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重生之极品农家媳_雪妖精01【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极品农家媳_雪妖精01【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3-07/穿越重生耽美小说/雪妖精01

  《重生之极品农家媳》

  作者:雪妖jīng01

  潇洒过,快活过,落魄过,繁华千丈后的许英想念的却是那段她无法忍受的日子。

  这辈子重新来过,她选择做个彪悍的农家妇。

  丈夫爱,婆婆夸,弟妹挽着胳膊说好话,个个都说她是黑北一枝花。

  本文架空,请勿针对。

  ==========================================

  已有完结作品:《穿越之山田恋》。《宝窑》。《百味记》。坑品保证,欢迎亲们跳坑。

  作者自定义标签:重生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001章 结束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句经典名词本是描写了漂泊天涯旅人的愁思,可许英却觉得就是在说自己。

  她此刻的心情,便恰似那断肠之人!

  站在江桥之上,环顾四周,远处高楼林立满目繁华。艳阳之下,江面细金跳跃,波光粼粼,好似充满生机!只是谁又知道她的心,早已被这繁华的尘世磋磨得只剩下沧桑和荒凉……

  阳光在许英的侧颜笼上一层融光,让她苍白黯淡的脸色多了几分暖色,她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似嘲讽,似悲痛!

  有什么比落魄时遇到了曾让自己看不起的前夫悲催?

  可许英知道,没有悲催,只有更悲催。

  曾经被她嫌弃的前夫现在当上了一院之长,而自己却被人骗了钱财吃上了官司。

  朋友介绍她找一个出了名正直的院长,希望能帮她重新上诉,可她却在院长室见到了她的前夫。

  年轻稚嫩的脸已经有了中年人的威严,曾经熟悉的声音也多了些浑厚和磁性。

  若不是桌子那牌子清晰的写着:院长:刘明达。她都不敢去认。

  听人说他是靠自己一步步坐到了今日的位置。

  听人说他正直义气,不贪污受贿,是个难得的好官。

  听人说他不好女色,不jiāo际应酬,是个难得的好丈夫。

  听人说他母慈媳孝,日子过的幸福美好。

  听说……

  总之在现在这个社会上,他是个难得的清官,难得的好丈夫,孝顺的儿子,一个家人生活的很幸福。

  去之前她还是那么羡慕他的妻子,能嫁这样一个好男人,不像自己……

  可老天要不要这样讽刺啊,这个好男人竟然是她曾经弃之如敝履的前夫。

  曾经自己是那样的自傲,觉得他配不上自己,如今却这么落魄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许英感觉到了羞愧,心里更升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楚。

  等刘明达看到材料上的名字,等他从这个面色沧桑的女子身上找到前妻的身影,他惊的睁大了眼睛。

  她现在脑子里还不断闪现着他当时惊讶,无法置信的神情。

  想来他从来没想到会再遇见自己这个曾经那样背叛他,伤害他的前妻吧?

  他没有看不起自己,也没有对自己横眉冷目,而是问自己过的好不好?问自己官司怎么回事。

  去他、妈、的好不好!要是好她能出现在这里吗?

  可对方越是这样待她,她心里越愧疚,越难受,越是觉得对不起他。

  无法忍耐的许英不顾刘明达的追喊,跑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她竟然会跑到了江边。

  可笑啊!讽刺啊!

  但更多的是追悔!

  许英笑出了眼泪。

  可不管如何日子总要过,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许英吸了吸气,努力平复着翻涌的情绪,伸手挥去了腮边的泪。她得回去拿回她官司的材料,然后离开这个地方,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她从江桥上转身,准备从上来跳到桥面上。

  可因为站的太久她的脚有些发麻,不听使唤,一脚没踩稳,许英向后倒去。

  她的身后是làng涛滚滚的松花江,她不会水,要是掉下去可是会淹死的。

  许英轻呼一声,飞快的抓住了桥栏杆,动作快的绝对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她知道这是人在遇到危险时潜意识的作用。

  她的手抓住了水泥的栏杆,吃力的往上爬,她不指望有人救她,现在的人都冷漠,别人说不定还怕她是碰瓷的呢。

  正在使劲的许英脑海内却突然闪现出了她花样年华时的一幕幕,那是她压在心底不愿意回忆的。

  家在中原地区的她,本和东北毫无jiāo集。

  可因为家里出事,需要一大笔钱,她一个在东北打工的远方叔叔把她介绍过了东北的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条件很不错,本不需要外地的女子做媳妇,可因为和她远方叔叔关系好,答应见上一面,哪怕不成,他们多少也会尽量帮扶下。

  一见之下,那男人看中了她纯情的外貌,看中了她温柔的性格,便出了一笔聘礼,把她从中原娶到了东北。

  许英想起了刚到东北的日子。

  东北地广人稀,民风彪悍,许英本就不安的心更加不安了。

  热血慡直的丈夫她觉得粗鲁,从心内害怕,拒绝和他亲热。

  慡直能gān的婆婆,她觉得对方话太直,太伤她的自尊心,她处不来。

  能说会道的弟妹,她不喜欢,因为觉得对方抢了她的风头。

  沉默的公公倒还好,只是好多习惯她都看不惯。

  许英是各种的不惯。

  吃惯了面食的她,觉得大碴粥和米饭无法下咽。

  睡惯了木板牀的她,无法忍受那冬夏都炙热的炕。

  冬天那么冷,滴水成冰,连个门都没法出,许英被冻哭了。

  她习惯不了这里的生活,感觉再过下去她会死的。

  可她却不知她看不惯别人一切的时间,别人也在觉得她矫情。对她也越来越差。

  越差她越无法忍受,忍无可忍的她跟着一个男子跑了。

  男子是南方人,甜言蜜语温柔的腻死人。

  许英觉得自己掉进了爱情的漩涡。

  为了爱情她可以什么都不顾,什么都抛弃!

  她和男人过了几个月的甜蜜生活,可惜,那个男人有家有老婆,只是骗她而已。

  被人抛弃的许英知道了被抛弃的滋味,才知道当初她的离开是如何的伤害了那个爱她的丈夫,她悔不当初,却无脸再回东北。

  独自一个人过了多年,她潇洒过,快活过,落魄过,辗转多年以后还是孑然一身。

  现在的自己,铅华不再,除了悲凉和沧桑,她还剩下什么?这一世自己真是太失败了,是她,亲手把自己给毁了。

  许英忍不住狂笑,酸楚的泪水从眼眶中肆意的涌出来……

  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剩下了,难道要回去求着刘明达去给自己打官司?

  即便官司赢了,自己的钱要回来了,可自己真的能快乐吗?

  自己有那个脸去求他吗?

  许英狠狠咬住了下唇,五官因痛苦而扭曲在一起,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落入江中。

  江是那么大,她的眼泪是那么渺小,小的别说làng花,就是一丝涟漪都不会起。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现在的生活对于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与其如行尸走肉这般活着,还不如早些解脱呢……

  许英笑着松了那只手。

  就这样结束吧。

  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结束自己这可笑的一生。

  往江中掉的许英默默闭上了眼,悲痛的神色渐渐被从容安静所代替。

  若是有来世,她不会再这样活,她愿意在那个能冻死人的东北做一个彪悍的妇人,守着一个家,安心过日子……

  第002章 坑爹的重生

  迷迷糊糊的许英感觉到了燥热和窒息感。

  她记得自己掉到了江中,沉下去的话应该有窒息感,可这份燥热感是从何而来呢?

  难道是她被人救起从而发起了热?

  许英不知道,可她脑海里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感觉身上好像压了什么东西一般,像石头一样沉重,让她透不过气来。

  接着她又听到了喘息声。

  那是男人在和女人欢愉时所发出的喘息声。

  对于这种声音许英并不陌生,可此刻她却惊坏了。

  她睁大了眼睛,她的身边竟然有人!会是谁呢?救她的人吗?

  可许英并没有看清楚什么,因为现在是黑夜,她只能看到黑黑的屋子。

  虽然看不清楚,许英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感觉复苏,她感觉到有个人压在自己的身上,她感觉到了身子的异常。

  她、她竟然在和人做那事。

  许英又羞又愤怒。

  她用力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

  真是可耻!

  这个臭男人竟然趁她落了水昏迷不醒这样欺负她,这算qiáng、jian!可恶的男人,她要杀了她!

  许英推开了男人后,怒气冲冲的坐了起来,可还没等她发火,那个男人有些怔忪的小声问:“英子,你这是咋了?又不舒服?我也没使多大劲啊,你疼了吗?”

