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凭风_萧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凭风_萧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6/萧争

  [GL百合] 《凭风》作者:萧争【完结】

  文案:

  一个古风密室逃脱游戏的故事。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凭风+许静良 ┃ 配角: ┃ 其它:

  ==================

  ☆、凭风

  在岁月静好得快死了的又一个晚上,陈凭风早早洗漱了爬上自己的单人chuáng。年纪轻轻就实行老人作息,她根本不是那块料:一来懒散,除了应付工作,生活上各种偷懒,衣食起居都很简洁,人竟也又瘦又仙;二来瞎想,醒着的时候脑筋几乎没放空过,大部分时间在以混沌原理运作着。

  在一片混沌中终于谢天谢地睡着了。过了似乎不长不短的时间,梦也模模糊糊不清楚内容,朦胧中估算没睡足两三个睡眠周期(90分钟为一个周期),却隐隐有些要醒。侧着脸隔着眼皮感到,竟然是满满的白昼qiáng光?!她明明有遮光窗帘啊?!

  陈凭风猛地睁眼坐起,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这房间差不多是正方体,六面全白无窗,却从四壁和天花,五面白墙透出明亮的光;除了她身下白chuáng垫,身后白枕头,身上白被子,空无一物。陈凭风有点惊讶,她倒也不算慌,她是这么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下来不怕看热闹事大的人,只是有点惊讶。好奇中掀开被子,竟发现一身衣服也换了,白色的汉服直裾,琵琶袖,厚软的丝料,她也不懂是哪种。

  这究竟是谁在恶作剧。抱持着这种想法,她又查了查自己的内衣裤,还好,还在中衣里面,是自己原来的。事态应该不严重吧?

  在chuáng垫边沿坐起,陈凭风双手撑着脸定定神。坐了几分钟,感觉醒透了。反正又不流芳千古,怎么活着都是醉生梦死的一种形式,如此玩玩也无所谓。凭着多年玩游戏,玩到进入游戏公司工作的直觉,她开始寻找房间里的线索。

  空无一物,空无一物。那么只有chuáng。拿开枕头,没有;被子拿起抖几遍,没有;chuáng垫整个竖起来,下面还是没有。陈凭风插着腰立着,心想让老子一睡醒就搬东搬西,真是皮。她偶尔也自称老子,本来也是个姬,也不需要做什么小鸟依人的姿态。

  这点事又怎会难倒老子我呢?在无数游戏中攻关无数的我。陈凭风继续在脑中自言自语,开始拆枕套。

  握住枕芯,白枕套被扔在一边。这些chuáng上布草洗的还真滴水不漏,新的气味也没,陈的气味也没,连清洗剂都用的无味的。不留多余线索。似乎这游戏还挺jīng致?陈凭风居然又添了一丝兴奋。

  拉扯开枕芯罩布,摸索里面羽绒,果然寻到一个小纸团。展开看时,是打印出的宋体字:凭风。

  什么?竟只是她的名字?说明了什么。她仔细看了那张白纸,正反两面,确认只是普通的打印机薄纸,边缘像是拿裁纸机裁的,很整齐。

  心中正茫然,忽然眼前片片白色羽绒飘起,原是枕芯中拆散的绒,被四面墙面chuī来的微风托着乱飘。风很细,无声,却是密集,陈凭风去仔细查看墙壁,似有无数孔隙。什么高科技材料?

