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琉璃狂沙_抓哥【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琉璃狂沙_抓哥【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23/抓哥

  [无CP向] 《琉璃狂沙》作者:抓哥【完结】

  文案:

  yīn谋里的琉璃之光,在黑暗中显得光怪陆离,勇气里的狂沙之形,在热làng中舞得畅快雄奇。女主穿过黑暗,搏于命运的游戏里,最终让琉璃与狂沙都归于平静。读懂这个故事的人,将与她一起发现永恒秘密:时空一旦失去稳定,生和死又是另一种意义。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异能 女qiáng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予玲 ┃ 配角:肖云,余连沙,乔叶翕,扬漫,雨童,姨母,华姆 ┃ 其它:

  第1章 前言

  你听说过许多奇怪的故事吗?那些故事,就像不应当发生在我们熟知的世界上,不可能出现在我们有限的认知里。

  记得有个标题叫“老山遇仙”的新闻。讲的是前不久,有一群科学家在深山里考察,意外发现了一个村庄。村庄里是一群独特的人,把山峰劈开像竹笋一样,把房子架空在难以攀爬的山崖间,大冬天裹着皮裘却不穿鞋袜,个个儿健康悠闲。科学家带着拍好的照片,做好的记录,回到城里,声称找到了新的民族。可是,等大批研究者再次回到那里,房子和人都神秘失踪,没留下一丝痕迹,光秃秃的山崖上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还看到过一篇叫“鬼军扫山”的帖子。四野无人的夜晚,有外出野营的人,熟睡在草原上的帐篷里,半夜被整齐的踏步声和马蹄声惊醒,仿佛近在咫尺的地方,正经过千军万马。可他们掀开窗户,草原上却仍是空寂无物,只隐约看见枯草自个儿往地里倒塌按压。吓得他们躲回帐篷,等着那声音渐渐远去,惊惶一夜。太阳出来了,他们战战兢兢爬出帐篷,看见眼前一片被践踏过的草地

  还有那些走进神秘区域就离奇失踪的故事。

  看见过冥火摇曳然后又消失的故事。

  说自己遇到过鬼怪的故事......

  你一定听说过一二,但你从未相信过。因为那些传说毫无根据,在我们熟知的世界和现有的认知里无法解释。但你有没有想过,在我们的身边,或许还有另一个世界,或许还有另一种人类。

  我知道,我也相信,在我们身边,在那些杳无人烟的地方,发生过的都是真事,这些造事的人,来源于另一个世界,是另一种人。他们隐藏的很好,跟我们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我们运用科学,借助外力。而他们早就开始认知自己,联通万物。他们的社会模式还停留在部族时代,但他们的能力已超越现代科学的界限。

  他们拥有灵性,并将它运作为法力。也许我们也拥有些灵性,只不过我们从来不与外物真心jiāo流。我们是高高在上的人类。其实我们不是,我们不过是尘埃中的一颗。

  我相信另一种人类的存在,就在我们身边不远,一个隐蔽的世界里。我相信这些 ,因为我的外婆不会说谎,她告诉过我她亲身经历的故事。还有我那个奇怪的姐姐,她是在我母亲未婚的情况下莫名怀上的。后来,她消失在另外那个世界里。

  第2章 金盒儿美人

  “不,那当然不是魔术!那是真正的法力。”每次讲故事之前,外婆都会先qiáng调这句。

  她的故事发生在半个世纪前。作为随军医生,她跟着外公踏上高原,那里半年gān旱冰封,三月寒风雨季,仿佛是这个世界的冰柜,尘封着秘密和故事,只夏季的三个月,绿树山花如洪水般爆发,沉睡的山岭在憋屈整年后,终于吐出一口热气。

  我母亲刚出生的那两年,高原气候特别错乱,气流jiāo替乱窜,像板结在一起后又抽了筋。寒湿的雨季结束了,刚刚才进入初夏,还没来得及约会十天太阳,一夜冷冽的寒风又袭来,把一片片树林冻死。

