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有种你下朝别走[重生]_芭蕉吃老虎【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有种你下朝别走[重生]_芭蕉吃老虎【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08/芭蕉吃老虎

  《有种你下朝别走[重生]》作者:芭蕉吃老虎【完结+番外】

  文案

  【伪叔侄 双向暗恋 年下 欢脱 甜】

  脑缺皇帝和耿直良王相互“爱你在心口难开”,忙于猜忌一辈子。

  皇帝重生后为自己上辈子错杀良王万分悔恨,开启疯狂宠溺模式试图弥补过错——

  你想要那块地?可以,划给你。

  你想要这块虎符?没问题,拿去。

  你想住进宫里?行,喜欢什么风格的装修?

  ……

  直到有一天——

  什么?你想和朕谈恋爱?!

  温柔羞涩忠犬攻(良王)x吊儿郎当活泼受(十四)

  【每晚八点半前更新,其他时间都是捉虫或修文( ̄ 3 ̄)】

  微博ID同 芭蕉吃老虎 关注可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秀(十四),郑猗(茂郎、良王) ┃ 配角:锃光瓦亮电灯泡 ┃ 其它:

  ==========================

  第1章 吃药

  我是个皇子,排行十四,虚龄二十,父皇昨儿崩了,今天是我做皇帝的第一天。

  皇娘说,她从未指望过我,我能当上皇帝,那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从我的排行上看,确实是这样的。

  我有十三个皇兄,每一个都比我有当皇帝的潜质。其中最有潜质的老大太子和老二秦王十年前彼此斗死了,剩下第二有潜质的老三燕王和老四晋王分别组建了燕王党和晋王党,就在昨天,双方还在城门外gān了一架,我的其余九个皇兄都身涉其中。

  我之所以没有加入他们,是因为我尚未外封,手里没兵。

  同我一样未及外封的还有一位,那是我大侄子,亡太子的独苗,皇长孙殿下。太子以谋逆罪伏诛,那孩子被弃置东宫多年,父皇咽气前突然提起,我还以为是要传位与他,不想父皇召他至榻前,只问了一句:“今年多大了?”那孩子跪在地上,说十五了。父皇大概觉得他年纪太小不堪大任,最终还是在诏书上写了我的名字。

  占了年岁上的便宜,这令我颇感羞愧。于是登基后头一桩事,便是封他一个王。我将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西北良州一带划给他,让他好好享福去。

  燕王和晋王闯入宫城,剑履上殿,似乎想杀我。我害怕道:“三哥,四哥,我愿意让位!”

  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分出个胜负来,令我暂时得以苟活。

  父皇停灵后,我送走了皇兄们,坐在我的龙座上打了个盹,突然底下有个大臣告诉我说,良王抱恙,递了折子请求延缓前往封地的日期。

  我一惊,以为还有哪个皇兄不愿离开皇都,准备留下来给我再整什么幺蛾子。过了一会,才想起来这良王是我刚封的大侄子。

  为了显示我的仁慈宽厚,我从内侍府搜刮出三根千年老参,亲自提着前去探病。

  东宫荒草丛生,满目杂芜。到晚间电闪雷鸣,天降大雨,盛夏的暑热被一卷而散。

  老太监掌上灯来,引我踏进一扇破败的殿门。殿内漆黑,我大侄子营养不良,侧卧朝里,脊背像瘦削的苍山。

  人生常常有一些时候,那情景似曾相识,令人觉得仿佛从前经历过一般。我此时就觉得,此情此景恍若有前生。似乎下一刻大侄子就该对我说:“十四叔……”

  果然,大侄子醒转过来,见到我颇为惊讶:“十四叔,您怎么来了?”

  我让他好生躺着,不必起身,把三根老参塞给一旁服侍他的老太监。老太监连忙跪下谢恩,我赶紧摆摆手道:“不过是几根山萝卜。”

  皇侄明显感受到了我的宽厚仁慈,挣扎着要给我磕头。我教导他说:“堂堂皇孙,都是你该享的,养好了病,朕日后还要靠你为左膀右臂。”

  可能是我话说得太直白,他好像受到了惊吓。

  我后来回到皇娘处,向皇娘汇报了一下这个情况,皇娘说:“天可怜见的,你个小混蛋还嫌那孩儿不够凄惨,拉来同我们一起上刀山呦!”

