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恋与制作人]殊途_白烧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恋与制作人]殊途_白烧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4/白烧肉

  [BG同人] 《(恋与制作人同人)[恋与制作人]殊途》作者:白烧肉【完结】

  文案:

  七夕卡面衍生 侠客起

  第三人称叙事 女主有姓名 触雷勿进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起,冯臻 ┃ 配角:韩野,沈懋 ┃ 其它:恋与制作人,白起

  ==================

  ☆、第 1 章

  庆应十六年,龙门荒漠。

  灰huáng色的大漠一望无际,烈日无所遮挡,热度在脚下的沙砾与空气间翻滚蒸腾。客栈大堂内,韩野与白起的邻桌是一群中原客商,口音有些耳熟。韩野思忖了片刻,方才想起这是他的家乡定州一带的乡音。

  时至六月,年中已过,到如今,距离当年定州兵祸竟已过了一年半。

  庆应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六,定州大雪。本是丰年的吉兆,然而这场雪连下了五天,城内的房屋压塌了好几处,粮仓不巧走水,又死伤了不少人。朝廷紧急派发的粮草经过户部到府州的层层盘剥,已剩下不到五成,白粥照得出人影,蒸馍每人每日只有一个。时值年关,家家户户本已杀猪宰羊预备过节,却突然遭此大灾,何况官吏贪腐致使救济粮草完全不能果腹,流民们饥寒jiāo迫,不免心生怨气,致使bào动。皇帝雷霆震怒,立即向邻近州县调兵镇压,无论领头闹事的青壮年或老幼妇孺,一概不留。

  那一日,城内斥满剑影血光,百姓死伤无数,鲜血凝成暗红色的冰碴子,结满了往日热闹整洁的街道。韩家夫妇倒在巷口,韩野拎着一条木棍在人群中劈头盖脸地乱挥,猛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起,一个陌生的人影在漫天风雪中悄无声息地立在了城内最高的鸳鸯楼顶。

  那人右手执剑,身材修长劲瘦,一身青色劲装,白纱帷帽遮住了表情,看不清他是悲是怒。北风长啸,和着城中百姓的哭号,犹如人间地狱。那人忽然提气纵身,横剑跃下楼顶。青衫在朔风中翻飞,帽帷掠起一角,年轻的剑客英挺俊逸,琥珀色的双目冷冽如剑,杀意腾腾。

  白光一闪,刹那间剑已出鞘,凛冽的剑锋紧咬着下一股挟着雪花的风刀,瞬时已到了人们眼前。狂风骤然猛烈,呼啸的风雪中传来□□痛呼与刀剑相击声,劈向百姓的刀刃被一一挡开,纷纷扬扬的大雪迷住了眼,剑借风势,风助雪影,雪又敛藏了剑锋,一时间,天地间只有苍白的剑势罩成一片密集的寒光,与莽莽苍苍的大雪融为一体。等风雪渐稀,官兵尸体铺了一地,红色的雪水顺着地面的纹路蜿蜒流动,不多时凝成了冰凌。剑客收剑入鞘,污血沾上了他皎洁的剑锋和青衫帽帷,他从地上抱起一个婴孩,姿势生疏甚至有些笨拙,瑟缩在一角的婴儿母亲抖抖索索地从他怀中接过孩子,突然跪倒在地,放声大哭,周遭所有的幸存百姓也全都跪了一地。

  这名剑客正是白起。当日他恰巧路过定州,不曾想顺手救下一城百姓,正要离去时又被韩野抱住了大腿,借坡上驴地认作了大哥。从此二人一同行走江湖,一晃已近两年。

  这两年中,韩野跟随在白起身边,多少也听闻了一些关于这位青年侠客的奇闻异事,例如不过廿一岁时,便已在江湖豪侠榜剑道跻身前三;例如剑术高超,身法诡谲,却无人知其武功门派;例如向来一顶帷帽示人,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有人说白起其实是个女子,因此才从不敢摘下帷帽……各类传闻真假掺半,却有一点是武林共识:剑道二字,其一是剑,其二是道,心中无道者,即便身法剑术无人能敌,在剑风上也是鄙薄宵小之态。而白起此人武功卓绝,行事磊落,况且年纪尚轻,甚至有许多人大胆预测,不出两年,豪侠榜剑道第一之位必然易主。

