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清平乐_若花辞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清平乐_若花辞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12-24/若花辞树

  [GL百合] 《清平乐》作者:若花辞树【完结+番外】

  文案

  鸿来雁去,又是秋光暮。

  冉冉流光嗟暗度。

  这心事、还无据。

  主角变配角,谢谢大家的支持。

  本文将于周一(十二月十四日)开V,开V当日三更,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一些重要问题的说明,入坑请先看,不看勿入坑:

  1、夏侯沛胎穿,穿越前年纪不小,也就是说,虽然她穿过去是个婴儿,但基本观念是已经形成的。皇后的年纪,比她穿越前的年纪小得多。懂?

  2、皇后当然知道夏侯沛非她亲生。

  3、因为我最初是想写一个慢热养成,可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关系能一养养十来年的,只想到本文这种模式。绝对不会用母女身份作为nüè点,这就只是一个背景。

  4、再三qiáng调,夏侯沛与皇后毫无血缘关系,从身到心都毫无血缘关系。

  配角:夏侯沛,崔贞

  第1章

  这是一个极为安详舒适的地方。

  只是略有些bī仄。

  隋辩觉得,自己的身子是蜷缩着的,她想动一动,便碰到了阻挡,欲睁眼去看一看,眼睛却似被牢牢粘住了一般,怎么也打不开。

  隋辩惊疑却并没有惧怕——这里虽禁锢了她,却有一种使人心安的柔和,没有半点迫害之意,反倒像保护了她。

  隋辩思索着,这会是哪里。

  耳边传来一阵阵喧攘,吵吵闹闹的声响仿佛隔了一座山一般遥远模糊。有声儿,便意味着有人,隋辩不由支了耳朵去听。

  那喧闹声一阵一阵,慌乱得很,不时有含义不明的呼喝声,还有模模糊糊的脚步声杂乱传来。

  那必是一幅兵荒马乱之景。隋辩心道。

  她偏过脑袋,听得仔细,只盼能听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突然,她所在的地方重重抖了一下,边上都是软软的薄壁,保护着她,并没有磕到哪里。

  只是很快,隋辩便发觉这舒适温暖的地方在逐渐缩小。容身之处有变,她着急起来,忙伸手欲抵着四壁。

  有女子沉闷的痛呼传来,分明是一人之声,却分做了有远有近的两声,一声从外头穿壁而入,一声仿佛是从头顶传来的。这种情况很是稀奇,像小时候玩的一个游戏,她贴着木桌,在木桌的另一端敲上一击,便可听到两声,一声由空气传播,一声则以木桌为媒介。

  隋辩疑惑却暂顾不上这个,她所在之处非但变小了,还变得憋闷起来,让她十分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兵荒马乱的嘈杂慢慢散了去,外头的声音又渐清明起来,那女子仍在呻、吟,一声比一声痛苦,听得隋辩都为她揪心。几声利落有力的声音jiāo织,在为这女子鼓劲。

  “用力!往下使劲儿!”

  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这是在做什么呢?又急又乱的。越来越多的疑惑充斥在她脑海中,想要去探个究竟。

  来不及想得更深,便自上而下传来一股力道,将她使劲往外顶。可惜这股劲很虚弱,并已现出力竭之态,不足以使隋辩动弹。

  痛苦的呻、吟渐渐小下去,方才那道声音急切地呼唤道:“夫人,快提起劲儿来,小殿下还等着见一见阿娘呢!”

  连隋辩都听出这人的焦急担忧。

  这个地方越来越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外面的忙乱还在继续,隋辩却不受控制的渐渐失去了知觉。

  再度醒来是因臀上的两下重击,她吃痛,忍不住张口痛呼,这一呼喊,就成了嘹亮的哭声,奶声奶气,像是婴儿的啼哭。

  怎么会是婴儿的啼哭?隋辩吃惊,忙合上嘴,喉咙中仍不由自主地带着抽噎,哭声倒是随着她闭口停息了。

  隋辩惊呆了,自己成了一名婴儿!

  她记得自己是死了的,那么,这就是投胎转世了?变成一名婴儿,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征程?

  变化来的真快。

  不过,反正原先是死了,那一生就已结束,开始新生是自然而然的事。隋辩也不觉得难以接受。回忆起先前那个给予了她温暖舒适的保护的地方,那便是孕育了她的地方么?

  隋辩习惯性地动了动眼皮,而后便惊讶地发现,眼睛已可以睁开了,只是眼前模糊得很,只有白茫茫的虚影,看不清东西。

  新生婴儿是看不清东西的,只能看到眼前极近之处的一些事物,且都是朦胧的黑白。到三个月上下,便能看到彩色了,至六个月,则视力与成人相仿。

  那年,弃她而去的女友生了孩子,隋辩听说后,百无聊赖之下,找了些关于婴儿的书籍来打发时间,没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知道自己不是不正常,又得知自己虽然死了一次,究竟又获得新生,得以重新来过,到底还是赚了,那轻松适意便散播在她身上的每个角落。困意袭来,隋辩毫不抵抗,任由自己陷入黑甜的安睡之中。

  初生婴儿大部分时候都在睡,除了吃、奶,便是睡觉,一日十二个时辰,至少十一个时辰都在睡。隋辩也不是不想看看自己新生的处境,一来实在是困得慌,二来,眼睛看不清东西,挣扎过几次,隋辩便gān脆放弃了,决定顺其自然,接下去几月便这么睡了过去。

  斗转星移,随着头几个月过去,她jīng神头慢慢好了,胖胖的小胳膊也能抬起,慢慢的,腿上已有了劲,可以不时地蹬一下小短腿,眼睛也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亮,能够看清东西了。

  一段时日下来,隋辩看清了她眼下的处境。

  她所在是一处相当轩敞的内室,每一处摆设看似随意却极具讲究,几案摆放,坐榻朝向,乃至一盏铜灯的样式,都很是恰当严正。

  说是一处内室,或许称殿更为合适,各处的规制皆很大气,又带一点循例而为的痕迹。像极了前世在纪录片中所看到的汉唐宫宇。

  四周仆婢成群,规行矩步,低眉顺眼,每每张口,皆是低声慢语,无一丝不得体。连家中奴仆都是如此风范,更遑论主人?

  这是一个家风严谨的家族。想到出生当日听到的那句“小殿下”,兴许还是皇家宗室。纵观历史,每个朝代的称谓都有所不同,自太后至公侯都被称过殿下,直到后面,才慢慢演变成拥有皇家血脉的宗藩专称。

  看这些看似质朴、实则华彩的起居用具,隋辩能知道是到古代了,但不能确切指出是哪一个朝代,但观诸人衣饰,应当是中世纪之前。

  隋辩每日都由同一个妇人抱着。这妇人应当是她的rǔ母。rǔ母对怀中婴儿很是疼爱,但疼爱之外更多的则是无微不至的恭敬。

  婴儿活动的区域不广,隋辩由rǔ母抱着,或在内室,或在屋外前庭散步,她看着花儿盛放,绿树成荫,到百花败落,枝叶枯huáng。

  除去最常见的rǔ母,每日还会有一美貌妇人来看她,待的不久,话也不多,每回只是稍稍坐一坐,便走了。隋辩便知,这必是她的母亲。

  从前常听说生子之痛,如剜心裂肺,常人难以忍受,故而,女子为母则qiáng。隋辩想起她出生那日,母亲痛苦的呻、吟,总觉得即便母亲性情偏淡,看起来也不是很亲近,但她对她是很不同的。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茂林修竹临渊鱼儿苏童司溟张爱玲阿豆

 1/14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