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影视同人)听.说_Susceptable【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影视同人)听.说_Susceptable【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3-08/GL百合耽美小说/Susceptable

  《听。说》作者:Susceptable

  文案:

  「听。说」,听到的话可能是谣言,说出口的话不见得是真心话,当我们又听又说时,也许我们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中。可是在这个满篇谎言的世界里,听起来最荒谬的,往往是真心,但因为太荒谬了,没有人相信。

  许多谎言堆砌起来就成了真实,被堆砌的谎认为自己是真的;真正的真实浮于谎言之上,当人们拨去谎言时,同时也拨掉了真实。

  金笼里耸然的四面红墙,听和说,在壁与壁之间回dàng。

  -------------------------------------

  钮祜禄宛琇年少进宫,未及数载即遇皇帝大行,她成了太妃,而她的姐姐如玥却成了当朝最受恩宠的如妃。

  宛琇对如玥的恨意,来自于进宫前的一场病,使得最亲的姐妹从此形同陌路。

  为抚平内心的不如意,宛琇一心以谣言攻讦如玥,如玥只能容忍。

  有寂寞和疯狂的地方就有谣言,

  湘菱在宫中四处搬弄是非刺探隐私,但她的继女木都儿是出了名的耿直,

  木都儿深以湘菱为耻,湘菱却是身在其中不得由己。

  戏曲中所言的缱绻恩怨,在宫中的畅音阁前,一场场大戏上演。

  宫廷故事,关系复杂,事件顺序有所调动,内有爱恨情仇但没有解答,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如玥,宛琇,湘菱,木都儿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1章 怨起

  (一)

  在十六岁以前,钮祜禄宛琇最喜欢的是她的姐姐如玥。

  钮祜禄家族的人都知道,宛琇是个从来就捂不热长凳的顽皮孩子。当所有女孩儿专心刺绣时,宛琇会拿着针一下又一下戳坏自己的绣图、又或者隔壁姐妹的绣图;当所有女孩儿在读《女诫》时,宛琇会拿起毛笔把书本当图纸、又或者把隔壁姐妹的衣裳当图纸;更不用提那些捉着虫子、丢着石子的恶作剧。所有的姐妹,都避着宛琇唯恐不及。

  宛琇和其他兄弟姐妹都不合,但她只会叫同胞异母的如玥姐姐,而不是变着法给人取吊眼鬼、白眼láng等绰号;只有在如玥面前,宛琇才像见到如来佛的孙猴子,乖乖俯首称臣。宛琇并不是因为姐姐会凶人才这么服帖,相反的如玥多半时候很温柔,总是独自在房间作画或规矩做着女红,这样的姐姐却对宛琇有莫大的吸引力,她喜欢痴痴看着如玥,在外整天的浮躁心情,就被那一笔一画、一针一线,全画得绣得平整。

  「宛琇,今日又捉弄谁了?」

  姐姐问得平心静气,像被自己欺负的那些人也不是她的兄弟姐妹,这点总让宛琇开心。她扬起笑容,眉目之间生动描述方才之事。「我刚把一只蜘蛛丢进亦庆的书房中,都十二岁了他还会吓得在房中跺脚乱跑……」

  「妳也太调皮了。」

  「连姐姐也教训我。」

  「我是怕五娘又找到机会教训妳。」

  宛琇故意噘起嘴,心知姐姐也未动气。家族里姐姐只对她好,不管她做了多过份的事,姐姐也只会藏着掖着。

  姐姐越是宠着,她便越想姐姐生气,她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儿,想要试试姐姐这泓水能有多深。她知如玥只有怕她出事,便屡犯家禁,做的事情一次比一次离谱,只等着姐姐来解救她。

  唯有这个时候,向来娴静的姐姐会对她发脾气,因为生气,如山水画般柔和的眉目登时凝聚了风雨之色,对她轻声斥道:「宛琇,妳又来了!」

  纵然那时她已挨了板子,只得趴在chuáng上动弹不得,心底却掀起阵阵笑意。不管是平日作画的姐姐或是发怒的姐姐,她都喜欢,更喜欢的是姐姐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