  他知道自己叫英子?他的声音怎么那样熟悉?

  许英有些迷糊,脑海内的记忆不断翻滚,听这声音好像是她前夫年轻时的声音。

  不会吧!怎会是他的前夫刘明达呢?

  “英子,英子,你没事吧?对不住,都是我不好,我不做了,我去打水给你洗。”

  刘明达声音温柔,带着一丝的急切,心里却有那么一丝苦涩。

  当初他一眼就喜欢上了许英。

  许英身材高挑,小腰盈盈一窝,胸脯饱满,面目清纯,看着柔柔弱弱,不比他们东北本地的女子都五大三粗的。

  他喜欢上许英的娇柔可人,不顾父母的反对硬是应下了这门亲事。

  可许英进门后,不管自己怎样对她,她都和自己隔着心。

  他知道她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家乡嫁到了这天寒地冻的东北,是委屈了她,可他已经尽力对她好了。

  妈妈嫌她懒,说她每天都要睡到**点才起来,哪有这儿媳妇什么都不动手,家里一切都推给婆婆做的道理,况且婆婆还要上班,而儿媳妇则是闲人一个。

  自己替她辩解,是自己累着了她,年轻人难免贪睡。希望妈妈不要对她有意见。

  她吃不惯这里的东西,自己就想办法买她喜欢的,可有时间她连看都不愿意看上一眼。

  她接受不了自己,每次自己和她亲热,她都嫌弃,催促自己快点。

  自己能感觉到她的gān涩,感觉到她的忍耐,每次都只能草草结束。

  今日她更是这样,甚至把自己推开。

  他们都结婚一个月了,她就这样无法接受自己吗!

  刘明达心里感到了一丝的怒气。

  可随即他又冷静下来。

  一个小姑娘离开了家乡,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这里,嫁给了自己,自己是他此生的依靠,对于陌生的环境她肯定是畏惧的,是不安的,自己要多给她些时间,让她适应,相信慢慢会好的。

  想通了这些,刘明达下了炕,出门打热水。

  许英完全怔住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自己做梦呢吧,梦到了和刘明达一起的日子,可这做梦好死不死的gān嘛要梦到两个人做那样的事,真是的。

  一定是自己见了刘明达一面,心里后悔,才梦到了和他一起的日子。

  许英笑了下,又躺了下去。

  不过刘明达还挺温柔的,自己推开了他,他竟然没生气,还替自己的打水,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咋就没发现这些呢。

  许英躺在炕上,这炕热乎乎的,就是太硬了,睡惯了席梦思的许英觉得咯人的很。

  不过因为是梦,许英也没在意那么多。

  刘明达进了屋子,把水盆放在了地上,轻声喊道:“英子,你下来洗洗,洗洗再睡。”

  这梦还挺真实的,许英咧了一下嘴角,然后下了炕。

  “嘶”。许英倒洗了一口气,水有些热呢,她的手下去有些不适应。

  许英有些傻眼,不是梦没感觉的吗?

  她有些机械的清洗着自己,下身热烘烘的感觉让她心里惊骇。

  擦gān净上了炕,许英躺在炕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放在了她的胸前,还轻轻的揉了两下。

  许英又羞又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裳呢。

  她急忙转过了身,躲开了那只手。

  刘明达被许英的反应弄的心里有些失落,他默默的收回了手,躺平了身子。

  许英却完全顾不得这些,她用被子裹紧了自己。

  她刚才偷偷的摸了两把,自己现在的胸围没有后来丰满,这应该是她和刘明达刚结婚没多久的身材,记得半年后自己可是又丰满了许多。

  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掉进了江里吗?怎么一睁开眼就回到了炕上?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还正和刘明达在做那样的事。

  是自己潜意识里的不甘让自己做梦?可这也不像是梦啊,梦怎么可能这样真实?

  难道是别人说的重生?因为自己掉进江里的时间心里想着若是能重活一次,让自己回到东北做一个彪悍的妇人,所以老天爷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重生了?

  不会吧!

  她能种这么大的奖?

  再说这样的重生也太坑爹了吧,别人可没有正和丈夫做“爱”重生的啊,她咋就和人那么不一样呢!

  许英有些无法相信,可又无法解释这一切。

  她脑海里乱纷纷的,她不敢和刘明达说话,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思。

  前世她虽然后悔,可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爱过刘明达。

  就算是重生了,她也不可能立即就和刘明达很亲,也不可能立即爱上他,这需要时间,所以许英现在即便是后悔以前的一切,也不可能主动去示好,那不是爱,那是对于刘明达后面身份的羡慕和巴结,她做不到那样。

  许英东想西想的睡着了。

  刘明达感受着那个蜷缩着的人儿。

  她像只小猫,柔柔弱弱的让人心疼。

  又像只刺猬,一身的刺只为保护自己,却和他透着疏离,把他扎的生疼。

  哎,慢慢来吧,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感化她,会走进她的心里,会夫妻和顺的。

  刘明达想着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003章 早饭

  等许英睁开眼睛的时间,天才蒙蒙亮。

  光线透过窗户洒了进来,许英有些发蒙。

  她轻轻的坐了起来,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不大,屋子因为不久前刷了白灰,显得很gān净,可和后代比,实在粗糙。

  一张桌子,好老旧的颜色和样式。

  一个衣柜,和桌子同样的颜色,但是显得很笨重。

  一个木头的盆架,上面放着一个红色的脸盆。

  再加上自己身下的炕,这就是屋内所有的摆设了。

  不,不,炕的旁边还有两个木头箱子,上面放着两牀炕被。

  这?这是自己和刘明达刚结婚时的房间吧?

  许英有些不确定。

  她看着墙上那红红的喜字,她现在和刘明达应该结婚没多久,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因为她记得很清楚,满一个月的时间自己是把那个喜字揭了下来的,因为她觉得很刺眼。

  现在喜字还在,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新婚,没出满月,可现在具体是什么时候,她并不知道。

  许英有些呆愣愣的坐在炕上,她真的是重生了吗?

  “英子,你不睡觉,坐着做啥?”

  刘明达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坐着的许英,他一下惊醒了过来,许英是比较喜欢睡懒觉的,一般都是他快上班了,她还没起,今个这是咋啦?

  “有些睡不着了。”

  许英一出声发现自己现在的声音还是很娇柔的。

  她以前是很喜欢睡懒觉,可后来自己一个人在外漂泊,早就没了睡懒觉的习惯。

  “那我陪你说说话?”

  刘明达有些小心的问着,许英平时的话很少,自己和她说十句,有八句她都是不理自己的。弄得自己很没趣。

  许英借着清晨的阳光看刘明达。

  此刻的他很年轻,才二十四五,显得还很稚气。

  瘦瘦的脸,黑黑的眉毛,刘明达是单眼皮,但眼睛不小,鼻子很挺,他的嘴很好看,嘴不大,小巧的,颜色很正。

  刘明达脸上此刻带着一丝丝的讨好,一丝的小心翼翼,想来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吧。

  想起后来的事,许英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我们结婚几天了?”

  许英问刘明达。

  刘明达的眼眸闪了闪,她问他们结婚几天了。这是不是说明她压根就没在意过,根本就没放在心里。

  “今天正好满一个月。”

  刘明达就算心里有些难受,还是回了许英的话。

  “正好一个月啊。”

  许英有些感叹,老天爷还真会选日子。

  前世也就是今天她撕掉了墙上的喜字,对刘明达更加冷淡吧。

  其实刘明达很不错,主要是自己心内无法接受这样安排的婚姻,所以特别的抗拒。无论刘明达怎么做,都走不进她的心。

  她明白,毛病不在刘明达的身上,而是在自己的身上。

  刘明达有些不明白许英是什么意思。

  许英却穿好了衣裳,下炕穿了鞋子。

  “英子,你gān嘛去?”

  刘明达不明白妻子起这么早gān什么。

  “准备做早饭啊。”

  许英回头说了一句,神情有些淡,不过她咧起了嘴角轻轻的扬起了一个笑容。

  在晨曦下的许英被镀上了一层薄光,是那样的美,让刘明达看直了眼睛。

  英子咋就长的这样好看呢?

  刘明达好半晌才回过神,可回过神他更加傻眼了,英子说什么?她要做早饭?他没听错吧!许英是连个碗都不刷的,咋会做早饭?

  自己的娘为了许英不做饭不刷碗不收拾屋子说了好几次,自己都因为心疼许英,替她辩解。

  不过许英的手很好看,细细长长,柔柔嫩嫩的,确实不像gān活的手。

  刘明达看看窗外,难不成今个太阳从外面出来了?

