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大妆_青铜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大妆_青铜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12-07/

   《大妆》作者:青铜穗【完结+番外】

  前世身为嫡房嫡孙女的她,在家变后流离惨死

  今生她倚在软榻之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当朝权臣

  冷冷弹出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晚了,三叔。

  真正高明的宅斗qiáng者,

  应该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光。

  从五不娶的丧妇长女,到风光尊荣的诰命大妆

  靠的不只是三分运气,还有十分眼光!

  小说类别:架空历史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ai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正文、1 楔子

  谢琬跪在匀称的青石方砖地板上,把头垂到很低。

  “哥哥已经病得很重了,大夫说拖不过这个年关,求太太高抬贵手,暂时别把院子收回去。太太如能答应,我愿意结草衔环服侍太太左右!”

  天已经入冬了,屋角紫金铜薰炉里燃着的银丝炭发出融融暖意,谢琬却仍在发抖。

  她从来没有向谁低过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向这个女人低头,可是为了让哥哥在最后的时光里过得安稳,她已经顾不得尊严了。

  他们所住的狮子胡同的院子是赁来的,没想到,几天前房东竟已经把院子高价卖给了谢府。谢府高门大宅,如今的老爷是当朝阁老,家财万贯,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破落的小四合院?而且偏偏是她和哥哥唯一的栖身之所。

  她知道,谢府不愿再给他们活路了,自打他们的祖父谢启功死后,谢府的人更加把这份迫切想灭掉他们二房的心思表露在面上。

  可是,纵使她明知事实如此,也无力再改变。

  如今的谢府已经是王氏母子的,祖籍清河县的人也只知道荣三爷而早忘了还曾有个原配嫡出的腾二爷。即使她与哥哥谢琅本是谢家唯一名正言顺的嫡房后嗣,也即使如今安享着谢家财富的本该是他们而不是王氏和她的儿子,现在再说这一切,都晚了。

  像如今,她就仍只能放弃掉所有的尊严,跪在他们的面前,把头低到尘埃里,卑微地企求他们能够再给彼此留一丝余地。

  谢家老夫人王氏高居于上首端坐,双目微闭,捻着手里一串紫檀木佛珠。

  屋里很安静。佛珠的声音在空旷的花厅里显得格外响亮。

  冷硬的地板硌得薄裳下谢琬的膝盖生疼,这也没办法,在她下跪之前,王氏说绒毡脏了,该洗了,于是让人把垫在地上的绒毡给收走了。

  直到她跪得额角冒出了汗,顶上佛珠声才停了,转而传来王氏幽长地一声叹息:“这事,你可着实让我为难了。府里兰哥儿正在出天花,相国寺的大师说了,需得搬到东南方位住着才能驱邪避灾,狮子胡同正好就在东南。兰哥儿是你大伯的心肝儿肉,也是我的眼珠子,为了这事,你伯母到如今还躺在chuáng上起不来,你说,我能不顾兰哥儿的死活么?”

  谢琬蓦地抬起头,苍白而绝艳的脸整个儿都在颤抖:“可是狮子胡同不只一个院子,太太另找一处给兰哥儿将养也是一样啊!”她就不信,偏偏她们挑的那一处地方适合养病!她手上再没有丁点儿的余钱,京师房价又不低,她不可能再去别的地方赁到房子了,这么样搬出去,哥哥不是病死就是冻死!

  哥哥要不是为她去找轻薄她的那户人家出气,怎么会落到被人家护院打到四肢全折的地步!

  他是个文人,体面对他们来说是最要紧的,难道在他将死之时,她还要让他死的如此没有尊严吗?!

  “那怎么一样?”王氏睁开眼,唇角扬起来,慢悠悠道:“大师说了,只有你们那一处院子才最合适。你如今既然以谢家人的身份求到我跟前,那么论理,兰哥儿就还得叫你声姑姑,你做姑姑的,该不会跟个孩子争地盘吧?”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不过,好歹你也是老太爷的骨血,外头拾荒的人求到门上来,我都会让人打赏几个,你来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她顺手招来帘栊下的丫鬟,说道:“去拿些银子来让琬姑娘带去,做顿饱饭给琅少爷吃了好上路。就当是给咱们兰哥儿行善积德罢。”

  丫鬃抿嘴一笑应了声是,回头,却从自己荷包里摸出几颗碎银子来,说道:“老太太,咱们屋里的银子都是大元宝,我听狮子胡同那房主说,三姑娘他们都几天没开伙了。钱多了只怕三姑娘劲儿小搬不动,我这里倒还有您昨儿赏的七八钱脂粉钱,不如就先给了三姑娘使去罢?”

  王氏扫了眼,点头微笑:“真是个贴心的。只是委屈你了。”

  丫鬟把银子递过来。

  谢琬浑身热血上涌,身子直晃,看着那几颗比huáng豆大不了多少的银子,颤抖着伸手接过。半晌后站起来,突然鼓作一口劲,猛地往王氏脸上掷去:“贱妇!你会遭天报应的!”

  事发突然,王氏陡然间没避过,脸上挨了一记,歪倒在榻上。

  丫鬟连忙惊叫着唤人来拿谢琬,又连忙上前搀扶王氏,屋里乱作一团。

  谢琬咯咯大笑起来!

  她憋了三十年,终于让王氏难堪了一回!

  可是这轻飘飘的一记,又怎么能抵消三十年来谢府给予他们兄妹的苦难和耻rǔ!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是谢家人!

  如果还有机会,她绝对要让王氏和她的儿孙们反过来变成跪在她面前的那一个!

