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太素_看泉听风【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太素_看泉听风【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6-09-07/穿越重生耽美小说/

   书名:太素

  作者:看泉听风

  乱世将起,众生皆苦,天地为炉,造化为工,yīn阳为炭,万物为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八方该帝泽,威凤忽来宾。她一个普通的穿越者,带着一份机缘,踏入仙门。

  大道三千,她从世俗开始,一步步走上通天仙路。

  PS.文案很严肃,大家别被文案骗了,这其实是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

  此文可以又名为《到底谁才是我妈妈》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灵异神怪穿越时空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长宁┃配角:┃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

  一朝穿越,身为天之骄女的沈长宁在修行界走的顺风顺水,有长辈jīng心教导修炼,又有温柔贴心的大师兄一路扶持呵护,她以为自己可以一帆风顺的飞升仙界。等后来她才知道真实情况远没那么简单,她一直以为的金手指其实是她的保命符,血脉冲突、身世之谜……

  层层谜团让她平静的生活彻底改变,本文为古典修仙流风格,文笔优美,将一副波澜壮阔的修真界画卷缓缓展开。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ai611.com/ai611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雨岛闲情

  渔船载酒日相随,短笛芦花深处chuī。湖面风收云影散,水天光照碧琉璃。

  这是平江府笠泽湖的写照,笠泽湖在平江府西南三十余里之外,方圆八百里,中有四十八岛,七十二峰,湖光山色,相映生辉。昔人谓江南山水毓秀,而笠泽尤胜,这话实在不假。

  诸岛之中以林屋岛景色为最,林屋岛坐落笠泽东南,笠泽七十二峰中二十一峰在此岛。岛上四面皆水,地隔嚣尘,境称灵秀,主峰名为林屋,环岛翠竹千霄,青林蔽日,端的是水木清华,风景幽绝,每年到此游山赏景之人着实不少。加以林屋岛神权颇胜,庙宇道观不下数百,更有无数善男信女来此进香朝拜。

  这一日恰是谷雨,清晨时分,岛上下起了绵绵细雨,不多时雨越下越大,点点雨水连成了一条条的银线,远近山水都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大雨天气让平时香火旺盛的林屋岛寂静了许多,雨水打在青竹上,发出了淅淅沥沥的声音,同岛上的钟声遥相呼应。辰巳之jiāo,天色仍十分晦暗,日头隐入yīn云中,只剩一团淡白的影子。

  沈长宁抄完了一页经书,见天色越发黯淡,gān脆搁笔起身走至廊下,屋外栀子花的香气随着沁凉的空气随风扑来,回廊旁几株栀子花树淋了一上午的雨,落了满地残花,留在枝头的几朵倒越发的显得叶绿花白、雅致娟秀。她拣了几朵花型完好的落花,洗净后养在青釉笔洗中,雪白的花瓣在水中层层展开,轻香娇软浮在水面,她把几颗朱红剔透的玛瑙压在花心,花沉入水底,白花红蕊,颇是好看。

  青黛端了一盏花露进来,见姑娘在摆玩笔洗,抿嘴一笑,“姑娘,你都抄了一个时辰经文了,先休息一会吧。”

  长宁回头问,“什么时辰了?阿翁回来了吗?”

  青黛摇了摇头,“阿郎还没回来,今天雨那么大,阿郎应该留在平江府了吧?”

