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BL综漫>[综武侠仙剑]流光坠_飘逸的小船【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综武侠仙剑]流光坠_飘逸的小船【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2-12/飘逸的小船


  《[综武侠仙剑]流光坠》飘逸的小船
文案:
#818史上最qiáng玉天宝#

一岁,面无表情无视装哭的起名废爹,玉天宝翻身而睡
十岁,站于尸山血海中笑如清风朗月,玉天宝转身离去
十六岁,瞥过面前没自己好看的男宠女侍,玉少教主留书出逃
玉罗刹仰天长叹:“儿大不由爹!”

论仙剑撞上武侠的一系列后果――
神将飞蓬哀叹,转世什么都好,就是名字不好。

排雷,不喜勿入:
1、主楚留香、陆小凤世界,剧情多原创
2、神将飞蓬CP魔尊重楼,出场较晚待候
3、仙剑三剧情系管平cháo官方小说世界观

最后是仅供自娱自乐的文艺版文案: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内容标签: 武侠 江湖恩怨 破镜重圆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飞蓬(玉天宝) ┃ 配角:玉罗刹,西门chuī雪,楚留香,陆小凤,重楼 ┃ 其它:古龙,武侠,仙剑三

  魔教纪事

第1章 壹・小荷才露尖尖角
  屋檐下,身穿暗纹锦袍的男子负手而立,目光所至之处正白雪皑皑,屋内的惨哼一刻无有停息,但丝毫未令之动容。良久,暗色天幕上一道闪电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男子身后的厢房,只换来一个饶有意味的笑容,正待此刻,门扉dòng开,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伴伴随忐忑的声音:“禀教主,静夫人生了一对双胞胎。”
  “呵!”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回过头,医师敬畏垂首,只听其嗤笑道:“双胞胎?汝之前居然没诊断出来?”
  语气充盈告罪的意味,又夹杂qiáng压的惊惧:“教主,是属下无能,然小公子先天不足、脉象微弱,是难得一见的绝缘之脉。”也正因如此,自己才完全没判断出静夫人怀的是两个孩子。
  淡淡的瞧了手下一眼,玉罗刹随意瞥过弥漫浅淡血腥味的屋内:“她还活着吗?”见对方僵了一下,噤若寒蝉的摇头不语,其玩味的勾起唇角,明白自己所下秘药以母体为代价养出最优秀继承人的意图没能瞒过去:“你到不愧是鬼医唯一的传人,绝脉难以养活,那个孩子吾要养于膝下…”本来打算养个挡箭牌,可放一个不是自己血脉的孩子在面前晃悠难免影响心情。
  鬼医弟子心领神会的说道:“教主放心,属下保证小公子日后除了不能习武,其他绝对与常人一样。”
  玉罗刹满意颔首,身影一晃便进入里屋,抱起一大一小两个正在啼哭的婴孩,左右戳了戳又把了脉,不由莞尔一笑:“一个资质比吾更qiáng,另一个完全没有资质,倒是有趣…”轻轻抚摸哭声有些微弱的孩童那皱巴巴的小脸,玉罗刹轻声言道:“不过既然是吾的儿子,纵然不会武功又如何,汝还有琴棋书画、奇门遁甲、蛊毒之术能学,反正时间还长…”眼中并无多少亲情,更多是审视和冷漠:“希望你能成为…不会武功的我教长老,否则…”其音调渐渐无声。
  听了一些正常婴儿听不懂的话语,转世的神将飞蓬在心中哀叹,看来自己这一世的身世又是个大|麻烦,但神魂被天罚锁定暂时想不出方法避免,只能不用神力当一个真正的凡人…烦乱的思绪非是弱小的身体能支撑住的,不多时飞蓬就疲倦的睡了过去,直至一个惊雷炸响:“嗯,哥哥不留于魔教,总该留个纪念,此处是魔教总坛的西苑,姓氏便为西门吧,其出生时漫天飘雪、寒风凛冽,合该名唤chuī雪…”
