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重生]雍高帝纪_我勒个深深去【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雍高帝纪_我勒个深深去【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07/我勒个深深去

  《[重生]雍高帝纪》作者:我勒个深深去【CP完结】

  简介

  重生王上攻x威严隐忍丞相受,年下

  刘符一生,纵横中原,无往不利,大业欲成之时,突然,bia——他的丞相死了

  刘符:Σ(っ °Д °;)っ

  于是本文又名《重生之丞相不要死》

  重生(日天日地)王上攻x威严隐忍丞相受,年下

  丞相病弱警告

  架空历史,HE

  第1章

  正是秋分时节,天高云远,草huáng马肥。渭水之南,两列赤旗猎猎而响,旗下卫士执戟而立,两千人围出一处猎场,其间马蹄惊飞,走shòu嘶鸣,又有八百骑兵排开阵型,往来突奔,困虎逐鹿,正是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为首一人策马前驱,足登绣金革靴,腰束衮龙皮甲,白马红缨摇动,长鬃飞扬。只见这人背手抽出一只箭簇,拈弓搭箭,伏在马颈上张圆长弓,瞄准片刻,“嗖”的一声she出箭,随即也不上前,而是驻马观望。身后众人也纷纷勒马,视线随着那支箭齐齐转了过去,只是这箭去得甚远,一时难以看清,过不多时,就见一名近侍抱着只狍子跑了回来,狍子脖颈上插着支金羽箭,边跑边喊道:“是陛下she中啦!”

  话音刚落,众人高声喝彩,一人打马上前,笑道:“陛下久不在军旅,没想到箭法犹不输往昔,当真神力也!”

  刘符哈哈一笑,指着那人道:“好你个周发,话里话外的,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这是又来拐着弯地劝我南下平梁了啊!”

  “南梁已是qiáng弩之末,臣愿做先锋大将,擒梁帝献于殿陛之下!”

  “此事不是议过几次了吗,丞相主张暂缓攻梁,好了,今日群臣围猎,攻梁之事还是日后再说吧。”刘符垂下眼,将狍子尸身上的金羽箭抽出,举起看了看,将箭头指向空中飞过的大雁,复又笑道:“我she只狍子也没甚稀罕,曾有一次,皇弟只用一只箭,便she落两只大雁,只可惜今日皇弟不在,不然倒可让他一展身手,叫众卿开开眼界。”

  话音刚落,自南方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一骑绝尘而来。刘符极目远眺,认出来人正是自己小弟刘景,又惊又喜,将箭筒扔给随从,打马去迎,口中道:“当真说曹操曹操到。丞相久病在chuáng,正好叫皇弟把这只狍子带回去给他补补。”

  待离得近了,刘符方才看清来的这少年面色苍白,神色萎顿,头发甚至还落下来一缕,竟是连皇家仪容都顾不上了,见来人如此面色,刘符脸上的笑渐渐收了。他停下马,等着对方来到自己面前,只觉一颗心直线沉了下去。

  皇弟刘景滚落下马,半跪在地上,握着刘符的马辔仰头哭道:“皇兄!丞相他…他…不好了!”

  刘符面色一沉,看着刘景,过了半晌才动了动嘴唇,不相信地问道:“你说谁?谁不好了?”

  刘景见皇兄如此,忍不住恸哭出声,哽咽道:“丞相方才将臣弟叫入府中,说有一表让臣弟即刻递jiāo,臣弟看他那身子,眼看就要不行了。”言罢,从怀中贴身摸出一本折子,递给刘符。

  他兀自举了半晌后,刘符方才接过,接过后只是拿着手里呆呆地看着,并不打开。刘景又道:“丞相方才jiāo待臣弟的时候,说一句话就要吐一口血,现在恐怕…皇兄……赶紧去看看吧!”说话间,鬓角汗水从脸上滚落,落在青huáng杂驳的草地上。刘符看着手里的折子,喃喃道:“自然要去,要去……”他顿了顿,吩咐道:“去,给我找一辆马车来。”他乍一听丞相病危的消息,眼前登时一暗,手脚一瞬间便凉了,浑身僵住了似的,竟是动也动不了一下,心里恨不得现在就飞马入城,但是手足全都不听使唤。过不多时,随侍的宫人赶来了马车,刘符被刘景扶着下了马,自己颤巍巍地爬上了马车。

