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红楼]麟趾公子_孤光与清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红楼]麟趾公子_孤光与清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7-09-24/BL综漫耽美小说/孤光与清辉



麟趾公子[红楼]
作者:孤光与清辉

文案

闻颐书有一个任苏州织造的老爹,和一个自小体弱多病的妹妹。
大概是他爹做官太鞠躬尽瘁,太兢兢业业了。于是皇帝老儿又给他爹一个新官当当――两淮盐政巡察使。

结果他爹赴任不到半年,就活活累死在任上了。

没办法,他的妹妹只好继续体弱多病出家代发修行,他自己只好带着幸存下来的万贯家财躲到了老师家里低调装不在。

装了半年,他发现两淮巡盐御史有了新人,名字叫做林如海……

――――――――――――――――――――――――――――――
他的妹妹说自己是槛外人,那他是什么?
他是最无心功名利禄的那个,是最喜荣华铺张的那个;是出门娇童奢婢簇拥,香车宝马乘驾;是醉倒红袖楼,倾翻销金窟的麟趾纨绔。
――――――――――――――――――――――――――――――
P.S.
1.穿成妙玉哥哥,铁血皇子Xlàngdàng纨绔。
2. 已完结;不无脑黑贾府,1V1

内容标签: 红楼梦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颐书、梁煜 ┃ 配角:闻芷(妙玉)、林黛玉、贾宝玉、金陵十二钗、四王八公 ┃ 其它:红楼梦、金陵十二钗

