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快穿之神棍风范_孟秋七月【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快穿之神棍风范_孟秋七月【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01/孟秋七月

  《快穿之神棍风范》作者:孟秋七月【完结】

  文案

  古代文给主角批命的和尚

  妖鬼文行走江湖的道士

  西幻文戴着十字架的神父

  清穿文经常出场的萨满

  ……

  这些神棍们往往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

  当主角穿成这些神棍,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

  阅读指南

  1,本故事纯属虚构,不要当真

  2,更新不定时,建议养肥再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安歌 ┃ 配角:…… ┃ 其它:无限流

  第1章 妖鬼一

  三月初,天色灰沉,chūn雨霏霏,凉意四起。

  墓园里,没有带伞的行人纷纷离开。

  慢慢地,空旷的墓园里,只剩下了一排排墓碑和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脸色苍白,双唇极薄不见血色,眉间红痣暗淡无光,似乎许久不见阳光,又像是饮食不当。但他仪表整洁,着装正式,一身黑色西装加黑色呢子大衣,不像是扫墓,更像是去见一个值得拿出最端正的态度的故人。

  无边无际的chūn雨萧萧而下,仿佛一支宏大而悲伤的哀歌。

  谢安歌撑着伞,感觉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人和眼前的一切,这样的感觉令他心安,令他沉醉。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的墓碑,准确的说——是黑白照片上的老者。

  清瘦,和蔼,双目有神。

  抓着伞柄的左手,骨节苍白,捧着白jú花的右手将花束放到地上,缓缓地抚上墓碑,以一种十分珍重的姿态。

  “爷爷。”谢安歌轻声道,只怕声音大一点就能惊扰到这里的亡者,“我来了。”

  “现在,爸和妈,都过得很好。”他一字一字,认真地说,想到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弟弟妹妹时,才露出一点柔和的神情,“阳阳和月月,也很好。”

  沉默了很久,谢安歌才说到自己:“我也很好。”

  离爷爷逝去已经一年,该恢复正常生活的早已恢复。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来之前,有很多的话想要说给这世上最疼爱他的长辈听。来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四周寂静,唯余雨声。

  墓园,雨水,yīn冷,正是即将上演鬼片的节奏。

  谢安歌一点也不怕,因为他的爷爷在这里。

  直到天色渐晚,他才迈着略带疲惫的步子离开。

  雨越下越大,天色越来越暗。

  拐角处,疲劳驾驶的司机视线模糊,已经看不清前面的是人影还是电线杆,他下意识地打了转盘。

  砰——

  警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很快鸣起。

  黑暗降临,死亡bī近。

  没有痛苦,没有不甘,只有全然的接受和平静。

  人们都说,人死前的一刻,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会像幻灯片一般,走马观花地放过。

  不知道为什么,谢安歌清晰地想起了埋在记忆深处的一件事来。

  夏日,蝉声阵阵,三人合抱大的松树下,爷爷摇着蒲扇,坐着石凳,喝着搪瓷杯里的清茶,神情惬意。

  谢安歌学着爷爷的模样,也捧着一只搪瓷杯,似模似样地喝着,眉间一点红痣,仿佛仙童一般。

  对面的来者盯着谢安歌的脸,看了又看,才揪着胡须,略带纠结地说:“谢老哥,你这孙子面相不凡啊!只是,眉尾向上,唇薄色浅,没有长寿之相。眉中红痣若方外之人,只有出家,才能破解这短寿之局。”

  谢老爷子选择性失忆只听了前半句,得意洋洋地道:“我的孙子,自然不凡!”

  客人苦笑。

  奇怪的客人走后,爷爷轻而短促地叹了口气。

  迷迷糊糊间,意识在半梦半醒之间沉浮,谢安歌隐约听到了许多嘈杂声,人声、脚步声、衣服摩擦的窸窣声、动作间发出的声音参杂在一起,扰人清梦。

  “恭喜阿郎贺喜阿郎!娘子生下了一个大胖郎君哩!”

  稳婆想到即将到手的大笔红封,顾不得疲惫和汗水,喜滋滋地高声道。

  “好!好!好!”门外的男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动动发麻的双脚,哈哈大笑起来。

  年到而立,才得一子继承家业,这让陈父如何不喜?

  初为人父的陈家主人喜不自胜,一挥衣袖,意气风发地道:“通通有赏!加三月月钱!!”

  仆从们闻言,皆喜上眉梢:“谢阿郎赏!”

  热热闹闹大办了洗三,陈府宾客云来。

  陈父抱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儿,看着儿子褪去红皮,变得白白胖胖,眼珠子又圆又黑,跟塞外来的葡萄一般,笑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娘子可算是苦尽甘来了。”兰姑掖了掖盖在娘子身上的被子,瞥一眼后院,“有了郎君,日后的好日子——且长着呢!如今,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

  “兰姑放心,芸娘省得。”陈家娘子抿嘴一笑。

  为母则qiáng,为了郎君,怎么着她也得活得长长久久!

  几天后,谢安歌总算能看清楚东西了。

  木摇篮,木栋梁,绸缎小锦被,双丫髻,双平髻,绣花上罗裙。

  ——这彻底证明了谢安歌的不详预感。

  他穿越了,婴儿穿。

  死而复生,死去的谢安歌在异世界活了过来。

  这个时候,谢安歌难免庆幸爷爷早已死去,不必白发人送黑发人。

  至于爸妈,有弟弟妹妹总不会太过伤心。阳阳和月月还小,记事不牢,用不了几天就能忘掉哥哥。

  既来之则安之,活着就活着吧。

  但他完全听不懂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全身软绵无力,张嘴就是哭声加口水,本色出演了一个纯正的婴幼儿,丝毫不费演技。

  #小说误我,说好的穿越之无障碍听说读写呢?#

  想到这里,谢安歌嘘了一口气,毫无心理障碍地接受了自己一朝还童的事实。

  好歹,还可以从头开始学习说话呢。

  五年后。

  日光铺满大地,热气蒸腾而起。

  官道上,一支商队逶迤前进。

  路上的行人,官道旁的野草,负重的畜牲,无一幸免,在毒辣的日头下,皆是蔫头搭尾的。

  商队最前头是一个满腮胡须的大汉,他身着劲装,肌肉把衣服都撑得鼓起来了,骑着高头大马,眼里蕴含jīng光,一身的彪悍之气。

  稍后,大汉在双目上手搭凉棚,往前眺望了一阵,高声道:“弟兄们!提提神!前面一里地便是一处树林,那里十分yīn凉,还有一条小溪,到那里咱们便可歇一会儿了!”

  他的声音极为洪亮,说起话来震耳欲聋,十分有说服力。

  话音一落,周围的大汉们都大声应是,嗓音兴奋,显得对领头的大汉十分信服,对大汉描述的场景充满了向往之情。

  领头的大汉看似粗鲁,实则心细如发,他心知天气这样酷热,大家伙都受不了了,只得这样望梅止渴,让众人好受些。

  而且,李大郎也没有说谎,只是那处小树林离这里不止一里地罢了。

  李大郎黑红的脸庞上,汗水如雨直下,他直接用袖子一抹,骑马往回走到一辆马车前,细细地禀报了此事。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抹茶曲奇种田文耽美网游文南枝红楼意千重

 1/13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