个身子,斜斜倚在树上,骨节分明的手撑着地,半睁着的眼睛里尽是漠然。

  人们常用峨冠博带,清正高华来形容真武的道长们,可是——唐笑之想,那岂只是清正高华。

  其清如风,其高如月,其皎如霜,其凝如冰,像是历尽万载滔滔云海,却依旧伫立在冷月下的仙人。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neleta冬雪晚晴来自远方唇亡齿寒0天籁纸鸢秦明

 1/6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