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姑娘,求你莫撩人_花落时听风雨【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姑娘,求你莫撩人_花落时听风雨【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26/花落时听风雨

  阿九翻眼:“我种绿叶。”

  晴笙:“……”

  阿九又道:“我没有前任,别污蔑我,第八任孟婆死得太快,遗言来不及jiāo代,就连孟婆汤都是我自创的,喝的那些鬼记忆反而更清楚了。”

  她翻了翻种子,放在鼻尖嗅了嗅,颇是嫌弃道:“这种子这般难看,晴笙啊你莫不是拿石头糊弄我,我要人间最好看的。”

  “这是人间的牡丹花,开花可见倾城色。”晴笙抱臂,似看乡下未见过世面的老婆子那般望着阿九。

  阿九头疼,再抬眼看晴笙,薄薄的红唇,冷艳之色,煞是诱人,她抿了抿唇角,眼睛又疼了……

  她急忙闭着眼睛,胡乱道:“牡丹花不好看,你且去带着绿色的花来,养眼。”

  那片红唇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阿九心中无限忧郁。

  “人间只有绿叶,没有绿花。”晴笙油盐不进,清冷如星的目光落在八百里huáng泉上。

  美人忧郁,该是楚楚可怜之色,阿九这些年见过许多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娘子,甚至拽着她的衣袖要再见郎君一面,情之一字误人子弟,难不成这个禽shòu,哦不,是晴笙也应情而伤感?

  她念叨着,又来一位小娘子,颈间一道红痕,约莫是吊死鬼,好在舌头未吐出来,并不吓人。哭泣间面色如cháo,几欲不能自持。阿九好心递过一碗汤过去,示意她赶紧喝了,赶紧投胎,忘了人间负心人。

  小娘子依旧在哭,皓腕纤细,捧着汤,哭道:“老婆婆,这……能不能不喝……”

  晴笙神色木然,动也不动。

  阿九眼睛眯成一条缝,被人踩到痛脚,眼睛又疼,着实有气无力,道:“不能,再哭我让人锁拿你情郎过来。”

  小娘子哭得更加厉害,阿九蹙眉,此情此景,她已然习惯了。她继续眯着眼睛等着小娘子哭,哭得没力气就该面对现实,这智商着实不高,pào灰女配的命,难怪早死。

  晴笙无法忍,听了半刻,上前掐住小娘子下颚,抬手将孟婆汤灌了进去,挥袖将小娘子送过奈何桥,一阵黑影后,瞬息不见哭唧唧的小娘子。

  阿九眼睛眯不住了,惊叹道:“这样会遭天谴的。”

  “天谴下来,十殿阎君替你挡着,你小小孟婆不用历天劫过天谴。”说话间,晴笙双目从容睁着,长眉舒展,风华內敛,阿九忍不住多看一眼。

  就多看一眼,美人养眼,可惜眼睛又疼了……这个美人有毒!

  于是,阿九改盯着那一缕渐渐消散的黑影,暗暗替十殿阎君祈祷,天谴天谴,记住你若下来,一定先去找他们,他们有权、他们有法力、他们有土地,不像我这小小孟婆庄,全是huáng沙,日日迷眼睛,颇不好受。

  晴笙又去人间捉鬼,不知何故,地府里的恶鬼总喜欢往外跑,阿九熬汤的时候就在念叨着,人间有什么好,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一分神就被仇家给灭了,地府多好,没人动刀,虽说冷清了些,但可以长命百岁。

  那些花种洒在huáng泉里,只见huáng沙盖了一层又一层,哪儿见种子冒头,别说红花,连根黑叶都看不见,简直怪哉。

  地府与人间不同,一yīn一阳,且极其寒冷,约莫着比阿鼻地狱要好上半分,若是yīn阳调和半分,也是不错,阿九便日日念叨着牡丹开花,久了便觉得堵心窝子。

  孟婆庄里多是死物,大多是上代孟婆传下来的,据说是也是她拐带而来的。阿久也学着从地藏王菩萨那里骗来一玉琴。

  琴通体碧玉,流线莹润,阿九不会弹琴,时不时拨弄着两下,那些鬼魂听闻后,受不了这番折磨,喝汤的速度比以往急着投胎的鬼魂还要快,撂下碗就跑,都不用阿九三催四请。

  日子久了,阿九从牛头马面那里借来人间的琴谱,有模有样的学了几年,鬼魂当作耳旁风chuī过,琴灵实在无法忍受,钻出来跪在阿九面前,声声求她勿要再学,她实在无法装聋作哑下去,太难听了。