  枯叶漫天飞舞,消瘦的树gān绝望的矗立在一起,就像被人施了静止术的巨人,眼看着自己华丽的衣衫和勃勃的生机,都被狂卷而过的时光带走。只是这样的场景比过去的每一年都提前了两三月,让每个人心里升起犹如一夜白头的失落感。只有一种叫木涎花的植物,它比别的任何植物都要低贱顽qiáng,还绿悠悠的点缀在死寂的森林里。

  每到夏天,木涎花树开满白色的花朵,那些花朵没有花瓣,像棉絮一样,由细丝状纤维组成。现在它们开始脱落,跟枯叶卷在一起,在风里追赶嬉戏。

  也许只不过是雨季刚过冬天就来了,也许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催促着事物发展。大多数高原上的人,都相信后者。

  “给我一滴婴孩儿的血吧……”gān枯的大树在雾月朦胧的夜晚弯下了腰,它把自己的yīn影拉的又长又大,用黑暗把外婆笼罩。它粗壮的树gān里传出人的声音:“给我一滴婴孩儿的血吧……”

  大树的树gān裂开,叽里咕噜作响。它黑灰色的树皮下面露出一张泛huáng的大脸。那张脸十分丑陋,眼睛一大一小,一只盯着天上,一只盯着地上,脸上还有一张硕大歪斜的嘴巴,咧开就能扯到耳朵上。他的脸颊、额头、下巴,到处嵌满huáng沙。huáng沙越嵌越深,按出许多细小的血孔。黏稠的血液从小孔里慢慢浸出,顺着木纹往下流。但是那张脸一点也不痛苦,它的嘴巴还在反复说话。

  “算了吧您嘞,吉辣辣……”外婆看着那张脸无助的摇头。

  她这个朋友吉辣辣特别喜欢吃辣椒,所以大家才管他叫吉辣辣。但此时在梦里,外婆才真正觉得这个名字取得好,吉辣辣长在树上的怪脸才真是辣眼睛。外婆不忍看,用力一挤眼睛,感觉自己忽然躺倒在黑暗里。她又使劲一睁眼,从噩梦中逃离出来,发现自己躺在chuáng上,眼前是黑黢黢的天花板。

  她慌慌张张的摸了摸身边的孩子。孩子还在,睡得沉稳安静。伸手到孩子的小被子里,摸着她温暖的心跳,她才使自己平静下来。

  外婆坐起来燃起一根蜡烛,昏暗的烛光晃晃悠悠,照着这个简陋的房间。

  行李已经收拾妥当,一个挨着一个堆放在衣柜旁。明天,她就可以逃离这个鬼地方了。她长长呼出一口气,疲惫的垂下头,把自己下巴放到锁骨上。她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吉辣辣那张老脸就会出现在梦里,有时它隐藏在枯树里,有时它映照在石头上。

  外婆叹口气,沉思很久,终于还是站起身来穿上鞋,走到写字台前,拉开了抽屉。那里面放着很多针管药瓶。外婆挑了挑,拿起一个针管,套上最小的针头,然后走到孩子身边。

  孩子还太小,连血管都看不见,何况是在这深更半夜的灯光下。外婆只好用食指摸了摸孩子的脉,把眼睛睁的特别大,希望这一针下去就能扎准。

  外婆动作很快,迅速抽了一针管的血,把它们推到一个玻璃小瓶子里,再找个橡皮盖子盖紧。

  在温软的梦乡里被人忽然扎了一下,孩子狂躁的情绪像火山瞬时喷发,一直哭闹到清晨,才又昏沉沉的睡下去。

  半个月前外婆在树林里被人用尖刀剜了一块儿肉走,她的伤已经好了。可是他的朋友吉辣辣,情况却很糟。吉辣辣的身体被成千上万的小沙粒穿过,那些粘着沙的伤口根本无法清理,已经导致他全身感染,性命垂危。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醉饮长歌西西特晓春年下攻挖坑不填苏童

 1/14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