  “难道那只紫砂花盆有什么不妥?不然阿翁为何还不回来?”长宁有些担忧。照理祖父不可能出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祖父沈抟三日前听说有人在平江府出售一只前朝名师制作的紫砂花盆,就兴冲冲去了平江府,原本说好当日就回来的,结果去了三天都没回。

  青黛提议道:“要不我让阿成去平江府看看?”阿成是青黛的弟弟,她的母亲是长宁的傅姆,父亲是家中管事,长宁和祖父就由他们一家伺候。

  长宁想了想,“再等一天,明天阿翁还不回来,你就让阿成去平江府。”

  “好。”青黛应是,瞧见香炉里的檀香快燃尽,从博物架上取下一只香匣想续香。

  长宁漫不经心的捏了几条木雕小鱼丢入笔洗,“别续了,栀子花也挺香的。”

  青黛放回香匣,转身给长宁收拾书案,“姑娘,这笔洗用来养花也挺好看的,回头我让阿成捞几条小鱼养着。”

  长宁说:“让他弄几条小鲤鱼来,我想养盆碗莲。”

  青黛笑道,“好。我让他找小红鲤,红鲤最好看了。”

  长宁点头,主仆两人说话间,门外响起了开门声,长宁欣喜的起身,快步往门口走去,“阿翁!”大门口站着一名头戴斗笠、身披老者,长宁迎上前,“阿翁,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老者听了小孙女的抱怨,笑呵呵的脱下雨衣,“在平江府见了一个老友,耽搁了几天,是阿翁不好。”这名老者穿着一身青葛道袍,虽已须发皆白,但依然面如冠玉,清俊尔雅,双目湛黑,丝毫不见浑浊,他左手轻若无物的提着一只约有一尺见方的紫砂盆。

  长宁看着祖父手中的紫砂盆好奇的问:“阿翁,这就是你买的紫砂盆?”

  “对。”沈抟脱了雨衣,兴致颇高的拎着紫砂盆同孙女去书房,他把紫砂盆放在地上,解开盆上的麻绳,“鹤儿,过来看看这花盆。”长宁小名鹤儿。

  长宁凑近细看这只紫砂盆,这只花盆外形类似竹根,色紫古雅,里胎指痕宛然,外有浮雕的竹节和竹叶,造型浑厚古拙,一看就知是大家手笔,她伸手轻轻的摩挲了下盆身,质地jīng密细腻。

  沈抟让给长宁细赏花盆,他先去沐浴换衣。长宁赏玩了半晌,注意到盆内底部印了两个蝇头大小的阳文,她对着光线细看,是“松柏”二字,“阿翁,这是前朝大家宋柏年的作品?”

  “鹤儿眼光越来越好了。”沈抟洗漱完毕换了一身细麻道袍,听到孙女的判断,不由捻须微笑。

  “宋柏年还做花盆?我以为他只做紫砂壶。”长宁讶然道,要不是阿翁把这花盆带回来了,她也不会认定这是宋柏年的作品,她没听说过他有紫砂盆留出,但阿翁肯定不会买赝品的。

  “这是他为友人特制的花盆,他那位友人得了此盆后从不示人,我也是无意从古籍中看到才得知。”沈抟得意的说。

  长宁笑问:“阿翁你准备用这花盆种什么盆栽?”

  沈抟道:“我不是有一方灵璧石吗?摆放在盆中,再配株灵芝,缀只仙鹤,灵药仙鸟为伴,给我当陪葬都足够了。”

  “阿翁!”长宁瞪着祖父,“您胡说什么?”

  沈抟哈哈一笑,“你这孩子,人岂能无一死?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长宁怒道:“反正我不爱听,您不许说!”

  沈抟素来娇纵惯她,小丫头对他大声嚷嚷,他也不生气,“好好,阿翁不说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说着放下茶盏,从怀里取了一串毫不起眼的黑木手串。

  长宁接过手串,手中轻轻一捻,轻嗅了下味道就喜上眉梢,“是奇楠!阿翁,这是奇楠手串?”长宁又惊又喜,她想要奇楠香很久了,只可惜奇楠是舶来品,要从jiāo趾国运来,连宫中都极少见,属于有钱买不到的稀品。

  “喜欢吗?”沈抟笑着问。

  “喜欢。”小丫头乐得眉开眼笑。

  沈抟疼爱的望着她,“鹤儿想去府城吗?”

