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重生之香途_月下金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香途_月下金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09-03/

   《重生之香途》作者:月下金狐【完结】

  文案:沈荷香上辈子没过几年好日子,这一世她觉得靠人不如靠已。凭着手中一捧清清泉,愣是在女人香脂膏粉间赚了个钵满盆溢,并过上了上辈子她做梦都想要的虚荣生活。

  但是,那个男人的聘礼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龌蹉心思,不就是当年失口rǔ了你几句,大不了赔你银子就是了,快走快走,休想要我嫁给你下半辈子日日受rǔ!

  养得娇嫩如花的女子被qiáng壮生猛的丈夫压到下面放肆蹂躏~的故事-_-|||

  编辑评价:

  本文讲述的是爱慕虚荣为人妾室,最后凄惨而死的美貌女主,重生而来慢慢学会端庄贤惠,努力的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的故事,因懂得做胭脂水粉的手艺,又意外得到一捧清泉,使得这一世女主在颜妆上赚得钵满盆溢,只是正当得意之时,却没想到当年那个被她侮rǔ过的疤脸男竟一朝翻身,不顾她反坑的将她娶回家日日难堪的肆意“折磨”。文章描写了各种天然养肤的水粉膏脂,题材新奇文笔细腻,文中即有主角发家致富的情节,又有甜蜜宠溺的温馨,男主腹黑忠犬,孔武有力,女主娇嫩如花,娇憨可人,文笔朴实,情节淡雅引人入胜。

  (每日更新jīng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ai611.com/ai611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

  趁着沈父满头大汗的出去喝水时,沈荷香悄悄打开地上的旧竹篓,里面有三层竹隔,分别放着各种小物件,上面一层是绣花的针线及一些便宜的木簪绢花,下面是绣帕团扇和母亲柳氏做的荷包花样。

  她伸手翻了翻,帕子一条也没卖出去,团扇却是卖了四五把,现在夏天一天比一天热,一些小户的女子都需要两把扇子搭配着衣服扇风乘凉,今年京城里流行的就是这种这种蝶恋花的花样,货虽俏,但本钱也是高的,为了不压货,货郎们只能低价卖,十五枚铜线一把,一柄小扇只有两枚铜钱的赚头。

  荷香又看了另一只竹篓,油盐酱醋倒是卖出了些,但都是不赚钱的东西,农家又有几户能舍得多买,每个铜钱都要jīng打细算,她将盖子盖上转身进了屋,柳氏正坐在炕上缝补着衣服,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前些日子刚受了风寒,这几日好多了,但脸色仍显焦huáng。

  见女儿进来便停了手道:“你爹脾气一向好,这次居然气了你几日,虽然不理踩你,但你也不要心中埋怨他,不是娘说你,这事儿确实是你做错了……”兴许是有些激动,说完柳氏便连咳了数声,接过荷香泡的野花茶喝了两口才顺了气,脸色也好看了些。

  随即便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荷香一眼,“你这孩子,那舒玄一家书香门弟,生得又好,如果不是当年你爹机缘之下救他父亲一命,你以为能攀得了这门娃娃亲吗?如今落了难父母双亡求到门上,就算他破了相烧了脸,身上一文也无,你满心的不愿意,但看在他死去的父亲面子上,也不能那般对人百般侮rǔ,他父亲以前没少帮过我们,现在我们不伸手拉一把就算了,怎么能如此刻薄的将人赶走……你说说,你那天像什么样子……”

  见柳氏眼圈红了,荷香顿时趴在炕边,伏在柳氏腿上呜呜哭了起来,看着女儿哭的伤心肩膀抽搐的样子,柳氏本来怪责的话便去了七八,自己身体不好,这么多年膝下也就荷香一个女儿,虽然是普通人家,但也是捧在心尖上百般宠爱不给半点委屈的,想到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责怪的话也就再也说不出口,不一会儿便跟着掉起眼泪,母女俩顿时哭成一团。