  「等我伤好了,我们去放风筝好吗?」她最喜欢风筝在风中簌簌作响,那种得意又猖狂的姿态。「不要放纸鸢,妳和我一起放风筝好吗?」

  「姐姐只会放纸鸢而已。」如玥的手搁在她额上,细心察探她的状况。「这阵子还是不要放风筝好了,等妳好点儿,姐姐陪妳去听戏,最近阿玛又要请戏班子来府上表演了……」

  放风筝也好,听戏也好,她只想和姐姐一起做这些事,最好能这样过一辈子。

  乾隆皇帝征选秀女的消息传进每一个旗人家族中,当她得知阿玛要让她和姐姐参与选秀时,心底油然生起一股恐惧,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找到姐姐时连忙撅住衣袖,双手竟有些发颤。

  「听说皇帝已经快八十岁了,为什么还要选秀女……」

  「没事,明天进宫只是走个形式罢了,宛琇不要担心。」姐姐轻声安抚,末了在她耳边道:「晚上记得门留个缝儿,我去陪宛琇睡。」

  夜晚她难以成眠,直到感觉有人掀起被子钻进来,她才紧紧攫住对方手臂,不安喊了声「姐姐」。

  「傻丫头,姐姐就在妳身边,明天也会陪妳进宫,有什么好怕的?」姐姐的手凉凉的,她扣着对方手掌,不知怎地拚命想搵热。

  「如果不小心被选上了,还要和这么多女人抢同一个夫君,这是不是太累了?」她将头靠向姐姐颈侧。「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想找的是像戏曲里描述的专情书生,纵然为其布衣荆裙、洗手做羹汤,那也甘心。」

  「妳羡慕戏曲里的那些故事?」

  她听着姐姐的语气有些飘忽,不知怎地,恶作剧的念头便又生出。「嫁得一个好夫君,相夫教子生儿育女,不是每个女子的梦想?若真让宛琇得到这么个良人,届时宛琇可能幸福得连姐姐也抛在脑后了。」

  姐姐应要对她生气,最好是扳过她的肩膀,眼睛对着眼睛,认真又严肃的对她说「宛琇,不可以。」

  可是她等了许久,也未听见回答,她忍不住困去时,才听见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隔日进宫,风云变色。钮祜禄如玥因重病未能成行,钮祜禄宛琇则获当今圣上垂青,被选为秀女,一场病使得两人命运从此殊途。

  当宛琇含泪脱去全身衣物,被毯子包裹送进养心殿时,她几乎是咬碎了牙才能喊出声:「钮祜禄如玥,我恨妳。」

  在十六岁以前,钮祜禄宛琇最喜欢的是她的姐姐如玥。

  在十六岁以后,宛琇最憎恨的是她的姐姐钮祜禄如玥。

  (二)

  四面红墙,白雪无声。在年复一年的寂寞和疯狂之间,宛琇最常做的事就是并拢自己的一双手,看着掌心是否有道横痕劈越而过,断了她的的妄想,斩斫她的一生。

  她的生命怎会毫无预警的迎来这一场gān旱?戏曲里言「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的荳蔻却早于初chūn即委地,流水早断了踪迹,只余半生以后绵绵的恨意。

  外人只听说,钮祜禄氏秀女入宫四载即成淳妃;外人只听说,钮祜禄氏家族权倾朝野后宫可达天听。成了千千万万百姓议论之中心,宛琇只觉自己站在畅音阁空dàng的戏台上,没有锣鼓只能耗gān嗓子一人唱着大戏,她为了谁演?为了谁唱?

  她的夫君,不过是个每次行房只能用gān瘪手指在她身上逡巡,连点恩泽雨露也无法降下的垂朽老人,她却连一声没用的男人也骂不得!每个在养心殿的夜晚她紧攫被衾,将那想象成是如玥的发丝如玥的身体如玥的肌肤,她用手指狠狠插入,想象在如玥身上留下任何可代表痛苦的印记--她过得如此之苦,红墙外的人怎得逍遥安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年下攻蜀客金刚圈撒空空宠文甜文艾小图

 1/3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