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红楼梦续之朱颜醉_筌筌续红楼【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红楼梦续之朱颜醉_筌筌续红楼【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12/筌筌续红楼

  [BG同人] 《(红楼同人)红楼梦续之朱颜醉》作者:筌筌续红楼【完结】

  文案:

  以红楼梦前八十回判词为纲续写,欢迎品鉴。

  饮罢杯中情,醉照镜空空。

  久未沉酣梦,何必催我醒 。

  黛玉默想:自来有君子竹一说,我也需把竹子比作君子来赞颂方妥。宝玉也思量:凡名画皆把芭蕉与美人并绘,我需把芭蕉比作美人才好。

  写完以后没有大改,但是修正了几处,润色了几处,读者朋友可以直接阅读修订版。

  内容标签: 红楼梦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 ┃ 配角:红楼梦中人 ┃ 其它:红楼梦诗词

  第1章 第八十一回 悲香菱暗遭毒中毒,叹元chūn实逢时上势

  (初冬及正月十五过后)

  这日黛玉命紫鹃去宝钗处问候香菱,碰巧湘云和袭人也来探望,众人看她气色很不好,心里都暗暗叹息,便说些别的话引她开心。宝钗向湘云笑道:“都是你这个诗疯子勾的,她饶病的这样,还天天抱着诗集发呆,你们瞧瞧,这两日又迷上陶翁的诗了。”众人果见香菱枕边放了本《陶渊明集》,香菱道:“我这两日正读《桃花源记》,敢问这世上真有世外桃源不成?”湘云道:“难道咱们眼前这大观园比诗中的世外桃源又差到哪里去不成,你快快养好了病,咱们再去园子里,有多少诗作不得?”众人又陪她说笑一回,便叫她歇着。宝钗送湘云等出来,湘云又向宝钗道:“宝姐姐,你家里无事时也多去园子里看看我们,这些日子总不见你,宝琴又匆匆的跟了梅家离京了,谁知多早晚才能回来。”宝钗近来正因家务事烦心,又不便对湘云细说,只应了一声。

  宝钗送她们三个回来,问过看门的婆子,知薛蟠仍没回来。原来薛蟠近来不是被金桂和宝蟾裹挟着吵闹,就是被薛姨妈数落,连外厢也待不住,便不耐烦躲出去找戏子玩乐去了,几日也不见回家。宝钗于是走来跟薛姨妈商量:“妈,咱们不如把哥哥找回来,让他跟嫂子商议商议,把嫂子带来的小厮中,挑几个能gān的到咱们铺子里,一同料理料理生意,整理整理账目,束束她的嘴,整日里到处说咱们家霸占了她娘家的生意。香菱既说要跟了我,就把她的房间添置添置让宝蟾住了,把文杏拨过去给她。她二人终究是娘家过来的主仆,多少有些情谊,把两个都供起来,只盼家里能安生些。”薛姨妈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点头叹道:“这真是什么孽缘,娶了两个惹不起的菩萨进来,只可怜香菱,被她们作践坏了。”

  金桂既见薛蟠回来如此安排,便知薛姨妈宝钗等终被她闹低了头,心中很是得意,却又见宝蟾也得意,便又忿忿,心中暗道:竟有胆量跟我混闹,我是主,你是仆,终究叫你死在我手里。一日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抄检大观园的故事,便学了暗暗开始谋划。谁知宝蟾见已与金桂撕破了脸,素知她的秉性,料她必有狠招,恐死在她手里,竟欲先下手为qiáng,也暗自谋划。真真一对主仆,翻脸皆无情。金桂既已拿定主意,面上便不肯漏出来,只装作与我好处我便作罢的样式来,又赠宝钗脂粉,又送汤药与香菱,又允薛蟠爱去谁的屋去谁的屋,装起正室大度模样来。宝蟾也极乖觉,日日问候薛姨妈,见空的服侍讨好金桂。薛蟠也不细究缘故,只说这下总算安生了,便不大往外间寻làng去了。薛姨妈也将悬心放下来,只说总算得了清净,宝钗却道:“妈妈再看些时候吧,依我看再过两个月若还是安静,方才是真好。”

