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小将军是我心尖宠[重生]_不辞归【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小将军是我心尖宠[重生]_不辞归【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15/不辞归

  《小将军是我心尖宠[重生]》作者:不辞归【完结+番外】

  文案:他又刚又软又害臊。

  宋小将军俊逸出尘,武艺高qiáng,骁勇善战。

  齐瑄:嗯,我的!

  上辈子,还是宣王的齐瑄“不小心”把大名鼎鼎的宋小将军给睡了。

  宋小将军不要补偿,不拿他出气,连他的喜欢都不要。

  可齐瑄还是把整颗心、整个人都赔给了他。

  却没想到,用情再深,也逃不过命运弄人。

  接到宋淮战死的军报,齐瑄才猛然发觉,他坐拥这万里江山,可放在心尖上的那人,竟成了一具枯骨。

  一朝重生,回到当初那个“不小心”的时候,紧紧抱住这个人,死也要保护好他!

  此生与卿,红尘共渡,huáng泉同赴。

  不折手段黑心流氓攻x武艺高qiáng隐忍害羞受

  前世心头血,今生心尖宠

  注意:1、主攻,攻重生,受视角也有(攻为主视角,但非攻控文,有偏好者慎入:)2、前世微nüè,重生后会甜,高糖保证!3、架空,架到外太空!没什么权谋戏,就小打小闹小甜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瑄、宋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驾崩

  冬夜,朔风凛冽。

  大宁朝第四任君主齐瑄的寝宫承明殿,香炉里燃着活血利气的龙涎香,却被一股浓重的药味掩盖。

  “咳咳……”龙chuáng上传来咳嗽声,听音色分明还是壮年,却气若游丝,虚浮缥缈。

  太监总管长康听见动静,跪俯到脚踏边,看着年仅三十二岁就病入膏肓、面无血色的宣启帝,颤着声唤道:“陛下,您醒了?”

  守在寝殿内的太医立刻上前给宣启帝把脉,片刻后,对长康微微摇了摇头。长康咬牙,忍住眼中的泪。

  “阿珩……阿瑶……”齐瑄张了张唇,吃力地喊出这两个名字。

  长康朝身后挥了挥手,小太监便去传旨了。

  宫女把药端了上来,齐瑄本是不打算喝的,这副残躯早已药石无灵,却又怕自己突然咽气,不能把未尽之事jiāo待清楚,还是让长康一勺一勺喂着,qiáng咽了下去。

  大抵人死之前都会追忆平生,想起一些念念不忘、耿耿于怀的人或事,齐瑄方才做了一个梦,梦里全是宋淮。

  梦见宋淮说他们不能在一块,梦见宋淮始终皱着的眉,梦见宋淮为他落泪,因他受伤……

  梦见那传信兵说:“宋、宋小将军……舍身殉国!”

  所有与宋淮有关的记忆,齐瑄在失去宋淮的这十年里饮鸩止渴般地一遍遍回味,嚼烂了咽下,融进了骨血,随他生,随他死。

  齐瑄记得,自己当时颤着手打开宋淮的父亲定北侯宋骁亲笔所书的军报,上头“宋淮”二字刚劲坚毅,“殉国”二字却脱了形,笔划扭曲,连笔锋都收不住……

  阿淮死了。

  齐瑄只觉心脏一紧,一口腥甜涌到了喉间,耳畔一阵轰鸣,眼前的一切突然扭曲,变得光怪陆离,什么也看不清。

  齐瑄不听、不看、不信,自欺欺人,直至灵车将宋淮的棺椁运回京,碾碎了他最后一丝侥幸与期盼。

  定北侯府的灵堂,齐瑄抚着宋淮的棺,想着,若是将它凿穿,是不是就能重新见到那个人鲜活的眉眼?

  “开棺!”齐瑄咬着牙道。

  “使不得陛下!”长康劝他。

  “朕说,开棺!”

  九五至尊字字铿锵,可这话一出口,为何满心悲凉?

  朕?

  朕坐拥这万里江山啊!可放在心尖上的人,怎就只剩一副骸骨了呢?

