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重生·陵容_浅柚攸【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陵容_浅柚攸【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28/浅柚攸

[BG同人] 《(甄嬛传同人)重生·陵容》作者:浅柚攸【完结+番外】

文案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中有的双鲤鱼,

相戏碧波间。

那蒲柳之姿,那一叶莲花,重来一次,是否能有不一样的人生。

(以电视剧为参考)

特别备注:此文并无洗白女主的意思,女主仍旧兼具伪善,狠毒,自私,冷漠等等巴拉巴拉负属性

注意前方高能剧透:本文至大结局前一章为止,都在认真宫斗,然因作者脑dòng,大结局女主并非为惯例后宫赢家成为太后,能接受的读者请继续阅读。

另外本文是作者第一部完结小说,文笔、逻辑不当之处请各位读者多多包涵,有bug指出,作者会进行修改,之后会陆续发一些番外,目前暂定包括沈眉庄,弘昼,及女主安陵容,有其他想看的角色番外请读者留言,作者看到一定会尽力写哒~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陵容 ┃ 配角:甄嬛,雍正,孙妙青,弘昼 ┃ 其它:

第1章 重生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恍然间,安陵容的前方传来隐约却熟悉的歌声,是谁?谁在唱此曲?

安陵容依着感觉朝前走去,不知为何她此时无知无觉,走了多久——她也不知晓,朦朦胧胧的前方有一点光,逐渐扩大直至眼前所有的视角都变得明亮,安陵容一时无法承受这刺亮闭上了眼。

“出什么事了,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姑姑好。”

这分明是她最初差点错过选秀的情景。安陵容自嘲一笑,什么因家远一时叫不上脚程快的马车,不过是家里的那些个姨娘巴不得她选不上向父亲chuī了枕边风,连赶路的银钱都不充足。

“啊!你是哪家的秀女啊?那这么烫的茶水浇在我身上,想作死吗?!”

“对不住,对不住。”

“问你呢!你是哪家的!”

夏冬chūn,安陵容理了理鬓角,她真是差不多把这个女人忘了。当年的夏冬chūn在此时是多么咄咄bī人,安陵容无声地笑了,许是因为四周无人,目光中放肆地露出一丝狠毒,这个女人最终不也因为她的几句玩笑而失仪被赏了一丈红,就这么无声地落没在了深宫中。

目光转向那个当初的自己诺诺说话的模样,安陵容眼中的狠毒停滞了一瞬,微微掩了眼睑,那么纯粹自卑朴素却单纯的自己在这深宫的搓磨下终究变的不成样了。

这些场景就如那画本似的一幕幕在安陵容眼前呈现,从初入宫与甄嬛的姐妹情深到转而一心投入皇后的门下。她看着那个单纯的自己渐渐在有心人或无心人的言语中变的心性扭曲最终成了权利碾压斗争中的牺牲品,她这一生果然如甄嬛所说一样,是不值的。

她安陵容想或不得不想抓住的东西,都抓不住。譬如与甄嬛的情谊,皇上的宠爱,权力地位,甚至皇后对她的信任,她都没有抓住。她这一生究竟抓住了什么?

她以为自己在后宫多年麻木的心对这些情景不会再有所触动,可是脸上那冰冷的液体又是什么?

她曾经与甄嬛说过,她才不要回头,后宫的夜太冷太长,每一秒怎么熬过来的她都不敢想。其实她都知道,她怕只要回头她就会变的软弱,就会后悔,就无法再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斗,她太怕了,她知道,当有一天她无法斗了,后宫就再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

安陵容自嘲地笑了笑,其实最后她吃苦杏仁死去也是等家族没落才敢这么做,哪算什么自己做一回主呢,只不过人死总是想要以为自己圆了什么心愿罢了,即使只是自欺欺人。

“……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

歌声清晰了些,安陵容一怔,总算分辨出这是当年她嗓子还未毁时唱的。不经想起那时圆明园夏日丽景恍如一场美梦,她以为那是甄嬛真心待她的意思,她以为那是她终于可以不再自卑活着的开始,她以为那是她美好日子的开端。其实,呵,她现在知道,她错了,她错的太离谱了。

但是那时的自己是真真切切的那个安陵容,而不是后来心思歹毒扭曲的鹂妃。

安陵容闭上眼,她觉得真的很疲倦,此刻她真的很怀念当初,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了。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莲叶身处谁家女……”

马车咕噜噜地往前赶,很急的模样,坐在马车内人似是忍受不住颠簸皱眉睁开了眼。

安陵容觉着奇怪,她不是死了么?她有多久没有乘过这么破旧的马车了?她又有多久没有穿衣料这么普通的衣裳了?然而那衣裳上jīng致的花纹看着是这么眼熟,安陵容猛得记起那日选秀时母亲给她的那件衣裳,手细细摸了摸发髻,继而猛得掐了把自己的大腿。

嘶,是真的。

安陵容有些不知所措,那刚刚经历的那些是什么?其实她并没有死过一回只是一个警醒她的梦吗?不,口中苦杏仁还未完全退散的味道让她清醒一些。那些绝不是梦,如果是梦,为何会痛的那么真实?

小半个时辰后亦如当年一般她成了最后一位到达的秀女。安陵容深吸一口气,无论现下是何情形,她必须要先踏出第一步。

安陵容扶着一位公公下了马车就听当年那位姑姑说了同样的话,

“出什么事了?怎么来得这么晚啊?”

安陵容朝那位姑姑行了一个略有笨拙但是应有的礼,腼腆却不胆怯地道了声,“姑姑好。”

“险些误了好时辰,这城门要是关上了你这一年不是白来了吗?”

“姑姑说的是,只是我因家远,一时又叫不上教程快的马车,所以延误了,还请姑姑见谅。”说罢又是一礼。

这位姑姑一如当年一样打量着她,只是她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完全胆怯自卑的安陵容,尽量落落大方些。

这位姑姑面上不动声色,虽安陵容这身打扮着实朴素,但安陵容对她行的礼数规矩这些表现让她心中一动。

“行,快进去吧。”

“多谢姑姑。”安陵容话也不再多说只是又是笨拙地一礼,匆匆向前走去,却没有瞧见那位姑姑目露肯定的神色。

在那待选的院落中安陵容站在一个角落中看着这满院的秀女中,她着实不算什么,真真是没有什么值得让皇上看中她的。至于那位夏冬chūn,她着实不想再来一次讥讽。从一旁一个递茶的侍女那拿来一盏茶润润嗓子,便想去看看当初助她得选的海棠花。

不料一位谈得正高兴的秀女往后一退恰好撞着了安陵容,安陵容虽看着那秋海棠却因为她今日日子离奇退到初选这日思绪早已飘到不知何处。这轻轻一撞倒让安陵容只坎坎稳住身形,那手上原本拿着的茶盏倒是掉到了地上茶水溅到了一位秀女的衣角,不巧,就是那夏冬chūn。

“你是哪家的秀女啊!喝个茶都这么不注意!”

安陵容余角看到刚才那位撞了她的秀女面色一白,必是认出了夏冬chūn,虽然惴惴不安地看着安陵容,到底脚下没有挪动半分,没有站出来替她解围的意思。旁人一如上一世一般在一旁窃窃私语只作看戏人。

安陵容不卑不亢地朝夏冬chūn行了个礼道:“我叫安陵容,家父松阳县丞安比槐。都是妹妹没注意让姐姐这身上好苏绣衣裳坏了,还请姐姐见谅。”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烙胤乌蒙小燕周玉严歌苓法医秦明美食文

 1/14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