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痴人多厚福_苏意暖【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痴人多厚福_苏意暖【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2-28/苏意暖

  《痴人多厚福》作者:苏意暖【完结】

  文案:

  这一生所有的幸福不过是:和你在一起。

  因痴情而幸运,因爱而幸福。

  让有爱的日子一直延续,让心永恒温柔。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挚,宗韶 ┃ 配角:简意,宗泓,廖缃,谢容 ┃ 其它:

  ==================

  ☆、一整个的chūn天在他身后黯然失色

  陶挚在窗下看琴谱,简意进来道:“陶小弟,走,跟哥出去玩。”收了陶挚手中琴谱扔桌案上,“今天哥在玉泉山组了个踏青酒会,邀了十来位朋友赏樱花,我爹说你每日宅着,要我带你出去结jiāo朋友,这就跟哥走吧。”

  陶挚笑道:“容我换身见客的衣裳。”

  简意摇头:“服了你,这身衣服不能见客的?如今京中流行素衣白裳,做神仙状。也罢,随你,我今天请了位重要朋友,不能迟了,哥就不等你了。一会儿捧月带你去,哥先走。”

  陶挚躬身施礼,简意忙回了一礼,笑道:“说了不用这么多礼的,真拿你没办法。”

  简意走了,留下个二十左右岁jīnggān小厮,小厮满面笑:“公子爷,奴才捧月,遵从吩咐,请问爷是骑马还是乘车?”

  陶挚微笑:“乘车。”

  捧月得令去了。

  过一时陶挚换了玄衣正装,先去辞别姨妈宣阳长公主和驸马都尉简岱。府中正忙着筹备两天后简意的婚事,两处正房里都是一屋子人,便这样,简岱仍是细细嘱咐了陶挚好些话,再命随身老仆好生跟从照料,不得闪失。

  马车向京郊玉泉山行去。那时正是chūn三月,微风沁凉舒慡,山草青翠鲜润,陶挚欣然自车窗望出去,看广阔的天野,形色的人,无尽的可能和希望。

  山脚下,捧月满面笑道:“爷,咱来晚了,从这条小道上山可好?能快些。”

  陶挚点头,捧月又道:“山路不好走,杨伯上年岁了,腿脚辛苦,留在这儿看车,只小奴陪您上去可好?”

  陶挚微一迟疑,捧月已近前附耳悄声道:“我家少爷好面子,杨伯年岁大,容貌不jīng神,少爷等闲不许他们近前服侍的,一向看车等着。也是尊老。”

  陶挚微笑,命杨伯与马夫看车,与捧月上山。

  山路颇陡,行了一程,见半山亭畔处樱花已开,云霞铺展,红粉烂漫,芳霏尽染,当真是最佳的赏chūn时令,最绚的浅红花影,——有琴声清淙响起,聚会应是已开始了。

  那琴音清灵入耳,在如烟青树和晴蓝天宇间自在行来,如寻佳境,如觅知音,身心无碍,雅绝尘寰,陶挚瞬时呆了,这琴声!——他曾听过的!

  五年前中秋夜,就是这样的琴声于高墙外响起,清灵澄净,袭入自己心魂,虽不是今日的曲调,但同样的情怀述说,一脉相承的心境!

  陶挚痴等了五年,再没有听过相近的琴声。

  陶挚心颤,快步登山来在亭子间,向低坳处望去。

  弯弯曲曲的溪水两侧置了十一张根雕木桌,有十位锦绣公子沿溪对坐,上首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年在抚琴。

  抚琴少年玉冠清颜,周身笼了超出人寰的安雅静逸,琴声在他指下空灵自在而来,所有的周遭都不存在,天地间只他,和一张琴。

  风拂他的额发,玉色锦袍亦随风轻缓流动,少年明眸水净,姿颜秀雅,宛如神仙来在凡间!

  少年恰于此时抬头,目光正碰上亭中陶挚的目光,不待多想,树林里忽奔出一个红衣少年侵到抚琴少年身侧,话语横截琴音:“王爷,还记得我么?”