  这话刚说过不到半月光景,薛家便又闹腾起来。这一日午后香菱突然心腹绞痛,薛姨妈命薛蝌快请大夫,大夫到时香菱已神志不清,大夫观了面唇,诊了脉像,说道:“十有八九是服了□□,这姑娘本就有病,□□又是剧毒,且看毒量不轻,恐是不中用了。”惊的薛姨妈宝钗等从帘子后出来,忙道:“中不中用也请大夫开副方子,好歹救一救。”那大夫常见人之生死乱像,不慌不忙开了个方子,又向薛姨妈道:“恕我多言,这姑娘若不是早有寻死之心,自我了断,还是及早报官吧。”薛蟠见了香菱神色萎靡,痛苦凄惨,忆起当日初见时娇美可怜,总算还有些恻隐之心,便嚷嚷道:“快报官,快报官,是哪个黑心的做这样狠事。”一面又拉着香菱的手哭到:“我不该打你,我不该打你。”此时薛家大小都已闻得此事,金桂宝蟾等俱过来做了样子,叹息抹泪。

  一时,收报贾府院中薛家出事,顺天府快班班头领衙役仵作等赶至,可惜香菱未等服药已气绝身亡,班头命人封了院门,把院内一gān人纠至堂中过问。那仵作验断无数,验了尸身,又问大夫先时症状,片刻便有决断,回班头道:“确系死于服食□□。”于是查验香菱今日所饮汤药饭食,又问经手何人,又各屋搜查,竟在金桂、宝蟾房中各搜出□□些许,两人俱喊冤道:“哪个天杀的栽赃与我,叫她不得好死!”此时薛蝌出来作证道:“前日与夏家小厮吴蛰吃酒时,曾听见他酒后放言,说他家姑娘惹不得,□□都叫他买了来,也不知作何用。”又有几个薛家伙计也忙作证道:“我们也一起喝酒的,他确实这么说过。”金桂早已忍不住,嘴里早就放屁胡说的骂起来,被一个衙役止住了。

  班头问道:“谁平日在跟前服侍的?”莺儿忙应了回道:“平日香菱姑娘为人和气,只跟奶奶和宝蟾怄过气,可巧今儿两位前后脚都来看望过,来时我们小姐正在太太屋里说话,我又忙着去倒茶煎药,未曾留意她二人情形,因此不敢担保。”金桂登时涨红了脸,怒骂道:“好好好,这家里果然蛇鼠一窝,合起伙儿来陷害我,我便实说了吧,我在这个家里早已被欺负的活不下去了,原是买了□□来自尽的,谁知我却寻不到了,如今又翻出来,我屋里的东西原是宝蟾最清楚,我一概不知。”宝蟾慌道:“奶奶推的好gān净,这样害人的东西,奶奶私藏了,怎会说与我知,怪道奶奶前几日过来送我好些脂粉衣裳,原来是要悄悄夹带□□到我屋里,好让我当替死鬼。奶奶眼里容不得我们众人都知,我也要像秋菱一样被奶奶害死了。”见她们二人相互叫骂,急的薛蟠薛蟠直唉唉。班头问道:“死的不是小姐的丫鬟吗,到底叫香菱还是秋菱?”宝钗回道:“秋菱是后改的名字,原是叫香菱,原也是我哥哥的姨娘,因病着,在我这里调养。”班头看情形已明白几分,初判乃是大家宅院中,大小老婆争风吃醋引发命案,此类案件也不稀罕。又细细查问一遍,见其他屋子里并无可疑之物,其他人等也并无可疑动机,便将金桂、宝蟾、莺儿、吴蛰等一gān人带走审问。次日便将莺儿、吴蛰放回,后两日又传薛蟠、薛蝌、文杏等人问证,兼又对金桂、宝蟾二人动了刑,这二人虽心性刚硬,但终是娇弱之躯哪里受得住刑具折磨,俱已招供。

  原来金桂曾命吴蛰偷买□□,藏匿于自己屋内,宝蟾无意中发现便偷了些许私藏了。二人近日谋划时都想到此物,于是金桂便取些,把剩下的趁宝蟾不备藏到她屋里,待时机以下毒嫁祸于她。谁知宝蟾也将手中□□留下些许,趁金桂不察藏到她屋里。二人又见宝钗待香菱甚是亲厚,便假意亲近,都欲拿香菱作法。观察了这几日,赶巧都在这日得了手,都以为自己计谋将成,谁知两人都脱不了gān系。原来她二人心中俱怕事情bào露,被索命偿还,因此下毒分量皆轻,只欲闹出一段公案来,另彼方被刑罚,薛家定会休弃而除之,谁料两份□□合到一起,又兼香菱本已病势缠绵,竟被她们毒害致死。案情大明,二人既非合谋,又不分主次,同以投毒罪论处,金桂以妻害妾,被处流刑,夏家也因此事散尽钱财,就此败落。宝蟾被处杖刑,立毙。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鲁班尺木浮生冬雪晚晴柳满坡那只狐狸云过是非

 1/10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