第1章 章一
  花朝节堪堪将过,扬州城里就起了一阵连绵chūn雨。一派烟雨朦胧之间,叫这风流富庶之地仿若是藏在了仙境里。扬州的两淮盐政老爷林如海正坐在外书房内,处理公务。方不过写了一两句,连绵不断的雨声便搅得他愁入肺腑。
  旧岁里他的结发妻子因病故去,只留下一个不满十岁的女儿。因担心无人教养,林如海便将女儿送到了京中她外祖母家中。如今已去了二月,安顿下来的书信不过前几日才到。
  想起女儿孤苦可怜,爱妻早逝,林老爷悲满心头。憔悴瘦削的脸上滴下两行泪。又恐叫人看见,推开窗子让那冷风chuī进来。不想被带着寒意的风儿一搅弄,心情竟愈发不能为继,忙忙将窗子关上了。
  此时愈发无心办公,遂捧了碗暖身的茶在坐在窗前听雨发呆。一时,门外管家敲门来问,说是有一位姓闻的公子在门外求见。
  林如海愣了,思忖何来这样一位姓闻的公子。忽而想到,上一任巡盐御史正是姓闻。心中暗道:莫非是他家公子
  一时心思百转,叫人快请。
  管家匆匆去了,林如海又觉不安,便亲自站到书房门外去等。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见抄手走廊旋出三个人影。林家的大管家林福在前头带路,后面跟着一个极年轻的公子,缀着一个小厮。
  走近书房,林福见林如海亲自站在门口等,也是一愣。将人引进书房内,闻公子恭敬行了晚辈礼,嘴角带笑道:“晚辈颐书见过林大人。”
  “公子客气了,请坐。”
  双方客气见礼一番,各自落座。林福奉上新茶,掩上书房门,带着闻颐书的小厮去了旁边的耳房里等着。
  闻颐书坐下后没有着急说话。他大约是有些冷到了,捧着热茶取暖,时不时浅啜一口。同时打量着盐政老爷的书房布置。
  只瞧朝南格子凌花chuáng前摆着一张大书桌,上头搁着哥窑粉青冰裂纹大笔筒,里头插着十几只毛笔;松纹歙砚,又一块说不出名的镇纸。垒着厚厚的公文他不过随意扫过,便见书桌旁边顶天立地的百宝格,或珍奇古玩,或瓶花盆景,而各色书籍竟是占掉了一半。
  另一头墙上一副展子虔的山水图,另着一副对联。下方长桌上摆着一个汝窑的三脚鼎,正燃着香,两头则是汝窑美人斛。妙的是里头竟朝着两株弯弯折柳,颇为独树一帜。
  闻颐书一笑,心道不愧是探花郎。
  他在打量书房布置,而林如海也在打量他。此子方进来时,便叫人眼前一亮,只觉满满风仪。他头上扶着嵌珠冠,身上不过穿着一件水làng纹缂丝直袖,外罩着团花石青倭缎大氅,脚下登着一双靴子竟是看不出何材料。
  而那一双眼睛似笑非笑,风流多情,倒似浸润了江南细雨斜风在里头。
  林如海心想:若是真是那位闻家公子,当真不愧是钟鸣鼎食之家里将养出来的孩子。以闻礼原本苏州织造兼巡盐御史的位子,便是现在闻家落败了,这孩子的一身也不见半点不堪。只是不知道他今天来我处作甚?
  闻颐书又喝了一口茶,觉得肩膀没那么冷了,才道:“今日冒昧上门是晚辈的不是。只是过不了几日,晚辈便要回京备考。若再不来,日后怕是机会难寻了。”
  林如海本以为他会单刀直入,未想闻颐书只是一笑,换了别的来说:“听闻林老爷去岁十月,将自己的独生女送到了京中外祖家,如今的荣国府当中。不知,林老爷打算什么时候将女儿接回来?”
  听他提到女儿,林如海心中骤然一紧。一边掩饰一边试探地说:“拙荆去岁亡故,小女哀思深重。我不忍她小小年纪沉溺伤痛便将她送到她外祖母家中教养。她外祖母家乃是诗礼簪缨之家。若有长辈代为教导,又有姐妹一处读书学字,总比一人在家中孤苦可怜得好。”
  “诗礼簪缨之家……”闻颐书低笑着重复这几个字,抬眼看着林如海,“看来林老爷是觉得令千金后半生有望了。”
  此子果然来者不善!林如海心中发沉,又有些不悦。沉下脸问:“闻公子今日前来到底所为何事!”
  闻颐书对这话中的冷厉充耳不闻,语气依旧和淡,“晚辈只是觉得,林老爷既然已为自己的女儿考量好了后半生,那必然已经决定在这巡盐御史的位置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就像是我爹一样。”
  后面几个字语气虽极轻,但不啻为惊雷,说得林如海心中不住发跳,额角鼓出。
  是了,前任两淮巡演御史,兼任苏州织造的闻礼正是死在了任上。面前这少年果然是闻礼的儿子。在闻家败落后不知去向的闻家大公子!
  盐政是个肥缺,也是个烫手的山芋。林如海虽刚遭遇家中亲人离世,但此时并未生出追随亡妻而去的念头。闻颐书今日既然上门,必是有一番说头,否则不会如此装神弄鬼。
  林如海心乱如麻,无数念头千回百转,好容易维持住镇定下来才继续道:“不知闻公子有何见教?”
  “林老爷请勿紧张,颐书今日前来并无恐吓之意。”闻颐书先是安抚了几句,才慢慢道出自己今日来的目的,“林大人与先考同处江南官场,所遇之难必有一二分相同之处。晚辈不忍大人今后苦受良心折磨然后孤注一掷,任由爱女无所依靠,所以今日特来相劝。”
  这话已然直白,林如海直听得背后冷汗淋淋。
  “闻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倒也算不上有话,”闻颐书放下手一叹,“大人,去岁寒冬北方深受雪灾之害。朝廷为赈灾,已经是寅吃卯粮。今年的盐税怕是要提前提重了。”
  说到这个,林如海心中略放了放,接话道:“若是指此,我已经做好准备。今年两淮的盐产丰富,暂无不足之忧……”
  林如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闻颐书抬手打断,“林大人,我要说的并非是这个。大人可想过,你收上来的税是有多少能jiāo到国库里的?”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暗夜行路非天夜翔高干文钟晓生清穿焦糖冬瓜

 1/19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