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历史]我仿佛知道得太多_白孤生【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历史]我仿佛知道得太多_白孤生【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2-01/白孤生


《[明朝]我仿佛知道得太多》作者:白孤生

文案
周谚有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后世论评,都说那焦郎从不无的放矢,话无虚言,从不踏错一招。
焦适之……他仿佛知道得也太多了吧,这能力他是拒绝的!
遇到一个永远都猜不透的人该怎么办?
――安抚他,软化他,让他陷落,无法自拔。BY朱厚照
排雷:主角前几章性格较软,乃一步步成长起来,不喜勿入,谢谢合作(R-Q)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历史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适之 ┃ 配角:朱厚照 ┃ 其它:其他历史人物

作品简评
一朝醒来,焦适之突然拥有了能预见未来的能力,然而却只能预见一人之事。而在入宫之后,焦适之才发现,他所预见的,竟是当朝的太子殿下朱厚照的未来。随着两人日渐熟悉,焦适之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知道得太多了!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会让两人成为一家人,本文男主和朱厚照之间,正是因为这种特别的缘分而不断加深牵绊,肆意张狂的正德帝,谨小慎微的焦适之,两人在不断地磨合中也将明朝的未来带入另一种可能。

第1章
  晨曦微薄,残星点点,整座大明皇宫还未从睡梦中苏醒。西苑太液池旁,豹房同样沉寂在夜色未明中。焦适之醒来的时候,浑身动弹不得,胸腹处有条结实的胳膊紧紧地箍住他,四肢熟悉的酸疼正提醒着他什么。
  显然,朱厚照又一次成功地使他留了下来。他欲起身,那动静却惊醒了身后人,胸腹处的胳膊一使劲,又让他回到了原位。
  “皇上,天快亮了。”焦适之提醒他。
  “嗯哼,该起的时候刘瑾会提醒我。”朱厚照混不在意。
  ……焦适之脑门蹦出几条黑线,“可是皇上,臣该离开了。”
  “先是卑职,后是臣,你每换一个称呼,都得让我费劲提醒你一件事吗?”朱厚照似笑非笑地覆上焦适之的身躯,被褥下,两人赤luǒ地jiāo合在一起,朱厚照呼出的气息chuī拂在焦适之左耳边,激得他身体微微颤抖。
  瞧见身下人的反应,朱厚照十分得意,这是他创造出来的敏感点,从无至有,一点一点亲自开发出来的。
  “皇上,”青年的声线果然带了更多,更让人喜欢的暗哑,“您再不起身,早朝会迟到的。”
  “那便停了吧。”朱厚照打了个哈欠,喃喃说道。
  “那我自请出宫,免得祸乱宫闱。”虽然自称“我”,然而这称呼却反倒给了朱厚照压力,他不满地睁开双眸,俊美面容带着点点不慡。焦适之不理会他,翻身下chuáng。早朝早便改为每旬一次,若君上还不参与,那便真的过火了。
  朱厚照从身后搂住焦适之,俯在肩膀深深吸了口气,喃喃自语,“有时还真想念最开始时你那自持谨慎的模样。”不像现在,都学会顶嘴了。想到这里,朱厚照尤其不满地噘嘴。
  焦适之淡淡一笑,转头轻吻,然后趁着朱厚照呆愣的片刻一扭身从朱厚照怀里挣脱而出,把穿了一半的衣服换上。身后传来朱厚照愕然的声音,“你学坏了!”
  学坏了?焦适之心想,或许吧。想起曾经的过往,他也有点恍惚,到底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局面的?
  回想起来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
  焦适之九岁前的日子与九岁后截然不同。
  他的娘亲龚氏乃大理寺寺丞焦君的正妻,然性格耿直不善言语,并不受焦君宠爱,于焦适之九岁时郁郁而终。眼见正妻去世,焦君并没有半点悲伤之色,转眼便把身边的贵妾杨氏扶正。杨氏本就备受宠爱,身份又只低于龚氏少许,翻身做主之后,失去母亲相护的焦适之的日子变得艰难。
  即便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四年过去,焦适之渐渐长成,从幼小孩童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郎。
  今日本该是他上学堂的日子,但焦家学堂里的人犹如墙头草,一旦失势便易被人欺凌。虽然因他是焦君唯一的儿子,现在还没人敢对他做些什么,但是私底下的言语已经让焦适之听得厌烦。
  他性格内敛,自幼寡言,不想与同窗闹出事端,这几日便避开没去学堂。只是心中到底郁郁,便径自出府散心。
  日暮,焦适之刚回到焦家便感受到一股不同往常的气氛,来往的丫鬟奴仆脸上皆带着喜色,然而看到他的时候又瞬间变成一种……近似于同情的神色。
  他心中一动,随即浮现出一个对他来说不太妙的可能。
  杨氏怀孕了。
  在焦家阖府大喜的时候,唯有焦适之的院子清清冷冷,伺候的奴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焦适之察觉到了院里伺候的情绪,不禁露出苦笑,他们也太低估他的性子,再如何艰难,他也不至于失控发泄到他们身上。况且焦适之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处境怪罪到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身上。
  只不过焦君的态度……实在令人心寒。斯人刚逝,阖府便已经挂满喜庆的红绸;重孝在身,新妇便怀胎三月。
  这不是杨氏的第一个孩子,在三年前,杨氏便曾小产过。如今……是第二个。
  纵使知道父母相敬如冰,但焦君连礼法都不顾,让焦适之对他彻底失望。
  不自觉又叹了口气,焦适之摸了摸放在桌边的佩剑,那是他娘亲五岁送给他的宝物。龚家尚武,龚氏的武艺也不错,焦适之自幼跟着龚氏学习,如今十三四岁的年纪中已算得不错。奈何焦君不喜欢,每看见一次便bào怒责打一次,到最近这一年来,焦适之几乎再没舞过剑了。
  然而摸它已成了习惯。
  第二天起身,昨夜的情感bào露仿佛都消失了,他又重新变回那个温和内敛的焦家大公子。
  早起上学,他不爱旁人伺候,整理完自己的东西,便打算让人备车。逃了几日学,再不去就有些过分了。还未等他开口吩咐,焦适之便先等来了焦君。
  他已经多日未见过这位父亲了,焦君不喜欢他,却也未曾亏待过他,只是免了昏定晨省这些规矩,连带着杨氏这位名义上的母亲也未见过几面。
  焦君是个俊朗中年男子,留着飘逸的胡须,目光如炬,端是一派风度儒雅。
  “听闻你这几日未去学堂?”
  焦适之听见焦君这话,躬身说道:“父亲,孩儿这段时间有点不适,同学堂请了假出去散散心。”
  焦君不喜欢人舞刀弄棒,更喜爱江南水乡的文雅柔美,因而也带着点文人的迂腐。素日里他并不关心焦适之的事情,所以焦适之在逃学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不过若是真的被焦君关注到了,也少不了一顿责罚。
  “哼,身体不适?若是真的身体不适,又为何不请大夫?”焦君冷哼了一声,看着站在他眼前的儿子便满心不喜。龚氏貌美,然不识风趣,远不及杨氏来得体贴。而龚氏教育出来的焦适之自然也不是他喜欢的性格。
  “孩儿今日已经大好,正准备去上学。”焦适之恭恭敬敬地说道。
  焦君扫了眼放在旁边的学具,总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但还是说道:“今日回来,去祠堂跪两个时辰,小惩大诫。”
  “是,父亲。”
  焦适之顺从地说道。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摇曳菡萏红娘子泥蛋黄五色龙章强强耽美文Fresh果果

 1/28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