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我疯起来连自己都绿_圆滚滚的卡球【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绿_圆滚滚的卡球【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14/圆滚滚的卡球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绿》作者:圆滚滚的卡球【完结+番外】

  文案

  我是渣得掉沫的作jīng,作天作地把老攻害死了。

  然而老天不开眼,祸害留千年。我悲愤跳河,却跳回了数年前,家庭和睦、有钱有势,人设好到我想撬开贼老天的头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只不过我不再是我自己。

  曾经的“我”挡在半路,露出熟悉的微笑。

  --------------------------

  *扫雷:第一人称主受、过程极度混乱、非1v1,两攻一受

  作者智商、想法都很不稳定,缓慢更新中……

  第1章

  我坐在疑似忘川的河岸边上,回想自己操蛋的一生。

  小时候家中曾请来个术士与我算命,说我命里头缺水,从此我的名字便从柳嘉言改成了柳cháo。想我堂堂柳大将军家的嫡长子,听起来活像是在京郊外运河堤边发大水时捡来的。

  术士又道“此子今后必将名显,更兼奇遇”,家里的欢天喜地信了,多赏了那穷术士二十两银子。

  天晓得这名显是显了,全京城都传闻柳家公子是个夜与十男鏖战的断袖。而那“奇遇”,是小爷我现今寻死都找不到去处,怀着颗凉透了的心跳进河,却坐在个鬼地方与只鸭子gān瞪眼。

  那鸭子jīng会说话, 但可能是鸭脑子和人脑子长得不一般,它讲的东西我大半都听不懂。

  那鸭子说:“你好,我是脆皮鸭之神。”

  ????????

  脆皮鸭我懂,京城南边的街市里有家铺子,烤制出来的脆皮鸭最为可口,由铁钩子倒吊着,挂在铺子门口。小时候我常喊奶妈偷偷买回来给我尝鲜。可他妈为什么熟鸭子也可以成神啊?而且它一只活鸭子不觉“脆皮鸭”这名字念起来自己屁股痛吗???

  我被吓了一跳,脱口把心里想的骂出来了。

  那鸭子面露鄙夷(我操为什么鸭子也可以拥有这么真实的表情) :“你嘴真脏。”

  我听了鸭子jīng的话,活像是被一把利刃剜去了心头肉,血淋淋的,bī人发疯的痛。

  “你嘴真脏……”

  这一模一样的指责我也不是头回听,可那个指着我鼻子尖骂翻坟头我也欢喜的人,已经走了一年了。

  我与他的故事,三言两语难讲完。

  若写成话本,是小儿女家抹着泪也要读完的qiáng取豪夺/nüè恋情深,他们定还要边哭边骂我“死断袖”、“负心汉”。

  其实用“nüè恋情深”这四个字形容我俩,都算我臭不要脸。我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恋我,更不晓得如何恋他。

  他是个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好儿郎,却因为我被拘在将军府的小院子里数年。记得最后几年的时候,我们天天争吵,连寻常夫妻费在chuáng榻上的功夫我们都在吵架。

