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我爸爸的副官好像是穿越者_绿锁【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我爸爸的副官好像是穿越者_绿锁【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15/绿锁

  《我爸爸的副官好像是穿越者》作者:绿锁【完结】

  文案:

  民国初年,少帅百般无聊的二世祖生活,突然被他爸的新副官打乱。新来的副官相貌英俊、能力非凡,而且好像随时都爱盯着少帅看。觉得副官对自己好像很有图谋的少帅,终于发现副官对自己就是很有图谋……而且,这个副官居然是穿越来的?穿越来的副官,和本地原装的少帅,开始有了一些不可说的秘密。

  第一部

  第1章 我爸在路上捡了个新副官

  一、

  这个事情不知道要怎么讲,反正我一直觉得我爸那个姓张的副官有问题。

  很严重的问题。

  这个人啊,来路不正。

  我爸是谁?

  奉新人曹钰是也,屯兵九里山,人称曹大帅。在下空无一衔,在军中除了我爸我就是天。暂时,目前,任职——我爸的鹅子。

  通常大家叫我少帅、曹少帅。

  少帅者,比大帅当然要少帅一点。但是总的来说,也比较帅,所以我的大名曹士越,平时就很少人叫。

  一般只有京津沪浙的杂志啦新闻小报啦,还会,偶尔,全须全尾地写上一遍。

  那种好话很少,一般都是标题党。譬如我爸命我去越王山给我妈上个坟,隔壁南昌的报纸直接刊大标题道:《曹士越去越王山扫他妈的墓》……

  我觉得这不行。

  隔天,我就拿了这张报纸给我爸看,说:咱把报馆老板抓来,捏个名头崩了吧?

  我爸一烟杆子抽过来冲着我就吼:老家人你也崩,还有没有王法了,滚!

  记得当天晚上,他出去吃酒,回来时,就把姓张的带了回来。

  二、

  姓张的名叫张文笙。

  目前在当我爸的副官,是老头子跟前的红人儿。

  这人的年纪……可能是二十多,皱起眉头来能有三十岁。

  这是活该,爱板着脸的人普遍面相显老。

  这个人,非常的面目可憎——因为打从头一个照面起,他就少有冲着我笑一笑的时候。

  此人突然登场的那天晚上,我爸又收了地方绅士的帖子,去人家家里吃酒听戏。

  走之前特地嘱咐我:近来形势紧人心叵测,天黑了你小子可不要随便出去làng,最好在家抄经养心。

  我觉得这就很没有道理了。老头你要出去听戏,竟然好意思叫鹅子我呆在家抄经。

  他前脚刚走,我后脚就扔了笔,招呼护卫保镖们陪我出去làng。

  没人敢动,回我话说,我爸爸特别叮嘱过,谁敢撺掇我出门,军法严处。

  很霸道了,大帅既然发了话,我这个少帅说的话就不顶用了。

  我说不能吧,总不能真让我在家里抄一晚上经吧?我不能去听戏,还不能雇人回来给我唱吗?

  我又让他们替我找几个像样的回来唱戏。

  结果一个个还是面有难色:像样的都上你爸爸那边厢唱去了吧……

  这我可不乐意了,硬要他们给寻去,逮着哪个戏园子刚巧贴了海报开戏,就给我把人提回来唱。

  三、

  人嘛还是提回来了。

  连同海报都扯回来一张,说是唱的《白蛇传》。海报上画着白素贞,水蛇腰十分袅娜。

  唱的是北方戏,班主畏畏缩缩推了一个男旦出来给我行礼,说:这位是白老板,专演蛇妖的角儿,今晚他伺候少帅。

  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海报,我决定把帮我办这事儿的人都给崩了。

  我让他们都过来。

  然后我专门伸了一只手,按在腰间的手枪匣子上,咬着牙根很努力跟他们沟通道:大家自己看看,这是白蛇吗?这是白象吧?

  人家送我爸的这个院子当中有个太湖石,在整个徐州算是最大的一块。这石头啊,就在我跟前,被这条蛇妖的身躯,彻底挡掉。

  人往院子正当中一戳,铁塔也似,力拔山兮气盖世。

  西湖游船,这位白素贞真一脚踩上去,船能立马翘起来沉了。

  我爸指给我的亲随当中,最能说的一个叫沈蔚仁,这个时候还要嘴硬,指着那条霸王蛇安慰我:样貌别致,能红必是唱得好。不如试试戏呗?

  逻辑很稳,想想可能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还真是,每次都能中了这个沈蔚仁的邪。

  我把手从枪匣子上收回来了,跟他们说那就先唱一段。

  背后在张罗着搭戏台。

  那个白素贞双手捧了碟点心素果走上前来,冲我盈盈一拜。

  距离其实还有两丈多,愣是惊得我往后退了半步。

  感觉到了真实高大,我很怕他冲前倒下来压死我。

  演白娘子的这条汉子,见我果断闪避了,眼眶子就有点发红。

  问我:少帅,是怨奴奴伺候得不好么?

  我被他吓得gān咳了一声,说:唱一段就走吧,别被我爸看到。

  我想的是,我爸看到你这样的白蛇,他能把你一枪给崩了。

  谁知他听了这话就有点破涕为笑的意思:怎么会,奴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轻薄人儿。

  说着把手里盘子朝我眼前一揣。

  给我吓得,又往后退了一大步。

  退得不太好,被掇在那的一个椅子绊倒。

  白象蛇没把我吓死,原来我合该是后脑勺着地摔死的。

  四、

  但我也不是在那晚上摔死的。

  一只莫名其妙的手,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出现,就恰恰好撑住我的肩背,阻止了这个事。

  莫名其妙的意思是,这个撑住我的人武功很好,脚步很轻,对我这种没练过的人来说,他行动如鬼魅。

  我感知不到这人何时来的,反正他把我撑住了,我没有摔倒,而是一屁股砸在惹了祸的椅子上。

  一般这种救驾之事,都是沈蔚仁他们gān的,他们专业啊。

  这一次却不一样,我回过脸就看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男人。

  第一印象没看全脸,我坐在椅子上先看到这个人的下巴和嘴唇。

  这人下巴上的皮肤挺光润,轮廓比白老板可柔和多了。他的嘴唇颜色也很浅,嘴角微微上翘,像枚菱角,是天生的一个和气形状。

  第二眼我抬了头,总算看全了他的五官。可惜呀,明明嘴巴长得和善,这个人的眼睛却亮亮的透着jīng光,有点凶。

  这人头是刚剃过的,贴着头皮漆黑的短毛整整齐齐。他穿着军装,没戴帽子,是个生脸孔。

  他瞧一眼我,又瞧一眼白老板,皱了皱眉头。

  嗯……口味真重。他动了动嘴唇,叹了口气,喃喃说的。

  按说我本来是要发作的,管他是谁敢跟我来这套我是肯定要发作的。

  我是曹钰曹大帅的儿子,在这里我想杀谁就杀谁。我拽开了枪套摸上了枪把,接着就听见家里一阵乱一阵喊,所有人互相招呼着,面色惶惶,都开始往大门方向奔去。

  我说这又怎么了?

  这个生面孔的男人看着我说:你爸爸去赴宴的途中遇到了刺客,你还不去看看吗?

  我一恍惚,脱口就问:我爸死了吗?他死了我就是大帅了。

  那男人又叹了口气,掉头就走。

  事后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爸爸刚收的新副官,他叫张文笙。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秋夜雨寒余以键安知晓空间文风起涟漪苍白贫血

 1/12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