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重生之逆向生长_楚氏十六戒【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逆向生长_楚氏十六戒【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03-29/

《重生之逆向生长》作者:楚氏十六戒
文案

  所谓逆向生长,是指弗洛达魔shòu君王冰蓝雀的BUG技能之一。
受到重创或死亡之时,生理上会自我保护回溯到年幼时期,用古□□的话来说,你可以叫它涅槃重生。
现任冰蓝雀楼月泠,在他奔向而立之年的时候被自家反骨仔捅了一刀,迎来了人生中的处女死。
更悲催的是,他不小心重生在了人生最qiáng宿敌家里,开始了伪父子辛酸而欢脱的养成生活。
十七年后楼月泠为复仇重返弗洛达,被英勇无畏的反骨仔同学补上了一刀。
于是苦bī的楼月泠开始了第二次苦bī的逆向生长……
嘛嘛算了,反正冰蓝雀就是死死更健康的生物嘛。

本文妥妥HE无鸭梨,新人首次发文球包养> <~
内容标签:重生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月泠,夜 ┃ 配角:竹染,竹柒,天瞳,穆御珊,煜 ┃ 其它:机甲,逆向生长,姓名传承,伪父子养成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ai611.com/ ai611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jiāo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为历史献上镇魂歌

作者有话要说:  废话章节,有兴趣就看看没兴趣跳过吧……本章含轻微剧透
书院管理者知年将散落在桌面的古籍一本本叠好,垒成高高的一摞,叹了口气。
他年轻的徒弟看完书又忘了放回书架上去。这样丢三落四的性格,将来又怎样承担起他应该背负的东西呢。
书本太多了,一次搬运不完。他把一半书本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向书架的方向踱去,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扑街了,让这些珍贵的书籍跌落出去。
在这个数据构建的冰冷年代,任何用纸张记载的资料都是堪称无价的瑰宝。
知年动作轻柔地抚平书页上的皱褶,把它们一一对应着放回它们该去的位置。
这里是全地球唯一的,也是最后可以称为“图书馆”的地方了。或许这里更适合被称为皇家的藏书院,但是知年不介意这些,即使他是这个地方唯一的管理者。
知年穷尽了他一生的时间去探寻那些被掩埋在千年风沙里的秘密,阅尽了整个藏书院的藏书。现在的他,说是活体书库也不为过。
有些书的位置太高,他搬来凳子站在上面,尽力伸直了手把书本□□缝隙去。
他是这个世界上知道秘密最多的人类。他身负整个人类历史的传承。
知道得越多越危险,所以他有这个意识,早已做好了为自已守候一生的秘密付出一切的准备。
比如情感,又比如生命。
窗外起风,yīn云覆埋了天空。他看看天色,觉得要下雨了。
手里的书已经摆放回了正确的位置,他走回供人阅书的长桌前,搬起剩下的书籍。
室内并没有开灯,光线随着天色黯淡下来。书架上的标识也渐渐在黑暗中模糊。
知年依旧慢慢地走着。
“啪”。
一声开关被打开的清越声响穿越了室内静谧的空气,昏huáng的灯光亮了起来,晕染了一片温存悠远的墨香。
知年心下一惊,诧异地回头看去。
那是一个如古籍画卷中走出的美丽青年。他慵懒地靠在回旋楼梯镂空雕花的栏杆上,粉红色的长发被丝带松松挽起,过长的刘海盖住了右眼。右耳上缀着流苏的粉红色耳坠叮咚作响,如鸣佩环。
他的美丽雌雄莫辩,有些yīn柔的气息令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隐世千年的花妖。
知年从来没想过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弗洛达长老院之首,大长老桃夭穆花葬。
青年带着优雅的笑意问话:“知年先生看起来还有事要忙,需要我等你一下吗?”
“感激不尽。”知年并没有过多地理会青年,漫不经心地答道。他的目光依旧专注于手中封面泛huáng的书本。
穆花葬站在楼梯上,沉默地注视着知年来往的背影。
知年的背上已经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世人皆知弗洛达最知名的杀手是司掌刑部的五长老玉间别,可是知年偏偏就比世人多知道了那么一点点。
弗洛达最知名的杀手是玉间别没错,可最qiáng大的杀手,却是眼前这个美丽的青年。
他原本以为派出玉间别来夺走他的性命就已经是那位小少爷对他有足够重视的表现,谁知他居然值得小少爷命穆花葬亲自动手。