  “府城?”长宁一愣,不解的望着祖父,“阿翁,你要去搬去平江府?”

  “我不去,就你去。”沈抟抬手轻抚长宁的发丝,“你刚到阿翁身边时,才小小那么一点。”沈抟用手比了下,“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长宁听着祖翁感慨万千的话,思及他刚才莫名提及的生死之事,心头浮起不祥的预感,她小嘴嘟了嘟,“阿翁,你是嫌我烦了?要赶我走?”

  “当然不是。”沈抟轻敲小丫头的额头,“你来年都十一了,不能留在这乡野荒岛,去府城你伯父家,跟你大伯母学些女孩子该学的东西,不然将来都嫁不出去。”

  长宁闻言松了一口气,“我不去府城,我不嫁人。”原来祖父是想自己的将来了,她的将来她早就想好了。

  “孩子话,女孩子怎么能不嫁人?”沈抟只当小丫头不愿离开自己,“再说府城比这里热闹繁华多了,也好玩多了。你还记得你大伯母吗?她一向最疼你。”沈抟准备把她沈家这代家主夫人,她向来端庄贤惠,定能善待鹤儿,为鹤儿找户好人家。时人嫁女不就是看嫁妆吗?沈抟决定给孙女准备十里红妆!

  “大伯母疼我,可她自己有子女孙子,她要是最疼我,她孩子怎么办?最疼我的不是阿翁吗?”长宁反驳道,她是孤儿,从小就是祖父养大的,她长大十岁,也就去过两次府城的沈家,伯母跟几位堂姐对她的确不错,但那仅仅是待客之道,哪会有什么真感情?她也没把她们当亲人,能奢望别人把自己当亲女儿看?

  沈抟被孙女说的无言以对。

  “再说女孩子也不一定要嫁人,清华真人不就没嫁人吗?阿翁我也不要嫁人,我不要离开这里。”长宁说的是前朝有名女冠清华真人。清华真人出生高贵,母为公主,父为首辅,她是父母的独女,因信笃道教,终生未嫁。

  “你想出家?”沈抟不想孙女竟然想出家,“你能熬得住出家的清苦?”

  “我们现在就跟出家人没两样,我也不觉清苦。”长宁不以为然,“我还要练功,去了府城我怎么练功?阿翁你不是说,练功需守得清静二字吗?府城没清静。”她自八岁起修炼周天通脉术,目前已经冲开了十条正经,哪有什么心思嫁人生子。阿翁都说了,没打通大小周天前,最好别嫁人,不然很难入先天之境。她一定不能让阿翁送她去府城,她可不想待在大宅院里等嫁人。

  沈抟失笑,“清静二字同在不在府城无关,你若在这里清静,去了府城就不得清静,那便不是真清静。”

  “但我去了府城,就没时间能练功了,那里人太多了。”长宁随祖父去过两次平江府,第一次住了三个月,身边丫鬟仆妇环绕,她就没安心读书修炼过,后来她跟祖父两人跟逃似地离开了府城,第二次只待了三天。她修炼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身边有人是肯定不能修炼。

  孙女的话让沈抟心有戚戚,他也不爱去府城,人气太重、杂念太多,实在不利于修行。他暗忖鹤儿资质好,又肯用心修炼,若她能如现在这般刻苦修行,不出十年,定能成一朵出色的玄门奇葩,让她嫁人生子的确可惜。要是鹤儿自己不想修炼,他肯定不会qiáng迫她,可如今她一心只想清修,要是bī她去府城嫁人生子,反而耽误了她。沈抟面上神色不动,可心中已打定主意,他故意对孙女叹气道:“你现在刚修炼不久,正在兴头上,定觉得修炼好,等过上十多年,看别人锦衣玉食、富贵满堂,自己却在荒岛苦修,到时你还愿意?心里不悔?”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金刚圈罪加罪古默清穿袖唐衣落成火

 1/41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