  刘符坐在马车里,刚才的意气风发早已不见了踪影,浑身的骨头仿佛要被马车给颠簸地散了架,他愣愣地看着脚下铺着的shòu皮,脑中一片空白,手里的奏折仿佛结了冰、烧着火,皮肤相贴处的刺痛从手指尖直扎进心窝里去。他死死咬着牙,到底还是没有打开这个奏折。

  他知道,手里的这个折子,恐怕是遗表了。

  终于到了丞相府,刘符此时已略微平复下来,他掀开帘子跳下马车,刘景要来扶,被他摆手挥开,随即大步迈进了丞相府。

  刚一进门,院子中的哀哀哭声便传入了刘符耳中,刘符心中猛地一沉,脚下猛地顿住,几乎不能再往里走入半分,到底还是忍住了,见府中众人来跪自己,挥手让他们起来,随即自己去了丞相内室。他对丞相府的布置,比对自己宫中的御花园还要熟悉,就连丞相平日居住的内室,他走起来也是轻车熟路。这是他当初攻入长安后亲手拨的宅子,选的是城中最大的一处,此时刘符却只恨院子太宽,回廊太长,让他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丞相府管事听到通报,早早来迎,刘符见他脸上垂泪,更加难忍悲痛,边走边沉声喝到:“我差人问过几次了?几次!你们次次都说丞相病体好转,啊?是不是!”

  老管事闻言哽咽更甚,“陛下,便是再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不敢欺君啊!是大人他……他说别惹您烦忧,不叫我们告诉您啊……”

  刘符一只手正搁在门上,闻言扭头狠狠瞪了管事一眼,双目赤红,惊得管事猛地跪在了地上。刘符到底还是一言未发,猛地推开了门。

  夕阳从他背后涌进去,拉长了深色的影子,正落在靠内的chuáng榻上。待看清chuáng上这人的脸,刘符愣了一愣,随即再忍不住,两行眼泪猛地滚了下来。他踉跄着几步扑倒在chuáng榻边上,看到不过旬日不见的这人,见他面色苍白如纸,两颊瘦削,眼窝深陷,只留颧骨高高凸起,眉头仍是皱着,仿佛十分忧虑,不过四十有三的年纪,两鬓却已星星如雪。

  “景桓,景桓,我来看你了。”刘符轻轻道,却半天等不到反应,去碰他的手,已经凉了,刘符好像这才相信他的丞相已经死了似的,忍不住喉头一哽,伏尸恸哭道:“景桓!景桓!何以一病至此,弃我而去!”

  刘符痛哭良久,数次几欲气绝,半晌方息,被刘景与管事服侍着坐在了一旁的矮榻上,红着眼睛道:“丞相前几日还好好的,如何突然便薨了?”他一开口,才发现哭破了嗓子,声音哑得如同破钵一般。

  管事哪敢隐瞒,一五一十道:“大人自七日前便实已不能饮食,每日勉qiáng能进些汤药,大多仍要呕出。前两日刚刚有些好转,便说政事堆积太多,叫下人扶到案前,一夜才歇两个时辰。到昨日呕了血,府中下人尽劝大人歇息,大人却推说身体不碍事。今晨病势突转沉重,呕血不止,差人入宫去请陛下,却不知陛下今日去渭南围猎,大人在卧榻上写好遗表,托齐王殿下去送,又在榻上撑了半个时辰气息不绝,但到底没等到陛下,在陛下龙驭驾临前半炷香的时候薨了。”

  刘符闻言,心中悲不自胜,又欲落泪,qiáng自忍住,又问刘景道:“景儿,景桓临终前可有何遗言?”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明月珰梦溪石西西特决绝晓渠晴空蓝兮

 1/21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