或者说,小少爷在意的是他知晓的那些秘密。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穆花葬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扶手,在沉寂的空气里泛起一片清脆的涟漪。“你为什么和小少爷合作得这么愉快?”
一般人做出对自己民族不利的事总会良心不安的吧,可知年却把秘密透露得心安理得。
知年仔细地辨认着书架上的标签:“纵观今古,横瞰八方,天下分久必合、和久必分已经成为一种规则。从诸子百家到三足鼎立再到一统天下,是时间与历史的必然。
“两千年前地球上有多少国家民族?现在呢?
“所以,时间是最伟大的东西,它足够悠长到可以抹平一切。”
他轻轻把线装的书本塞进冰冷的合金书架里。
“像我们这样的人,知道得多了,自然就渐渐淡化了种族和国域的概念。
“我属于我爱的历史,我也只属于我爱的历史。”
他终于把最后一本书归位,轻叹一口气:“你固然聪明,可在这点上就没你家小少爷看得透彻了。”
所以那位小少爷甚至在问话的时候没有威bī,没有利诱,仅仅是用知年渴求了一生的秘密来jiāo换而已。
不得不说,他的确是善于操纵人心的鬼才啊。
穆花葬诧异地看着儒雅的男人,最后微微笑了:“正如我们家小少爷所说,您确实是个有趣的人类。”
知年只能苦笑。
也许是已经与死神直面的原因,今天他似乎特别多话,想把一生要说的东西全都讲完。
但他并不畏惧死亡。作为一个承载了太多秘密的人类,他已经活得足够长久了。
穆花葬撩起额前的刘海,耳坠上的的粉色流苏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
他露出了右侧摄人心魄的眼眸。
粉红色的眼眸虽然罕见,但在魔shòu中也不是绝对没有。吸引住知年目光的,是虹膜上成花瓣合围之势的五个瞳孔。
古书有载,桃花五叶瞳,传说中能够勾魂摄魄的花妖之眼。直视这样的眼睛就会被眼睛的主人催眠,夺取意识。
知年一边赞叹这眼睛的美丽,心中了然。拥有这样无往不利的资本,难怪穆花葬能成为最qiáng的杀手。
仿佛是看穿了知年对于这双只在神话中出现过的眼睛的喜爱,穆花葬丝毫不介意被当成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展品:“知年先生要是喜欢,可以多看一会儿。”
知年心下暗暗鄙视之。
注视桃花瞳的时间越长,被催眠的几率越大。
“我可以失礼地提出一个要求吗?”知年别过脸,努力保持神智的清醒。
穆花葬浅笑道:“您说。您毕竟给过我家小少爷很大帮助,要求合理的话我尽量满足。”
“请你……”知年深吸一口气。“不要让我的血污染了这些宝贵的书。”
“不会有多少血的。”穆花葬微笑依旧。
知年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腿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
窗外雷鸣已尽,雨丝飘飞。室内千年时光,墨香沉沉。
穆花葬慢慢走近他,从袖口里掏出一只细小的针管,把剧毒的透明液体注she进知年颈侧的动脉里。抽出针管的时候还顺便很贴心地用手帕擦了擦从针孔里溢出的血。
“所以我说过……”他微笑着收起针管。“不会有多少血的。”
他转身冒着细密的雨离开,背影消失在了雨帘里。
片刻后,一台纯白色的机甲自雨中冲天而起。机甲的右臂上镌刻着如在雨中流动着的,粉色的水纹。
两天后。
穆花葬坐在会议长桌的尽头,轻轻按节奏敲打着桌面。
十八步,十七步。
弗洛达如今形式混乱,他用了原定计划一半的时间赶去地球再赶回来,身体果然还是有点吃不消。
十二步,十一步。
门外脚步声渐近,他敲着桌面计算着门外的人进来的时间。
九步,八步。
这是数十年的针锋相对培养出来的,无人能懂的默契。
三步,两步。
他微微坐正,手指不再叩打桌面。
一步。
脚步声停下,旋即而来的是推门的声音。男人如蛇蝎般yīn毒的神色bào露在穆花葬眼中。
般若篱,弗洛达长老院二长老。
“大长老,”男人充满了恶意的语气唤出这个称呼,听起来格外的讽刺。“殿下死了,怎么办?”
意料之中。穆花葬没有表现出额外的情绪,冷淡地回答:“老规矩,我会先代替殿下完成他的事务。”
冰蓝雀死亡,大长老就会接替他的工作直到他归来之日。这是弗洛达千百年来魔shòu达成的共识,这种时刻他们会像敬重他们的君王一样敬重大长老。
而穆花葬已经在大长老这个微妙的位置上坐了两千年,更无人会反对他做出的抉择。
男人凝视着穆花葬逆着光的美丽身影,目光越发得深沉。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桃夭穆花葬是弗洛达最美的男人,连最美的女子都要逊色他三分。
般若篱是穆花葬一手带大的,最了解穆花葬的人莫过于他。幼时的崇拜和尊敬在后来时间的磨砺里演化成了更深沉且更疯狂的情感。
他不信穆花葬不知道,只是穆花葬的目光永远不会停留在其他事物上。
穆花葬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从来都只有一个废物,和被泡在温室的营养液里的娇花一样的废物。
总有一天,他会把整个弗洛达从冰蓝雀和那个废物手里夺过来,让穆花葬的眼睛只能注视着他一个人!

