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异客_慵不语【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异客_慵不语【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1-21/慵不语

  《异客》作者:慵不语【完结】

  文案

  夜雨寒凉时,与君共剪烛。

  十八线边镇少年陆有矜怀揣收复失地梦想。在父亲去世后进京,成为闪亮亮的新晋京漂

  然而……京城的土著大腕们(包括受)都一佛到底——收复失地?对不起,下一位

  佛系受:我就想没事了喝喝茶写写字,高兴了上街纵马拔人发簪练马术……”

  京漂攻:“你你你!竟敢当街拔我发簪,难道二代就能耀武扬威?等着——咱们没完!”

  攻:不让我横刀立马,索性跟随霸总扯大旗造反吧!

  受:霸总他……是我亲爹,但他当了皇帝就开始nüè我!我想上一任皇帝舅舅呜呜呜

  从此,某人掉到攻手心

  攻:呀,落毛凤凰,我最爱吃,剥了美餐N顿

  受:唔你……陆有矜!你对得起你名字和曾经的梦想吗!

  貌似老实正经(实则老谋深算)攻VS与世无争却总被nüè受

  总之,这是几个倔qiáng坚持自我的人,彼此遇见后,互相扶持度过艰辛的故事。

  也是一个受被nüè后,攻为受脱下灰衣,助受再次策马的故事。

  看文指南:攻受恩爱两不疑,1V1,主受nüè受(受腿残过一段时间)

  副CP是 被赶下台的倔qiáng太子VS山匪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临陆有矜 ┃ 配角:冯闻镜沈均顾同归 ┃ 其它:

  第1章 进京

  陆有矜骑马进入京城的时候,日头正懒散的升起来。

  一路风尘的少年忙整整衣衫翻身下马,让自己尽量走得从容。一路策马扬鞭的疾驰蓦地融在这绵软俊雅的富贵乡里,像是场遥远的旧梦。

  马儿的鼻孔正焦灼地喷洒热气,在这光滑的青石板上,马蹄总止不住地打滑。

  陆有矜抚抚局促不安的爱马。仅在几日之前,他们也不会想到,在刀剑矢石之外,还有如此chūn光。

  一人一马,都和这静谧悠然的京城格格不入。

  不少人注意到了陆有矜,他硬朗的眉骨,舒展挺拔的身躯,走路的姿态都让人侧目,在绵软的南国,人们能轻易地察觉出他身上的凛冽。

  本朝已近百年,当初的金戈铁马过后,便是chūn来长日闲。这也是历史的怪事。嘉宁帝南巡至此地,本只想逗留几日,却不想笙歌酒影如柳枝般缠住了年少君王的心,“京城重地,不可轻移”的奏疏被束之高阁。继而便建宫迁都。此事一向为江南的才子们所乐道,创作出许多曲子,民间日夜奏之,未及两月,此事传遍江南。成了一段佳话。

  因此,当今的圣上和先帝,都是在江南烟雨浸泡中长大的,在京城里,多得是有闲钱的人家,日子平静惬意,人一有家底,自然就一日日的风雅起来,先是附庸风雅,到下一代,那就真开始有雅气了。

  兵部尚书府里,章沉站在阶上逗画眉,京城里最近时兴玩鸟和养小倌,但谁也没有章沉玩得好,玩得jīng致。他卸甲回京之后,累升至兵部尚书,以纯粹的武人出身而位居此职,在本朝极为不易。他的食不厌jīng,似乎是对以往的弥补。

  他的笼子也和别人的不同,是在花园里让木匠用木头细细地密封起来了一小片儿,鸟儿们生活的地儿有山有水,日日忽闪着翅膀。

  章沉总喜欢带人来这里,指着那几只毛色艳丽的鸟儿道:“这样养鸟才有意思,每天把它们锁在笼子里多没趣儿。我呀,就喜欢看它们飞的欢,其实呢……”他说着用手一比划:“哪只都飞不过这片圈起来的天地。”