  少年止琴,那红衣公子撩衣襟坐在抚琴少年身边,他坐得与抚琴少年太近了,几乎狎昵,抚琴少年欲避,红衣公子已揽住他肩,唇边绽笑:“王爷,我相思成疾,心碎神憔,再不见你,我就活不了啦。”

  此语一出,连风都止了。众人目光集结他二人,场面一时有点静,有点僵,也有点紧张兴奋。

  抚琴少年安静未动,只侧头低声:“放手。”

  红衣公子没理会,美目流转,一手继续揽着王爷,一手拿起桌上翡翠杯,扬头将杯中酒尽喝了,然后侧头望到王爷眼睛里去:“王爷说过,有你的酒就有我的,王爷的话我记得,也当真了,王爷可是忘了?——”

  王爷避开他目光,不自在,但神情继续安静,没恼,也不慌,倒有些歉然,没说话。

  本在溪水最下方的简意急掠到王爷身边,抓了红衣公子的手就扯起来。

  红衣公子被拽得一踉跄,简意已扶住红衣公子,露出白牙来甜和笑:“映真,为兄的错,只请王爷没请你。来,好好罚为兄一回。为兄今日备了十八种佳酿,梨花白、金jīng露、龙脑浆、罗浮chūn……应有尽有,样样都有你的,只别怕醉不敢喝。来——”拉了红衣公子往溪水下方走。

  红衣公子挣开他手臂:“从知兄,你不用做没事人似的。只怕王爷对我说的那些知心话也都对你说过吧。去年王爷冷落你的时候,你能有心品酒?”

  四周的风又静了一瞬。简意仰头笑,“王爷待人真心,欲觅人间知音,简某得王爷垂爱为友,三生有幸。白公子这是冲简某来了?你若瞧简某不畅快,咱们就饮一回酒如何?看谁先醉倒,输者送对方良马五匹,白公子可敢与简某一赌么?”

  白公子冷声道:“我不是赌酒来的,我是讨王爷个说法。白栩付出的是真心,王爷呢?忽然避白栩不见,是王爷移情别恋,还是就从来没有真心,只是玩弄在下?”

  他盯视王爷,目光凄楚,憔悴凝结,王爷低垂了眼眸,没答话,尴尬,静默。

  简意挡到王爷面前:“白公子误会了,王爷是欲觅知音,谁想真心付错,你够不上做王爷知音,王爷只好远离避开,不明说是怕伤了你面子,白公子可明白了?”

  白栩怒道:“你如何能替王爷解说?”

  简意甜和笑,“因为我最知王爷心意。我与王爷相jiāo已十一年,至今仍上不了王爷的chuáng,白公子认识王爷不过一个月,就别痴心妄想了。王爷没怎么着你。他若肯伤你定金屋藏之,不会避你不见的。”

  “无耻!——”白栩吐出这两字,虽láng狈,犹不甘,盯视王爷:“我只要王爷一句话,你待我,真心还是假意?”声色几乎凄厉。

  “敢对王爷如此无礼,来人拖走!”简意一声喝,十来个仆人冲上扭了白栩走了。

  这里简意哧的一声冷笑,低头换了温柔容色对王爷道:“这等愚昧妄人,王爷别往心里去,他坏了王爷兴致,还得我赔罪。留chūn亭中有百末旨,王爷最爱的,我先自罚三杯,王爷不许恼我。”拉王爷起身向亭子走来。

  亭中桌上有杯盏酒壶,陶挚看了眼翡翠杯,再看向携手而来的二人。那王爷面上窘着,不自在抬头,目光恰再次与陶挚jiāo碰,王爷神情羞愧无措,脚步都止住了。

  陶挚当即微笑抬手浅揖,然后转身下留chūn亭台阶,沿来路向山下走去。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np庞家康少仙魅花日绯忆锦我想吃肉

 1/7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