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美人娇_扇坠子【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美人娇_扇坠子【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3-07/扇坠子

  《美人娇》作者:扇坠子

  文案:

  候府嫡女林琼,当年执意下嫁给伯府的穷小子,

  最终落得凄凄惨惨,命丧huáng泉。

  十年后,她在岁月的夹缝中醒来,

  当年的穷小子已是三军太尉,居然认出了她这个前妻,

  可是这一世,她不愿再给机会了。

  ###

  阅读提示:

  1、不宅斗,不权谋

  2、重生女VS偏执男,微nü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景语(林琼),谢骁 ┃ 配角: ┃ 其它: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1章

  寅初三刻,仲夏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秦府除了早起的灶房婆子,几个院落陆陆续续开始点灯。西北角上的一座小院,也响起洗漱和走动声。

  两个穿淡青色袄裙的侍女,提着热水从水房回来,见西厢里一片黑暗,不由叹气。身量高些的侍女名叫湖菱,她见西厢寂静如死,对身边的湖柳道:“一会儿你帮着姨娘梳头,我去看看九娘子。”

  湖柳想到那人可怜,点头应了,又生气道:“宋婆子也太不经心,这个点了还在赖觉,九娘子如今正是需要她的时候,她倒越发懒散了!”

  湖菱提醒她轻声,“我们哪个管得了她,快些回吧。”

  两人便不再说话,轻手轻脚进了堂屋。

  秦景语扶着窗,把她们的话都听着了。她也不是要偷听,只不过早就站在窗下,凑巧听见两人回来。

  窗前有一张条几,几上有一只细口瓷瓶,瓶里插一把焉巴的白兰花。白兰浓郁的香气,只让西厢的苦重药味稍减,浊气犹自下沉。推开纱窗,有凉凉的风chuī进来,缓缓卷走屋内闷了一晚的热气。

  没有点灯,也没有声响,伺候她的宋婆子就睡在外间,把小丫鬟萍儿都挤到了罗汉榻边沿,两人在酣睡。

  她一个人站着,望着窗外青黑的天幕,那天穹上还有些许不起眼的星子,隐沒在晨光里。

  昨日huáng昏后她就醒了,闭着眼睛,彻夜未眠。闭上了眼,眼皮却一直在跳,无数深深浅浅的黑影在眼前跳动,跳得她心神疲惫不堪,脑中却越发清晰明亮。

  是了,她并不叫秦景语,也不该活着,她早在十年前就一剑入腹,命送huáng泉。

  她本是永平侯府的嫡幺女林琼,万千宠爱,如无意外必是一生平顺。奈何天意弄人,她遇到了谢骁,拼着无数阻挠,她下嫁给了这个成安伯府的庶六子。那之后,最美年华,喜怒哀乐,皆随了他去,而光yīn似冷箭,薄情如白刃,一息之间便刺穿了脆弱的有生之年;再之后,无尽混沌间,再睁开眼就变成了秦府庶出的九娘子。

  昨日如新,她记得很清楚,她和秦景语没有一点相似,连闺名也不相同,秦府和她本家、夫家也毫无关联。一个完完全全的意外,她魂附魄归,重新活了过来。

  只是活过来做什么呢,林琼已经死了,这世间也过去了十多年。爱怨情仇,烟消云散,如尘如土,一覆了了。

  风儿chuī动白兰的花枝簌簌声响,景语衣衫单薄,顿觉身上一凉。

  站久了不但腿脚麻痹,全身也泛起疲惫酸软的无力感。昨日醒来后,宋婆子几人要来喂她水米,惊骇莫名间,她看谁都陌生,便把眼一闭,假装睡去。此刻腹内中空,不过往chuáng榻走去的几步路,仿佛全身只剩二两骨头,轻飘飘的。