  看着一屋子纷乱,许多事情顿时如cháo水一般轰地涌上她眼前,使她变得也如眼前的场景一样纷乱!

  有人冲她走来,她下意识地扭转身,箭一般地冲出门,朝着大门外奔跑。

  府里的下人未曾来得及得知发生了什么,任由她冲上了大街。

  街上车水马龙,即使是大清早,也车辘声不绝于耳。

  她被接连而来的往事糊住了视线,看不到路,也看不见人,只听得一串疾促的马蹄声飞快驶进耳内,紧接着,她的身子就飞了起来,很快,她的脑袋撞到了硬物上,而后又砰地落到了地上。

  她只觉脑袋里嗡地一声,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可是她还能睁开眼,她看见自己倒在地上,鲜血以极快的速度从眼眶鼻腔耳孔还有嘴角涌出来,耳朵里轰隆隆地,一片殷红里,她依稀看见一张有着晨星一样明亮双眸的脸,在离她两尺远的距离焦急冲她呼喊着什么。

  这张脸长得可真好看,即使看不十分清楚,可这轮廓也比以容貌著称的谢家的任何一个人都好看。

  她揶揄地想着,又疲惫地把眼睛闭上。

  正文、2 少年

  更新时间2014-6-12 9:47:13 字数:3125

  “动了动了!她动了!”

  忽然间,她能够听到声音了,这是道充满着惊喜的声音。谢琬下意识睁开眼,太阳光直直刺过来,使得她又不得不把眼睛闭上。

  “真醒了么?”又有清脆中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来。

  这不是在京师谢府外的大街上!

  谢琬伸手摸了摸所及之处,粗糙而硌手,像是片石砬地。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按理说,她被撞之后流了那么多血,理该死了才是。

  她不会是在坟地里又苏醒过来了吧?她想起幼时随父母亲去给外公外婆上坟的坟山,又不禁收回了思绪。坟地旁怎么会有小孩子说话?这不会是坟地。

  她试着深呼吸了两下,舒畅得很,只是喉咙很疼。动了动手脚,腿上也有些疼,但还能忍受,而且四肢很有活力。

  她居然只是受了些小伤?

  她再次了睁了睁眼睛,觉得能适应了,便双手撑地,飞快坐起来。

  才睁眼,她的视线便瞬间对上了一张绝美如玉的小脸!那脸上略带稚气,双眼里有着微愕和欣喜。

  她的惊愕更甚。她明明记得昏过去之前见到的那张脸是张大人的脸,为什么又变成了小孩?她视线下落停在他怀里,心里更如起了惊涛骇làng——她的左脚搁在他膝上,他似乎正在给她擦药。而不可思议的是,她身上穿的是女童穿的绣着五瓣梅的银白纱长衣长裤,而她的身子竟比原先缩小了约有三成!

  她变小了,而且在这野外醒来!再看这四处,此处地势略高,却十分平坦,像是半山腰。

  她都三十岁的高龄了,现在被一个绝美的小男孩在这半山腰揉腿?

  “怎么了?很疼吗?”男孩看见她目瞪口呆的样子,手下不觉放得更轻了。方才欣喜于色的脸上,这会儿变得有些腼腆。

  他约摸十二三岁,身旁是两名高大壮还挎着刀的护卫,不远处还停着辆马车。两名小厮挽着食盒倚在马车旁,不时往这边张望。

  谢琬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实在太诡异了。

  她忍住心中的惊疑,再度冷静地打量起四周,这是座并不高的山,眼下他们正处在通往山顶的大路旁,但是这座山显然不只一条路,因为不远处的山腰上也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和马车在夕阳下行走。

  山谷里的枫叶红了,山顶上的凉角有八个角,男孩的马车上插着茱萸。

  这是重阳节!这山是huáng石镇外的七星山!

  世事如此巧合?谢琬有些发抖,顺手一摸项间,一个铜钱大的金灿灿的实心金锁露出来,锁上刻着个篆写的“琬”字。

  这是她金锁没错。她此生只到过七星山一次,生平也只有一个刻着琬字的金锁。那是八岁时父亲亲手在八月十五的赏月宴上给她戴上的,只是后来哥哥落狱的时候为了打点狱卒而出手了。而正是八岁那年的重阳节,双亲就带着她上了七星山!

  她整个人都发起抖来。她如果没有弄错,那么她又回到了八岁时父母亲双双坠崖而亡的那天!

  那天正是重阳节。父母双亲见连日秋高气慡,便起了登高郊游的兴致,哥哥谢琅因为要温书准备考生员试,所以爹娘只带了她一起上山。然而到了半山腰时,所乘的马车侧翻下了山崖,父母亲都双亡了,而她则被母亲紧紧搂在怀里,只是撞得晕了过去。

  她还记得那年坠崖救回来后昏迷了很多天,醒来的时候父母亲已经出殡。如果她真的回到了八岁,为什么又会在这里醒来?

  是了,还有父亲母亲呢?!如果她提前醒来,那是不是说明他们也有可能没死?

  她像是被针刺了一样,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推开这男孩朝四周崖边冲去。一面察看着崖下,她一面大声地呼喊爹娘,可是无论使多大劲喉咙里都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反而只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男孩一心一意替她揉腿,被她突然抽了脚,立时怔住。但紧接着他也回了神,飞步冲上去,赶到崖边将她拦腰死死抱住,说道:“这里好危险,你不要乱走,小心再摔下去,就没命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twentine寂月皎皎陈忠实朱轻强取豪夺乐小米

 1/38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