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润玉无cp]西风残照_言魈【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润玉无cp]西风残照_言魈【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08/言魈

[BG同人] 《(香蜜同人)[润玉无cp]西风残照》作者:言魈【完结】

文案:

润玉中心无CP,有较多原创人物和设定。

一言概之:去你大爷的万年孤寂的命格。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 ┃ 配角:灼华,叶天云,叶自歌,锦觅,旭凤等 ┃ 其它:无

==================

  ☆、世间万苦未尝其一

  “上回书说到天帝与天后从凡间历劫归来,互通心意,情至深处正恩爱缱绻,求先天帝赐婚。岂料伪帝在凡间阻扰破坏不成,又生一计,从中作梗,以自己与水神之女有婚约,要帝后与他成婚。想那帝后虽是水神之女,却是水神与花神之女,而与伪帝有婚约的乃是水神与风神之女。偏伪帝巧舌如簧,先天帝又念他自幼失母,心存愧疚,竟受他蒙蔽,应了伪帝的婚约,要帝后与他成婚。”说书人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只是他jīng神矍铄,中气十足,吐字清晰地落入茶摊在座的每一个客人耳中。

  说到此处,老者手中折扇一开,话锋一转,问道:“你们道那伪帝长什么模样?”

  一位光着膀子剥着花生的汉子正聚jīng会神地听着,不满说书人岔开话题,高声嚷道:“相由心生,肯定生得十分丑陋。”

  “这位客官说的不错!”说书人手中折扇一收,虚点那位应声的汉子,随后轻轻一拍醒目,像是亲见过伪帝,有板有眼道:“那伪帝吊梢眼,高颧骨,乁字眉,酒糟鼻,一口huáng牙参差不齐,猥琐不堪,如此长相,想那帝后又岂肯屈就委身,更遑论帝后与天帝恩爱无比,情比金坚……”

  不等说书人说下去,坐那汉子旁边的婆娘闻听伪帝相貌,瞪大了眼睛,不由怪道:“这天上竟也有长得这么丑陋的神仙?长成这样,莫说是天后,便是我也不肯嫁。”

  婆娘话音刚落下,茶摊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说书人醒目一拍,将听客的目光拉回到自己身上,也是一笑,“这位客官说得好,只是伪帝容貌丑陋也是有原因的,寻常神仙自是霁月风光俊美无俦,奈何伪帝原非天帝嫡出,乃一鲤鱼jīng怪勾引先天帝暗结珠胎而生,鱼龙之子,不伦不类,似鱼非鱼,似龙非龙,这才丑陋无比。”

  “原来是这样。”听客听此原委,信了七八分,催促道:“你这小老儿莫说这些有的没的,后来呢,天后莫非真要嫁给伪帝?”

  “各位客官不要着急,且听小老儿慢慢道来。想伪帝如此容貌,天后又岂能看上,自是抵死不从,偏伪帝诡计多端,手段狠毒,垂涎天后天界第一美人颜色已久,又岂肯轻易放手。伪帝不知从何处寻来断情绝爱的丹药,qiángbī帝后服下……”

  口中粗劣的茶水弥漫出无尽的苦涩,润玉怔怔地听着说书人言辞凿凿地编排着自己,犹如亲眼所见。光景西驰,日月飞梭,离他与旭凤大战已经过去了十年,没想到他在凡间话本中,竟成了十恶不赦,穷凶极恶的伪帝。

  润玉看着茶水中倒映出的,惨白憔悴的面容,只觉讽刺无比。正要哂笑,嘴角还未勾起,双眉又蹙在了一起,他的母亲,何时勾引过父帝,明明是父帝为了削弱水族势力,刻意设计了母亲。万没想到,他抛弃了母亲,害了母亲性命后,竟是连她身后名声都一并拖累了。

  吞咽下去的茶水苦似huáng莲,浸透肺腑,润玉只觉说书人带着嘲弄轻视的一字一句如针般扎在心头,痛得他呼吸都为之一窒。坐在润玉一旁的江英见他面色不虞,只当他原是富家子弟喝不惯这粗茶滋味,心下一叹,解释道:“我知道你以前喝得茶水不知要比这好多少倍,只是我们穷人平日只有白开水,今天粜米才难得尝尝茶味,你要是喝不惯,就倒了吧。”