  我确实是想笼络皇侄,使其成为我的亲信,以便对付我那群虎láng似的皇兄们,这作为我人生中的第一条帝王谋略,显然没有得到皇娘的认可。

  但皇娘是个智无四两的女人,身为父皇后宫中的一股清流,她连一只蚂蚁都没有斗死过,实在不足以为我的军师。

  夜深之后,我独自跑回自己在宫中的住处逝波台,尚不敢宿进父皇的宣阳殿。虽然那地方现在是我的了,我仍不敢理直气壮。

  这着实不怪我怯懦,从昨夜到今夜天翻地覆折腾了十二个时辰,我静下来捋了捋,发现父皇的死固然令我悲痛,但父皇甩给我的烂摊子更令我惶恐。我不光有一群虎láng似的皇兄,还一众狐鼠似的大臣、一窝蛇蝎似的外戚、一打恶鬼似的国敌,能不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才是最重要的,睡在哪儿还真不是问题。

  我躺在榻上,怀疑父皇是不是真的疼我。我甚至开始怀疑皇娘是不是有隐藏极深的宫斗绝技,怀疑老jian巨猾的大臣们是不是秘密结成了暗党,怀疑北羌的敌人把爪牙伸进了我大兴的朝堂,怀疑都是他们背地里一片乌烟瘴气的勾结,才bī得我皇袍加身。

  我有生以来第一回夜不能寐,琢磨着明天我要砍谁的头,抄谁的家,请谁到书房来喝茶。

  我混沌地琢磨着,隐约做了个冗长的梦,梦见我竟然四五十岁还当着皇帝,没死,也没亡国,娶了皇后,膝下有子,大臣们朱袍紫蟒,大明殿中山呼万岁。我颇感自得,总算不rǔ没祖宗基业。正心悦神往间,忽又一时,众爱卿呼啦散作两列,有个身披甲胄的人大步踏来,就像今天白日里我的那些皇兄们一样,仗剑蹬靴,大有杀人夺兵之戾气。

  我免他跪礼,赐他御座,请他饮一盏接风洗尘的酒。我亲自端给他,他辞之不受,豁然站起,拔出剑来。大臣们哗然惊呼,趋步拥来,他却重重一下把剑拍进我的怀里……

  我猛然惊醒,发现那一下是帐头悬着的宝剑穗结松脱,砸到了身上。

  夜风卷着雨后的水气破窗而入,chuī得我神清气慡。如霜白刃滑出一截,沉甸甸冰凉凉地压在胸膛,竟似十万大山加身。我回想梦境,清晰无比地记得每一个毫末,看得清大殿中每一个人的脸,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匹对得上他们的官职。

  右相薛岱老成了一把人gān,他的儿子薛赏都已经两鬓花白。比右相还老的左相赵光早死了,他的宝贝孙子赵朔一身戎装,竟立于武将之首。跟在我身边的小太监许长安那时已然变成一个嘴上没毛的中年胖子,胖得指节臃肿,连倒一盏酒都要洒出三分。

  而那个将剑拍给我的人,狗胆包天,竟然敢那样看着朕,讥诮冷漠,好像朕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好像他含着天大的委屈,好像他不该死,好像朕不配当这个皇帝。他把剑拍给朕,要试试朕敢不敢光明正大地杀了他。

  这个人是谁呢,我竟然一时想不起他是谁。梦中我似乎畏惧长久地直视他的眼睛,以至我忘了他的面相。

  我正辗转反侧、苦思冥想间,忽见许长安那尚且纤瘦的影子映在外间窗上,他轻声仓促问我:“陛下,良王殿下来了,让进吗?”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大风刮过月斜影清一世风流司溟上官午夜娱乐圈

 1/11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