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凤于九天19:顷刻风云_风弄【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凤于九天19:顷刻风云_风弄【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02-09/

   19凤于九天之19《问剑苍穹》作者:风弄

  文案:

  果然,容恬刚走没几天,在同国本来还混得不错的凤鸣,就开始倒霉了。先是盟友长柳公主的老家被离国大军忽袭,

  接着又有营救烈儿失败的消息传来。与此同时,同国王族内讧引发严重危机。凤鸣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萧家少主,

  成为几大势力虎视眈眈的对象,顿时被扯入风bào中心。而贺狄王子,凤鸣那个没义气的盟友,

  只为了早点把猎物弄到自己地盘,好放心享用,竟然把子岩丢上马车,连夜开溜。临行前留给凤鸣的,

  除了一封子岩亲笔信,还有一个──即将把凤鸣引入险境的情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ai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一章

  如凤鸣所料,昭北国遭难,在同泽最受打击的,正是长柳公主。

  最近,长柳公主可算受够了转瞬即变的人生的捉弄。

  所有的不幸,从裳衣出现那一天开始。

  裳衣进府,立即勾走庆离的心,使她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彻底崩溃,不但王子妃的地位名存实亡,还要担心日渐昏聩的庆离做出不可挽救,牵连自身的傻事。

  如果裳衣是一切祸患的源头,那么西雷鸣王刚好相反,俨然就是长柳公主逢凶化吉的象徵。

  自从鸣王在同泽出现,困扰长柳的种种问题,竟如有神助般一一化解。

  和鸣王的秘密结盟,使长柳不用再为庆离受蛊惑而筹划的刺杀行动过度担心。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竟在王子妃身份最受威胁的时候,发现自己怀有庆离的身孕,而分明早就被那只狐狸jīng裳衣迷去魂魄的庆离,也有恢复理智的倾向,渐渐找回了一点为人夫君的样子。

  但犹如常人行路,到了谷底定往上走,到了顶峰就无比避免地滑往下坡。

  谁能猜到,一切都美好的时候,正是一切逆转的契机。

  最可怕的消息,毫无预兆地来了。

  「父王!」

  小院内,长柳公主看完刚刚送达的密信,悲呼一声,软软往后便下。

  「公主小心!」服侍在旁的师敏大吃一惊,赶紧向前扶住。密信送到,她是第一个验看的,一窥之下已经吓得胆战心惊,更难以想像公主怎么承受这样的打击。可这样天大的事,谁敢隐瞒不报?再不忍也必须立即禀上。

  师敏将浑身颤栗个不停的长柳扶到席上,含着泪,低声劝道,「公主现在身子不同往常,万万不可动气。大王和王后都是贵人,想来离国也不敢轻易加害。况且,公主现在是同国的王子妃,怀着同国王族的血脉,有这层忌惮,想来还可以和离王讲讲条件,至少保得昭北众人平安。」

  骤闻巨变,长柳脸色白得如死人一般,早没了往日的俏丽艳色,直着眼睛听了师敏半晌柔言劝告,慢慢才缓过神来,长吐出一口气,虚弱地摇头道,「没用的。若言是怎样的人,谁不知道?就算是同国大王,他也未必忌惮,何况我这个区区的王子妃?」

  想起父母亲族,心如刀绞,眼泪涌了出来。

  师敏唯恐她受激过度,伤到胎儿,忙道,「公主别尽往坏处想。这封密信上面压着离国王族印章,分明出自离王授意。可见他对公主仍有所图,既有所图,就有挽回的余地。」

  「怎么挽回?」长柳然,「他佔我祖国,杀我亲族,现在以父王性命要挟,bī我向鸣王掩饰文兰之事。这信如果早到几日,或者我还有这个挽回的机会,无奈文兰的事情已经被戳穿,鸣王已经全明白过来了。就算我要掩饰,做得到吗?」

  「同泽才发生的事情,离国怎么会知道?」师敏咬牙道,「只要公主假装答应,再和鸣王他们打个招呼,至少可以先哄得离王信任,留下大王的性命。」

  长柳已经被这消息打懵了,满脸惊惶然,师敏劝了半天,她只是落泪,并不做声。

  师敏没有办法,急着扯着她的袖子挣了几下,「这等大事,公主光哭也没用啊!毕竟我们女人家遇到事情就慌张了,还是找个男人来商量才行。奴婢把庆离殿下请来如何?」

  提起庆离,长柳心里更加愁苦。

  前段日子传出怀孕的消息,庆离确实大有改进,还常常主动过来嘘寒问暖,甚至和裳衣那女人疏远了不少。

  可这几天不知那狐狸jīng又使了什么诡计,又庆离哄得神志全失,连续两三天,庆离来到小院都是寻隙闹事,神态十二分的不耐烦,好不容易清明点的眼神,再度开始浑噩迷乱了。

  她哪里知道,庆离的好转实在得益於贺狄无聊低级的换药游戏,导致裳衣喂给庆离吃的迷药都成了莫名其妙的单林土药。

  可最近裳衣和庆彰亲自见面,双方传药却是面对面的,贺狄没有机会把药掉包,自然又将庆离吃得昏头昏脑了。

  长柳哭了许久,心乱如麻,听着师敏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庆离虽然不争气,毕竟是自己的夫君,腹中骨肉的父亲,如今婆家大难临头,没有不让庆离插手的道理。

  她左思右想,也实在没别的法子,只好命师敏亲自去一趟,把庆离请过来。

  长柳一下令,师敏立即急忙往庆离的小院里赶。

  夜深心慌,走在平坦的石头路上,竟也无端栽了一跤。师敏从地上拽着裙脚爬起来,右脚踝一阵剧痛。

  这时分,哪有闲功夫理会些许小伤,师敏咬了牙一瘸一拐往前急赶,不料到了庆离的院外,却被几个院门的侍卫抵了去路。

  「我奉公主之命,要急事请殿下过去一谈。」

  看门的侍卫打个哈欠,着气道,「师敏大姐,有什么急事也等明天吧。你看看里面,闹得正欢呢。我要是让你进去,殿下还不剥了我的皮?」

  师敏探头往里面一看,正房里头燃着灯,透出窗前两个朦朦胧胧正动着的人影来,那女人不知羞耻的笑声和呻吟飘满全院。

  不用说,只有裳衣那只狐狸jīng!

