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容玄_常文钟【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容玄_常文钟【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27/常文钟

  [GL百合] 《容玄》作者:常文钟【完结+番外】

  文案:

  想那荆陵侯司马玄与大才女曹媛容本是少年夫妻,奈何司马灭曹,躲不开的族仇家恨生生将两人分隔山海两端。

  司马玄想,如此也罢,只要曹徽此生能安稳无虞,便是自己闷声扛下一切也不亏,只是没承想到,原来一切都没绕开一词“自作多情”。

  曹媛容:别在意,我只是一个死人罢了。

  司马玄:……我知道错了呢……咱不生气了好不好……

  于是本文又名《背锅玄玄追妻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马玄(字元初);曹徽(字媛容) ┃ 配角:永嘉郡主(赵清嘉);展青衿 ┃ 其它:司马昆(字元祉);魏靖亭;司马英;司马仁(字怀英);司马修(字德祖)等

  ==================

  一

  第1章 第一章

  景初十四年隆冬,没人知晓大晁国那位脱离祖宗和父亲的荫庇,自己靠军功封爵的荆陵君侯司马玄在大通和殿的侧殿里,同素来以仁孝治国的一国之君说了些什么。

  便更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位年轻的君侯又将会为那番jiāo谈付出何种代价。

  只因着众人的注意力悉都落在了千里之外的、位于河州万安寺的那场意外失火中。

  万安寺的那一场冲天大火,不过是烧死了一个身负重罪的逆臣遗女,却莫名引得长安城中一帮文人士宦为此摇唇鼓舌殚jīng竭虑,真可谓是热闹之至。

  某一日下朝出宫的路上,荆陵侯司马玄路过御史台那几位御史言官的身边时,不慎将那些老家伙们的争执一字不差地给听去了几耳朵。

  那荆陵侯从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一时兴起,竟同几位御史论起了那葬身火海的曹氏是否能依诰命夫人礼安葬一事。

  司马玄乃是司马家这一代的嫡长,且先不说这家伙在北境军中的威名与彪炳卓然的功勋,单是这人打小在外的混账名声,便着实够那几位背后嚼人舌根的御史们出一身冷汗了。

  荆陵侯的猛然出现直吓得几位御史言官腿肚子打转,一个个的脸色难看几欲当场抹泪,所幸,司马玄捉弄人的心思刚起,便被自己的姐夫忠武将军魏靖亭给板着脸用眼神警告住了。

  虽最后只得悻悻作罢,司马玄却依依旧心情颇佳——旁人爱怎么热闹就怎么热闹去罢,反正自己不忧虑来日的风雨,亦更不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闲杂。

  每每念至此处,司马玄的嘴角便总是会似有若无地扬一扬,心道,曹徽终于可以脱了加诸于身的一切罪名,以及那暗处不可查究的迫害,在风云残局之后笼统保得一份安稳了。

  然,如墨般漆黑的眸色总是会随之黯淡,一股来自尸山血海的狠戾从司马玄的身上一闪而过——那人终于能回来了,却是以一个死人的身份。

  故荆陵侯夫人,曹、媛、容。

  ///

  岁月飞逝如白驹过隙,时间转眼就从景初十四年的隆冬一路飞奔到了景初十五年冬。

  “……你且暂时再委屈些时日,待我将外面那些琐事打理好,你便当真能自由地行动了。”两只手里捧握着几份刑部的节略文书,司马玄站在紧闭的佛堂门外,声音沙哑,略带鼻音。

  今日的天色有些yīn沉,肆意狂妄的西北风虽不及北境的飞沙走石来得凶狠,但却似是带了锋利的刀子般一下下刮得人骨头缝里发疼。

  随着司马玄声落,说话时自口中哈出来的白雾也跟着随即散去,位于走廊里侧的小佛堂如往常一样没有传出任何司马玄暗自期望中的回答。

  反而响起了一声声不疾不徐的木鱼与隐隐的诵经。

  “……彼佛国土,常作天乐,huáng金为地,昼夜六时,雨天曼陀罗华,其土众生,常以清旦……”

