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污名[重生]_一从音【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污名[重生]_一从音【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18/一从音

  《污名[重生]》作者:一从音【完结+番外】

  文案:

  岁晏一生机关算尽,殚jīng竭虑多年,终为效忠的主上平反。

  不料到最后却被那人赐下一杯毒酒,落了个惨死荒园的下场。

  一朝大梦初醒,重回年少时,复仇nüè渣……

  啊?什么?不复仇不nüè渣啊?

  岁晏:我觉得混吃等死挺好的。

  !!!!避个雷:傻白甜文无逻辑。

  瞎扯淡设定,温润如玉太子攻X一心求死淡定病弱受,1V1,HE!HE!!HE!!!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岁晏,端明崇 ┃ 配角:君景行,端执肃,宋冼 ┃ 其它:

  作品简评:岁晏机关算尽多年,终为效忠的主上平反,不料最后却被那人一杯毒酒赐死,大梦初醒后,重回少年时,本想混吃等死,却yīn差阳错结识上一世早早夭亡的太子,一个心血来cháo改变了太子惨死的结局,顺道也间接改变了自己今生的命运轨迹。本文行文流畅,基调偏轻松诙谐,主角受重生后并不想打脸nüè渣,反套路的一心只想谈恋爱,最终把攻一步步套路进自己的魔爪,几位配角也塑造的很讨喜,一个接一个神助攻。剧情跌宕有笑有泪,攻受感情线水到渠成,漫天洒狗粮。

  第1章 楔子

  奉兴三十九年,帝崩。

  大雪覆城,举国悲恸。

  夜半时分,从宫门承安门南去,长长御廊上挂满随乱雪飞舞的丧幡,路边燃尽的灯火映衬下,恍如huáng泉路。

  再往西去穿过两条空无一人的长街,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黑灯瞎火的宅子,看那牌匾上,赫然是奉兴唯一一位异姓王的府邸——景王府。

  落满雪的青石板路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一个身着黑色朝服的人衣衫曳地,缓步踏雪而来。

  这么大的雪他也未撑伞,肩头已经落了一堆雪,手中捧着一个檀木小案,上面放了一杯盈满酒的玉樽,因太过严寒,边缘已经结了一层薄薄晶霜。

  已是夜半,府门大开,景王府外面看着威武庄严,但是走进去便能瞧到枯草满地,十分落魄,比那京城中声名远播的鬼宅好不了多少。

  天幕大雪纷纷落下,宋冼走过前庭,穿过一条抄手游廊,这才到了景王爷的住处。

  景王爷岁晏的院子里不大,不知多长时间无人打扰,满是枯草,只有长廊上放着几盏面捏的小花灯,当中放了灯油,正幽幽烧着。

  宋冼面无表情,手中酒樽半滴未洒出,步子稳稳地踏进去,刚刚走进院落,一旁的房门倏地开了。

  宋冼循声望去,岁晏正好从房中走出来。

  传闻中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岁晏饶是被幽禁一年,依然艳丽不可方物。

  他一身绣着海棠花的紫袍曳地,华美极了,眉目如画地站在长廊之下,jīng美得如同一幅画卷。

  两人已经十年未见,而岁晏恍惚依然是那少年模样,穆如清风,衣带翩然。

  岁晏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好像没看到其他人,自顾自地磨蹭到长廊旁的长椅上,懒洋洋地斜躺在上面,眸光潋滟看着脚边一个小花灯,看起来心情甚好。

  宋冼走上前,将手中檀木小案放在一旁的石桌上,淡淡道:“忘归,许久不见了。”

  岁晏似乎愣了一下,眯着眼睛瞧着面前的人,末了笑了笑,道:“许久不见了,你是哪位来着?”

  宋冼:“……”

  “宋冼,从前和王爷在宫中一起是三皇子侍读,”宋冼淡淡道,“王爷还真是好大的忘性,不过也是,我和殿下被发配苍临寺七年时间,在朝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景王爷自然是不会记挂吾等小人物的。”

  宋冼?

  岁晏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想起来这人是谁,但是听着他说话字句间都透露出一股子怨怼来,景王爷连忙道:“哦哦哦,记得记得,宋冼嘛,记着呢。宋大人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

  宋冼没有拆穿他,眸子冷淡地扫了一眼他脚边的花灯和大红大紫的衣摆,不赞同道:“现在是国丧,你这般招摇,怕是不妥。”

  国丧期间,无论文武官员还是百姓走卒,二十七日内定要服素缟,禁一切作乐寻欢。

  岁晏奇道:“今儿不是花灯节吗,哪里不妥?哦对,国丧,皇帝驾崩了?”

  宋冼眉头皱紧。

  “我在这鬼地方待了一年多了,除了每日送饭的管家,根本见不着人影,这等大事竟然也没人告知我一声。”岁晏站起身,随手将身上的紫袍解开脱下,露出里面一件单薄的素衫。

  细瞧之下,竟然是一件jīng致的孝服。

  宋冼眉头一皱:“你早知道皇帝会驾崩?”

  这么大的雪,岁晏穿着单衣很快便被冻得瑟瑟发抖,他却笑了:“那倒不是,我只是时时刻刻盼着他死而已,这么多年了,这身孝服终于派上用场——所以说宋大人,您这么晚来我这里到底有何贵gān,来传新皇旨意吗?”

  宋冼有些诧异:“你为何知晓?”

  岁晏任由雪落在身上,淡淡道:“这有什么难猜的,而且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那酒樽中,盛得便是‘污名’吧?”

  “污名”是宫中秘药,往往都是赐予给皇室蒙羞或大jian大恶之人的毒药,酒下肚,留给王室的污名也消泯于世,见血封喉,绝活不过一个时辰。

  宋冼深吸一口气道:“先帝临终遗言,便是让殿下赐王爷一杯酒。”

  在王室中,赐酒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岁晏眸子动了动。

  他瞥着那盏jīng致的酒盏,心道:“我为端执肃辛苦筹谋这么多年,最后竟然死在了他手里?这也太操蛋了。”

  岁晏这些年明里暗里为端执肃平反做了不少事,但是却根本无人知晓,朝堂上下,就连老皇帝也始终以为他是为了自己才会这般机关算尽。

  “不行,”岁晏心想,“我做了这么多,不能藏着掖着,那我死了都不能瞑目啊。”

  岁晏就抱着“死也不能让所有人安生”的打算,眸子弯了起来,他一侧身,青丝如瀑披肩而落,唇角含笑,轻声道:“宋大人啊,你想知道为什么先帝就算死了,也这般忌惮我吗?”

  宋冼眼中划过一丝厌恶,显然是对岁晏的遭人恨之处熟读并背诵了的,张口便是:“你明里不问朝事奢侈骄纵,但是暗地里却笼络朝廷官员结党营私,在朝三年里,若有贤良忠臣和你政见相左,往往逃不过身死的惨状,而那每日参你的折子几乎堆成山,可见民愤众怨。”

  岁晏眸子弯弯,怎么看怎么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富家少爷,若是让外人来看,丝毫瞧不出他是gān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的人。

  这人相貌生的真好,但是心却也是真狠。

  岁晏笑了:“连你这等刚回京的人都能看穿的事情,皇帝定然也是知晓的,但是你可知道,为什么我做了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却只是将我幽禁起来吗?”

  宋冼不说话。

  岁晏也不觉得自己在唱独角戏,自顾自道:“他不杀我也不放我,怕我又疼我,却在临死之前让端执肃赐我一杯污名,难道是想让我给他殉葬吗?”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superpanda泡泡雪儿三两二钱蒋胜男耳东兔子泥蛋黄

 1/21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