  本来是伏在柳氏腿上假装哭泣逃避责骂的荷香,一时间闻着母亲身上熟悉的淡淡的药草味,再想起上辈子母亲去逝后自己吃的那些苦头,不由的悲从心来,情不自禁的大哭起来,只片刻便沾湿了柳氏的衣服。

  门外要进屋的沈成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神色终于软化了些,不由叹了口气转身拿着工具去了后山劈柴。

  日头刚落荷香便已烧了水洗过澡,然后换了身gān净的布衣,一个人坐在西屋的凳子上,对着一张破木桌上的一块凹凸不平的旧铜镜,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梳着过腰的湿发,看着铜境里那个年纪不大,还有些面huáng肌瘦的十一岁少女,一时目光里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彩。

  嘴角弯弯的笑了笑,沈荷香,这个她上辈子进了侯府做了小妾,享了富贵有了见识,便觉得土的要命恨不得改掉的名字,没想到有朝一日听到有人再叫她,竟会觉得亲切的让人想落泪,边想着她边用那柄断了数个齿的木梳,将头发打结的地方一一细心梳顺,然后整个人便如一尊木头一般坐在窗口,静静的等着头发被风chuī的自然晾gān。

  在两天前,她意外从三十岁重回到十二岁,看着镜子中那张显得营养不良稚瘦的脸,再不是那让她绝望,蓬头垢面状如老妪的面容,突然间她又有了能活下去的那股渴望,这种渴望随着确定这一切不是梦开始,就越加的qiáng烈起来。

  不一会儿,铜镜中那个扳起来有些稚气的小脸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样欣然又恣意,她伸手贪恋的摸了摸脸,及略有些发huáng的头发,这只是因为营养不够,等到自己五官长开后便又会是另一副模样,否则上一世也不会被小侯爷看中接入府中做小妾,更不会在候府万花之中独宠五年之久,后来因数次流产伤了身子,以后无法再得子嗣而失了宠爱,即使如此却仍被夫人日日忌惮,最后寻了错处将她赶出府,暗地里却是差人把她卖给了一个贩香脂的小贩。

  人若死了,有一天小候爷记起的时候,必都是以前万般的美好,但人若是跟了其它男人跑了,那这些美好想来便都成了肮脏厌弃,候爷夫人此举无疑是恶毒的,也彻底断送了荷香想逃回府求候爷的后路。

  想到离了候府之后的几年生活,荷香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拿起梳子的手又一顿,上一世的沈荷香是个极为贪慕虚荣的女子,否则也不会执意与人做妾,只为了那外在浮华的荣耀生活,所以,虚荣低俗女子的习性在她身上一件不落的都有,爱财,爱美,奢侈享受,可那又怎样,她就是执着的喜欢那些昂贵的锦绸衣衫,就是爱那妆匣里各式各样花样翻新另人羡慕的贵重首饰,就是愿意吃着各式奇珍糕品,饱足口腹之欲。

  她宁死都不想再过那吃糠咽菜,有了上顿没下顿的困苦生活,更不想每日做活如牛马一般,一不如意便被男人随意打骂,甚至于赶出家门露宿雪地,为这些她愿意放弃那些闺阁小姐期盼的男女爱慕之情,也从不奢求什么与男子天长地久,一心一意的情谊,只要能过富耀的生活就满足了,难道这样的想法有错吗?

  荷香看着铜镜里模糊的人影半晌,这才伸手将铜镜扣在桌上,此时月上西梢,头发已经被轻柔的晚风chuī的gān透,她慢慢起身向那几张木板拼的硬chuáng走去,步子轻而坚定,重活一世她终于明白,她的想法一直便是错的,错在不该摇尾乞怜的靠别人施舍给予,这样的生活不会长久,所以,这一世她要靠自己,靠自己的努力来过上她想要的富足生活。