  不行,许英没做过饭,可别让她伤着烫着了,还是自己去帮她做吧。

  刘明达想到这里急忙穿衣服下了炕。

  厨房内许英已经点燃了炉子。

  现在这个时代可不比后来,煤气灶啊,天然气啊,什么都有,现在用的还是炉子,烧的是柴火和煤炭。

  在刘家生活几年,她对这些还是知道的,虽然不至于特别熟悉,但也是会点燃的。

  看着张口结舌的刘明达,许英心里好笑,他是怕自己不会点火,怕自己弄伤了才跟过来的吧。

  不过许英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暖意,刘明达对自己挺好的,前世是什么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怎么就没发现呢。

  “你进来做什么?还早,你再去睡会吧。”

  许英赶刘明达出去。

  “要不我陪着你做饭吧。”

  刘明达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虽然许英会点火,可做饭呢?

  “快去睡吧,我能行。放心,我不会把厨房烧了的。”

  许英笑了一笑,把刘明达从厨房内推了出去。

  刘明达感觉今天的许英有些不大一样,可具体是哪里不是一样,他说不出来。

  既然许英不要自己帮忙,那自己就回屋等着吧,要是一会儿她饭做的不好,自己就和娘说说,毕竟许英家和自己家吃的不一样。

  许英看着厨房内的摆设。

  厨房比较简单,两个大炉子,连着两个屋子的炕。

  除了水壶,锅碗外就一个木头的案板,一个很简易的木头架子,下面堆着很多劈好的柴火旁边放着两袋煤块。

  许英看了看粮食和菜,她都忘记平时刘家都吃什么了。

  不过好像早上基本都是大碴粥和咸菜什么的。

  大碴粥?

  许英皱了皱眉头,她真的不会做啊。

  许英被那个男人抛弃后,过了一段很辛苦的日子,她在酒店做过服务员,看过厨师做菜,她也学过,后来还自己卖过盒饭,她都是自己做菜做饭,别人都赞很好吃,可她确实不会做东北这边的大碴粥,二米粥一类的,只因为她从心里不愿意想起东北这边的过往,所以对这边的吃食也不是很用心的学习。

  不会做大碴粥,那自己做什么呢?

  对了,自己的公婆和刘明达除了喜欢喝大碴粥外还比较喜欢喝玉米面粥,自己做玉米面粥好了。

  许英锅内烧了水,这边用碗泡了些玉米面,然后开始准备菜。

  现在是七月,菜还是比较齐全的。

  许英拿了几个水萝卜,拿了几根huáng瓜,拿了几根大葱切巴了几下,这就够装一盘子了。

  然后她又炸了一盘子jī蛋酱,这就是水灵灵的蘸酱菜了。

  第004章 欢快

  许英看了看锅内煮的咸鸭蛋,已经差不多快好了。

  “真是的,这媳妇娶的跟娶了个祖宗差不多,进门啥也不gān,哪有这媳妇睡到**十来点还不起来的,啥都指望着老婆婆,好像我该她似的。”

  厨房门口刘明达的母亲也就是许英的婆婆孙月正嘟囔着,看着正在忙碌的媳妇傻眼了。

  这?

  她不是眼花了吧!

  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那个平时爱睡懒觉,吃饭都喊不起来的儿媳妇怎么会起来做早饭?

  “妈,您起了啊,水打好了,您快洗脸刷牙吧。”

  许英笑着喊了一声,她其实听到了婆婆的嘟囔,不过她没往心里去,因为婆婆说的是实话,她无法反驳。

  孙月看着现在的许英不仅没缓过神,反而更惊诧了。

  今个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平时这个儿媳妇喊声妈就像是要了她的命似的,喊的那个勉qiáng,整天绷着脸,好像谁都对不起她似的,今个咋笑的这样温柔?

  孙月梳洗gān净后还有种在梦中的感觉。

  “你今个咋起这早?咋不多睡会?”

  孙月虽然搞不清楚这个儿媳妇闹什么鬼,可她是个能沉得住气的。

  “睡好了。”

  许英微微的笑了一下,自己这个婆婆算是个女qiáng人,家里兄弟姊妹多,她是大姐,什么都得管,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当上了卫生局的书记,是很不容易的。

  她人热心又正直,只不过因为性格直慡,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让前世的自己不喜,觉得处不来,其实她是个不错的婆婆。

  “妈,我做了苞米面稀饭,我和明达哥结婚前没来过东北,也没吃过大碴粥,所以我不会做。”

  许英轻声说着。

  “不会做没啥,谁家也没有天生就会的,以后你要是想学,妈教你。”

  孙月慡快的说着,她不怕儿媳妇不会,就怕儿媳妇懒。

  “那好,今个咱们就先喝苞米面粥。等我学会了再做大碴粥。”

  许英就知道婆婆会这样说。

  “苞米面粥也挺好,顺口,我就爱喝这个。大碴粥天天吃也怪烦的。你做的好。”

  孙月夸了媳妇一句,只要媳妇肯gān,心里能融到这个家里来,她不会挑事的。

  许英把饭菜都摆上了桌子,刘明达的父亲许英的公公刘志和刘明达的弟弟刘明远也都起来了。

  一家人坐在了饭桌上,刘志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笑道:“今个还有咸鸭蛋啊,是啥好日子啊。”

  他问的是孙月,因为他以为饭菜是孙月准备的。

  刘明达也有些傻眼,这都是自己老婆做的?看来自己这个老婆还是挺会做饭的啊。她是个贤惠的,自己没选错人。

  “今个这饭可是你儿媳妇准备的,是啥好日子你问她,我可是不知道。”

  孙月笑了一笑,喝了一口苞米面粥,不稀不稠刚刚好,带着一丝丝的甜,比自己做的都好。

  “今个不是我和明达哥结婚满一个月了吗,我们哪儿有个习俗,满一个月要吃jī蛋或者鸭蛋,预示以后都会圆圆满满,所以我就煮了几个鸭蛋。”

  许英脸红的解释着。

  “好,好,圆圆满满的好,这鸭蛋该煮。”

  刘志笑了一声。

  “嫂子煮的粥好喝,这jī蛋酱也炸的好。”

  刘明远很喜欢自己这个嫂子,长的漂亮,又温柔,以后自己也要找个这样的媳妇才行。

  “老二,你这才第一次吃就夸你嫂子,娘白给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饭。”

  孙月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不过眼底的笑意让人知道她并不是真的生气。

  “呵呵。”

  众人都笑了起来。

  许英眼眶微湿,原来在刘家的饭桌上,吃饭的气氛也可以这样欢快的吗?前世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把心放在这里吧。

  “爸、妈、明达,名远,我们那里有个规矩,就是新嫁到婆家的闺女,没过满月是不能在婆家动手gān活的,不然老人会说要受婆家一辈子的欺负,虽然我不信,可我们那边都讲这个,所以这一个月我啥也没做。我知道爸、妈都有些不高兴,觉得我很懒,我心里也挺难受的,现在已经过了满月。以后做饭什么的,都归我了。不过可能我们那边和咱们这边的口味不太一样,要是做的不好,爸、妈你们可别见怪。”

  许英对于自己前世那一个月的表现解释了一下,不然她要是突然转变了,她怕大家会觉得奇怪。

  “哦,原来还有这个说法啊,我就说哪有这儿媳妇进门啥也不gān的,不能因为长的好,就得被婆家养起来,英子,是妈错怪你了。”

  孙月对儿媳妇道了歉,觉得自己是误会媳妇了。

  “十里不同俗,别说英子娘家和咱们这里差几千里了,肯定有不一样的说法。英子你也别难受,咱们都是一家子,啥见怪不见怪的。”

  刘志作为家长发了一句话。

  “就是嫂子,咱们是一家,以后我就能吃嫂子做的饭了,嫂子多做点你们那边的好吃的呀。”

  刘明远二十出头,正是青chūn的时间。对于这个漂亮的嫂子,他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刘明达眼内满是柔情,他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自己的媳妇是最好的。

  一家人和睦的吃了早饭,孙月想去刷碗,让许英推了出来,婆婆还要上班呢,一堆事呢,自己是闲人,哪用婆婆做。

  孙月出门的时间嘴上是带着笑的。

  刘志也去上班了,刘明远出门了。

  刘明达到了门口,看着在门口送他的小娇妻,忍不住在许英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看着许英通红的脸,他笑了一声,然后上班去了。

  家里就剩下了许英一个人,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返身坐在了木头的沙发上。

  真的重生了?!

