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香蜜同人)如梦令_陌上青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香蜜同人)如梦令_陌上青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14/陌上青桑

  [BL同人] 《(香蜜同人)如梦令》作者:陌上青桑【完结+番外】

  第一章:

  天历二万五千八百年,天帝润玉身归混沌。

  对于这位天界之主传奇而又短暂的一生,六界众生向来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杀父弑母,天地难容;有人说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有人说他,命主孤煞,可怜可叹,而历来记录万物生灵生平的轮回盘上是这样记载的。

  “润玉,上古应龙之身,诛穷奇,换天地,神魔大战,太上忘情,仙灵散,归混沌。”短短二十几个字,囊括了润玉的一生。

  天之涯下,轮回台上,放眼望去,遍地huáng沙,无端生出苍凉之感,旭凤一身布衣,负手而立,未曾束起的墨发被风chuī起,夹带些许沙砾的风打在面容上,有些粗糙,旭凤恍惚忆起儿时,有一次母神寿诞,西海水君献上的寿礼是一只足有成人大小的灵蚌,剖开灵蚌,里面柔软的白肉露了出来,西海水君亲手从白肉下剥出一颗流光溢彩的珍珠献给母神,珍珠有拳头般大小,母神十分欣喜,很是夸赞了西海水君一番,其余来道贺的宾客也都围绕在母神周围,称赞是母神懿德动天,宣仪鸿之,方得此灵物,母神将自己抱于膝头,“旭儿,这颗芙灵珠你喜欢吗?”当时的自己并没在意那颗珠子怎么怎么样,他更想知道那只被剖开肚子,取走jīng元的灵蚌如何了,对于母神的询问,不走心的点点头,母神要将那颗珠子赠予自己,自己将那颗珠子随手揣进怀里,跑出紫方云宫,去寻找那只被仙侍丢出去的灵蚌。

  那只灵蚌被丢在了云宫门口,年幼的润玉蹲在那里,轻轻抚摸着灵蚌失去光泽的蚌壳,旭凤急忙奔过去,“哥,哥,她……”“她已经死了。”润玉话音未落,地上的灵蚌已经在一瞬间化作砺粉,与地上的沙尘混为一体,小小的旭凤头一次体会到了死亡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那天,他躲了起来,整整一天,都没有人找到他,不知不觉间,已是日落星绽时分,孩童本就饿的快,他又一天未曾进食,此时已是又冷又饿,可是他哪儿都不想去,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

  肩膀处被人拍了一下,旭凤一惊,圆滚滚的小团子遭遇突如其来的失重,险些掉下树去,幸好润玉眼疾手快,托住了旭凤的身体,避免了旭凤成为第一只从梧桐树上掉下去的凤凰的命运,润玉摸摸旭凤的脸,皱眉“你可是一只火凤啊,怎么冻成这样?”说罢,解开自己的披风,把旭凤一并包了进去,两人互相依偎着坐在树叉上,旭凤抱着润玉的腰,把头埋进润玉怀中,“哥,为什么她要死呢?不死不行吗?”润玉拍着弟弟的背,“因为,那是她的命,只能认命。她把自己所有的柔软藏在坚硬的外壳里,躲避外界的伤害,终有一天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她又无法反抗,便只剩下了一条路。”润玉后来又说了什么,旭凤已经记不得了,横竖是一些宽慰他的话,那天,他被润玉抱回栖梧宫,母神对润玉又是一番责难,罚他在璇玑宫面壁思过三月,旭凤欲为兄长鸣不平,润玉却只是笑笑,阻止了他,“灵蚌有她的命,我有我的命。”