  阿九三天两头无趣,找些乐子来消遣,竟不想玉琴里藏着琴灵。她本有些瞌睡,被琴灵惊醒,打了哈欠,琴灵长得如花似玉,长腿细腰,水灵灵的似画上的仙子,她多看一眼,眼睛竟不疼。

  所以她留下琴灵,取名云深,有句话好像说云深不知处,故而她觉得好听,就拍板定名。闲来无事,让云深弹一曲。

  huáng泉路上只一间屋子,便是孟婆庄。屋子里有桌椅板凳chuáng,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没有的骗也要骗来。

  正当她四肢并用地爬上桌子时,孟婆庄的大门被人推开,来人缓步走近,数年不曾更换的黑袍,玉簪秀发,衣摆微微带起凉风,玉容红唇,莲步轻移。

  阿九愣住了,觉得晴笙每一步都踩在自己心口上,砰砰跳了几下。她眨了眨眼,拼着眼睛不要的痛苦多看几眼,她用力咽了咽口水,忍着转头时,晴笙砰地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方才走得虎虎生风,怎地说倒就倒。

  惊得满屋子死物就要幻化成形,出来瞧瞧地府新晋第一美人。阿九记得晴笙没来地府之前,第一美人是阎罗王的女儿,嫁给一位糊涂散仙,跑去天庭逍遥快活。

  阿九爬下桌子,一颗热腾腾的心凉了半截,望向倒地的晴笙,眉眼深远似个谪仙。这人长得太好看,睡着都能如画一般,落在地府颇是可惜,阿九心生怜惜。

  她无端倒下,定是受了伤,约莫着是捉鬼时,斗不过恶鬼。

  阿九想着叹了口气,鬼差的命可不是好命,也不知得罪何人捡到这般悲惨的差事。她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得天独厚,灵识清晰超过常人,身体qiáng壮不曾受过伤,第一次瞧见人受伤,又不知伤在何处,着实是个麻烦。

  头疼欲裂地望着晴笙的身体,云深跑过来凑热闹,眼睛里透着jīng光,叹道:“她身上有仙气,地府里竟然能看到自带仙气的鬼差。”

  云深跟着地藏王菩萨几千年,懂得自然比孟婆多。屋子里的死物有些躁动,阿九费解,不过这个时候眼睛不疼了,她上前捏着晴笙一缕头发,欲扒光她的衣服看看她身上可有伤痕,也好治伤不是。

  想着便去做,手伸到衣领的时候,那些死物更加蠢蠢欲动,阿九自然而然地将这帮死物归结为‘好色之徒’,楚广王那里骗来的垫桌子的焦石、判官那里弄来的一根做摆设的笔,以及黑白无常那里哄来遮挡风沙的半壁屏风,一个个时间久都有了灵识,日日窥探她不够,此时竟然如此兴奋,如此好色,不可饶恕。

  阿九挥手,数道灵光封住他们的眼睛,让你们看去,封闭灵识后,做死物吧。

  自此庄内顿时安静下来,阿久凑过去,嗅了嗅鼻子,香气袭人,她又凑了凑,香气更加好闻。再眨眼,望见晴笙失去血色的唇角,不如前些日子好看。此时她虚弱得很,不过看上去,香软度恰好,不如吃上看看。

  她忘了件事,孟婆庄内还有琴灵云深,眼下正目瞪口呆地望着孟婆,想起她时常与鬼魂说的话:“孟婆断袖,不喜小郎君。”

  那这是喜欢小娘子?云深眼睁睁地看着阿久的鼻子,一寸一寸地挪动,最后碰到了晴笙的鼻子,她羞涩地捂住眼睛,地藏王菩萨清心寡欲,她何时见过这般香艳的画面。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月下蝶影鲁班尺米兰Lady淮上墨舞碧歌镜中影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