  她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感觉置身梦中。

  环顾着家里,她知道真的重生了,家里的摆设,样子,很多她是想不起来的,现在却这样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自己该怎么办?

  虽然落入江中的时间她想过要好好的做个东北的妇人,要好好的在这个家生活,可真的会到了这里,许英还是有些怕的。

  她该好好的想想以后该如何做。

  前世婆婆嫌弃她是个闲人,说要给她找工作,她死活不去,就一直在家闲着。

  这世不能这样了,她要工作,她要有事做,这样婆婆不会说什么,自己也能独立。

  可做什么呢?

  许英沉思。

  第005章 柔情

  等刘家人回来看到家里傻了眼。

  家具还是那些家具,可都变得gān净明亮,透着油光。

  地上也gāngān净净的,并且家里多了一股很清香的味道,这来源于许英插在瓶里的花。

  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就是野花,可现在插在瓶子内,不仅好看,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的心情跟着舒畅起来。

  “你咋收拾这gān净?累坏了吧?”

  孙月在屋内转了一圈,她自己也爱收拾,不过她gān活虽然麻利,虽然很快,却有些粗枝大叶的,没有许英收拾的这样细致。

  “还行。”

  许英笑了一笑,房子不大,收拾起来并不困难。她没觉得咋累。

  “你赶紧坐着吧,晚上饭我来坐。”

  孙月不是那不讲理的婆婆,不可能使劲使唤媳妇。

  “不用……”

  许英还没说完就被婆婆按在了沙发上。

  “你歇着吧,收拾了一天,我进来都不敢认了。明个别gān这么多了,做两顿饭就是了。”

  许英的公公刘志也说了句。

  刘明达看着媳妇眼内满是柔情。

  “这、这……”

  孙月像是受了惊一样从厨房内跑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

  刘志不解的问着。媳妇咋一惊一乍的。

  “英子、英子把饭都做好了。”

  孙月去厨房准备做饭,可厨房的案板上整齐的摆着几个小盘子的菜,锅内蒸了菜饼子,还有一锅的汤,啥都准备好了,根本就不用她忙活了。

  几人都有些吃惊。

  “我约莫着快下班了,就提前做好,这样爸妈回来就能吃了。”

  许英去厨房帮着摆了饭。

  晚上的菜也不麻烦,一盆子小豆腐,一碟酱,一碟泡萝卜,一盘子豆芽炒韭菜,一锅小白菜豆腐汤。

  虽然没有肉,可简单清慡,众人都吃的很香。

  “你这手艺可比你妈qiáng远了。”

  刘志吃了两个菜饼子,正在喝汤,夸了一句。

  刘明远使劲点头,表示同意爸爸的话。

  孙月白了自己男人和儿子一眼,却没说什么,儿媳妇这手艺确实比自己qiáng远了,一样的东西她就是比自己做的好吃。

  一家子吃过了饭,孙月硬是抢过了洗碗的活,没让儿媳妇做了。

  等洗漱完毕上了炕,许英同刘明达说话:“明达哥,我想找个活做,你觉得咋样?”

  许英之所以没在饭桌上说,是因为她想先和刘明达说一声,这是对于刘明达的一种尊重。

  “你想出去上班?”

  刘明达微微皱眉,又道:“还是先别找了,这里冬天冷,出去一会儿就冻透了,我怕你受不了,等你习惯一年,明年再说吧。”

  刘明达心疼媳妇,怕媳妇会觉得冷,会觉得辛苦。

  “没事,我先随便找个事做,要是冬天太冷,到了冬天就先不做。明达哥,你就让我试试吧。我不想整天在家里,要不你们都去上班了,我一个人也无聊。”

  许英的声音很柔和。

  刘明达没立即说话,要说东北这边的男人都有那么一些的大男人主义,刘明达也不例外。

  从心内来说,他是不想许英出去找工作,一是舍不得许英辛苦,二是心里多少有些不放心,再加上他觉得自己也能养活媳妇,何苦让她受累。

  可想想许英确实要一个人在家,他也怕她寂寞。

  “那行,那就先找个事,你要是不想做,觉得累,咱们就不做。”

  刘明达点了下头。

  “嗯,谢谢明达哥。”

  许英道谢,声音透着欢快,刘明达是个讲理的人,这样的人以后才好相处。

  黑暗中刘明达看不清楚许英的表情,可许英那娇柔的声音让他的骨头都苏了。不由自主的他的手就伸了过去,握住了许英胸前的浑圆。

  许英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她不习惯,虽然她现在对刘明达有好感,可毕竟还没到那份上,现在就让她和刘明达那样的去亲热,她觉得她做不到。

  “明达哥,今个有点累呢。”

  许英感受到身上那只手在自己的皮肤上游移,她没有推开,可她也没有那份热情。

  刘明达的手僵了僵,他知道许英这是在拒绝自己。

  可想想今个她确实挺累的,一大清早就起来忙活早饭,又把屋内收拾的gān净,做晚饭什么的,一天都没有闲着。怎可能不累。

  以前许英不会拒绝自己,可她每次都是极力忍耐,她的gān涩和紧张让他心里也难受,好几次都半途而废。

  现在许英不忍耐,直接和自己说出,是不是说她从心内有些接受了自己?

  想到这里,刘明达心内起了兴奋感,他让许英转身,轻轻的给许英揉起了肩膀。

  刘明达的手劲很大,可此刻他却是那样的温柔,生怕弄疼了自己,许英感觉自己的眼眶慢慢湿润了,他真的对自己很不错,前世她的心到底在想什么啊。

  揉了半天,刘明达的手又慢慢伸到了前面,轻轻的揉搓,许英心里满是无奈,可又觉得理解。

  刘明达正是少年热血,身边躺着一个娇妻,他心里能安分才怪!

  要不自己忍耐一下,让他?

  许英刚想到这里就感觉到刘明达搂紧了自己的腰。

  “快睡吧,明个还得早起呢。”

  刘明达没有进一步,只是搂着许英睡去。

  听着刘明达微微的鼾声,许英感觉到了一种踏实感,原来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是这样的感觉,这样的黑夜,她不会再害怕,不会再孤单。

  第二日许英在饭桌上说了自己想找工作的事。

  孙月是第一个赞成,她不喜欢懒人,不喜欢闲人。

  “英子,找工作的事包在妈身上,妈不是那贪心的人,咱当个官不为收人家的钱,gān好自己的工作是本份,可给儿媳妇安排个工作,这还是没问题的。”

  孙月一口承担了下来,刘志也点了点头。

  许英一怔,她没想让婆婆帮着安排,想自己出去找找。

  “我今个就帮你落实,本来我准备给老二安排到医院的,但现在先安排你进医院,进妇婴医院好了,正好他们医院前几天还问我们有没有人进去呢,老二的事等明年在说吧。”

  孙月是卫生局的书记,安排一个人进医院还是很简单的。

  许英傻眼,她从来没有想过进医院去工作,要进去肯定是当护士,要练习扎针什么的,可问题是,她不行啊,她看到别人扎针输液都觉得疼的要死,都不敢看,要是让她扎,她根本就下不下手。

  第006章 商量

  许英从心里压根就不想做护士。

  再说自己也不能抢了刘名远的名额啊,她上辈子离开刘家的时间,刘名远已经是大夫了,并且他相当的认学。

  后来那人告诉她,院长的弟弟是整个市里都出名的一把刀,这说明刘明远后来gān的相当好的。

  自己现在要是抢了他的名额,谁知道以后刘名远的机遇会不会发生变化。

  “不用,妈,让名远去吧,他能当大夫,他是学这个的,他比我有兴趣,也比我合适,我进医院最多也就是个护士,咱家不能因为一个护士失去一个大夫啊。”

  许英拒绝了,她怕老二刘明远心里有想法,还歉意的看了刘明远一眼。

  “嫂子,你就听咱妈的去吧,我不着急,我明年再去,正好我可以多学一年,去的时间心里也踏实些。”

  刘明远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反而还劝着许英。

  “就是,英子,按说妈同时安排你们俩也没啥,可咱不能让人说闲话。卫生局一年给我们一个安排人的指标,每年妈的都没用,今年就给你了,明年给老二,就这么说定了。”

  孙月拍板。刘志点头,也表示同意。

  许英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婆婆有些qiáng势,虽然她是好心,也是为自己好,可自己真心不喜欢去医院啊。可她又没法拒绝,要知道婆婆都把亲生儿子的名额推到明年了,自己再说不去,那就是不识好歹。