  玉罗刹轻笑一声:“西门chuī雪,这名字不错,没有rǔ没吾的儿子,而要留在吾这边的弟弟,姓自当随我为玉,至于名…”玉罗刹沉吟不语,对chuī雪之名感官不错,飞蓬自以为生父的水平很好,不由放下心来,然下一秒他就迎来了出生来最大的打击:“绝脉难以将养,名字不当显贵,大俗大雅,gān脆为天宝吧,玉天宝,这名字亦是不错。”
  不错个鬼!素来温文尔雅的神将几乎想爆粗口,西门chuī雪和玉天宝,这两个名字的意境一个天一个地,哪里像是一个人起的!因天罚被迫转世而太过急促,来不及动用其他秘法导致神魂真容显露,想到未来的自己会以昔年非人间能有的极盛容颜行走于此,被起名玉天宝的飞蓬便生无可恋,因此,年幼的孩子艰难的翻了个白眼,并翻身以后背对着玉罗刹。
  “哟!”有些惊奇的发现儿子的举动,玉罗刹一下子来了兴趣:“天宝会翻身了?”
  旁边守着的侍女眼中有着惊讶,可还是训练有素的恭声回答道:“是,才七天就能自己翻身,小公子定然是像教主,聪明伶俐、天赋异禀。”
  明知是恭维,但望子成龙的玉罗刹还是很高兴,他轻轻揉了揉飞蓬的小脑袋,其墨蓝色的眼眸难得闪烁温情,还耐心的拿水果绕到另一边逗弄飞蓬再次翻身,在飞蓬给面子的配合好几次后,他更是来了劲,居然屈尊降贵接过侍女准备的米汤一点点喂给儿子。直到天色昏暗,玉罗刹才叹了口气起身,他抱起另一边的长子,唤来一个长相忠厚的男子:“吾的继承人,便jiāo给你了,山庄内已准备好一切,汝督促着即可。”飞蓬暗叹一声,明白今日之后就再难见到自己同胞的哥哥了,只望在十多年后,中原能升起一颗名为“西门chuī雪”的新星。
  七年后
  蓝衣孩童眉宇间的骄纵任性一览无余,他抬脚直奔玉罗刹的书房,毫不在意的闯入进去,完全没顾忌意欲阻拦又不敢真用力的侍从:“爹!”
  眼神莫名闪了闪,玉罗刹接过儿子,很是宠溺的揉了揉其发心,声线冷淡下令:“今日散了吧,明日再议。”几个魔教高层表情各异,然而还是不敢停留的走了出去,浑然不知他们教主在门关上时猛然用力,可怀里的孩童早有准备的及时钻了出去,他只得好笑的摇了摇头:“又出什么事情了,故意破坏嗯?”
  适才装出的轻狂无影无踪,孩子明明年幼,但周身的气息尽给人沉稳之感,飞蓬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不如玉罗刹颜色深的眼眸是如海的湛蓝,其中却透着些许厌弃:“父亲,石观音又在作妖,那几个门派的年轻俊彦她大抵是玩腻了,如今又弄出了新名堂。”
  “哦?”玉罗刹有些讶异的问道:“难不成她这一次…”见飞蓬颔首,其面色化为玩味:“呵,吾西方魔教的地盘内眼线无数,她还是太自负了,居然敢捞过界…唔,札木合本身刀法不错,且不爱美色、素性谨慎,不太好对付,那么…是不近不远的guī兹国?guī兹王的确不是个聪明人。”
  飞蓬点点头:“父亲,西域各国都是西方魔教势力范围,guī兹虽远,然亦在其内,石观音此举应是有意试探…”
  “你我父子,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这些年相处早已培养出父子情谊的玉罗刹拍拍儿子的头:“自从汝去年指出吾计划的漏dòng并查缺补漏,便也成为本教主的御用幕僚之一,哪怕其他人不知道你的存在。”其语音满含亲近的笑意:“说说你的打算,天宝。”
  被叫名字的飞蓬莫名不想说了,可顶着玉罗刹关爱有加的眼神,还是认命的“哼”了一声说出建议:“因离我教总坛较远,国内分坛qiáng者不多,guī兹国对我魔教实际上并无敬畏之心,若此番放长线钓大鱼,日后再陡然出手,应该能来个敲山震虎,另外…”他放低了声音道:“石观音那里还是多放些密探吧,不止是针对她,最好也包括札木合,大沙漠,该是吾魔教的地盘,铁桶一块才是江山。”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严歌苓风弄尾鱼维和粽子草泥攻紫金陈

 1/7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