  司马玄抿抿嘴,眯起狭长的眸子凝着紧闭的屋门,静默地看了一会后似乎极轻地叹了口气。

  最后却也只是转过头来温声对候在一旁的大丫鬟玉烟jiāo代话语。

  司马玄本是个从阎王爷手里挣阳寿的兵鲁子,看惯无常生死的人本就性格深沉,说话的声音因总是带着几分沙哑反而听起来让人觉此人是个凉薄淡漠,无情无义的。

  但出口的话却是与淡漠截然相反的温和:“近几日天气突然转冷,厨房说往这里送的吃食也少见消耗,你多上心照顾着些她,既已经回自己家了便莫要再让她冷着饿着。”

  “是,主子。”玉烟屈膝,应答得成熟稳重。

  她是堂堂荆陵侯府里独一的掌事大丫鬟,是荆陵侯近前儿为数不多的心腹,又侍候了屋里那位这许久,自然知晓一切事务该如何妥当处理。

  “若是有什么需要的物什或者是银钱之类,你手中不够的话便只管到周成那里去要……”还要赶着到刑部官署点卯的司马玄已经转身朝外走去,却又停下脚步,回身补充到:“亦可直接来告知与孤。”

  玉烟颔首,站在屋前的小台阶上恭送司马玄,“是主子,奴婢记下了,主子尽管放心就是。”

  “放心,放心,”司马玄点头,转回身去继续往厝晚轩外面走,边低声自语着:“你办事向来稳重,孤自然放心……”

  我只是,只是放心不下屋里的那个罢了。

  ……

  手里头有事情可做的时候,一整日的光景眨眼便能过去,冬日的天色黑的特别早,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昏huáng橘红的石盏烛灯竟然将以前总是清冷的厝晚轩里里外外照得一派温和。

  偏巧,赶着院中四下稀稀疏疏地落起雪花片的时候,小厨房里的舒妈妈正好带着几个厨房下人将重新热过的饭菜送了过来。

  一直候在廊下的玉烟这才抓着机会再次敲响了小佛堂的屋门。

  “夫人,外面飘起夜雪了,红烛白雪的可好看了,您可要出来看一看?”玉烟沉稳,不急不缓地敲了几下屋门,边示意着等在廊下的舒妈妈让她带着人将热腾腾的饭菜送进梢间里去,以免外头寒冷凉了饭菜。

  玉烟给舒妈妈挥手示意后准备继续在廊下候着,不料小佛堂的屋门却咯吱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夜幕上开始飘大雪花的时候,忙了一整天的司马玄才刚从刑部官署下值回来。

  然,从官署里带回来的文书还没来得及放到书房里,司马玄便在路过厝晚轩时忍不住拐了进来。

  此刻已过了晚饭的时辰颇多,原先料想着这回应该和前几日一样见不到曹徽,司马玄便想着只在外面看一眼就走的——却怎么也未料到,自己进了厝晚轩后竟然正好和打回廊过来的曹徽碰了个照面。

  一时措手不及。

  玉烟是个极有眼力价的丫鬟,见自己的两位主子相对无言,彼此间的气氛又有些微妙,她便非常识趣且恭敬地朝司马玄屈了屈膝,错身进了梢间里,留司马玄和曹徽还在廊下站着。

  玉烟一进梢间里,红灯高悬的回廊下一时就只剩下了司马玄与曹徽这两个七年未曾见过面的……“夫妻”。

  也只有司马玄本人知道,当自己的脑子里闪过“夫妻”二字之时,心里便总会有一个声音清清楚楚地说——司马玄呀司马玄,你本也是女儿身啊,你如何能不顾人伦纲常地生出此般肮脏心思?!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云过是非安知晓秋风寒深海先生抹茶曲奇吕天逸

 1/14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