  旭凤一直都觉得润玉和那只灵蚌很像,把自己所有的柔软都藏了起来,直到有一天,他用来保护自己的蚌壳被外力敲击的粉碎,他所有的无助曝露在人前,取珠人无情的取走他最珍贵的东西,润玉一直在退让,直到退无可退,他选择了反击,可是最终也逃脱不了和灵蚌一般的命运,元神归于混沌,躯体化作尘土,什么都不曾留下,谁又是取珠人,是父帝,母神,还是他和锦觅,亦或是,他们都有份。旭凤曾经觉得,他是恨润玉的,他也有理由去恨他,恨他什么呢?恨他害死了父帝母神,可是若非父帝欺骗簌离在先,母神毁灭dòng庭在后,又岂会招致今日的恶果,恨他陷害自己,白白与锦觅多受了这许多的磨难,可是锦觅本就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啊,旭凤竟不知,要用何种理由去恨他,只能选择刻意的遗忘润玉,不去看,不去听,不去关注。

  骤闻润玉神陨的消息,旭凤的内心犹如狂风过境,风过处,尽是荒凉,连他也走了,此后,九天十地,再无润玉此人。所以,旭凤来了轮回台,轮回盘上的记载是润玉真实存在过的唯一证明,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上元仙子,你也在这里。”

  “邝露是来寻二殿下的。”邝露冲旭凤行礼,她依旧唤他为二殿下,“先天帝临去前,命邝露将天帝金印jiāo托于二殿下。”邝露右手翻转,将装有天帝金印的锦盒双手奉至旭凤面前。旭凤并没有接,而是扬手一挥,将空中浮动的有关润玉生平的金字尽数抹去,化入漫天的风沙中。

  “他真的死了?”旭凤的声音很轻,仿佛是在询问邝露,又仿佛是在询问自己,“是,他死了。”邝露清丽的面容平静如水,无悲无喜的看着旭凤,“我以为你会恨我。”“邝露有什么资格去恨二殿下呢?邝露没有资格去恨任何人,请二殿下收下金印。”这是润玉jiāo给她的最后一个任务,一定要亲手把金印jiāo到旭凤手中,有一句话邝露没有说出口,这世上最后一个有资格恨您的人也不在了,恨与不恨,已经没有意义了。

  旭凤接过锦盒,“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连锦觅都不知道我来了这里。”

  “猜的。”邝露没有撒谎,她也不需要撒谎,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旭凤一定会来这里一趟,旭凤收起锦盒,“辛苦你了,我要回去了,锦觅和棠樾还在家里等我回去。”

  “邝露会在天界恭迎天帝,天后和小殿下的归来。”旭凤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消失在天际,默默地注视着旭凤离开的方向良久,邝露垂下眼睑,“二殿下,邝露不苦,至少邝露从始至终都可以认清自己的心。”

  邝露没有注意到,连旭凤自己都不曾察觉,他转身的一刹那,一滴泪滑过他的眼角,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润玉,润玉,若有来生,如有来生,愿你我只是陌生人。

  那一日,邝露照常去璇玑宫给润玉送药,却发现偌大的璇玑宫,除了无jīng打采的魇shòu外,半个人也无,冷清更甚润玉还是夜神之时,邝露寻遍整个天宫,最终在栖梧宫的梧桐树下找到了润玉,润玉脱去了天帝的冕冠华袍,只穿了一件家常的月白长衫,用一只木簪绾住青丝,临风立于梧桐树下,纤细的手指在梧桐树上流连着,隐隐有羽化归去之势。

  邝露qiáng行压下心中的惶恐,“陛下,该用药了。”

  “端走吧,这药,我不吃了。”

  “这怎么行呢!”邝露急了,自一千年前伊始,润玉就出现了神魂不稳的症状,岐huáng仙官诊治后得出的结论便是,因着失了一半仙元的缘故,润玉如今的身体,仿佛一个漏了底的茶杯,终有一日,仙灵散尽,一千年来,用了数不清的奇珍异药,天才地宝,也只能暂时延缓仙灵弥散的速度,对润玉的身体却是起不了半分作用。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死本就是沧海一粟,不必执着,等闲视之便是,我这一生,无爱,寡朋,薄亲,失情,旁人道我杀父弑母,骨肉至爱视我为不共戴天之敌,身边也唯有你算是我的朋友。”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宠文甜文恩顾安思源twentine宫斗文温馨文

 1/4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