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宰相追夫记(重生)_大白兔大白大【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宰相追夫记(重生)_大白兔大白大【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11/大白兔大白大

  《宰相追夫记(重生)》作者:大白兔大白大

  文案:

  谢宣活了两世。

  第一次他畏首畏尾,从未直面自己的感情,到死才知道李之源的一往情深。

  重活一次他只想把人捧在手心,不留遗憾。

  两个小团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之源久跟在他身边,一直道:谢兄,你好棒。谢兄,你字写的真棒。谢兄,你画画的真棒。

  等到谢宣父母双亡,无奈投靠到李之源家的时候,李之源却仍没能改掉跟在他后面说好棒的毛病。

  谢兄,你长大的样子真棒。谢兄,你文章写的真棒。

  可是那个人好像除了夸他棒,在其他方面都挺不开窍?所以他只能奋起一口,将人吃掉。

  《如何攻略皇后》里的副cp,1v1,小甜文。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宣,李之源 ┃ 配角:陆檀,流风 ┃ 其它:

  第1章 托孤

  夜凉如水,风雨晦冥。沧州,大齐西南之地,此时正值隆冬时节,往常都是沧州最旱的时候,而这一年却是连着下了月余的雨,平白为沧州添了两分yīn郁。沧州城内,泰安街算不得好的位置上有一三进出的宅子,便是谢府。谢府中的当家先生喜静,却是声名在外,作得一手好文章,在他手下带出来的学生无数,还有不少做了京官。这般,即便是先生好静,一年却是落不了几天清闲,门客是络绎不绝。如此一来,今日里这谢府,倒是冷清的有些过分了。

  “大少爷,今儿个您还是别守夜了吧,已经第五日了。”说话的是一位年长的麽麽,身上穿着素净,上衣外头套着件缌麻,只见她两手拿着件狐裘披在了少年肩头。“沧州多久没落过雨了,今年这雨却是下了足月,怕是天也不忍心看着老爷这般早早去了,独独留下少爷一人,受那房中悍妇的欺侮。”

  “麽麽说这些话做甚,我是这谢府的长子嫡孙,就算爹娘都不在了,也没有谁能将我欺侮去了。”少年拢了拢身上的狐裘,自他有记忆开始,倒是真没有记得沧州有这般冷的冬日,更不说这连绵细雨。只见他端端跪在灵堂前,面色惨白,几缕青丝垂于耳际,显得颓靡。少年身上穿戴着重孝,即使方才身上多了件狐裘,还是挡不住面青唇白,像是刚刚死过一次,而事实上他确实是死了一次。

  这跪着的少年便是谢宣了,谢宣上一世虚度了三十载光yīn,到他含冤入狱,最后被斩首街头的时刻,才恍然大悟,自己这些年错过了多少。他被斩首那一日,也正巧是个冬日,京都下着大雪,刽子手手起刀落的那一刻,他立誓,若是有来生,他定不会负了那人。许是他怨气太深,或是执念太重,被斩首的时候,他只感觉到痛了那么一下,却不曾想,自己竟还能有再睁眼的时候。

  若说是他这一世还有何遗憾,那便是,他睁眼的时候正是他父亲断气的时分,他终久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而这罪魁祸首,正是他的亲弟弟。谢宣想着这些,眼中多了几分狠戾。身旁的麽麽是从小教养他长大的,将他这幅神情看在眼里,也只以为是他身子还没恢复,这几日又不眠不休守着灵堂,累了。

  麽麽上前,往长明灯里添了些香油,又回到谢宣身旁,跪在了少年身边的蒲团上,朝着谢老爷的牌位拜了两拜,嘴里念念有词:“老爷若是真有心,万万要在上边照拂着大少爷,叫那妖魔鬼怪沾不得少爷身。更不要让那夜叉做了少爷的主。”

