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重生小夫郎种田记_给爷喵一个【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_给爷喵一个【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27/给爷喵一个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作者:给爷喵一个【完结+番外】

  文案:

  作为私生子的美发师洛望舒因遗产被同父异母的兄弟制造的车祸带着空间被炸到了古代,收获自带各种技能的傻君一枚,没事种种田养养草nüènüè渣什么的。然而,突然有一天,他怀孕了……what?!洛望舒睁着一双金灿灿的大眼睛盯着日渐长大的肚子:这不科学!

  标签:重生 种田文 生子

  ===============

  第一章 重生被坑

  大元帝国,占地广阔,物资丰富,人民多qiáng壮好战,然而在袁绍手里,君主集权过于严重,加重人民的赋税,剥削附属国,炼制丹药……最终一步步走向衰败。

  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宣告了袁绍统治的结束,太子袁陌天登基后以雷霆之势诛杀炼丹术士,减轻赋税,对商人也放宽了要求,全国人民一片欢呼,作为附属国的明月国在其登基后五年送上了本国的特色“礼品”——会生孩子的男人,以求庇护。

  华丽的马车叮铃铃在官道不疾不徐的行驶,车中的男子眼神空dòng,对于男子来说有些太过秀丽的容颜异常清冷,艳红的衣袍反而衬得他的脸更加苍白。

  “咴——”骏马一声嘶鸣,不一会,外边传来打斗声,明晃晃的大刀挑开珍珠帘子,男子只是微微抬眼,jīng致如同木偶的脸上浮现释然的笑意,任凭大刀刺透胸口,温热的鲜血给火红的嫁衣添上一抹深色。

  骏马受惊的乱跑,黑衣人跳下马车,目送马车慌乱的跳下悬崖……

  当洛望舒从冗长的黑暗中挣扎出来的时候,所有的疼痛似乎都不存在,淡金色的眼瞳怔愣的凝视着天边的那一抹月色,四周寂静的可怕,他的内心却是莫名平静了下来,闭了闭眼,感受生的喜悦。

  鹧鸪声忽远忽近,脑海中时不时的闪现那场可怕的人为车祸,苍白的唇勾起一抹凄冷的笑。他的存在还真是碍了许多人的路。

  啊,可惜了,天不亡他。

  洛望舒感觉身体有些僵硬,甚至无法支配自己去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洛望舒不由得微微蹙眉,好像听他使唤的只有面部……

  没有知觉,无法动作,洛望舒静静地凝望天边的弯月,或许是他的母亲保佑他渡过了这场劫难,那些人应该认为他已经死了吧?

  重新合上双眼,洛望舒想,这可能是他睡得最安心的夜晚。

  暖烘烘的阳光落下,洛望舒抬手揉了揉双眼,树叶投下绿影,清风chuī拂,而四周的荒无人烟提醒着他昨晚因车祸坠崖的事实。

  勉qiáng支撑着身体坐起,洛望舒忽的顿住,他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能动感到惊讶,而是身上莫名出现的艳红色古代嫁衣。

  洛望舒有些慌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性别没错……再看向右手上的红痣,也没错。

  定了定神后,洛望舒集中jīng神,再抬眼时,出现了他熟悉的五亩地。

  空间竟然还在……明明昨晚都进不去。

  甩甩头,洛望舒艰难的爬到小河边,里面的人,五官是他,可那一头及腰长发、拙劣的化妆技术以及艳丽的嫁衣是怎么回事?

  呆看了许久,洛望舒记起小说中的重生和穿越,他不知道自己是哪种,总之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现在的身体或许是他的前世,也可能是另一个时空的自己。

  他该庆幸自己在有了一个空间后恶补了许多小说吗?就是不知道这里是真实的历史,还是架空。

  作为一个理科生,他比较希望是架空。

  掬了一把河水洗去脸上劣质的白粉,从地里挖了几株草药,不管是啥,直接嚼碎咽下,身体的疼痛缓解了许多。

  嫁衣肯定是不能穿出去,空间里也没有长袍之类的,若是剥去嫁衣只剩个里衣,他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在以礼为重的古代怕是会被人拉去浸猪笼什么的。

  思来想去,洛望舒决定穿衬衫和长裤,就说是其它国家逃难来的。

  褪去嫁衣洛望舒才发现自己的胸口有一个刚刚长好的窟窿,目测是被刀刺穿的,那个位置好像是心脏……

  淡金色的眼眸沉了沉,借尸还魂?

  山绵延起伏,不似现代那样高楼林立,未被污染的空气让人通体舒畅。

  洛望舒拄着木棍在小路走着,这小路的草不多,可见经常被人踩踏,在这里应该会遇到人吧?

  不知走了多久,太阳渐渐升起,曲调古怪的山歌断断续续传来,洛望舒略激动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加快了速度。

  “嘿——老伯,等一下!”

  背着一大摞木柴的老人听到声音后转身,眯着眼看一瘸一拐走来的洛望舒。

  “老伯,请问这是哪里?您能带我下山吗?”洛望舒喘着气问。

  老人睁大眼凑近打量了他一番,在看见洛望舒的眼睛后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恐慌的后退几步,连忙摆着手走了。

  洛望舒自然是跟了过去,边走边喊:“老伯,您能不能等一下?”

  腿脚不便的洛望舒最后还是把人给跟丢了,将木棍往旁边一丢,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从空间里引了水喝,心里有些郁闷。

  不知等了多久,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洛望舒蓦地转过头,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中年男人。男人惊吓的后退了一步,眼底挣扎了一番还是对洛望舒笑了笑,说:“娃子,你一个人在这弄啥呢?”

  语调有些奇怪,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洛望舒这才不得不正视自己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怎么通的古代,用普通话一字一句的问:“你能带走下山吗?”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过了一会后对洛望舒招了招手,“去俺家坐坐吧。”

  洛望舒没听懂,见他没有恶意,便起身跟在他身旁,一路上男人都刻意和洛望舒保持一定的距离。洛望舒还以为这是这里的民风,也就没多想,后来才知道这男人是把他当成女人一样看待。

  日头西斜,洛望舒跟着男人到了山脚的茅草屋前,只见男人吆喝了一声,三个孩子从屋里蹦跳着出来了,看见洛望舒后又纷纷止步不前。

  男人和孩子们语速很快的说了些什么,最大的一个孩子跑回去喊着:“阿娘——”

  洛望舒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知道是哪。

  一个和汉子差不多粗壮的妇人拿着麻绳出来了,洛望舒这时候再不明白就真是蠢到了家,反she性的就跑,腿不给力就只能撑着木棍。“救命啊——”

  妇人两步并做一步,不一会就追上了洛望舒,把人死死压在地上。

  洛望舒的挣扎在妇人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他的呼喊也没有引来救兵,其他人看见后也只是看一眼,然后羡慕的对妇人说了什么话就走了。

  最后洛望舒被绑着丢进了柴房里,一颗心就像跌进了冰窖,他不就是穿得奇怪了点,至于绑起来吗?

  突然记起历史老师说过的“两脚羊”,粮食不够的古代会食用“两脚羊”,也就是……人肉!

  冷汗顺着额角滴下,现在jīng神疲惫的他根本进不去空间,双手被jiāo叉绑了起来动弹不得,这麻绳该死的结实!

  镇定……一定要镇定……

  洛望舒深呼吸过后,勉qiáng压下了心底的惊慌。其实也怪他,其他人都那么丑,就他细皮嫩肉的,不抓他抓谁?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青色羽翼古代言情人生若初古言临渊鱼儿醉饮长歌

 1/35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