  “英子,你先去吧,刚进去人家肯定不会让你扎针的,可能会让你先管被褥,私下练习扎针,等你技术纯熟了,通过了考核,才会让你上手,你不用有压力。咱慢慢学。”

  刘明达也柔声的劝着媳妇,进了医院,肯定比自己出去找工作qiáng。

  许英这下更找不到托词的,得,进医院就进医院吧,当护士就当护士,反正先不用扎针,她有一段适应期,先适应再说。

  “谢谢妈,明远,你有没有什么想吃,嫂子做给你吃。”

  许英道谢,又问刘明远,她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刘明远,自己重生,抢了他一年的时间。

  “嫂子,我想吃羊肉馅的饺子,等哪天你包给我吃呗。”

  刘明远没和自己的嫂子客气,都是一家人,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好咧。”

  许英笑着点头,前世她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个小叔子也很不错呢。

  “就知道吃。”

  孙月说了二儿子一句,嘴上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这个二儿子都二十多了,他人不是很聪明,可却很单纯,很善良,也很认学,不惹事,这让她很放心。

  事就这样说定了。

  晚上回来孙月告诉许英,周一就可以去医院了。

  许英心里有些忐忑。

  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再有两天,她就要到医院去了,虽然前世她见过很多的护士,大致也知道她们的工作是什么,可她就是慌张,就是有些发怯,大概来源于她的不喜欢吧。

  到了夜里,刘明达一边给许英揉肩膀一边道:“星期天估计我没事,我领你去买两件衣裳吧。”

  许英一愣,怎么好好的要给自己买衣服?

  是了,自己要上班了,他是不想让自己在同事面前丢人吧。

  “不用了,去了我估计也是穿发的衣裳,再好的衣裳也穿不到那里去,我的衣裳还行,别乱花钱了,钱都攒着,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呢。不过你给我十块钱吧,我想买点羊肉,到星期天包饺子吃,剩下的,我要是有个零花什么的,就不问你要了。”

  许英记得自己手里是没有钱的,娘家就是因为急需用钱,她才嫁到了这里,嫁人的时间,妈妈拉着她的手哭,觉得对不住她,偷偷塞给她一点钱,让她留着有个急用什么的,可她又塞给了妈妈,家里的情况她是知道的,要是有一点的办法,父母也不至于让她远嫁,那钱本就不够用,她怎么可能还要。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刘明达说着就要跳下炕去。

  “不用急,明天也不晚啊。”

  许英急忙拉住了他,还真是性急。

  “呵呵。”

  刘明达gān笑了一声,觉得自己是太心急了。

  “我现在一个月有三十二块的工资,爸妈不要我的,说够咱们俩花就行,我自己也用不了多少,一个月五块就够了。剩下的以后我都jiāo给你了。”

  刘明达是那种你对他好,他会死心塌地对你的那种人。只要许英对他真心,他是什么都不在意的。

  许英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

  现在的刘明达是在法院给领导开车的。

  她记得婆婆是想让他考警察的,但他没有,考了法院,进去后,领导看他看车的技术不错,人又机灵,就指明让他开车。

  这一开就是好几年,有时间领导要是有事,半夜也得起来去拉着领导出门。

  不过前世的许英并不在意,她巴不得刘明达不在家呢,那样就没人烦自己了。现在想想,刘明达也很辛苦。

  上一世她也没管过刘明达的工资,记得刘明达头一个月是把工资jiāo给她的,但是她没要,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后来刘明达就每个月给她点零用的,没让她管钱了,因为她不稀得管。

  “好,你在外面也别紧着自己,该花的钱就花,不够你就和我说一声。”

  许英从来都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需要钱有时间也只不过是生活所迫的时间才会为了金钱弯腰。

  “嗯。”

  刘明达嗯了一声,心里很欢快,英子和他的话多了起来,不像以前那样生硬冷漠,话里也充满着关心,这让他心里非常的暖心。

  他把手伸进了许英的衣裳内,许英的身体一僵,她还是没有习惯。

  “快睡吧。”

  刘明达感觉到了许英的紧张,虽然他热血,他渴望,他恨不得把娇妻压在身下好好的疼爱,释放一番,可他并没有qiáng迫,他想许英能真心的接受他,那样两个人才会美满,才会幸福。而不是靠qiáng迫来的。那样就算在一起了,他的身体解放了,心里也不会快活。

  第007章 亲戚上门

  到了周末,吃过了早饭,刘明达陪着许英去了回、民商场。

  这里的羊肉比较纯,东西比较好,也比较便宜一些。

  许英挑挑拣拣,买了二斤多的羊肉,花了她三块钱。

  许英又去菜市挑了一颗好白菜,又买了些别的,然后和刘明达一起回了家。

  刘明远一看嫂子买回来的羊肉,高兴的嘴都合不上拢了。

  他从小就没吃过什么好的,如果家里能包一顿羊肉饺子,能把他香坏了,他从心里特别的得意这口,可妈妈上班,能包饺子的时间极少,他总是馋的慌。

  现在好了,家里有个会做饭的嫂子,他就有口福了。

  “嫂子,我帮你剁馅吧。”

  刘明远洗gān净了手,主动请缨。

  “行啊,你和你大哥一起剁馅吧,一个人剁着累。”

  许英点头,现在可没有搅馅机,要靠手剁的。是个力气活。

  “行,我和大哥换着剁。”

  刘明远高兴的应了,兴奋的像个孩子。

  “英子,你看看我gān点啥。”

  孙月感觉厨房都没她站的地儿了。

  “妈,您歇着吧,有我们几个就够了。”

  许英一边和面,一边答着。

  “那中,一会儿我擀皮。”

  孙月感受到了热烈的气氛,这才是她想要的,一家子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qiáng。

  许英一边和面,一边告诉两兄弟,剁馅的时间边剁边参合一点水进去,这样羊肉的膻味能小点,也能更水灵一些。

  许英和好了面,把面盆盖在面团上,让面醒着,她又去切白菜。

  许英的白菜切的很均匀,很细,和羊肉馅一绊,看着水灵灵的,让人喜爱。

  许英加好了调料,又炸了一些料油倒了进去。

  “真香。嫂子,我感觉你拌的馅比咱姥和咱妈弄的好多了。”

  刘名远闻了一口,他恨不得现在就吃。

  孙月擀皮,刘明达,刘明远和许英包饺子。

  包了几个,两兄弟住了手,感觉包不下去了。

  以前家里包饺子,两兄弟也动手的,也算是会包,可看看许英包的饺子,二人觉得自己包的实在上不了台面。

  不管孙月的饺子皮擀的是大是小,是薄是厚,到了许英手里,她包出来的饺子都是一样的。

  圆圆的,显得很jīng致,看着就像是艺术品似的。

  “英子,你包这个饺子都能拿出去卖了,全都一个样,都能开个饺子店了。”

  孙月看着也称赞着,儿媳妇这手还真是巧呢。

  许英微微笑了下。

  “明达,名远你们俩别包了,我自己就能行,你们去陪着咱爸下盘棋吧。”

  许英不让兄弟二人动手了,她自己就包的及。

  “行,走,哥,咱俩和咱爸杀一盘去。”

  刘明远拉住了大哥,二人去找刘父下棋去了。

  不一会儿屋内就传来了三个人大声的争论声,婆媳二人相视一笑。

  “英子啊,你进医院,除了院长没人知道你是我儿媳妇,我想着别人不知道也好,这样你就能好好学学,去了别听多看,看看人家都是咋做的,有啥事回来你就和我说。”

  孙月边擀皮边jiāo代着儿媳。

  “嗯,妈,我知道了。”

  许英点头,虽然她不喜欢这份工作,可是婆婆是心意,她还是会好好做的。

  “你是个乖巧的,人也伶俐,妈相信你很快就能上手的。”

  孙月这几天对于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咚咚,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孙月刚问了一句,突然反应过来道:“怕你舅舅他们来了,快去开门。”

  许英一怔,舅舅?

  她的脑子突然反应了过来,是啊,她的婆婆姊妹五个,她还有二个舅舅,二个姨的。

  她应了声,急忙跑去开门。

  门外的人让许英愣了一下,好半晌才和她脑子里的人物对上号。

  “姥姥,大舅,二舅,舅妈。”

  许英乖巧的喊了人。

  “咋?你姥姥也来了?”