  现在想想,当年和他做朋友一同读书的日子真是好啊,我每天看着他的脸都能多读几本书,他也能考个风风光光的状元郎。

  可他不仅被我断了封妻荫子的路,还被我那指望自家儿子封妻荫子的亲娘毒死在房中。

  我抱着他冰凉的尸体,却不敢哭。他胸口上还有毒发时吐出来的一口血,红得刺眼,正像是状元游街时,胸前带的花。

  我不敢哭,我不肯脏了我那状元郎的红花。

  配他的,是“当时金銮唱第,chūn风酬繁华”的曲江乐,而不是出殡时chuī聋了半条街耳朵的唢呐声。

  将他下葬后的第三年,我爹娘也相继去世了。我遣散了将军府的所有人,跑来城外的大河。

  河水湍急,涌动的声音活似恶鬼在咆哮。传说前朝十万战俘的血肉都被投在这里面,是以河底都是撕裂人魂魄的怨灵,谁若是掉进这里面,别说尸体,连下辈子都没了。

  我一闭眼,就跳了下去。

  沈邈这么好的一个人,下辈子可别再遇见我啦。

  我真情实感的回忆被鸭子jīng冷漠地打断了。

  它眼中发she出一股诡异的绿色光芒,笼罩在我身上,长得能挂壶的嘴里还念念有词。

  “扫描完毕,当前人物定位:狗血重生文备用种子选手;当前人物状态:情感充沛,可立即进行创作。”

  日!

  它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鸭子jīng又说:“鉴于你的狗血程度较高,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后半句我听懂了。

  我想了想,觉得河底吃人魂魄的恶灵现在还没有出现,多半不靠谱,虽然这鸭子jīng看起来也半斤八两,但总归聊胜于无吧。

  我回答道:“不管用什么方法,沈邈可千万别再被柳cháo这个小贱人祸害了。”

  鸭子jīng挺起胸,点头答应。

  于是我差点被它发she的绿光照瞎眼,晕了过去。

  -----------------------

  脆皮鸭神:我眼里分明是爱的光芒鸭

  第2章

  我原以为我这么个人,转世是要投畜生道的。

  我也挺乐观地为自己规划好了未来。虽然我不敢再祸害沈邈,却不想往后几辈子都见不着他。最美好的情况,是我能做他骑的那匹马,背着他风风光光地踏过京洛铜驼路。

  更为重要的是,他若是嫌弃我这匹懒马走得慢了,或许会用修长有力的腿夹一夹我的腰。

  当年我丧心病狂地给国子监里一同读书的沈邈下了药,却没尝到这滋味,反而被艹了个半死。

  可惜老天不开眼,我作天作地毁了沈邈的一辈子,反而还投了个比上辈子更好的身世——当朝长公主夫妇家中年才得的小儿子,虞嘉言。

  长公主与她丈夫虞承业间的故事,我上辈子听过许多,他们和我那政治婚姻、表面夫妻的爹娘不一样,当真恩爱非常,膝下仅有一子虞嘉礼、一女虞嘉敏,却皆是人中龙凤。

  听闻长公主一心礼佛,我怀疑她给寺庙的香油钱都被老秃驴们分来私用了,否则怎么会这辈子多摊上我这么个讨债鬼。

  五岁以前,我都以为自己是进了新的轮回,有幸与这辈子的长公主一家人做了亲人。我当时还想,这一家真是幸福,连来世投胎都投到了一处。

  直到我五岁生辰宴上,大将军柳武携十岁的嫡长子柳cháo来祝贺,我看着那张陪伴了自己二十几年的面孔,拉了拉兄长虞嘉礼的衣服,问道:“阿兄,今年是什么年呀。”

  虞嘉礼蹲下来亲了我一口,回答道:“怎么了小郎,如今是天和二十二年。”

  我心里划过一道惊雷,嫌弃地推开这个团子控礼哥的脸,在侍女的惊呼中“哇——”的一声,哭着跑进了花园里。

  我茫然地蹲在花坛边,终于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并非入了新轮回,而是回到了十九年前。

  只不过,我不再是“我”。

  我立马想到了沈邈。

  鸭子jīng答应过,沈邈不会再被我祸害了,那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多了个虞嘉言,便少了个沈邈呢?

  他的这一世,又是在哪里生老,在哪里封妻荫子、十梳天年?

  这五年里头,长公主一家宠小儿子,我活得和个稚童了无差别。

  虽然沈邈在我心里,我却又不敢去想他。我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上辈子借着父亲的势狐假虎威,内里却是个自私又胆小的草包。一想起沈邈,往事便翻涌起来,那把人血肉都绞碎的悔恨与思念,痛得我不敢再想。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花日绯沐清雨青丘千夜一度君华柳满坡星际文

 1/5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