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所有人都看了剧本,除了我[穿书]_孤注一掷【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看了剧本,除了我[穿书]_孤注一掷【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04/孤注一掷

  《所有人都看了剧本,除了我[穿书]》作者:孤注一掷【完结】

  文案:默认晏无咎就是姬总。不看快穿小世界,也不影响入坑哒~

  身患隐疾·热衷立西门庆人设·矜傲清狂·美人受XXX重生·假禁欲·真恶犬·走火入魔·妖僧攻。

  重生,就能为所欲为吗?不好意思,不能。

  就像妖僧焚莲喜欢晏无咎,喜欢得不得了。

  还不是,他拉晏无咎夜下赏月,晏无咎觉得他在让自己对月罚站。

  晏无咎讨厌死这个欺压自己的冷漠和尚了,内心的小本本疯狂记仇!

  忽然有一天,天道好轮回,妖僧走火入魔变圣僧,不认人了。

  晏无咎恶向胆边生,洗脑诱骗三连击:“大师,你爱我,为我入魔,不求成佛。”

  圣僧皮(妖僧芯)焚莲:阿弥陀佛,无咎说什么,小僧都信。

  为你入魔,为你成佛。

  晏无咎的命运发生改变后,前世那些故人陆陆续续都收到了原本正确的剧本。

  于是,清冷贵公子顾月息想起来——他爱上了本该讨厌的晏无咎,却不敢承认,求而不得,堕落黑化。

  顾月息:……?!

  孤冷剑痴的风剑破想起来——他忍无可忍,公报私仇对晏无咎不可描述。

  风剑破:……?!

  幕后黑手,最爱玩弄人心的诸葛霄也想起来——他不但策划一切推波助澜,在变态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后还独占欲发作捅死了晏无咎。

  但现在,他是晏无咎身边唯一挚友。诸葛霄笑了。

  所有好人都在觊觎那个清狂放肆的恶人晏无咎,求而不得,不惜入魔,不惜自毁。

  只有妖僧焚莲,想为晏无咎成佛。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焚莲才是晏无咎前世剧本里,最凶的那只拦路恶犬。

  受穿书,攻重生。

  苏慡狗血。万人迷受。

  前世全员求而不得、单箭头,今生1V1。

  从pào灰恶霸到一代权臣。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穿书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清都(字,无咎) ┃ 配角:下一本:储爱槽灌溉计划[无限]~求一波预收呀 ┃ 其它:我西门庆人设不能崩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新故事开始啦,前两本写了魔王,写了仙人,这本写七情六欲的凡人。

  六根不净,五蕴不空,沉迷色相红尘,不问是劫是缘。

  不求超脱。

  无咎是个让人牙痒痒的小坏蛋,有点欠nüè,但是他很可爱哒。

  事情是从二十岁冠礼那天开始不对劲的。

  但当时晏无咎没有意识到。

  就算是后来回忆起来,那天的一切看上去也都很正常。

  比如,他照例没有听他那位县令老爹的话,乖乖待在家里宴客。而是和往常一样,跟着那些和他一样的纨绔衙内狐朋狗友去花楼喝酒。

  那天去的花楼也跟往常去的一样,只不过花魁又换了人做,换得是个艳光四she的异域美人。

  人人都知道晏无咎只喜欢清冷话少,对他不屑一顾的高岭之花。所以那天晏无咎和往常绝大多数时候一样,冷着生人勿进的拉仇恨的脸,独自百无聊赖喝了一壶酒就回了家,并没有多看那位花魁美人一眼。

  回到家门口,看到高朋满座进进出出热闹得紧,晏无咎才后知后觉想起他那天加冠。

  晏县令满世界找不到人,急得团团转,但向来溺爱这个老来子,见他回来便觉一切都好,舍不得指责一句。

  倒是晏夫人是个严母,狠狠剜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但她也是纸老虎罢了,不会真的舍得动晏无咎一指头。