  孙月急忙放下手里的小擀面杖。

  “妈,你咋来了?也没说声,说声我去接您啊。”

  孙月到门口扶住了自己的娘。

  “呵呵,想你们了,就过来看看,接啥,又不是不会动了。”

  孙月的娘,刘明达的姥姥陈大妞笑呵呵的说了句,可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样自然。

  “大姐,英子。”

  陈大妞身后的几人也都进屋喊了人。

  “大姐啊,你是不知道,咱妈多想你,天天在家里念叨你和姐夫,念叨明达,名远,念叨着这新外孙媳妇,非要我们带她来,我们想着今个刚好休息,就带咱妈过来看看。”

  许英的大舅妈陈兰一脸的笑,坐下来就说上了。

  许英却有些疑惑,来看看?那他们带来的包袱是做啥的?她慢慢的回想着。

  是了,她记得结婚没多久,姥姥就住到他们家来了,好像是在舅舅家住不下去了。

  家里住不开,总不能让姥姥睡沙发,后来许英提出和姥姥一起睡,本来大家都不同意的,可看许英坚持,刘明达就睡了外面的沙发,这一住就是长住,直到她离开刘家,姥姥还是住在这里的。

  自己这个舅妈,倒不是坏人,就是嘴特别甜,但人很懒,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家务全推给姥姥,姥姥年纪大了,gān不动,实在是累的慌,就不想在儿子家呆着了。

  而刘明达的二舅家条件一般,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屋子内,老人去了根本没法住。

  至于另外两个姨,二姨家三个闺女,一个嫁人了,另外两个还没嫁,但也一样住一个屋,去了也没地方。

  小姨更别说了,一家三口还挤在十来平米的屋子,屋子里黑漆漆的,连个窗户都没有,冬天冷死,夏天热死,更没法住了。

  看来姥姥是只能呆在这里了,可这里虽然有两个屋,自己和刘明达新婚,要住一个屋,另一个屋子本来就睡了三个人,再多一个睡不下。

  况且刘名远也马上就到结婚的年纪了,该谈对象了,这样的条件,谁家的闺女愿意嫁过来!

  许英暗暗叹了一口气,上前去给众人倒了水。

  “英子可是越来越好看了,还是这里的水土养人吧,你婆婆可是好人,名远也是好的,这家里都是好人。这可比你们老家qiáng多了吧。”

  大舅妈陈兰的话,让许英无奈,家里人好不好的,不用你夸了吧,我们老家穷不穷的,也不用你说吧。

  不过她知道这个舅妈有些势力,倒没别的,也懒得和她计较,笑了笑,又继续包饺子。

  ——————————————————————————

  新书急需支持,还望看书的亲们,给个收藏,有推荐票的也投张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第008章 饺子和面条

  孙月并没有想那么多,只顾和自己的娘说话,都没有擀皮了。

  刘明达的二舅妈,张如洗了洗手走了过来。她是个勤快的,每次来刘家都会主动帮着忙活。

  “咦?这饺子是英子包的吧?包的还真好看。”

  张如的手也很巧,她是那种特别细心的人,刘家每个人什么样她都是知道的。此刻一看盖帘上的饺子就知道不是刘家的人包的。

  “是啊,这孩子手巧,做啥都像回事。那馅也拌的香,可比我qiáng多了。”

  孙月夸赞了儿媳妇一句。

  陈兰一听就啊了一声,看了看盖帘上的饺子,大声道:“是好看,大姐,你可是有福气了,以后有儿媳妇帮着,你就不用做饭了,我们也有福,今个能尝尝英子的手艺了。”

  “呵呵。一会儿你们都尝尝,英子的手艺是真不错,我也是摊着了,娶了个好儿媳妇,英子人又麻利又勤快,没得挑。”

  孙月在自家亲戚面前,自然要给儿媳妇脸面。

  许英羞涩的笑了一下,她忘记了这些亲戚周末会经常过来,现在才想起,公公婆婆一个月的工资不少,可家里并不富裕,在吃的方面,开销实在太大了。

  许英进厨房去煮饺子,她没有想到来这么多的人,饺子肯定是不够吃的。

  “舅妈真是的,他们每次都赶着饭口来,二舅妈还行,还知道帮着咱妈忙活忙活,大舅妈是啥也不做,就是嘴说的好听。来了啥也不做,啥也不拿,好像谁欠了她似的,这饺子今个咱们是又吃不上了。”

  刘明远跟进了厨房,和自己的嫂子抱怨着。

  “一会儿你只管上桌子去吃,没人会说你什么,反正今个这饺子是为你包的,你要是不去抢,岂不亏得慌。”

  许英笑笑,刘名远虽然二十多了,可他是心思很单纯,没什么心眼哪种。

  “我和大哥还能抢,咱妈和你肯定是吃不上了,咱妈回回最后一个上桌,上去时啥好吃的都没了,嫂子你要煮饺子,肯定也吃不上。”

  刘明达为自己的妈和嫂子抱不平。

  “没事,一会儿我擀点面条,嫂子的面条也做的很好吃,刚才我不是留了一点羊肉馅吗,等下做臊子,你不用担心妈和我。快去吧,别一会儿让舅妈说你。”

  许英觉得心里很暖,这一家人都是真心待自己的。

  “那行,我出去了,等会饺子煮熟了,嫂子你偷偷留点,等人走了,你和咱妈吃。”

  刘名远小声的jiāo代了一句,然后出了厨房。

  许英会心的微笑了一下,这个小叔子怕她吃不到,竟然让她偷偷留点。虽然前世吃过不少好吃的许英,并不在乎几个羊肉饺子,可刘名远这份心意,确实让她很受用。

  许英煮饺子的同时,擀了面条。

  她的娘家是中原地区,本就以面食为主食,许英出生农村,家里虽然不富有,可吃的却是不缺的。

  农人没有钱,可粮食还是有的,所以许英即便没有出嫁前也是会做面食的,只是后来自己卖盒饭,开餐馆,做的更好而已。

  许英切面条很快,切的粗细均匀,切好后,她轻轻一抖,面条便均匀的散落在了盖帘上,像一根根银色的绸带一样。

  “英子,你出去跟他们一块吃点吧,不然一会儿你就吃不上了。”

  孙月是那种肯为大家付出的人,每次吃饭她都是最后一个上桌的,哪怕她自己什么都吃不上,只要家里人吃好就行。

  “妈,不用了,我不喜欢吃饺子,我擀了面条,一会儿就煮好了,咱们俩一会儿吃面条。”

  许英拿个凳子让婆婆坐下。

  “行,那咱们娘俩一会儿吃面条。”

  孙月越看这儿媳妇越顺眼。

  “我吃饱了。舅舅,舅妈慢慢吃。”

  饭桌上刘明达说了一句,然后端着碗进了厨房。

  “妈,给,你尝尝。”

  刘明达的碗内还是有几个饺子的,他知道自己的妈和媳妇肯定吃不上,就夹了几个放在碗内,端了进来。

  “我不吃,给英子吃吧,她忙活半天了。”

  孙月推了一下。

  “妈,您就尝尝英子的手艺吧。”

  刘明达硬是把饺子夹到了孙月的嘴边,眼睛却看着许英,眼内满满都是柔情。

  许英脸有些发红,感觉刘明达的眼神能把人融化了。

  “真不错,馅调的真好,这味别提了,比饭店里吃的都好。”

  孙月拗不过儿子吃了两个,连连点头。

  然后刘明达又走到许英身边,要喂许英吃。

  许英感觉自己的脸烫的难受,婆婆在呢,刘明达他也不嫌不好意思。

  “英子,快吃,不能你忙活半天,自己都没尝上一个。”

  孙月看到儿子和儿媳妇好,她心里也觉得快活。

  许英忍着不好意思,把饺子吃了。

  味道是不错,现在的羊肉不像后来,膻味还是比较重的,可并不会让人觉得发腥。

  盐味正好,感觉很水灵。

  “你没吃饱吧?我煮了面条,差不多好了,我给你盛点。”

  许英拿过了刘明达的碗,刘明达一米八二的身高,人有些瘦,吃不饱肯定没力气。

  刘明达没拒绝,饺子本来够他们家吃,还是有富裕的,可现在来了这么多人,绝对不够吃。他确实没吃饱。

  刘明达吃了半碗面条,刘明远也跑了进来,盛了半碗的面条,吃的直点头,以前他可没有觉得面条也能这么好吃。

  姥姥陈大妞饺子没吃太多,怕不消化,看有面条也要了半碗来吃。

  有人也盛了面条。

  “这英子的面条也做的不错,这农村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家里困难,就会gān活,这做饭的手艺没挑了。”

  大舅妈陈兰称赞了一句,可她若是去掉农村那一句,会让人觉得她更真心些。

  “大姐,英子,这饺子包的好,我们都吃没了,这还没吃饱,英子,你再端两碗面条出来吧,你舅饭量大,这点哪够啊。”

  陈兰其实是自己想吃面条,而刘明达的大舅孙成已经吃过大半碗面条了,表示他吃饱了。陈兰是怕人说她贪吃,才借了自己男人的名头。

  第009章 争执

  大舅妈陈兰又喊着要面条,许英看了看案板上的两碗面条挑了挑眉毛。

  面条她是煮了不少,可架不住人多啊,个个都来点,吃下来就剩了两碗,而她和婆婆孙月都还没有动筷子呢,本来这一人一碗刚好,大舅妈一要,她和婆婆怎么办?