  她躺下,没有睡意。秦府,秦府,她生来是侯府的千金,十年前的秦府大约才是五六品门第,高攀她不起。翻遍记忆,唯有秦老夫人,有过一面之缘。

  那年她新嫁入成安伯府,时逢谢太夫人七十大寿,伯府大宴宾客,秦老夫人带着两个儿媳來贺。她身份高贵,陪着老寿星待客,因她是新嫁娘,秦老夫人还特特送了她一枚比翼鸟佩玉。那玉甚是jīng巧,彩头又好,她开心地编进络子里,还叫谢骁笑话自己没见过好东西。

  心跳蓦地一滞,一阵刺骨寒意绞着痛叫她呼吸都乱了。

  谢……骁……成安伯府和秦府在她脑中不断jiāo替,她忍着头痛欲裂,默默望着头顶的纱帐。

  没过多久,就听外头有人敲门。睡在外间的宋婆子嘟囔一声,一边穿衣一边应道:“是谁啊?”

  “是我,宋妈妈起了吗?我打了热水,正好匀你一些。”

  “来了,湖菱娘子稍等。”宋婆子把一旁的萍儿推醒,“快起来。”

  湖菱在外边听着响动,进屋看见九娘子果然被吵醒了。她点了烛台,再要开窗时发现纱窗已被支起。热水已兑好,在铜盆里绞了帕子,湖菱伺候景语洗漱,“九娘子今日好些了吗,姨娘惦记着您,叫我过来看看。”

  湖菱所说的姨娘是住在堂屋的瑞姨娘,因她膝下无子,对同住的九娘子多有照顾,常让两个侍女来西厢帮衬。景语背后垫着两个软枕儿,有些虚弱道:“我没什么大碍了,倒是劳你和姨娘费心。”

  “九娘子又说客气话,”湖菱只是笑,“今日厨房蒸了甜枣糕,我一会去取来,您喝了药吃正好。”

  景语想到那黑乎乎的汤药,胃里就有些泛呕,“其实我好多了……”

  “还说呢,这躺了五六日怎么唤都不醒,昨日才清醒些,您就好意思说自己大好了?”

  提到这场大病,屋内顿时静了一瞬。景语默了片刻,“母亲知道我醒了吗?”

  湖菱点头,“昨日就报信去了,夫人还送了人参来。”

  在一旁的宋婆子见两人目光望过来,忙解释道:“确实有这赏赐,昨晚我看娘子睡下了,就没有叫醒你,都好好收着呢。”

  景语客气道:“有劳宋妈妈照顾我,这几日你和萍儿辛苦了。”

  宋婆子连道不敢,叫了萍儿过来服侍。萍儿才刚十岁,梳着双丫髻,看到景语醒了很是高兴,“娘子醒了真好,前几天可把我们吓坏了。”

  景语也笑,叫她替自己去向瑞姨娘问个好。等萍儿应了出去,她才把眉轻轻一蹙,“湖菱,玉萱怎么不在我屋里?”

  湖菱坐chuáng前的绣墩上,仿佛早知她会有此一问。秦府几十口人因着秦老夫人健在,尚未分家,三房的孙辈序齿排在一块儿,生在大房的景语排第九。九娘子的生母只是姨娘,出身卑微,连带九娘子也在府里艰难。小玉萱七岁上被挑来服侍,和九娘子说是主仆,更是玩伴,两人情谊很是深厚。出了这般大事,此刻景语转醒却不见身边侍女,必然是要问的。她知瞒不了多久,便轻声道:“那日您昏迷不醒,夫人责怪玉萱照顾不周,把她下到杂役房去了。”

  杂役房里多是粗使的男仆和老妇,是全府最脏最累的班房,厮混着各种老赖,惯会作践人。这样的地方,吊着一口气便没人会问伤病苦痛。景语吃了一惊,心里隐隐有陌生的焦灼浮动,“不行,玉萱不能待在那儿,我去求母亲。”

  见景语要下chuáng,湖菱忙按住她,“娘子可不能乱动,您现在还病着,如何去夫人那里?午后我寻个时机去探她,回来我们再想办法,您可千万要顾着自己,再不能有差错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道门老九冬雪晚晴易人北天籁纸鸢冯华靡宝

 1/97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