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GL百合>访瀛洲_Aliatte【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访瀛洲_Aliatte【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3-12/GL百合耽美小说/Aliatte

  《访瀛洲》Aliatte

  文案:

  许多年后,江湖传闻、市井话本仍是围绕着一个故事。

  那就是当今的容决谷主,在双十年华时候,曾经如何邂逅了一位鲜衣怒马、名扬中原的少年剑客,又是如何历经磨难,将其聘为了连理之枝。

  到了那许多年后,或许会有年轻懵懂的闻者问道:到底为何,要历经磨难?

  此时说书人便皆要微微一笑:“因为她们,悉是女子。”

  向来làngdàng江湖、四处云游惯了的年轻剑客陆莲稚,从未体验过何谓“非其不可”的牵挂,更遑论一眼认定的“痴迷”。

  直到遇见同是云游四方、独走江湖的亓徵歌,陆莲稚便几乎立刻地,从一阵四海漂泊的顽劣疾风,化为了亓徵歌袖间独一缕的绕指柔。

  陆莲稚头一次听见这种说法时,少年般清越地笑了三声:“我?妻管严?你一定是弄错了何处——她昨日里才在我面前,乖得不得了……”

  这话音还未落,亓徵歌便抬了头,语调幽幽:“陆莲稚,想好了你要说什么?”

  于是妻管严的年轻剑客,立刻在这凌厉的注视下将话吞回了腹:“没有。我想你说的都对,我什么都听你的。”

  少年心性妻管严 x 温柔腹黑御姐s(??)

  娱乐向初作,走剧情,主日常。

  萌新抖,鞠躬。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亓徵歌,陆莲稚 ┃ 配角:杉迟雪,时宴夜,曲闻竹 ┃ 其它:乐得悠闲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楔引 越半载游方过汴京,倚偏门缘生初相遇

  第1章 医者

  离开谷地已半年有余,四方经行,辗转到了中原繁盛无双的汴京之地。

  这一路来租舟赁车,银钱早已所剩无几。眼下繁荣地带里,又不易寻到肯让人临时设座的医馆,由是亓徵歌只好背着药箱,无奈地寻了一方石阶,缓缓坐下。

  此处约摸是富贵人家的偏门,没什么人来往,只有些粗使家仆匆忙地进出。

  亓徵歌理了皂纱的幕裙,正没什么表情地暗自思索前路,就听见偏门内吵嚷了起来。

  “庸医,废物!”

  门内传出一道十分跋扈的女子声音,由远及近,正不住地怒骂着。

  亓徵歌无心多听,便站起身来,意欲离开。却不想红漆的门忽然嘭一声大开,一人被推搡着掼了出来。

  “专门的马车聘请你来,便是让你说什么没救了的么!?” 那声音近了,果然十分骄纵蛮横。

  “滚,让他滚!” 那女子站了出来,亓徵歌粗略瞟了一眼,便发现那竟是十分娇媚好看的一个年轻姑娘,只是面色颇为愠怒,少了分柔美。

  那郎中似乎有意要辩解什么,却并未得到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便被拖着与此地越离越远。亓徵歌低着眉,背了药箱便缓缓地沿着墙根走,打算离开。

  “喂,你!” 身后忽地传来一声不很耐烦的呼喝,亓徵歌听闻,脚步轻轻顿住,神色淡淡地回头望向那门口。

  “来了就赶紧进来!” 那女子瞪了她一眼,说完便噔噔蹬地走了进去,留下几个彪形大汉对着亓徵歌,满眼仿佛写着个请字,面色却又没几分善意。

  竟如此蛮不讲理。亓徵歌心下生出些了许诧异。但此情此景她左右也逃不脱,又念及医者不过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便最终也没说什么,从容随了那些人,穿过偏门进了去。

