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穿越重生>项大人撩夫日常_楚小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项大人撩夫日常_楚小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20/楚小北

  《项大人撩夫日常》作者:楚小北【完结+番外】

  文案:

  重生后,赵慎不想再重蹈覆辙,于是给了项渊一砖头。结果不想这一砖头下去,非但没有把亲事拍huáng,反而拍出来另一个项渊。

  项大少被一个砖头拍到靖安朝,睁眼就要面对娶亲,顿时斯巴达。不想,媳妇居然盘正条顺样样合胃口。项大少摸着下巴表示,这亲,成定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渊,赵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yīn差阳错

  南陵城西,清晨,叶子上的露珠还未gān透,两匹马宽的青石板路上,挑着担子的小贩就已经开始沿街叫卖,路边挂着幌子卖早点的食肆,蒸的馒头包子热气腾腾,早起上工的壮汉五六个铜板换一纸包馒头或包子,裹着匆匆离去。远处,各色叫卖声、杂耍声、打铁铺叮叮当当敲击铁器声儿,使得这里格外热闹喧腾。赵慎守在暗处,眼睛一眨不眨、紧张的盯着一处巷子口,生怕错过任何一个从巷子里出来的人。

  日头渐渐升至半空,赵慎要等得人终于慢慢腾腾从巷子口出了来。那是一个头戴方巾,身穿襕衫,脚蹬厚底云纹靴的书生样年轻男子。

  赵慎瞪着前面男子略显青白、一步三晃的身影,眼底几乎冒出火来。

  项渊!

  这两个字就像从赵慎喉咙里生生磨出来的,带着叫人不寒而栗的怨气。

  要不是眼前这个人,要不是被他生生折磨了五年,不仅害得自己形销骨立,郁结于心,而且带累得阿爹惨死,他又怎么会在和他争执时失手错杀此人,从而死在流放途中!

  幸而老天有眼!居然能叫他重活一回,脱胎换骨,他赵慎再不要被人摆布!这次,他绝不会顺了主母的意思嫁给此人,害了自己一生。

  眼见男子朝着城外普济寺的方向去了,赵慎摸了摸怀里藏着的砖头,悄没声的跟了上去。

  赵慎是南陵城东赵举人的次子,说是次子,其实也不完全对。因为赵慎虽外形是男子,可打出生起,胸口上那一滴鲜红的朱砂痣就已昭示出,赵慎是个小哥儿,是能嫁人生子的小哥儿。通常情况下,是不能继承家产,也不能和家里头的爷们们能相提并论的。更何况,赵慎并不是从赵家当家主母的肚子里出来的,而是由同样是小哥儿的阿爹肚子里爬出来的。

  上一世赵慎就知道,他父亲并不喜爱阿爹。

  大梁自□□开朝以来就好男风,后经高祖后宫出了有名的男妃,盛宠十几年不衰,当时士人商贾无不以分桃断袖为美谈;到了靖安朝,男风风气更盛,特别是世家大族书香门第的子弟,向来以好娈童养美侍为风尚。可即便这样,高门大户家里头也不允许自家子孙娶男子为正妻,有心仪的可以,但只能做小侍。而像赵慎这样能生儿育女的小哥儿做小侍状况还好一些,最难的是那些无法生育的男子。年轻颜色最好的时候能得几年爱宠,等到年老色衰,又没子女傍身,下场多半都不好。

  赵慎的阿爹生得娇小玲珑,柔柔怯怯,比之女子还要娇柔。赵举子向来爱附庸风雅,又被一堆好友撺掇起哄,稀里糊涂的就抬了赵慎的阿爹进门,新鲜了一次后,赵举子就没了兴致。不想只一次,赵慎的阿爹就有了赵慎,只不过没能如他所愿争口气生个儿子,再不济也是个女儿,反而生了个和他一样的哥儿。赵举子的发妻是个厉害的,嫁来赵家不出一年就生下长子嫡孙,次年又添了千金,而在赵慎阿爹生下赵慎一个月后,又如愿生下第二个儿子,自此在赵家的地位稳如磐石,越发不把赵慎阿爹放在眼里。

