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摄政王_胶东大葱/蝎子兰【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_胶东大葱/蝎子兰【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1-16/胶东大葱/蝎子兰

  《摄政王》作者:胶东大葱/蝎子兰【完结】

  文案

  帝国风雨飘摇,油尽灯枯的皇帝梦见日月坠于海——弥留之际,陛下喃喃低叹:日月,没矣……

  先帝没有来得及看到,天崩地裂的万顷惊涛中,一条玄龙肩负日月出东海,直入苍穹。

  终有日月丽天,天下大安。

  鲁王李奉恕安安稳稳活到二十二岁,期间在山东默默种了六年葱。兄长撒手人寰,太子年幼,一朝天降大任,进京……摄政去了。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老读者作证,本人写的故事BE过么╭(╯^╰)╮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奉恕,王修

  孤臣幼主

  第1章

  摄政王当得真挺憋屈。

  对于李奉恕来说,可能区别在于在山东种大葱还是在乾清宫种大葱。

  李奉恕从小到大安分守己。兄弟几个他出身最糟,亲娘是个嫔,死得还早。其他兄弟,即便都是庶出,亲娘或是皇帝青梅竹马或是皇帝一见钟情要不然娘家势大财大,最不济能唱能跳有点撩拨男人的特长。他娘……来得悄无声息,走得悄无声息。李奉恕深刻怀疑,要是没自己的话,皇帝压根不会记得她。

  李奉恕的爹,景帝,是个各种意义上的pào仗。景帝出生就是太子,打小就受宠,脾气不是一般的大。景帝的老子宣帝性子比较懦弱,给御史言官欺负得半死。有些话皇帝不能说皇帝儿子可能说,宣帝乐得有个儿子给他出头。景帝益发骄纵bàonüè。景帝亲娘,当时的皇后甚至都怕他。景帝即位,脾气简直不能叫脾气,叫霹雳。贩夫走卒脾气大那叫莽夫神经病,皇帝bào躁那叫君威难测。一般皇帝打人都是让大汉将军动手,景帝爱好自己亲自上,挽起袖子对着臣子宫人儿子连踢带打。宣帝唯唯诺诺谁的话也听,御史言官皇室宗亲跳得不能更高,哪儿都有话说。景帝性子躁烈动不动bào跳如雷,大晏朝不能更和谐。可见不论是皇亲国戚的金屁股还是文曲星下凡之后的清贵屁股,都是怕打的。

  景帝前朝臣子后宫嫔妃揣摩圣意全都有各自一套独门绝技,使着看家的活儿讨好景帝,只除了一个人,景帝六儿子,李奉恕。

  李奉恕亲娘早死,皇后可怜他没娘就抱到自己宫里养着。说实在的也没亏待他,因为嫡出的太子也不是日日都能看见自己亲娘的,皇家要脸面规矩。伺候的宫人们没必要尽心竭力,也不至于偷jian耍滑,李奉恕自己一个人浑浑噩噩长大。

  六皇子没亲娘,看着好像也不是天纵英才,皇帝几乎忘了他,天时地利人和,宫斗水深火热的要紧关头都把他漏了。娘娘们花儿粉儿小曲儿地斗,皇子们诗啊文啊骑she啊地撕,见面一句话里十个机锋,一个假笑里十成毒。

  ——六皇子自己站在自己的小院里看着砖缝里的枯草发呆。

  李奉恕不懂得宫斗的jīng华关窍,察言观色的能力也没比这一宫人jīng高哪儿去,机锋打到他身上他也未必能明白。景帝发作他,他就木木地跪着,任打任骂。在景帝看来他那个德性,不是梗着脖子不服气就是对着自己老子甩脸子,肝火更胜,怒骂他“骄横跋扈,放肆狂妄”。

  可冤枉他了,他就是单纯的,没表情而已。

  景帝挺快就把自己气死了。死那天宫里不太平。李奉恕十五,没人提他出宫建府的事儿他就一直住在宫里,那天睡到半夜爬起来看满地火把,四处是兵卒跑步时摩擦的声音。娘娘们皇子们的jī争鹅斗有了结果,嫡出的太子名正言顺地继位,就是死了以后的成帝。