  繁华地方的大户人家总是富丽无边,更何况这座宅子又建在汴京城最金贵处。亓徵歌走过几道清澈水道上汉白玉琢的小桥,又穿过条廊顶描着梵图的雕花长廊,便到了一处房门口。

  她甫一推门进去,便有一股异样的血腥味道便扑鼻而来。凭着医者的敏感嗅觉,她竟还在其中隐隐察觉到了一丝盈盈淡香。

  方才那跋扈女子现下正坐在chuáng沿,满面忧愁地为chuáng上之人拭着细汗。

  等了片刻,亓徵歌见她没有丝毫起身挪位的意思,便不由得淡淡出声,提醒道:“在下容决谷时青案,还请姑娘让一让,好容我上前诊看。”

  “……容决谷?” 那女子听她说完,立刻蹙紧了眉道:“我并不记得曾传书过贵谷求医,阁下是如何得知……”

  亓徵歌摆摆手打断了她,一边取下了头上幕离搁在身旁矮案上,拆开了药箱:“在下不过游方至此,恰巧路过贵府偏门,方才还是姑娘有缘,将我叫住。”

  那女子陡然见亓徵歌取了幕离,细细一望不禁面上一红,起了身退开:“在下戎昇庄杉迟雪,方才多有冒犯,还恳请时姑娘切莫记怪。”

  先前幕离那长长纱遮阻了视线,杉迟雪只瞧得亓徵歌朦胧在其中,似是身姿极为袅娜。言谈间又间或听得她音色,极为沉磁雅致。杉迟雪便有过猜想,她或许是极好看的一个人物,而现下陡不防她取下幕离,便露出其下,果真是一段绝好风姿。

  纤又非弱,柔而挺拔,身着一袭墨色衣裙更是衬得肤白若雪,质气如仙。杉迟雪无意冒犯她,因此只匆匆看了一眼,便很快错开了视线。

  杉迟雪将视线落向榻上陆莲稚,她本以为陆莲稚便已是红尘中难得的一段绝色,却不想今日还有人,竟能略微胜过她一二。

  “无妨。”那厢亓徵歌正取着几样物什,心下也明白杉迟雪先前无理,多半只是因着极为担心这病人。念及此,她便也并未在意。

  亓徵歌拿着包银针,向榻边行去,浓浓的血腥味愈发近了。

  掀开垂帘便能瞧见帐中躺了个女子,呼吸清浅,胸口衣襟敞着,伤处缠了几圈上好的轻纱布,渗着丝丝血迹。

  亓徵歌伸出手,一点点拆开了纱布。她极力将目光从那宽松布料中隐约露出的玉色肌肤上挪开,面不改色地,只将视线凝在自己的手指动作上。

  “此伤何来?”亓徵歌动作极为小心,完全避开了任何可能的肌肤触碰。她声音极轻而淡,向一边杉迟雪问道。

  “……前些日里我们在外押货,不防遇上伙穷凶极恶的贼人。其中一人持一重锤,稚儿她当时替我吃了一下……”

  杉迟雪语气颇为担忧,替亓徵歌递了把小剪子:“当时她只笑说小伤无妨,哪想竟是淬了如此棘毒?”

  她一时捏着拳头想要发作,无奈又不好登时动火扰了病人,只能恨恨地说一句:“当时就应即刻乱刀砍死那伙贼人,剥了皮曝尸荒野替稚儿出气。”

  亓徵歌听闻此言,抬眼看了看杉迟雪。

  剥皮曝尸,这位大小姐还当真是跋扈bào戾。

  然而只是稍稍心下微澜,很快亓徵歌便不再多想,将心思凝回了眼前。

  她取了银针,挑起一抹污血,凑在鼻尖细细嗅了嗅。

  毒伤无疑,却并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用毒,只是坏在毒已散扩。先前那郎中言说此伤无药可救,也并非全无道理。这伤于一介江湖郎中而言,或许到底还是太过棘手。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庞家康少侧侧轻寒梅子黄时雨石头与水柳满坡

 1/147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