  “陛下!”原本健硕刚qiáng的定北侯宋骁,此刻形销骨立,形容枯槁,挡在齐瑄面前,哑着嗓子道:“请莫扰我儿清净。”

  齐瑄抬头看向他,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宋淮,宋淮的相貌与定北侯有七分相似,剩余三分遗传自侯夫人柳眉山。

  可偏偏这三分尽在眉眼,让宋淮和定北侯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定北侯面容刚毅,高大健硕,神色冷峻,威严慑人。而宋淮眉眼多了一丝秀气,清冷俊秀,更像一个书生,而不是靠着一杆长.枪以一当十的昭勇将军。

  此刻,齐瑄从这双和宋淮截然不同的眼睛里,看到了憎恶与怜悯。

  定北侯不同意他与宋淮在一块,曾讽刺他:“王爷,请自重,莫纠缠我儿。”

  可他怎么能放手呢?他宁愿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也从未想过放弃宋淮。自他抓住了宋淮的手,就没想过要放开。

  可命运终究愚弄了他们,侯夫人的死横亘于二人之间,让他与宋淮,再无可能。

  那一别,竟成了永别。

  齐瑄偏过头,不敢直视定北侯的眼睛,哀求道:“让我……看看他。”

  一国之君先服软,宋骁虽心有怨言,还是侧身让开,心中叹道,那浑小子……想必也想见他吧……

  齐瑄如愿看到了宋淮最后一眼。

  哪怕是冬天,骸骨从北疆运回来,也开始腐烂了。

  齐瑄却仿佛看不见那腐烂的创口和可怖的尸斑,闻不见那腐臭,站在棺前,将宋淮的眉眼细细描摹。

  阿淮脸色青白,左颊有一道很深的刀痕,即便已经被缝合,依旧狰狞可怖,脸上、手背还有许多细小的划痕、擦伤。

  阿淮肤色很白,尤其是那双常年不见光的脚,齐瑄曾打趣他,若不是个高脚大,腿上肌肉紧实,那双腿脚真像个女子。

  因为太白了不像个武将,容易被军营里的同僚笑话,阿淮自个练武的时候,都爱打着赤膊,把脸和上半身晒黑些。可只要一不晒,很快又白了。

  北疆冬日苦寒,yīn晦多雪,没几日晴天,宋淮的脸又白得不像话了。

  会被人笑话的,阿淮,起来罢,我陪你去晒太阳可好?齐瑄手扶着棺木,心中哀求,可向来有求必应的那人,再也不会回应他。

  宋淮不爱笑,因为定北侯宋骁曾责他性子太过温和绵软,若是再嬉皮笑脸,如何服众?如何接过宋家世代护卫北疆的重任?

  宋淮对父亲宋骁又敬又怕,追随着父亲的脚步,保家卫国,战功赫赫。世人道“虎父无犬子”,不喊他官职,也不叫他世子,就爱喊他宋小将军。

  齐瑄知道,当被称赞“有乃父之风”的时候,阿淮心中是得意的。

  因为不爱笑,宋淮看着孤傲冷清,难以接近。但又不同于定北侯身上那种令寻常人害怕的肃杀之气,宋淮身上,透着一种君子如兰的孤傲高洁。

  可当长.枪在手,弓箭在侧,他又是那般英姿勃发,锐不可当。

  宋淮其实对齐瑄笑过,在齐瑄送他生辰礼物的时候,他抿唇笑了。那个笑容很淡,但齐瑄却记得很清楚。

  后来,齐瑄总是不遗余力地想逗宋淮笑,可寻常顽笑的招数并不好使。再后来,路越来越难走,那浅浅的笑容再也没有在宋淮脸上出现过。

  他还总爱皱着眉,好似比齐瑄这个为应付朝堂诡谲而绷紧心神的人还要忧心忡忡。

  齐瑄一直不明白宋淮在忧虑什么,也不明白,他为何总说,他们不该在一块,不能在一块。

  皇位继承?他可以不要!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年下攻红娘子priest一世风流无限流综英美

 1/10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