  而被赵慎死死盯着的项渊,不过是南陵城里头众多秀才中的一个,名声较响。只不过这个名声,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刻薄吝啬、迂腐呆板、自命清高、自鸣得意,为许多学子所不齿。只是项渊命好,尚在襁褓时其父因与赵举子的同窗之谊,为其与赵家定下通家之好,只待及冠,便可成亲。

  赵家自然看不上名声奇差的项渊,可又不好明目张胆悔婚,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赵慎身上。可怜赵慎还做着能成家立业的美梦,根本没想到赵家会把他嫁出去。最可悲的是,项渊根本不喜欢男子,他稀罕的是温香软玉的姑娘家。所以,赵慎不出意外的悲剧了。

  普济寺在城郊的龙顶山,正值初秋,秋高气慡,凉风习习,前面的项渊似乎很享受、一边摇头晃脑走着,一边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念叨什么。赵慎不远不近的跟着,眼睛死死盯着项渊的背影,本该凉慡舒适的天气,他的额头上却密密麻麻冒了一层汗,手心里也是,黏腻腻的很不舒服。可赵慎却无暇顾及,眼看项渊拐进林荫路,赵慎前后仔细瞧了瞧,除了偶尔的鸟鸣,空无一人。

  赵慎咬紧嘴唇,摸着怀里的砖头,放轻脚步,快速跟上去,趁项渊回头之前,照着他的后脑勺一砖头拍了下去······

  呃,嘶,真他奶奶疼!

  麻蛋,乌鸦嘴的假和尚!

  项渊恢复意识,还没睁眼,就被后脑勺传来的阵阵抽疼闹得心烦气躁。继而马上想起来之前遇到的假和尚,张口闭口的血光之灾,瞧瞧,没事都叫他咒出事来了。

  话说,他这是搁哪呢?怎么入目全是高大的树木,绿的、huáng的、红的树叶,还有这天,真蓝啊!

  项渊忍不住伸出手,想抓一抓温暖和煦的阳光,不想,这一伸手,差点把他吓出jīng神病来。

  这、这是谁的手?

  纤细的、苍白的,最主要的是,居然是缩小版的!

  他可是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皮肤特意晒成的小麦色,什么时候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心底惊骇,加之后脑受了伤,项渊一个没挺住,又晕了过去。等他再次有了意识,还没等睁眼,朦朦胧胧中听到边上有人说话。

  “····活该!被敲闷棍了吧。”

  一道略微粗哑的嗓音幸灾乐祸道。

  “咱们不管好吗?”

  另一道明显清越一些的声音迟疑道。

  “我张彦可不想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不说,弄不好还被赖上。走吧,进城告诉他老子娘一声就算仁义了。”

  “还是送他去医馆吧,若是因着我们见死不救的原因送了命,博之心里着实难安。”

  “行行行,就当咱日行一善了。这项淙子也不知遭了何人毒手,啧。”

  项渊感觉有人用脚踢了他几下,之后便被人粗bào的架起身,后脑经这么一晃dàng,猛地抽疼起来。项渊忍不住心底暗骂。

  靠,他什么时候这么不受待见了?差点被人暗算不说,遇上的人还不想送他就医!都给他等着,等他项大少好了,准饶不了这些小人!

  可惜,项渊此时还没意识到,他已经再不是四九城里头横行无忌的项大少了。

  而等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项渊正一脸呆滞的躺在离中城西惠仁堂的内室里。淡雅的熏香在三脚铜炉里冒着青烟,柳叶格的窗子上糊着泛huáng的粗纸,室内靠门的一边立着黑漆四扇山水屏风,留着长须的胖脸大夫正襟危坐在八角桌前,刷刷开药方。项渊还没从四周古色古香的环境里回过神,立马就被脑子里疯涌而来的信息骇懵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宁远墨舞碧歌深海先生寂月皎皎安宁水千丞

 1/22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