  此番,韩野跟随白起到龙门荒漠办事。荒漠位于大梁边境,邻近北疆,huáng沙万里,无云蔽日。行走这半月,二人在风中吃了满嘴的沙子,水囊几近见底,好不容易才到了龙门客栈。

  塞北的烧刀子酒如其名,从喉头一路烧到胃里,醇香不足,灼烈有余。白起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韩野效仿他刚灌了一口,立刻被呛得涕泪齐迸,忽然又听到邻桌的乡音,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要说这封平侯,也真是自作自受……历朝历代,兵权在握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

  “我说,你真相信封平侯会谋反?咱们私下说,要是沈相谋反我倒还信几分——那可是封平侯!”

  “老哥,这话可不敢说,到底人心难测!哎,吃菜,吃菜!”

  两人一时都听住了,恰巧店小二路过,白起叫住小二。“他们在说什么?”

  “哟,客官,您二位还不知道?”店小二十分热络,“听说封平侯谋反未遂,全家抄没,日前不等大理寺提审,就已畏罪自绝于狱中了!”

  白起与韩野都一惊。封平侯冯景忠位居军机高位,在外收复北疆八城,在内一力谏议兴办太学,提拔寒门士子却不结党,是当今污浊不堪的朝廷中唯一的清流。倘若没有他,大梁如今早已沦为蛮子铁蹄下一块任人宰割的残肉,更何况前年正是这位封平候力谏今上,抗命不从,才使定州免于被全城屠尽。

  韩野失声:“那可是封平侯,谁谋反了他也不至于谋反!”

  “小的也是听京城来的客商说的,谁听到不是这个反应?”店小二摇头晃脑,“可那位客官也是言之凿凿,再说,谁敢拿这事开玩笑?”

  “祁云郡主呢?”白起急问道。

  “祁云郡主?这小的可就不清楚了,”小二犯难,“按往例,女眷没入官jì或是流放也是有的,可郡主就说不准了……哎,客官,酒钱还没结呢!”

  不等小二说完,白起已经一把抄过桌上的白虹剑,径直冲出客店。韩野一头雾水,匆忙从钱袋中掏出一块碎银丢到桌上,正要追出门外,桌面的茶碗沿忽然发出细微的震颤,水面泛起波纹,一愣神的工夫,脚下土地的震动也愈发明显,隆隆的马蹄声如同沙漠中无雨的闷雷,令人悚然一惊。

  客栈掌柜和店小二变了脸色:“是马贼!”

  龙门镇是方圆三十里内唯一有人烟的镇子,因此常有马贼侵扰,没想到今日居然正好撞上。店内的客商们都慌了阵脚,叫嚷着关上店门,抱着随身细软冲进楼上的客房,一时间客栈内乱成一团,而杂乱的马蹄声已经进了镇子。韩野拔出剑随着几名侠士一同奔出客栈,白起不见踪影,gān燥的沙风裹挟着异样的气息,隐隐夹杂着尖声怪叫和粗野的笑声。马蹄搅起沙砾,折she着寒光的马刀碰撞马刺,随着疾驰的蹄铁清脆作响。蒙面马贼分散冲入龙门镇内各处,镇民哭喊呼救,为首的男人一刀下去,一瓢触目惊心的鲜血立刻溅上了土huáng的矮墙,缓缓渗入huáng沙,在烈日灼烤下湮灭成几缕水汽。

  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尖叫,马贼一边怪笑,将她拖进路边一座废弃房屋。韩野大吼一声,握住剑向他扑过去,对方见状顺手将女人一丢,挥舞马刀径直对他劈下。韩野在白起身边混了两年,如今也不过一点三脚猫功夫,他下意识地挥剑一挡,刀刃相接的力道震得他虎口发麻,连退三步,对方的马刀完好无损,他手中的剑竟然豁出了一个口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谦少叶落无心缘何故严歌苓生生死死耳东兔子

 1/1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