  可舅妈既然喊了出来,她不能不端出去,不然舅妈又该说了,到你家来了,饭都不管吃饱,刘家脸上不好看。

  “把我那碗给她,剩一碗你吃。”

  孙月脸色也有些不好,这个弟妹确实让她不喜,可她是个要脸面的人,哪怕是自己饿着,也不愿意听闲话。

  “舅妈,您都吃了一大盘饺子了,又吃了多半碗面条吧?咋还没吃饱啊,面条就剩两碗了,我妈和我嫂子忙活半天还没动筷子呢。”

  刘名远不gān了,不让许英往外端面条,他去桌子上说了一句,反正他还没结婚,被舅妈说几句就说几句,他不怕。

  “你这小子,舅妈白心疼你了,这自己家人就是不一样,心疼你妈,心疼你嫂子,把我和你舅都当外人了吧?真是的,吃你家饺子和面条还带数数的啊,大姐,这名远你可得说说啊。”

  陈兰脸上有些挂不住,这不是说她贪吃嘛。

  “我又没说错。”

  刘名远站在那里,反正不管咋说,他不能让妈和嫂子不吃饭,大哥不好出面,自己不怕。

  “呵呵,名远是啥人你这个当舅妈的还不知道啊,他是孝顺,心疼我,没事,你吃,我不饿,管够吃。”

  孙月笑着出去了,可谁都能听出来她的不喜。

  孙成狠狠瞪了自己的媳妇一眼。示意她闭嘴。

  陈兰撇了撇嘴。

  “要吃你自己动手做去!做好给你吃还瞎咧咧个没够,你大姐欠你的啊!英子这刚进门的新媳妇忙前忙后的,到现在筷子还没拿呢,就让你说道,你像个当舅妈的样吗!你以为这是家里啊,啥都得我这个当婆婆的伺候到你跟前。”

  陈大妞直接出声说起了儿媳妇,这个儿媳妇她实在是看不顺眼,不喜欢,当初也就是被她好听的话迷住了,娶进门却是个好吃懒做的。为此她没少生气,住在儿子家里的时间,她没少和媳妇发生矛盾,可媳妇没皮没脸的,说也说不听。

  “妈,您看您说的,您就是向着大姐,我也是您媳妇呢,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陈兰脸上挂不住,可她嘴上不会说,说完以后又笑着道:“大姐,英子,你们快坐下吃吧,不然一会儿咱妈还不得骂我啊。”

  孙月看了她一眼,许英更是笑了笑,和这个舅妈计较,你就等着把自己气死吧,她和你吵完架,一会儿就又能贴过来和你说话,所以对于她,就当她的话听不到最好。

  不过这也限于这个舅妈不要太过,不然她也不是好惹的。

  孙月和许英吃着面条,其余的人坐着说闲话。

  “达儿,最近咋样啊。”

  陈大妞最喜欢这个大外孙,拉着刘明达就不愿意松手。

  “挺好的姥,英子是个懂事的,也勤快。家里都好,您放心。”

  刘明达和姥姥有啥说啥,夸着自己的媳妇。

  “呦,明达这才结婚一个多月吧,这就夸上了啊,可别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陈兰又开始插话了。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陈大妞瞪了儿媳一眼。

  “呵呵,没事,舅妈,好就是好,我没必要夸,至于我娘,英子会和我一起孝顺的,咋可能忘了。”

  刘明达先前就有些不舒服,只是不好顶撞,现在舅妈这样说,他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

  “真是有一个学一个。”

  陈兰嘟囔了一句,然后看了看在饭桌上吃面的许英。

  许英还是那副表情,淡淡的,让人看不出她是不是不高兴。

  哼!不是个好东西,这才进门就把这家人迷的五迷三道的,个个都向着她,肯定就是个狐狸jīng,看她以后咋收拾她。

  陈兰心里腹议完,看着吃完要收拾桌子的孙月和许英又笑着道:“哎呀,大姐,这你和英子都忙了半天了,一会儿你们别管了,这碗我刷。”

  孙月是从来不用这个大弟媳妇帮忙的,她刚想拒绝,就听许英道:“那就辛苦大舅妈了。我妈刚才擀了半天皮也累了,妈,大舅妈心疼您,您就歇歇,大舅妈也不是外人。您别和她见外。”

  许英应了,她知道这个舅妈特别不喜欢gān活,嫁进来十几年,碗都没有刷过一次,每次还都要来几句客套的,好显示她贤惠。

  陈兰正笑着的脸笑不下去了,她只是客气一句,因为她知道大姐肯定会说不用了,她自己来。那自己就能就势不gān,话也说了,面子也有了,可现在被许英一应,难道自己真要去刷碗?

  不要!她陈兰可是小姐的命,凭啥来伺候这一窝子,那碗油叽叽的,没得脏了自己的手。

  她就知道这个丫头不是个好东西,现在都敢调理自己了。

  “呵呵,现在的媳妇可真不得了啊,连长辈都用,想当初我们当媳妇那会,啥活不是都得抢着gān啊。真是不一样了。”

  陈兰没法说她不愿意刷碗,可她坐着不动,这话一出,明显在说许英懒,说她不敬长辈。

  “你可别说了,你进我们孙家门你做过饭吗?你刷过碗吗?你gān过活吗?那次不是我这个做婆婆的伺候你吃喝,回回来你大姐家,你都是带着一个嘴,就说的好听,你以为谁不知道你陈好嘴?你跟你大姐学学,跟你兄弟媳妇学学,跟英子学学,别以为你每次说的好听,谁都喜欢你,这是在家里人,你跟外人这样,你看往后谁搭理你,今个晌午啥也别说,你去刷碗。英子,过来,来姥姥跟前,姥姥和你说话。”

  陈大妞发了话,许英拉着婆婆就过去了,不然她怕婆婆会主动帮着大舅妈gān活。

  陈兰被说了一顿,心里不服气,看没人帮她说话,她更是不乐意了。

  “孙成。”

  她喊自己的男人,示意他帮着自己说话。

  ——————————————————

  雪要去医院,章节是自动更新的,求下收藏和推荐票,拜托亲们帮下忙,新书期这些还是很重要的,拜谢了。

  第010章 摔了杯子

  陈兰这样一叫,屋内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孙成的身上。

  “你还不赶紧去,惯得你!下次要是还这样,你就给我在家呆着,别来了,不够丢人的。”

  孙成看媳妇这时还不动,他真是恨这个媳妇懒,刷个碗有啥,她却磨磨唧唧的,不想刷,你别提啊,提了不动,让人来气。

  本身他的脾气也不是多好,只不过他是个比较疼媳妇的,媳妇嘴好,会哄人,所以平时他都睁只眼闭只眼了,可今个这个多人,媳妇还这样,他脸上挂不住。

  陈兰一看男人真动怒了,她急忙站了起来,笑道:“我这就去,到大姐家,gān点啥不是应该的啊,我们总不能白吃。”

  说完这句她到了厨房门口,又喊道:“如儿,来,你陪着嫂子说说话。”

  张如看了看众人,心里叹了口气,她知道今个洗碗的活要落在她的身上了,虽然洗个碗不算啥,她也愿意在刘家帮着做点什么,可现在大嫂这样,不是连带着她也做不成人了吗。

  “二舅妈,我问你个事呗。”

  正当张如转身要去厨房的时间,许英开口喊住了她。

  张如转身,怔愣的看向了许英,这英子刚进门,还没有立住脚,她要和她的舅妈作对吗?要知道陈兰可不是好惹的。

  “你过来,英子有话和你说。”

  陈大妞也喊着二媳妇。

  张如走了过去。

  “真是的,你就是老实,她喊你,你就去啊,让她刷一次死不了人。”

  陈大妞埋怨儿媳,这个小儿媳也太实在了。

  张如低着头不说话,孙成的脸色不好看,使劲瞪了厨房的位置一眼,孙文却拉了拉大哥,他们进屋和刘志说话去了。

  在厨房等不到张如的陈兰气坏了,这个小小的丫头,一个外地来的,刚嫁进来就敢和她作对,真是气死她了,许英,你等着的,等着以后我收拾你!