  毕竟,晏无咎别的优点没有,唯独生了张金玉其外蒙骗世人的脸。

  虽然这张脸平时眼睛长在天上,看谁都像是欠了他钱不还,嘲讽无视不顺眼,嚣张跋扈得紧。然而只要他愿意,露出哄人的温柔蜜甜的笑容,便足以让人瞬间原谅他所有的恶劣,只想宠爱他纵容他,满足他一切的无理要求。

  要不然,晏无咎也不会养成这幅德行,二十年了还没有因为这臭脾气出门被人打死。

  其实,也不止二十年,在投胎成晏县令的儿子之前,晏无咎生在现代,就是个二世祖。那时候的二十多年里,他也是这样,仗着这张脸我行我素恃美行凶,谁都不放在眼里,更遑论是入他的心。

  可能是芳心纵火太多,管烧不管灭,因此遭了报应,年纪轻轻的,因为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偏要洗澡,晏无咎意外猝死了。

  晏县令命中并无一儿半女,夫妻俩本来都放弃了,打算等将来告老还乡了,抱养个侄子外甥女什么的,颐养天年。

  然而,或许是因为晏无咎的意外bào毙,晏夫人三十五岁的时候居然意外怀上了,生下这么个混世小霸王。

  即便是小霸王,全家也宠爱得和眼珠子似得,要星星绝不给月亮。

  晏无咎上一世就叫晏无咎,这一世晏县令给他取的大名叫晏清都,无咎是他的字。

  一般二十加冠才取字,但也有从小取的。晏无咎我行我素惯了,旁人也只得由着他。

  除了长辈,外面的人自然不会失礼到直呼其名,就都只叫他晏无咎。

  从婴孩长到二十岁,晏无咎也习惯了自己变成了个古人。

  直到加冠那一天。

  晏无咎赶在重要时刻回来了,所以加冠礼是按照预期顺利进行的,因此后续也很正常。

  晏无咎完美的伪装了半天的芝兰玉树,笑容得体,矜贵高雅,脸不红心不跳,收下漫天乱飘的溢美之词。到傍晚掌灯时候,晏无咎送走最后一位宾客,那张俊美矜持的贵公子脸才瞬间垮塌。

  抿着嘴,冷冰冰地臭着一张骄纵不耐的脸,晏无咎耍着脾气扯掉规规矩矩的玉饰发簪,脱掉华美jīng致的外袍——这是晏夫人特意提前半年制定的礼服,衬得他肩宽腰窄背挺,身姿修长。

  披散了三千鸦羽青丝,只穿着宽松舒服的长袍,脚着木屐。尽管臭着张坏脾气的脸,也还是瞬间完成了从芝兰玉树的清贵公子,到风流放dàng的西门大官人的转变。

  气得晏县令这张老脸都一抽一抽的,原地转圈圈跺脚,却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唯有一院子的丫鬟小厮红着脸低下头,捂着蹦蹦乱跳的心,一再忍不住偷偷拿余光去瞄他。

  晏夫人翻着白眼,却又不能真的生他的气,半真半假捏捏他的脸,刀子嘴豆腐心,骂骂咧咧的让他赶紧滚蛋回去房间洗洗睡,别着了凉。

  晏无咎瞬间绽放笑颜,色如chūn花,也不在意晏夫人的冷脸,撒娇似得贴着母亲的额头蹭蹭她,就转身没心没肺地回房间了。

  留下背后晏县令低声埋怨她宠坏孩子,明明说好了这次要好好义正言辞训斥一通的。

  晏夫人刚被儿子撒了娇,嘴角都是翘着,闻言眼尾一挑,横他一脸白眼:“这么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训?再说我的宝贝儿这么乖,哪里需要训斥了?”

  五十步笑百步的晏县令敢怒不敢言,恨铁不成钢:“慈母多败儿,慈母多败儿。”

  晏夫人轻轻踢他一脚,哼了声:“你说你长得这么丑,怎么生得儿子就这么俊呢?”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彻夜流香古代言情空间文星际文腹黑文南枝

 1/21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