  心中的琢磨如同这绒毛般飘忽不定,风渐qiáng,陈凭风的白衣渐渐淹没在白絮里,她刚意识到什么,想对似乎在观察她的视线喊话,忽然脚下一空。

  ☆、聚沙

  脚下落空后,陈凭风眼前一黑,顺着冰凉光润的疑似陡峭滑道迅速滑下,风声从耳边掠过;一片黑暗中,似乎是转了好几个大弯,被最后平缓的坡度远远推入一个坑内,凭着触觉,里面填满了的,似乎是细沙。

  从光亮处一下坠入昏暗,全不见物,到视柱细胞渐渐反应过来,陈凭风环视整个暗淡空间,有了大致轮廓。这个房间,比初始的那间开阔了许多,仰望高远的天花,螺旋滑梯的顶端,原先的入口已封闭。

  果然,这是一系列连锁的谜题。陈凭风心道,为何是我?从沙坑中爬起,踏出,抖落衣袍上的星点沙粒,她没有停止思考。检查过房间的每一处,包括滑梯背面,仍是空无一物。墙面材料,同第一间一样,光线也是控制好的,整面散发的微弱暗光。

  那么只有沙坑。陈凭风她,连游泳都偷懒,不愿闭气,最喜仰头潇洒漂在水面上,现在叫自己游沙,不禁皱了皱眉头。大大吸了口气,开始扎入沙堆摸索。这沙,似乎也非自然意义上的石沙,轻盈的质量,让人不禁怀疑又是某种特殊材料。

  眼前又是一片绝对黑暗,坑底比想象中深,还没到,还没到。在将要透不过这口气的瞬间,陈凭风脑中黑白杂花直冒,像台信号很差的老电视机,忽然晃过一个身影,半秒后又回到杂花屏。喉中瞬间满溢上来的无从追溯的哽咽感,往上蔓延到泪腺的隐隐酸涩,心脏无端一抽。她猛地抬起头,挣扎出沙面,深吸空气。

  怎么回事?不过想必,这就是关键了。就在沙中,而且,既然环境这么暗,说明一个问题:答案或许不是要用眼睛看到的。陈凭风定了定神,默默鼓励自己道:情绪别乱,往前探索,才可能有解答。

  在沙中闭气数次,摸索数次,抵御着那种脑中因缺氧,而投影在眼底的杂乱幻象,她摸到了坑底正中,有一虚空。她用力将双手去拨开这虚空,却感到周身的沙随着虚空的扩大,不断的流向下方,直至将自己冲至新的远处.......脑中忽然一片空白……

  “静良!静良!”

  “静良!我在哪?”

  再睁开眼前,陈凭风竟然在意识模糊中唤起这个名字。静良是谁?为什么呼唤起来感到如此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仿佛已挂在嘴边千万遍;为什么耳中听起来又如此生疏,以致全无印象?

  她微微抬起还有些眩晕的头,发现自己已在一间陌生房间的墙边,一样的徒有四壁白墙。室内四角亮着几盏仿古式的落地灯,半明半暗间暖huáng灯火跳动,身后地面平滑,还残留着大堆洁白细沙。

  她缓缓坐起,有些脱力地背靠在那面墙上。事已至此,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沙,沙代表了什么?时间?汉服代表了什么?过去?

  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是我编写游戏走火入魔了吗?陈凭风拍着自己的额头,轻喘着气。

  额头有痛觉。

  ☆、问雷

  正方体的白房间内,四角亮灯。陈凭风的心绪也如这四盏仿火焰的,罩着棉纸的灯光般微微晃动。像是内心深处的什么被无形的什么不知不觉启动了,表面上又了无痕迹,意识的冰山一角。

  空想无益。她站起身检查空间的每个角落。其中两盏呈对角的灯的靠墙侧纸面,各有一个字“问”、“雷”。依然是打印纸,宋体,薄薄浆糊粘上。除此之外,再无发现。

  何意?灯火与雷。雷与电?这几盏灯,本就是用电来模拟火光的。要怎么问雷,设坛作法呼风唤雨吗?还是,有什么更深层的寓意。

  陈凭风心中觉得,这不过是个逻辑推理游戏,应该牵涉不到什么超自然的力量,不然,也不会把她这个不信鬼神的人投入其中?还是说,正因为她信仰科学,才故意被请进来的?到现在为止的感觉,设计者似乎并无恶意,那么ta的用意会是?会是针对她个人的吗。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玖月晞北倾青浼SISIMO浅草茉莉余华

 1/7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