  陈兰边刷碗边在心里诅咒许英。

  许英心里很清楚,可她压根就不在意。

  重活一次,她会用心融入刘家,因为刘家人都是不错的,也是真心对她,至于那个舅母,你懂事就大家都过的去,你要是敢生事,我管你是谁,到时间别怪我不讲情面。

  现在的许英外表柔弱,可她经历过一世的心早已qiáng硬,今个她就是故意让陈兰刷碗,你不是不愿意gān活吗?你不是嘴好吗?你不是不想伺候这家人吗?我还就非要你伺候了。我看你能如何!

  这边众人喝着水,说着闲话,那边陈兰愤愤的把碗刷了,至于刷没刷gān净,反正她是刷了。

  “大姐,这两天都是英子刷的碗吧,这孩子真是,饭是做的不错,可这碗刷的啊……呵呵,可真是不gān净,不过也不怪她,她是农村出来的,农村人不讲究,我听说有那地方吃过饭连碗都不刷,也不知道咋吃的下去。这要是我啊,我可是不吃,真是的,想想晌午我还吃那么多,看看那碗,我咋有点反胃呢。”

  陈兰一边放着袖子一边说着。

  许英嘲讽的咧了咧嘴边,这个舅妈可真能埋汰人。

  “碗是我刷的,英子这几天天天忙活,收拾屋子做饭啥的,我怕她累着了,就刷了碗,要是你觉得不gān净,行,下次你别吃了,去饭店吧。”

  孙月这次彻底生气了,这弟妹就不能省心点吗,这样埋汰她的儿媳妇,儿媳妇是谁?那是她家里的人,埋汰了儿媳妇,不就等于埋汰她这个婆婆吗。

  “哦,大姐刷的啊。”

  陈兰脸上的笑僵住了,她以为许英刷的呢,想埋汰几句,哪知道……

  陈兰看大姐生气了,急忙又赔笑,说了两句好话,孙月哼了一声,没搭理她。

  陈兰拿手去端水杯,说了半天她也口渴的慌。

  “舅妈,那辈子是我刷的,好像不gān净,我用抹布擦的。”

  许英看着把水杯放在了嘴边的陈兰,淡淡的说了一句。

  “噗。”

  刚喝了一口水的陈兰把水喷了出来,她的对面是张如,刚好被喷了一脸。

  张如用手抹了一下脸,心里气愤,却不好发作。

  陈兰却气坏了,拿抹布擦喝水的杯子,啥抹布?不会是洗厕所的吧。

  陈兰心里觉得恶心,脸上带着怒气,手重重的把杯子往茶几上放去。

  可因为她心里生气,并没有看清楚杯子和茶几的距离,一个没放稳,杯子就掉了下去。

  很清脆的一声,杯子打碎在了地上。

  屋内的人都愣了。

  “你个丫头安的啥心,你诚心和我作对是吧,你说说我们家都没嫌弃你是个农村的闺女,让你嫁了进来,进来你就不学好,是不是看我们明达好欺负,是不是觉得我们家没人了,你诚心恶心我。”

  陈兰根本就没管杯子的事,却怒声指责起了许英。

  许英就那样看着她,突然许英眼眶红了,因为她看到大舅一脸怒气的出来了。

  “是谁摔了杯子?”

  孙成问了一句,众人都没吭声,因为众人都看出了他的怒气。

  “舅妈,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我这就去把碗重刷一遍,往后我啥话也不说了。”

  许英红着眼站了起来,低着头一脸委屈的往厨房走,她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明确的让孙成知道杯子是陈兰摔的,是因为她洗了碗,心里气不顺才摔的。

  孙成的脸yīn云密布,隐忍的怒气有些无法忍了,这媳妇真是太过了,让她洗个碗,她不情不愿的,出来竟然摔了杯子,这许英刚进门,她就这样给人脸色看,又不是自己家的儿媳妇,她凭啥!再说他娘还在呢,大姐还在呢,他还在呢,她这是做给谁看!

  “陈兰。”

  孙成这两个字是从牙缝里冒出来的。

  “gān啥,我又没有说她啥,她惯会装,再说我说她两句咋了,我是当舅妈的,还说不得了,杯子碎了,不就是一个杯子吗,我买个还给大姐家就是了。”

  陈兰不认错,觉得自己也委屈。

  “你再说一遍!”

  孙成此刻已经到了陈兰的面前。

  “行了,一人少说一句吧。”

  陈大牛妞出声了,她心里就是对儿媳再不满意,也觉得不该闹下去了,毕竟儿子,媳妇在闺女、女婿家吵架,她的脸上也不好看。

  第011章 巴掌响亮

  孙月也不想闹开了,毕竟是在自己家。

  “算了,成,一个杯子算啥,碎了就碎了。没事,没事。”

  她出声打了圆场。

  “我就说了,我就摔了,咋啦!”

  陈兰一看婆婆和大姐都出来阻拦,更是来劲了,她知道自己的男人还是很疼自己的,现在婆婆在,大姐在,姐夫在,还有一众小辈,他肯定不会给自己没脸。自己闹上一顿,给许英那个丫头点颜色,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想到这里,陈兰不怕了,大不了回去后自己好好给男人陪个小心就是了,想到这里,她不但不认错,反而顺手又拿起个杯子摔在了地上。

  杯子碎的生生响,一声清脆的耳光也打的响亮。

  陈兰捂着脸,耳朵嗡嗡直想,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男人竟然打了她,以前都很少骂过她,今个竟然打了她!

  孙成打了自己的老婆陈兰,整个屋子都静了下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想到陈兰能挨打。

  陈兰更没有想到,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她就不gān了,嗷的叫了一嗓子,大声喊道:“孙成,你竟然敢打我!你凭啥打我,我不就是打了个杯子吗,你就打我,我还没个杯子值钱吗?我和你拼了!”

  陈兰说完就冲孙成去了,她的手伸开着,显然想去抓挠孙成。

  “成儿啊,行了,可别打人了,不好看。”

  陈大妞急忙喊了一声,生怕儿子再动手。

  孙成握了下拳头,qiáng忍住了一拳打在陈兰脸上的念头,伸手推了陈兰一把,把她推的后退了好几步。

  他看陈兰又要冲过来,冷着脸厉声道:“你再过来试试!”

  陈兰看到这样的丈夫一愣,丈夫的脾气不是很好,可很少在外人面前发作她,每次只要她细声细气的哄哄,丈夫的气也就消了,今个是怎么了?吃错了什么药?

  “我就过去了,你能咋地,有本事你今个打死我,你打不死我,我和你没完!我嫁到你们孙家,跟着你受罪,我说过一声吗?对家里人,我啥时间不是伏低做小的,对谁,我都得笑着,你以为我多好受?今个当着这么多人你打我,你是bī着我去死啊。”

  陈兰哭开了。哭着不说,她的嘴皮子还相当的利索,说起话来是一套一套的。

  “嫌跟着我遭罪?那你就别跟着了,不想过,明个咱们俩就去离了!”

  孙成的怒气也到了顶点,脸上闪着决绝。

  陈兰怔住了,正哭着都不知道换气,不知道哽咽了。

  她没听错吧!她的丈夫要和她离婚?就为了这点小事,就要和她离婚?他今天出门没吃药吧?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你说啥?我做错啥了,你要和我离婚,是不是现在家里日子过好点了,你有俩糟钱了你就想换媳妇。孙成,你给说清楚,不然今个我死在这!”

  陈兰此刻没有了先前进门的笑脸,没有那虚假的风度,显得很凄厉。

  许英默默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一切,她微微挑了下眉头,刘明达的这个舅舅还是挺宠这个舅妈的,即便知道舅妈很多时间不好,也极少发作,起码在她的印象中是没有这样过的。

  为何今天会这样?

  许英沉思,自己所做只不过是个由头,这里面肯定有别的事,怕是这个舅舅心里早压了一肚子的火,无法发泄,借着这个机会发泄了出来。

  是什么事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寒梅墨香抽烟的兔子袖唐百川鱼海秦简戴西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