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谁掰弯谁负责_鱼幺【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谁掰弯谁负责_鱼幺【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2-05/鱼幺


《谁掰弯谁负责》作者:鱼幺

文案:
攻:狂躁症√,退役特种兵√,有钱√,大野láng√,心理问题√
受:小心眼√,金牌男公关√,声优√,假温柔√,恩怨分明√

听说牛bī的声优能掰弯直男
卢宁前世给粉丝发h轨,重生后翻脸不认人
好在所有的事“粉丝”都记得
谁掰弯的谁负责

卢宁生前是月色酒吧的金牌公关,死得稀里糊涂。
为了查明真相,他要努力工作,重新做回金牌。
不过重生的这个身体有点麻烦。

有一天,卢宁在录AS-MR的时候被一个死ky缠上了
【在一起之前】
戚千百:大大,我想听你录现场版h轨
卢宁:……不好意思,没录过。
戚千百:我有录音
卢宁:……
【在一起之后】
戚千百:你他妈的今天又出去卖了是不是?
卢宁:我是去上班,你对我有误会。

每天都觉得自己绿绿的希望男朋友赶紧辞职狂躁症野láng攻x生前不小心操了粉重生后完全不记得小心眼记仇受
退役特种兵x金牌男公关

戚千百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这么有钱,男朋友为什么一定要去当money talk
这个爱好他不能忍!
戚千百:打个商量,辞职行不行?
卢宁:不行。
戚千百:我觉得自己有点绿!
卢宁:那就分手!
戚千百:Noooooooo――!
没有卢宁他根本睡不着。

注意:
1.受非常记仇,上辈子是混得很好的公关,这辈子穿到混得很不好的公关身上。
2.攻当过特种兵,jīng神压力太大退下来了,有时候会“狂犬症”发作,不要期待他温柔。容易爆粗口,对此不适应者勿入
3.AS-MR: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愉悦感,又称“颅内高cháo”。帮助睡眠,和性高cháo没关系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宁(宁惊鸿),戚千百 ┃ 配角:各种客人 ┃ 其它:操粉是要付出代价的,特殊职业,隐藏职业

第1章 参加自己葬礼的人
  卢宁逐渐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第一反应是冷。
  yīn冷,与天气有关。
  半空里飘着潇潇瑟瑟的雨丝,沾在毛衣上变成一颗颗细小晶莹的水珠。水珠连成一片,顺着毛衣慢慢往下滴。
  天是昏huáng的,yīn暗的光线让他有些恍惚。卢宁一时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他甚至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身边有人在往前走,卢宁就跟着往前走。
  雨好像停了……
  不对,是他走进了一间有房顶遮蔽的房间,其他的人也络绎走进这个房间,他正前方有一幅大大的白底黑字“奠”字挂幅,下面是花圈,中间摆着一张照片。
  卢宁终于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慢慢清醒,他盯着那张照片看,怎么看怎么觉得它眼熟。
  卢宁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袖子。对方将他一扯,卢宁被扯到边上。他没说话,那人倒先皱起眉训斥他:“别在这种场合走神。”
  卢宁彻底清醒过来,面前这人他认识,是月色酒吧的老板,名叫连虹一,她此时正满脸寒霜地瞪着卢宁,柳眉倒竖:“平时吊儿郎当就算了,这种时候也不上心。”
  卢宁被训了依旧没反应,他是觉得奇怪,作为月色酒吧的金牌公关,连虹一对他好得不得了,不说捧在手里含在嘴里,也总是和颜悦色温柔可亲,他可从没见过她这副模样。
  吊儿郎当这种词也不该是形容他的。
  连虹一见他呆呆愣愣,压着怒气稍微和缓面色:“惊鸿,我是为你好,现在你卢哥没了,他的人脉可都还在。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们今天来有两个目的,第一是悼念旧人,第二……”
  她用力捏了卢宁的胳膊一把,稍微压低声线:“你得接手阿宁的客户。”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闷雷,仿佛劈在卢宁心上――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他记起来了,怪不得觉得灵堂上摆着的照片眼熟,那张照片上分明就是他自己!
  但是他现在是正在参加自己的葬礼吗?怎么可能呢?他是怎么死的……不记得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死过!怎么会有葬礼?!
  卢宁一时陷入“我不是卢宁那我是谁”的惊恐悖论中,脑子里千头万绪又理不清楚。
  连虹一是个人jīng,她察觉到卢宁情绪的变化,心里又无奈又郁闷。
  宁惊鸿是目前月色酒吧仅剩下的几名公关里相貌最出众的一个,只是性格太yīn沉,为人又不够机灵圆滑,如果不是卢宁突然去世,情势对他们极端不利,她也不至于拉根朽木出来挑大梁。她只能自我安慰宁惊鸿年纪小,没什么经验,好好调jiao说不定还有翻盘机会。
  想到这里连虹一又看向他,见他还呆头呆脑,气不打一处来,不由下了狠手,连虹一在卢宁胳膊上用力拧一把,拧完咬牙切齿地说:“还发呆!月色如果完了,你们这些人都趁早给我滚蛋!你借店里的钱也不用还了,我直接报警!”
  接下来的话连虹一没说完,想来是他们二人之间特有的默契事件,只需说一半对方就能明白。卢宁聪明地没问,连虹一拧他那一下下了死力气,隔着毛衣都疼,他可不想再找不痛快。对方叫他“惊鸿”,卢宁对这个人没太有印象,但是显然对方把他认成其他的人了。
  有疑点的地方太多了,但是当下显然不是询问原委的好时机,卢宁只能先应下来。
  “连姐,我知道了。”
  连虹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卢宁对她露出习以为常的假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对于连虹一让别人接手他的客户这一点,卢宁并不觉得意外。铁打的客户,流水的公关,有人跳槽或者离职的时候,就要有别的公关来继承他的“资源”,这是“月色”不成文的规矩。对酒吧来说,每一笔“资源”都意味着收入,每一条人脉都不能放过。
  “宁惊鸿”突然表现得通情达理让连虹一感到有些奇怪,她印象里的“宁惊鸿”又孤僻又轴,不像能说出这种话。卢宁见连虹一面露惊疑,稍稍收敛嘴角的笑容,他现在迫切想知道一件事――他到底是谁。
  “连姐,我去个洗手间。”
  连虹一叹口气:“快去吧,把自己收拾好,场散了你抓紧时间跟几个客户熟悉起来。”
  她说完伸手在卢宁肩膀上拍了几下:“你们这些小孩子,一点都不讲究,天上下雨也不知道打把伞,淋这么久,妆都花了。”
  卢宁qiáng撑着礼貌的微笑听她训斥完,然后急急忙忙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回过神后卢宁就认出这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月色酒吧的庭院,连虹一停一天生意腾出地方来给他做追悼会,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卢宁现在一想到自己死了就浑身发冷,再加上他浑身都被雨水打湿了,天气又yīn冷,卢宁有些轻微的发抖。
  他迅速躲进洗手间,背靠着门才觉得踏实了一些。卢宁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之前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想不起来。
  卢宁皱着眉头拼命回忆,但是他半点线索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好像喝了酒,然后一觉醒来就发现在参加自己的葬礼。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吱吱墨舞碧歌女追男张爱玲七根胡书海沧生

 1/11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