  ☆、涅槃自血与冰

  楼月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弗洛达了。
他最清晰的记忆,就是魔shòu叛军首领充满少女梦幻气息的粉红色机甲在战争最后关头打碎了他机甲的驾驶舱,把他纤细的身体压成了类似打着马赛克的红红白白的两汇肉饼的物体。
他很想无奈地叹口气,以表示对自己悲惨境遇的哀怨,却发现现在的自己好像做不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原因很简单,他的处女死给他带来了他为鸟生涯中第一次的逆向生长。
换句话说,他重生了。
再话句话说,他现在是个小婴儿了。
逆向生长,是弗洛达魔shòu君王——冰蓝雀的保命技能。每一次受到重创或死亡的时候,冰蓝雀的生理年龄会回溯到幼儿时期以自我保护,重新再生长一次。
作为一只qiáng大的鸟,一只彪悍的冰蓝雀,楼月泠这辈子在人类成百上千次的围剿下居然磕磕碰碰活了二十几年才迎来了他的处女死,这点着实让他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感触。
最深刻的,那当然是忧郁。
你说他重生在哪儿不好,怎么偏偏重生到地球上去了?
说到楼月泠为什么这么忧郁,又要提及一个悲催的历史遗留问题。
约两千年前,也就是地球历二零一二年,位于M78星云的弗洛达星球的邻居凹凸曼从地球带回了一罐含有三字开头胺字结尾物质的rǔ制品,然后全星云末日丧尸来袭了。
幸存的魔shòu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前往太阳系,最后找到了一颗名字叫地球的适宜居住的星球。但是地球已经被一种叫人(fu)类(nv)的生物盘踞,于是魔shòu们迫不得已,放弃了地球,转战月球。
数年之后迟钝的人类在□□神粥十几号登月时才发现啊咧怎么突然多了群邻居。那时候魔shòu已经基本定居下来了。
一开始全人类对于外星魔shòu十分友善,表示热烈欢迎。魔shòu们也十分感动,两颗星球和谐相处,互帮互助,相亲相爱。月球也正式更名为弗洛达星球。
悲催就悲催在又是数年之后,魔shòu们在弗洛达深层挖掘出了大量蕴含巨大能量矿藏。
于是地球人类郁闷了。
我靠,那弗洛达原来是咱家地球的附属星球月球,你们挖出的矿藏不该归我们?
然后弗洛达魔shòu悲愤了。
我擦,我们自己辛辛苦苦挖出来的矿产,凭什么你们没事还要跑过来分一杯羹?!
接下来的两千年里,魔shòu和人类因为利益纠纷种族歧视等问题冲突不断,最后从相亲相爱变成了相杀相爱,再变成了今天不死不休的局面。
综上所述,把楼月泠这只目前手无缚jī之力的魔shòu首领扔到地球去,无异于把一个只有jú花星人扔到只有huáng瓜星去,其结局必将是群愤起而攻之。
但是这些都不是今天的重点。楼月泠看着自己面前的青年深刻地忧郁着。
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在弗洛达N年义务教育每期课本平均出现次数大于等于三的,妖孽级别的脸。
而此时,这张脸的主人正含情脉脉地用一脸呆萌的表情凝视着他。
与楼月泠的忧郁不同,夜纠结到凌乱了。
搞什么个毛线球球啊!他不过是起chuáng去洗漱顺便叫个外卖,为什么回来准备补个回笼觉的时候chuáng上就多出来个小娃娃?!
纠结的后果就是夜的间歇性神经大条再次发作,全然忘了应该去追查小婴儿的来历和出现原因,只记得呆呆地和chuáng上的孩子大眼瞪小眼。
这个娇嫩的孩子恐怕还只是个刚刚断奶的幼儿,身上残留着淡淡的奶香。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是人类中罕见的冰蓝色,眼神弱弱的,软软的。
夜被这样乖巧温顺的眼神注视着,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捏了捏孩子的白皙的小脸。唔,好软好可爱!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慕容湮儿那多罪加罪司溟花日绯法医秦明

 1/2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