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乱世生存攻略_小蜗牛跑得快【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乱世生存攻略_小蜗牛跑得快【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27/小蜗牛跑得快

  《乱世生存攻略》作者:小蜗牛跑得快【完结】

  文案:

  沈瑜生于诗礼之家,身为长房长孙,注定要循规蹈矩走完读书人的一生。

  谁知四书五经还没读完,世道就乱了,只好开始研究生存攻略。

  攻略一:从难民堆捡到一只好看的小包子√

  攻略二:考上状元√啥?你说龙椅上那是我捡的包子?

  攻略三:龙椅上的包子说,一起来收复失地呀!

  ……

  ……没说要被扑倒啊!

  躺在龙chuáng上的沈瑜看着九五之尊的背影想。

  傲娇痴情帝王攻×温润美人君子受,1v1,年下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传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瑜,吴君翊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jī鸣。

  正值夏日,落日仍带着尚未冷却的温度,余晖照在苍茫gān裂的土地上。一具一具被扒的gāngān净净的尸体扭曲地叠在一起,财物或蔽体的衣物都已被早先路过的难民卷走,剩余腐烂中的肌肤和白骨间只有贪婪地嗡嗡的蝇虫,

  不远处是塌了一半的房子,屋檐挂着蜘蛛网,huáng土散了一地,只有窗边若隐若现的一个脑袋才显示出这危房竟还有人留宿。那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看起来不过八/九岁,却有一张富态的圆脸,胖嘟嘟的脸蛋上,横一道竖一道的灰印子盖不住白皙的皮肤。他的头发很短,只勉qiáng在头顶扎了个小髻,插上木簪,裹了个白布条。

  头上扎白布是戴孝的含义,然而如今这世道,谁又没有几个故去的亲人呢。

  他个子矮,垫着脚也看不清什么,手想按着木头借力,又犹豫了一下,正想扯衣袖时,另一只小手猛然间伸过来捂住他的嘴,伴随着胳膊上的力道,将他整个人往后一拉。

  “别出声!”急促的气息喷到耳侧,引起肌肤一阵颤栗。

  背后把他拉住的是另一个小少年,扎着两个小辫子,其余的部分剃得光光的。发辫末梢发huáng。他的下巴瘦尖,脸颊微凹,显得一张脸上只剩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还有左眼角一点泪痣。他身上的布衫过了不知几道水,有些褪色,打着补丁,不大合体,肩膀松松垮垮,袖口卷成了豆腐卷。

  沈瑜低头,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十分失礼,立刻出声道歉:“抱歉。”但他的手仍未松开对方的胳膊。

  小胖子立刻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眼里是与年龄不符的狠厉与毒辣。沈瑜看出了那份恶意,愣了一下,才小声解释道:“白天不能露面的,我们还没出叛军的地界,叛军白日里会抓人哩。赶路只能夜晚。”

  “……”小家伙欲言又止,瞪他的眼神仍是凶狠的,可是手上却泄了力道,往墙角一缩,摆明是将沈瑜一番话听了进去。沈瑜看在眼里,松了口气。他既不想这个路上捡回来的小兄弟出事,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善举牵连了一家人。

  沈瑜才十岁,但是在这个家里,已经是个小大人了。祖父说,他是长房长子,是承重孙,须得将沈家担负起来。

  沈瑜一直以此要求自己。自打汴州刺史张继才反了之后,他们一家人从齐州济南郡一路南逃,未防着被叛军或是劫掠的鲜卑人掳去,只能连夜赶路。老人小孩都难免体力不支,食物不足,连青壮都未必吃得消。沈瑜一路照料弟妹,丝毫不敢松口气。

  祖父也一直对他寄以厚望。瑜是美玉的意思。祖父说,美玉易碎,在这乱世当中,怕是难以长久。可祖父又说,沈家的男儿顶天立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想起祖父,沈瑜的心颤了颤,不由自主地环顾周围。还好,祖父和父亲他们在与一同逃难的乡亲们商议什么,聚在了另一件稍微宽敞些的屋子,这间屋里只有几个瑟缩的小家伙,没人注意他们俩。

  屋里很暗,只有木窗投入几缕光。看到对方不屈服的小脸,思及那刚被他发现时一脸被抛弃的委屈,沈瑜的心更软了。这小兄弟虽已束冠,年纪却与他弟弟差不多,想来也不懂什么,沈瑜觉得,有必要跟对方jiāo代一番:“你跟紧我们,别乱跑,小心被捉去,那张大王……张大人不是好相与的,据说能拉硬弓,上阵杀敌,比起鲜卑人也不差什么……”

  “叛国作乱的贼子,也好称大人!”小家伙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

  沈瑜一下愣住了,这是他把这人带回来后,小家伙第一次开口说话。那声音嘶哑,却很好听,说的是标准的官话。

  “原来你会说话。”沈瑜倒没注意他说了什么,无非是祖父每日耳提面命的那些,他惊喜地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与家人走失了么?可还记得家中尊长名讳?”

  这年岁,走失的孩童也不指望能找到亲人了。只是他若记得清楚自己与家人的姓名,希望终究要大一些。

  这次小家伙半天才发出了声音:“……赞元。”

  沈瑜一听连姓氏都没有,约么是个小名,就打消了心里的希望,只问了他是哪两个字,权作称呼。

  赞元抿着嘴,片刻后才作答,话仍很少。沈瑜注意到他嘴唇gān裂,声音也沙哑,终于后知后觉问道:“你渴了?我去给你弄点水来。”

  逃难时gān净的水也是少见的,不过他们运气好,这出废弃的民居屋后有一口水井,并未gān涸。不过从这儿过去,要穿过祖父他们在的屋子。

  沈瑜步履匆匆,把袖子又往上提了提,以免蹭脏。这身衣服是三叔的,还是当时在家裁的新衣。如今新衣都赠人了,完整的衣服没几件,祖父又坚持不可穿短衣堕了身份,只能行动时尽可能注意些,让娘缝补时少费心思了。

  “大哥!”快要走出去时,他听见嗡嗡的jiāo谈声中夹着的一声猫叫一样尖细的呼唤。这是他三弟沈琦,才四岁。沈瑜蹲下身,安抚地握住他的小手,不期然听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声大吼:

  “不能带着他!”

  沈琦的身体跟着声音震了震。沈瑜连忙抱紧了他,摸了摸他青湛湛的小光头,自己却往声音那头凑了凑,他听出方才的声音是三叔的,又像是在说赞元,虽知道非礼勿听的道理,不好刻意偷听,可这声音近在耳边,他不由放缓呼吸。

  片刻后是祖父的声音:“三郎,你这是什么态度!”

  “沈君,三郎君话糙理不糙。”这个声音老迈一些,有气无力,是同村的赵翁,也是他们逃难的一行人中年龄最长的。“我们自己的口粮有限,多带一个小后生,恐怕也救不了他,反而会拖慢行程。再说,那小郎君细皮嫩肉,恐怕也不是出自什么良善人家,带着他,难免生出事端。”

  确定了是在讨论赞元,沈瑜握紧了拳,留心祖父和父亲说什么。

  赵翁说完这一番话,便有隐约几声赞同,不过听不清都是谁说的。沈瑜只听到祖父问:“大郎,二郎,你们又是怎么想的?”

  沈瑜的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根本没心思去想什么礼非礼之类的了,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只听见父亲的声音:“小儿郎不知事,自然全凭父亲做主。”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花日绯夏七夕唐欣恬荔箫颜月溪烟波江南

 1/14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