  “江大哥误会了,我只是听故事一时听得入了迷。”润玉敛了思绪,端起有一道细微小口的陶碗,又喝了一口茶,抬头对着江英浅淡一笑:“我也是许久没喝茶了,这茶滋味尚可。”

  十年前他因用了禁术血灵子,折损一半仙寿,又耗费灵力屡次为锦觅疗伤,大战之时不敌旭凤,不得已吞噬穷奇之力才勉力一战。当旭凤和锦觅两人共同将剑送入逆鳞伤疤处时,润玉并不觉得意外,只是疼痛从伤口而起,席卷全身,再无停歇。润玉望向锦觅绝情的双眸,只觉这目光比剑更让人痛彻心扉,鲜血并泪水融在一处,滴落在荒凉的土地上,在漫天的血色和无尽的苍凉之下,润玉任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他以为自己会魂消魄散,但不知为何,离大战十年后,他竟现身在了人间偏远的一个村落,被上山砍柴的江英所救,胸口的伤口已经痊愈,狰狞地逆鳞伤疤上又覆了一层疤痕,只是灵力尽失,筋脉滞涩,内丹也裂了一道口子,再没有重新修炼的可能,他成了一个废人。

  润玉本想谢过江英救命之恩后悄然离去,找一个地方了此残生,却发现江英所在安隅村的怪异,村中不见长者,妇女也极少,大多数村户都只有父子,偶有新妇孩童,也都是七年来新娶的,孩童最大也不过五六岁。更诡异的是在他住下不到一月,村中陆续有人病倒,请了诸多郎中也找不出病因,只能眼睁睁看着病人日复一日虚弱,最后犹如一具gān尸死去。

  润玉一看便知是被吸尽jīng血而死,只是失了灵力,润玉又不敢妄动裂了口子的内丹,一时查不出缘由,只能呆在村中慢慢查证,今日便是他和江英押解着新米来镇上粜米,再买些油盐酱醋,棉布农具。

  “唉,这可不是故事,三年大旱,民不聊生,就是拜这个伪帝所赐,若非当年他密谋篡位与天帝一战伤了水脉,那三年又怎么会天上滴水不下,渴死,饿死那么多人。”

  这不是润玉第一次听江英提及三年大旱之事,听他提及伪帝时,语气中咬牙切齿的恨意,润玉不愿再听下去,饮尽碗中的茶水后,向江英道:“我去买些东西,你在这等我一会。”

  江英点了点头,见润玉起身了才想起来润玉身无分文,正要掏出胸口的钱袋,被润玉按住了,“不用,我用这个去换些钱,住在你家已是叨扰,我怎好花你的钱。”

  润玉给江英看的是一串通体晶莹,浅湖蓝的珠子,这是江英救他的时候,周身除了一身破烂染血的白衣外唯一的配饰,想是他分外珍视的东西。

  “这怎么行,这不是你母亲的遗物吗?”

  “当初母亲给我,也是让我应急之用,你且等我会,我去去就回来。”

  不等江英再说什么,润玉拍了拍他宽厚的肩就走了。走出几步后,润玉回头见壮实憨厚的江英又认真地聆听说书,心中涩然,若是江英知道他就是害得人间大旱三年,尸殍遍野的罪魁祸首伪帝,怕是当初见到他时,就会一斧头劈死他了吧。

  走进当铺的时候,铺子里并没有什么人,伙计正倚在柜子上,用jī毛掸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尘,听得有人进来后抬头斜斜看了一眼,见润玉一身浅褐色粗布裋褐,洗得浆白,长磨损的袖口处还打了补丁,当即心下不耐的问道:“你要当什么?”

  润玉并不理会伙计的轻视和慢待,在袖中摩挲了半响才颇为不舍地将一颗鲛珠拿了出来。这串母亲所赠的先天灵宝人鱼泪,是润玉这孤寂的一生中,唯一真正伴他长久的东西,只是没想到到现在,他连这串人鱼泪也没办法留住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余华姒锦木浮生报纸糊墙庞家康少灵魂转换

 1/5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