  李奉恕没站过队没害过人,成帝或许是不想搞太绝,封他个鲁王扔山东去了。第一山东离得近便于监管,第二成帝对李奉恕印象不算坏,山东也算富庶之地。

  离宫那天,下着小雨。李奉恕一点留恋也无,逃命似地跑出了皇宫,跑出了京城。他一直觉得脖子上掐着一只手,稍稍用点力就能掐死他。京城在他身后越来越远,渐渐看不见了,追不上他了,他觉得脖子上那只手松了松,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在山东的日子乏善可陈。鲁王府是景帝朝就闲置的,一片荒芜,新晋鲁王刚下马车,王府里还没收拾妥,乱七八糟兵荒马乱。鲁王府的大奉承一看李奉恕心肝儿就颤,这位主仿佛不像好伺候的样子,十几岁的年纪一身杀伐之气。李奉恕抬腿走进院子,盯着鲁王府地面上的石砖看,石砖缝儿里钻出杂草,异常顽qiáng地活着。鲁王殿下看得专注,仿佛终于找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属官下人缩着假装自己是鹌鹑,呼吸都含着半口气。

  高而威严的龙子凤孙冒一句:“种什么好活?”

  所有人瞄鞋尖,一个黑眼睛的年轻人操着浓重的胶东味官话说:“葱吧。”

  李奉恕看他一眼,年轻人临危不惧不卑不亢,端着风仪站得挺拔。瘦,高,单薄,一对黑龙晶似的眼睛,有勃勃的神采与……笑意。

  李奉恕把兴趣从地砖挪到年轻人的脸上:“你……是哪个?”

  年轻人掷地有声:“回殿下,我叫王修,是仪宾。”

  鲁王殿下李奉恕刚刚抵达山东,记住一个人,叫王修。

  于是鲁王开始六年的种葱生涯。他基本不出门,也不咋爱搭理地方官员。没有王妃,对美女美男全都没有兴趣,天天种葱。整个鲁王府倒真正“郁郁葱葱”。

  全是葱。

  鲁王的葱能长到比人高,酒盅粗细。鲁王不爱搭理人所以进项寥寥,胶东仪宾王修灵机一动把他种的葱都拿去卖,打着“鲁王亲种,王府大葱”的噱头。没想到销量不错,大葱外面看着就是有点粗,剥两层下来味道又鲜又冲,特别下饭。

  京城把鲁王给忘了,鲁王自生自灭。

  谁知道鲁王自得其乐。

  大奉承发现这位主就是长得凶,其实挺好打发。平时就爱蹲着种个地,以葱为主。

  胶东仪宾蹲在一边感叹:“王爷的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鲁王两手泥,大高个子蜷着,听王修大大方方的响脆马屁。

  胶东仪宾王修乐呵呵。

  王修原本就是豁出去了。才学还是有的,起码二十岁中举,不是啥天纵英才在大晏朝也算数得着的。爹娘给的外表也好,长身鹤立一表人才,要不然不能进王府当仪宾负责礼仪接待,要知道一般情况下这个职位上的可都是王爷女婿后备役。有才有貌,可惜了,家里太穷,中了举没钱打点找差事基本和没中一样。接着往下考吧,也可以,看着爹娘饿死在自己眼前。既无法上下打点也无法接着科考,偏偏别的本事没有,一辈子心眼儿都用在读书上了。一个举人给人当西席王修也咽不下这口气。

  正赶上山东天降一个鲁王。说是现从宫里带人来不及了,直接在山东招吧。王修把心一横决定去试试运气,好歹是份差事。家里几天没开锅,王修把裤腰带勒得紧了些。他基本上到了山穷水尽,bī得自己只想笑,摸着腰带盘算,如果应聘倒也好,人家不要呢,就用这根裤腰带吊死在鲁王府门口。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静水边蓝色雨殷寻三千琉璃易容术九

 1/37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