  师敏看得心头冒火,恨得咬牙切齿,想起自家公主金枝玉叶,离家远嫁,却被这等贱人夺了夫君宠爱,又是一阵伤心。

  换在平日,她定然掉头就走,今夜却绝不可耍这般脾气。

  昭北的巨变,离王的要挟,昭北王的性命,比这种风月小事要紧上一万分。师敏又急又悲,低头想了片刻,从怀里把能掏出来的都掏出来了,连着腰上长柳赏赐的玉坠子一并取下来,通通塞到那领头的侍卫手里,沉声道,「实在是要紧事,公主急得不行了。好歹也是王子妃,你就让我进去禀报一声,殿下要撒气,我都领着,绝不连累你们就是。」

  她怎么说也是长柳身边最得用的大侍女,向来不是低声下气之辈,今晚摔一跤后模样已经够惨,一边说着,一边竟已哭得满脸眼泪,把那带头的侍卫都吓住了,知道定有非常严重的事发生。

  「师敏大姐,你别别……」那侍卫头子其实是同安院中老资历的侍卫,并非裳衣安插的新人,对裳衣蛊惑庆离,也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怨气,立即手忙脚乱把东西都推回去,让开了院门,无奈地挥挥手,别过头道,「进吧进吧,要是王子怪罪,我只说你是偷偷溜进去的。」

  师敏感激地瞅他一眼,用力把东西又都塞他手里,入了院门,豁出去似的直奔正厢。

  庆离刚吃了裳衣从庆彰处得到的「正宗无掉包迷药」,神志虽然昏沉,身体却格外畅快,连日来困扰不已的头疼不翼而飞。

  裳衣趁着这机会,越发把chuáng底间的花招逐样逐样使出来,比平日更yín媚上十分。庆离最近疏远裳衣,恰好长柳怀孕,已经憋了几日,顿时被讨好得浑不知天上人间,只觉得自己前些日子真是昏了头,说不定还是被人下了迷药。

  否则,长柳那假正经又爱管闲事的女人就算怀了个胎又算什么?不要裳衣这般天下难得的好女人,才是真正的蠢材!

  正乐得慡快,房门外忽然传来拔高了音调的清脆禀报,「奴婢师敏,有要紧事求见殿下!」

  庆离正在快活关头,猛地被人打搅,顿时一泄如注,气得青筋bào跳,「混蛋!你们都是聋子吗?没有吩咐不许擅入,都给我滚!」

  话音未落,房门竟被推开。

  赤luǒ的裳衣惊叫一声,避入chuáng中。

  庆离还没反应过来要大发雷霆,师敏已经冲入房中。

  「殿下!」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分,有没有穿衣服,师敏扑到庆离脚下,一把抱住庆离的脚,高声道,「殿下,大事不好,师敏奉公主之命,请殿下立即过去一趟。」

  庆离纵使又笨又吃了迷药,毕竟还有一点理智残存,见师敏这个异常行径,也不仅愕了一下,脸色变色道,「什么大事不好?难道……难道王叔他……」

  师敏摇头,「是昭北的事。公主刚刚得到秘信,离国忽然袭击昭北,昭北王族都在不测之中,公主她……她看信后几乎哭晕过去,请殿下立即起行,和公主商量一下对策。这……这个一点都不能耽搁的!」

  昭北也是师敏祖国,心里怎能不焦虑万分?

  禀明情况后,越想越急,忍不住放声大哭,催促庆离立即去见长柳。

  庆离听明白后,表情反而立即轻松起来,哼道,「昭北隔着同国千万里,有什么好急的?你们昭北人就爱管闲事,惹得人人憎恨,一定是gān了什么把离王也得罪了,自己招惹出灭国之灾。」

  一边说着,一边皱眉,把脚下的师敏无情踢开,又道,「正好,你回去告诉你家公主,从前她仗着有个当大王的父亲,处处惹我心烦,我都忍了。从今以后没了娘家靠山,叫她收敛着点,不然,我随时把她打发成个扫地的侍女!滚!」扬声叫骂着呼唤侍卫,把这个扫兴的侍女拖出去。

  师敏听他这样一番没心没肺的话,简直不敢置信,被他一脚踢到地上,也不觉得哪里疼,一个劲直勾勾地瞪着庆离。

  侍卫们早猜到会闹出事情,听见庆离怒气的叫唤,立即冲进去手脚敏捷地把师敏往外拖。

  那侍卫头子把师敏带出院门,才松了一口气,数落道,「早说了这时候进去只会倒楣。师敏大姐,你没事吧?」低头一看,才发现师敏脚踝上血迹斑斑,已经乾涸了,惊讶得扫了她一眼,随即又了口气,「我找个兄弟送你回去王子妃那边好了。」

  师敏直瞪着眼,摇了摇头,推开过来搀扶她的侍卫,僵了般,沿着旧路一瘸一拐地走了。

  长柳公主正等得焦急,听见外面小侍女们招呼,知道师敏回来,从席上坐起来,隔着垂帘就问,「怎么样?过来了没有?」

查看更多:风弄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姒锦墨宝非宝一世风流那多水阡墨林绵绵

 1/1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