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城西[近代]_子车赋【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城西[近代]_子车赋【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24/子车赋

  [GL百合] 《城西[近代]》作者:子车赋【完结】

  文案:

  一个做梦梦到失恋衍生出来的脑dòng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汝言,竞元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奉天城西有一家洋书肆,看板娘名唤汝言。

  汝言年方十七,乌黑亮丽的一头秀发分做三股在脑后拧成麻花,眼睛里总像是含着星星,任谁见了都乐意多说上几句。

  汝言原不叫汝言。父母bī她给人做小,她不愿便逃出来,路上遇到先生好心可怜她,雇她照看书肆。先生问她名字,她不喜欢也不想爹娘寻她回去,于是央求先生为她取一个。

  拗不过她,先生没法子,说那便叫汝言吧。

  先生是书肆的老板,是留过洋的才子,西装革履的身板带着读书人的文质彬彬,又没有私塾老先生那些迂腐的观念。汝言喜欢向先生请教,时常因此忘记时间,求知若渴的模样也让先生甚感欣慰。

  汝言!你看这里坏掉了!

  汝言!这书卖没啦!

  汝言!……

  这一声声软糯可爱的汝言喊得她脑仁疼,可一对上那张略带婴儿肥的脸,汝言满心只剩下无奈了。

  汝言:知道啦。喏,先生回来了,快去帮先生拿东西。竞元乖。

  叫竞元的小丫头最听汝言的话,屁颠屁颠就朝先生跑过去了。她是汝言从路上捡回来的,小汝言两岁,彼时蓬头垢面看不出样貌,经梳洗后方才惊叹:好一个纯净的姑娘。

  和汝言一样,竞元也是个不愿归家的孩子,但与汝言本质不同,她是“货物”。

  竞元是众多被家里卖到烟花之地的女孩儿之一。

  同是沦落人,汝言心生可怜,便想方设法让先生也留竞元在书肆中。可书肆已经不缺人了,再多一个竞元也不过是白分钱。

  汝言和先生对话,竞元就站在一旁绞手指,可怜兮兮的像被遗弃的小狗。

  先生:你要晓得,她和你不一样,她身上带着金钱jiāo易,如果人家找过来,你想好怎么jiāo代了吗?

  汝言:不就几个卖身钱,先生您先替我垫了,回头从我工钱里扣嘛。

  先生:假设竞元能摆脱身上的麻烦,你想好怎么安置她了吗?

  汝言:就留在书肆打工呗,先生多个帮手,不也挺好的。

  先生无奈:我这里已经不需要人了呀,你若是想,我给她找别个去处?

  汝言急了,把竞元拽过来指着她这张脸:先生您看她这未经世事的模样,放别处叫人欺负了都不会还手的,女孩子家家,这哪行啊!

  竞元眼中适时的存了泪。

  看先生犯难,汝言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咬牙说:我可以少拿点工钱!

  汝言爱财,却不贪财,能让汝言舍了命根子,实属铁了心,先生哭笑不得,摆摆手:行吧,真是怕了你了。

  然后看向竞元:你就和汝言住吧,明儿个起开始上班。

  竞元眨眨眼,然后咧嘴笑了,呲出两颗小虎牙。

  第二天,来书肆买书的人都发现汝言身边跟了个同样漂亮的女孩儿,两人站在一块儿特别养眼,先生也觉得店里生意似乎更好了,一高兴给汝言五块大洋,叫她买点喜欢的布给两人做身衣裳。

  汝言没挑太喜庆的颜色,觉得不适合在书肆里穿,恰巧竞元也喜素净,两匹藕荷色的织锦缎就在汝言的巧手下成了两身旗袍。

  换了衣服就得跟着换发型,汝言想总不能穿旗袍梳麻花辫,四不像。她也想和阔太太富小姐一样烫小卷发,可烫一次要二十块大洋,她一个月才挣十块,除去平日花销,能攒下来的也不多了。

  她还要补竞元赎身的钱。

  来人的时候汝言就看着店铺,照顾不到的角落就由竞元负责,别说还真叫她们逮到过偷书贼。贼是个学生,前不久家里叫北洋政府给搅了,老爹入狱老娘自尽,他报仇无门又郁气难舒,鬼使神差,回过神的时候就被竞元给堵门口了。

  汝言:你爹gān了啥事,能给人抓了?

  学生:我爸想脱离北洋政府。

  汝言又问:你爹是当官的?

  学生:嗯。

  汝言心一惊:这不等于造反么。

  好像前几天是有个什么事,报纸上还印了。她把没卖出去的报纸翻出来,在那头版的标题赫然看到当日的大新闻。

  如今这世道,还能指望什么安定日子,哪里都乱哄哄。

  学生的书钱汝言给垫了,竞元在她后边,看得直撇嘴,冷不防汝言回头,将她脸上的嫌弃尽收眼底。

  汝言:你这样子gān啥。

  竞元:心疼钱。你别掐我脸。

  汝言好气又好笑:你赎身的钱可不知道比这多多少。

  竞元不吭声了,局促地捏着衣摆,汝言也知道可能说重了,才想说是玩笑话,就见竞元小心翼翼扯她袖口:那些钱,我、我会还你的。

  还个屁,汝言心中笑骂,嘴上却不依不饶:我最近想做头发,你埋单,我就不要你还了。

  这傻孩子拿不拿得出那些钱,她还不知道么。

  压根也没指望。

  书肆的工作很轻松,日落就可以打烊了,然后就是无尽的夜生活。汝言的夜生活不怎么丰富,虽然想着再打一份零工赚点外快,但想来想去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给人代笔写信自己都没认全字,去歌舞厅又发现人家要唱的不会,饭馆儿要钟点工的时候早过了,女红倒算是擅长,可现在机器厂子越来越多,手工的速度那么慢,哪有人用啊。

  思来想去,汝言觉得还是多看书多学习,哪怕讲不出什么救国的大道理,改善伙食也是好的。

  这日汝言回到房间,没看到竞元的人,竞元平日粘她粘得厉害,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走,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儿出来是咋的。

  汝言:竞元?

  没人应声,看来是真不在。

  先看书吧,没准儿过会就回来了,汝言顺手拿了本外国短篇小说集。

  外头的霓虹灯都灭了,手上的书也没翻一页,汝言gān脆合上书,倚着门框张望。一刻钟后,有个人影迈着小碎步噌噌噌往她这来,汝言以为是竞元,可打眼一瞅,这一头的小卷发跟个小狮子似的,不是吧?

  没想到还真是。竞元清纯的小脸蛋儿上化着大浓妆,汝言吓了一跳,赶紧拉进来给洗gān净。

  汝言:你这是gān啥去了?咋化的跟鬼一样?

  竞元嘴巴闭紧,拿毛巾使劲儿蹭。

  汝言给毛巾拽下来:别蹭了,待会儿蹭掉层皮。快说,gān啥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年纪不大又孩子心性,汝言担心竞元走错路不能回头,语气犯冲,给竞元吓得一哆嗦,扁着小嘴结结巴巴。

  竞元:我、我去歌厅唱歌了。

  汝言:谁叫你去的?

  竞元:歌厅老板,说小huáng莺病了,问我能不能给代唱。就一晚上。

  小huáng莺是歌厅的头牌,每日冲着小huáng莺去的达官显贵数不胜数,昨日还听闻唱了新曲子,怎会说病就病了。

  汝言心生狐疑,指着她的小卷发:那这头发咋回事?

  烫发那么贵,就一晚上老板能舍得给她烫?汝言是不信的,得问清楚才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余以键白落梅林家成泡泡雪儿花日绯米兰Lady

 1/1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