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死忠的死_瑰屿【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死忠的死_瑰屿【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03-18/

  《死忠的死士》作者:瑰屿

  简介

  死士守则:命令只需遵从,不允许反抗、失败;任务失败,即刻就死,被掳、逃跑仍是一死;护主不利,严惩不贷……以上全都是浮云,你只需要记住主子是天是地是一切,除了对主子的忠心,其他一切感情都不准有!主子要你往东就不准往西,要你脱衣服就不准穿,要你亲嘴就不准亲脸,否则,哼哼!

  脱了衣服趴chuáng上去。是。

  不准对其他人笑,男人女人都不行!是。

  说你爱我。……是

  此文架空、生子、或许小白,想好了再点第一章!!!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qiángqiáng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向南,燕午 ┃ 配角:未蒸出来的包子,燕巳,离音,任延年等 ┃ 其它:燕家兄弟,死士,包子出没

  1、01 qiáng取

  燕午看着他的兄弟戌软哒哒地被两个人抬出来,身上随意卷着一块破布,渗出的血从刑堂一直延展到看不见的黑暗里。

  他的下场无非就是一把火烧得gān净,甚至连灰都不允许留下,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也会迈上类似的道路,不是暗杀被擒服毒而死,就是像戌一样护主不力受尽酷刑而死。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买来,接受严苛至极的训练,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苦楚,就是为了在主子需要的时候豁出命去。

  主子的命令是天,他们只需要遵从,不允许发问、反抗以及失败;若非必要,他们不允许出现在主子面前,主子和死士那是云泥,接触不得;他们也不允许有感情,除了对主子的忠心,对于任何事情都不能表露出一丁点儿在意,否则,死是唯一的下场。

  燕戌不在了,很快就会有另一个燕戌替代他的位置,天gān地支二十二名死士,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没人会在乎这个代号下的躯体是谁的。

  燕午面无表情地盯着地面上的血,直到那血被人匆匆擦去才起身,眨眼间,一抹黑色就融入到无尽的黑夜,消失无踪。

  残月阁,亦正亦邪,是武林黑白两道争相拉拢的对象,然而现任阁主燕向南却实在是一个与江湖格格不入的人物,无论黑白,得罪了他都没用好果子吃,断手断脚那是他高兴的时候,生起气来能灭你满门。武林和朝廷尽量不做牵扯,只会在威胁到自身时才会施加一下压力,燕向南至今日子逍遥,没有被群起而攻之,那是据说他有一个在朝廷做官的哥哥。

  两兄弟一个在朝一个在野,表面上互不来往,但江湖传言,燕向南为了不让自己的哥哥被皇帝施压,被朝臣排挤,明里从不对朝廷之人出手,也不做让朝廷无法忽视的血腥事,暗地里……那就是残月阁自身的买卖,哥哥可管不着,替自己的哥哥清理与他作对之人可是弟弟的本分,你说是不是?

  燕向南可谓是一个风流胚子,只要长相气质和他的胃口,那是男女不忌,庄子里养了一群或刚烈、或娇弱、或魅惑的男男女女,偏生他还长了一副让人不得不赞一句的好面孔,三言两语便打动了一颗芳心,被他撩拨过便再也忘不了。被他带回来的人无一不使劲浑身解数,暗斗连连,希望能在他怀里多留一段时间。

  被他惜心疼爱的时候便忘了传言中他喜怒无常的性格,以致于被抛诸脑后心碎欲绝,再被多看一眼都成了奢望。

  多少红颜在等待中憔悴、绝望,而罪魁祸首却依然随心所欲地流连于花草丛中。

  燕向南只随意在肩上搭了一件外衣踱步于空无一人的竹园,衣衫凌乱,一看就是经过了杯盏间的奢靡,饶是酒醉,双足踏于青石路上仍无一丝声响。素日或凌厉或含情的双眼微闭,头发没有约束地披散在后背,一如他这个人般肆意张扬。

  夜风拂过,酒意稍散,环视自己走过的地方,燕向南不禁皱眉,怎的走到这处地方来了?

  此处竹园因靠近刑堂,白日里也不见人来往,更遑论这漆黑如墨的黑夜,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声声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燕向南脚步一转,正待离开,却听到附近有哗哗的水声,何人这么晚还敢在此?

  河水在微弱的月光下泛着银白的色泽,竹林掩映下有一人正站在河里洗澡,身形修长劲痩,随着弯身撩水的姿势勾勒出的曲线和月光下某个异常诱惑的部位……燕向南的双眼比之以往更加暗沉,身体的某个部位也热了起来。

  燕戌身死,接替的人不能马上到位,所以委派给他的任务就jiāo给了燕午,今晚正是他得手的日子,满身的血腥气他不想带到房间,所以一如往日般在这处活水清洗身体,只是没想到……腰间忽然缠绕上一只手臂,温热的吐息近在耳边……燕午大骇,他从不曾失了警觉,睡觉时亦不会例外,这次竟然被人近了身也不曾察觉?!到底是什么人?

  惊骇转瞬即逝,燕午马上曲起手臂反抗,两人在水里过了两招,只两招,双臂再次被那人钳制住,动弹不得,有只手甚至触碰到了他的臀部,放肆地揉捏起来。燕午咬牙,正欲不顾双臂的制衡痛下狠手,耳边却响起那人带着酒气的声音。

  “你敢反抗?”