  比起欣赏被束缚的东西,手里肆意玩弄鲜活的生命当然更具有趣味。

  等那只棕褐色的画眉啄完食物,章大人才迈着步子慢悠悠地往跨院中走去。

  陆有矜沉默地等在这里,他因连日赶路很是疲惫,却依旧背脊挺直的立在花厅中央。

  年将不惑的老管家面露诧异,这个清劲的少年,不知为何唤起了他多年前的军中记忆,他守规矩不是因为有所求,只是因为习惯使然。他的身形是军中之人的挺拔,不热情,不机敏,也不曲意奉承。

  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心里一动,上前去倒了一杯茶:“公子,请坐下稍作歇息吧。”

  陆有矜忙接过道声谢。也不就坐。便端起那杯茶水一饮而尽,侍候在厅堂的婢女们头次看到如此豪放的饮茶之人,毫不避讳的窃笑出声,陆有矜仿佛浑然不觉,老管家却发现他轮廓清晰的耳廓浮现出了一层红晕。

  “咳咳!”低沉的一声咳嗽随着脚步声响起。房内外侍奉的仆人们都敛了声色,章沉负着手缓步走过来,撩起袍襟坐到厅堂正中的花梨木椅上,不动声色地上下审视这个多年未见的晚辈。

  当年分别时稚嫩的孩子已长成肩膀宽厚,体格魁梧的模样。章沉感叹道:“长高了,也壮实了!先前我还怕你身量不足,担不起这个差事。如今看来,你正合适嘛!”

  章沉把一纸轻飘飘的文书放在陆有矜手里,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别嫌我给你的位份低,你还年轻嘛!再说这可是关系到宫城安危的大事,弄来也不容易。”

  陆有矜看看手里的文书,是右银台门的守将。文书上盖了一个亲军府的印。

  章沉端着茶杯,沉吟道:“知道这上头写的是什么意思么?”

  “知道。”陆有矜仰起头,守护宫城的职责让他收敛了神色,但他又不似大多数人急切地表示忠心,只简短而郑重的答道:“拱卫宫门,严守宫禁。”

  章沉看着面前年轻而坚毅的面孔,把茶盏放到了桌案上,笑了一下:“说的好!不过京城不比甘肃,凡事都有章法,你既来到了京城,就要按章法行事。”

  陆有矜沉默地站在原地,眼眸中有一闪即逝的疑惑和不安,然而这丝毫改变不了他骨子里带给章沉的端方沉稳之感。

  “比如说你进京的事儿吧。”章沉斜一眼陆有矜,一脸好为人师的模样:“这是你父亲生前的意思,我和他共事一场,自然要把他临终的嘱托办妥当。但是若没有谢将军的首肯,要让你任一个宫门的守将,进到皇家禁卫府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巧妙地停顿了一瞬:“你知道怎么谢这份恩情吗?”

  陆有矜看着章沉,十年时间,记忆中jīng壮而qiáng健的身躯已松垮,但他的面庞却保养得宜,眼里闪着陌生而jīng明的光,和父亲的沧桑迥乎不同。

  这两种面庞,似乎是两条路摆在了他的面前。陆有矜心里一颤:“明白了。”

  章沉点点头,颔首笑道:“你知道怎么办就好!”

  “拱卫宫门,严守宫禁。”少年抬眼望向章沉,缓缓地道。常年在甘肃风chuī雨打,让不到二十岁的陆有矜从初进京城的那刻起,就有一丝腼腆和拘谨。但是在方才的一瞬,他极为确定,自己要选择什么。

  章沉眯眼盯着独自立在厅堂中的少年,陷入沉思。

  陆有矜双手递过那张文书:“章大人,这个,还是放在你这儿吧。”

  “这是什么话,你能为朝廷着想,当然是好的。”章沉淡淡地说:“明个儿你便去就任吧!”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疯丢子张鼎鼎明晓溪黯然销魂蛋苏童阿漂

 1/7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