  念头一过,想到那个简舒玄,荷香脚步顿了顿,那人,不过是她模糊记忆中的一个,之所以记得,是因简舒玄在被她侮rǔ后,转身离开时那双带着怒意的眼睛实在黑亮的吓人,几年后她似乎在候府又见过他一次,但那时他已是身居高位,就连小候爷都要礼遇三分,看向她时的眼中有的却只剩冷漠,现在想来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怵意。

  如今重生回来,可惜的是此事已经发生,又一次的无可挽回,不过转而一想,上一世两人不过才数面之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遇见了躲开便是,想来事情过了多年,对方也早已忘记了,荷香顿时心下一松,这才躺在简陋的木板chuáng上,慢慢的沉入梦乡。

  ======================================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3=

  ☆、第二章

  沈家后山上不少花花草草,这几日她跟屁虫一样跟在沈父身后,像个小尾巴,即使沈父生了几日气,但毕竟是自己闺女,冲自己软声软气的说话的样子即天真又乖巧,连跟了几日他也就气消了,砍柴时也要时不时的回头看着,生怕她玩耍时摔着了。

  沈荷香采几把花便回头冲沈父甜甜的笑,在前世的记忆里,沈父最是疼爱她,从来舍不得动她一指,那时家里穷苦,但每每赚了点铜板都会给她买一些小玩意带回家逗她开心,这种被人捧在手上当宝的滋味,在沈父去世后她就再也体会不到了,现在能重温一次,便是午饭野菜粥的腥土气时不时从腹中反上来,沈荷香觉得也是可以忍受的。

  一时间嘴里开心的哼着小曲,时不时摘着山里开着大把大把的桂花,当在树下看到一株浅红色不起眼的野花时,沈荷香眼前一亮,忙连根挖出了几株用衣兜着,在沈荷香不断的催促下,沈父这才打好了柴下了山。

  回到院子里她便找了柳氏要了土铲,然后把那野花种到了院落边上,柳氏见她这些日子就喜欢摆弄这些野花野草,也没有太在意,哪家的闺女都一样,见了花儿都要采上几把,于是用草刷子扫了扫身上的灰,招呼一声让她赶紧洗洗脸吃饭,随即便进了屋。

  晚饭还是中午那gāngān的糙饼和吃剩的稀菜粥,沈荷香实在没什么胃口,随便装模作样的吃了几口后,便将锅里做饭剩余的柴火温着的汤拿出来一碗,这是她在山上采的苦野菜,里面放了点姜和葱白熬了好一会儿了,拿出来时碗有些烫手,她摸了摸耳朵后,从一只黑乎乎的小柜里取了一个瓦罐,里面是一点点白糖,放了半勺便给柳氏端去了,比起那些汤药,这个更能养身体,多喝些病气很快就能去了。

  柳氏也确实觉得喝了这几日身子慡利了些,闺女又看得紧,一天两顿不落,于是也不用她催促便咽了下去。

  沈荷香将空碗刷了放到厨房,这才回了屋关上门,然后从chuáng底取出了一只小罐子,罐里装的是荷香不容易跟沈父讨要的半小罐芝麻油,这油可是贵着呢,富贵人家才能吃的起,比那豆油菜籽油香多了,柳氏平时炒菜都舍不得用,沈荷香以前偷偷多放一点都挨骂。

  因沈父是卖货郎,所以竹篓里有那么一罐,这便让沈荷香软磨硬泡的讨来了一些,藏着掖着的抱回了屋,如果让柳氏知道定是要没收的,因为只这一点便有十几文钱了,可见沈父对自己闺女的宠爱程度。

  在十天前沈荷香便将山上采的茉莉花用水泡了,然后放进小罐里和芝麻油混在一起,用热了七八分的水热蒸后,密封起来,今天才取出来,一打开罐口便闻着一股幽幽的茉莉香味,闻着她眼前一亮,顿时放到桌上,然后借光朝罐里看了看,又取了她跟柳氏要的空胭脂盒,然后小心将罐子倾斜着,只见一股透明的水状物先从罐子里流出来。

查看更多:月下金狐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北倾异度社灵魂转换紫金陈红楼张平

 1/8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