  “阁主?”燕向南的脸他虽然没有就近仔细看过,声音还是识得的,燕午松开了蓄力的双手。

  “很好。”燕向南松手把人往水里一推,燕午就不受控制地撞上了河边的石块,阁主面前他不允许用内力,于是这下撞得胸口隐隐作痛。

  燕午心里隐隐有些想法但不确定,直到涉水声在自己身后停止,一只手按上自己的后背把自己牢牢地钉在石块上,另一只手在后腿根上拍了一下,他的心才沉了下去。

  “自己趴好了,分开双腿。”

  “是,阁主。”阁主的命令只能答是,无不服从。

  依言把双腿张开到阁主满意的程度,燕午脑中一片空白,只在臀部触碰到一根火热硬`挺的东西时闭紧了双眼。

  没有丝毫前戏,没有润滑,燕向南腰部一挺,把自己送入那gān涩的部位。

  痛,从没有过的痛,像是把人生生撕成两半,燕午死死咬紧牙关,剜肉之痛他尚能忍,这些算的了什么?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逐渐在寂静的竹园内响起,伴着些许水声和微弱的喘息,不显暧昧倒显出几分诡异。

  前胸、小腹、胳膊肘……所有与石块接触的地方由于剧烈的摩擦破皮出血,饶是手指用力到发白,手臂肌肉青筋隆起,燕午也只在刚开始的那一刹那从喉咙深处发出过犹如困shòu般的悲鸣,然后再也没发出过任何声音。

  身后两人相连的部位有血水顺着大腿滑落,落入水中随着水流蜿蜒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燕午感觉身后阁主加快了撞击的速度,放肆的低吼声后,一股热流冲进自己早已痛到麻木的部位,引得浑身冰冷的他一阵战栗。

  燕向南发泄过欲`望,酒是彻底清醒了,也看到身下这人脸上戴着的面具,想到自己刚才与一名不知是暗卫还是死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不禁有些恶心,但是……嘴巴一咂,刚才确实慡到不行,有点食髓知味了,燕向南不甚在意的想,偶尔压压这样qiáng健的男人得点乐趣也不错。

  “明日此时在这里侯着本阁主,别忘了把身体洗gān净,”燕向南把刚才用过的地方清洗gān净,右足踏在惨遭自己蹂躏的臀上,意有所指,“尤其是这个地方,本阁主不想跟污秽的人□做的事。”

  燕午qiáng忍住疼痛,“属下遵命。”

  燕向南心满意足地抬脚就走,留下燕午一人在石块上趴了许久。待他终于动身,却是由石块缓缓滑至水中,几近淹没大半个身子,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只左臂不知在水底折腾什么,片刻后,些许白浊漂浮在水面上……

  2、02 豪夺

  “阁主~喝酒~”艳红衣服的娇俏女子嘴角挂着讨好的笑,把柔软的身子靠到燕向南身上,酒杯周到的凑到他的嘴边上。

  “好~”燕向南豪放地接过,一口仰尽,惹来女子的娇笑声。左手揽着女子柔软的腰肢,像是一折就会断了般,燕向南忽然觉得有些乏味,不禁想起那具劲瘦柔韧的身体,似乎怎么弯折都没有问题。想到此,燕向南收回了手。

  “阁主?”原本还娇笑的女子脸色大变,惊疑不定地看向燕向南,却忽然记起什么似的低下了头,不敢有任何疑问。

  “阁主,”站在帘后的残月阁主管原啸缓缓踱至燕向南身后,躬身道,“是否传唤司君公子前来?”司君是阁主的新欢,菱州首富司远山的小公子,也是阁内为数不多的几位公子之一,怕是阁主腻了红颜,偏爱这蓝颜。

  燕向南原本是贪图新鲜,几位公子的住处也甚少去过,那司君就如其名,谦谦君子,气质不凡,可能是年纪轻些,脸皮也薄,被人一逗那是满面飞红,就是这不知道戳了燕向南哪根筋,硬是把人“掳”了来,摆在院子里,时常过去逗逗。

  原啸以为燕向南逗猫兴致又来了,孰料这次猜错了主子的心思。

  燕向南把人挥退,命令谁也不许跟着,穿过长长的回廊和几道拱门,来到竹园。竹园里仍是死寂死寂的,燕向南还没走过拐角就看到河边上笔直地站着一个人,低头看着河水一动不动。很好,燕向南满意点头。

  燕午不知站了多久,听到后面刻意传来的脚步声,连忙回身跪下,“阁主。”

  “起身,把衣服脱了。”gān脆利索的命令。

  “是,阁主。”燕午站起身,腰带一松,外衣、里衣纷纷落地,不一会儿就浑身赤`luǒ地站在燕向南面前。

  燕向南也不说让他怎么做,只拿一双暗沉的眼睛在这具身体上四处巡视,其实黑夜里本就看不出什么,就算燕向南视力惊人,也只能看清楚大概。只不过这线条流畅充满力道的轮廓已经足以引起他的性`趣了。

  “会chuī箫吗?”

  “……属下无能,阁主赎罪。”

  “也罢,本阁主也没期望过高,到上次那地方趴着。”

  “是,阁主。”

  一模一样的姿势,只不过这次的上位人很清醒,燕向南轻佻地拍拍翘起的臀部,不怀好意地问道,“这里,洗gān净了?”

  燕午反she性地握紧了拳头却又似烫着般松开,“回禀阁主,洗gān净了。”

  身后的人肆意地笑出声,然后臀部被扒开,昨日里刚被蹂躏过的□再度遭到重创,似乎是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燕午要紧了牙关,吭都没吭一声。来之前在屋里清洁后`xué,由于动作生疏粗鲁,本就遭了罪了,再加上在河边等了很久,水的润泽早已褪去,依旧gān涩地难以顺利进入。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巫哲阳光晴子暗夜行路迟子建爱看天西子情

 1/6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