  “李麽麽。”谢宣的语气凌厉了些,“隔墙有耳。”谢宣总共也没说几个字,却是让身旁的麽麽不禁一颤,方才大少爷的话竟是比这冬日里的凉风更刺骨。

  谢宣见着麽麽脸色变了,也是知晓自己头先的语气太重了些。在官场待了那么些年,心头那点热心早已灰飞烟灭,日日提防着,这恍惚间重生了,总是有些不惯的。谢宣一手揉揉眉心,努力换了稍显清淡的表情,才看着李麽麽,道:“麽麽带着宣儿长大,宣儿自然知道麽麽有心,不过这后院中当家做主的始终不是我,若是这话让有心之人听了去,那些人自是拿我没什么法子,不过这份气就得麽麽受了。父亲这刚去,我在这院中也只剩麽麽相依为命,麽麽自己珍重着些。”

  李麽麽听到这些,方才惊诧的表情才缓和了下来,不禁泪涔涔。拿了手帕抹了抹眼睛,哽咽道:“这几日大少爷像变了个人似的,我还以为是少爷前些日子落水,冻坏了脑袋。又想着老爷这一走,从今的日子定是越发难过。如今见着少爷心中还存着这些心思,又还想着老身,老身也安心些。”

  李麽麽的眼泪砸开了谢宣尘封的心,他想到了自己在狱中的时候,那小猴子来看自己的模样,哭肿了一双眼睛,看着自己身上的伤,恨不得能帮自己疼了。谢宣蒙尘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丝缝隙,在兵荒马乱之际,他的心却是安稳了。

  “夜色深重,麽麽近来病痛多了些,还是早些回去歇着,明日还有的忙。”谢宣胡乱地安慰了两句。他是记得的,李麽麽自自己母亲去后,病痛越发多了,又日日替自己操心,可谓身心具疲。他身边待他真诚之人本就不多,如今能留住一个是一个,算是报恩了。

  “少爷不歇,老身哪里歇的下去。已经五日了,少爷的孝心,老爷在天之灵也能告慰了,若是这个时候再伤了身子,老身便是无颜去见老爷夫人了。”李麽麽说着,又拿着手绢开始抹泪。

  谢宣微微叹口气,也只有他能让这平日里看起来凌厉无比的妇人,六神无主地抹泪了。

  “行了,麽麽,亥时一过,我就去歇下,明日还有场大戏,总不能在最后的时候熬坏了身子。倒是麽麽还是早点歇着,明日早些叫醒我才好。”谢宣说这话是认真的。这几日的灵堂都是他一人在守,他的继母跟弟弟都是白日里做做样子迎了宾客,等到日暮西山的时辰便推脱着这不舒服,那不舒服,早早回了房间。而谢宣之所以守了这几日,也是自己私心。上一世,他总是怨自己父亲的,加上父亲走的时候正是他也方巧捡回了一命,便跟着房中那两位一样,都是在宾客前做个表面功夫便歇下了。年纪渐长,谢宣到底是懂得了父亲的为难之处,夜深人静之时,总是悔不当初。好在,上天总算是给了他这个机会,虽说没见着最后一面,总归能为父亲守灵,尽一份儿孝心了。

  谢宣如是说,李麽麽便不再纠缠,从屋外又夹了两块火炭进来,放在火盆里。仔细将火盆归置一番,火又烧的旺了些,将那火盆子往谢宣身边推了退,方才出门了。

  第二日,天还未明,谢宣睡意正浓,李麽麽便打了热水过来叫他了。

  谢宣揉揉眼,迷朦问了句:“什么时辰了?”

  “寅时刚过,少爷不然再睡会儿,总归还是个孩子。况且那两位还早着呢。”李麽麽拧了张热帕子,递到了谢宣跟前。

  谢宣撑起身子,坐在chuáng上,摇摇头,接过李麽麽手中的热帕子,仔仔细细擦了脸,似有想起些什么,抬头问道:“麽麽,我今日,气色如何?”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安宁辛夷坞瞬间倾城鲁班尺浅绿桩桩

 1/13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