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闺女说再也不想看见狗皇帝和他的男人_子无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闺女说再也不想看见狗皇帝和他的男人_子无休【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30/子无休

  《闺女说再也不想看见狗皇帝和他的男人》作者:子无休【完结+番外】

  文案:

  他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局外人。

  乖巧忠犬徒弟攻,饭量贼大不称职师父受。

  文案暂时想不出更多的了就先这样吧。

  新人,逻辑处理的不太好,见谅。

  以后有机会,会重新写一遍。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胥阿简君白露 ┃ 配角:君秋辞晁嶂 ┃ 其它:电灯泡,闪闪发光

  ==================

  ☆、1白露

  清晨下朝后,君白露第一个快步走出朝堂,笼着袖子,缩着肩膀躲开叽叽喳喳聚在一起的人堆。

  君白露的同僚们早朝前就一直一副凑热闹不嫌事大,一桩事连着能讨论十天半个月的架势团在一起讨论。

  君白露一心想着温暖的卧房和美味的早点,一时不查被突然拉住了胳膊。

  回头一看,是新晋风头正盛武状元。君白露咧嘴问候道:“状元郎有何贵gān?”

  武状元忙弓身道:“君相大人见谅,事出紧急,关系到国运隆祚,皇室存续,请大人一定同小官等一同劝圣。”

  君白露奇道,近来除了那些个jī毛蒜皮的小事,居然还有他不知道的大事?

  只见武状元神秘兮兮的将脸凑过来,附耳低声道:“大人可知近来圣上身边有个形影不离的娈童?”

  君白露拽紧贴身的衣裳,打了个哆嗦。

  寒风一阵阵呼啸过宫门,冻醒了他有些迷糊的脑子,徐徐从门缝中chuī出些许往事来。

  现在的皇帝是先帝的太子,登基登的四平八稳,而君白露的独女君秋辞更是在先帝时就指给了现在的皇帝爷,现如今成了一国之母,而当今皇帝登基后没有大肆选秀更没有穷奢极欲,怎么看也不像个昏君。更何况皇帝年少时便常同他的太子妃在一处玩耍,按理说这对年轻帝后的小日子理应过的蜜里调油的才对。可偏偏皇帝爷从小对啥都没兴趣,却对他路上捡的娈童起了兴致,日日同游同食,jiāo颈而卧。

  宝贝闺女受不了冷落,偷溜出来向君白露哭诉。君白露原本的想法是感情问题让小年轻们自己处理解决,可现在这破事都闹到前朝来了,他这国丈兼卿相,自然要替女儿做一做面子工程,不让人看了笑话。

  君白露看了一眼武状元道:“这个大问题是该好好同圣上商量一下。状元郎,大人们打算何时进谏?”

  武状元皱成苦瓜一样的脸终于缓和了一些,恭敬道:“小官想,这种事还是早点解决了为好……”

  于是君白露领着一帮大袖高帽浩浩dàngdàng的向皇帝的政殿进发了。

  朝中大官人们在见到政殿前手执尖锐的侍卫后一个个都开始手忙脚乱的整衣扶帽,一挂朝珠能正个七八遍。

  等到讲究衣冠的大人们哆哆嗦嗦向内侍表达想求见圣上之意时,内侍太监已经笑呵呵的得了皇帝旨,请了君白露进去并请大人们跪在殿前思过了。

  君白露走进殿里,见到只有皇帝一人坐在案前,而并不是如传言一般形影不离。礼后好奇道:“圣上,您身边那位内侍呢?怎么不在您身边?”

  这位少年帝王绷紧的脸稍缓和了一些,跨下肩膀忧愁道:“本以为君相必然会指着朕的鼻子破口大骂,结果您居然只是这么不轻不重的问了一句。”

  君白露愣了一下,细想着自己来的确只是做个面子,纯粹是因为好奇才问问的。

  从前皇帝做太子时,常来君白露的相府玩,名曰要向最有才的文状元求学,实则是躲先帝的功课检查。

  因为常常养在相府,所以小皇帝同君白露比自己的亲爹还要亲近些。

  君白露为人和善,是在科举前就养出来的性子,实在很难想象在那样一个穷山恶水的小乡村里,能出一位温吞儒雅的文士,也因他出生寒门,为人斯文故格外得先皇器重。

  君白露抖抖袖子,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提点小皇帝两句,于是恭敬道:“今日下朝时诸位大臣都在议论的事,陛下可知?”

  皇帝以袖掩面,沉默了良久,方才呜咽出些许声音道:“君相,请帮帮朕吧…朕知道这样有违天道人伦,可就是放不下他了…”

  殿里燃着火红炭盆,烧的噼里啪啦作响。宫人为了保持空气流通常会留一扇窗。正是初chūn时节,腊梅盛放,chūn寒料峭,冷风chuī过梅树林又溜进政殿里,带起侧屋一处的帘幔,夹杂着些许幽幽梅花香,混入温暖的空气中。君白露偏头一看,帘后正正站了个人,身姿欣长,形容冷漠。逆着明亮chūn光,却叫人移不开眼睛。

  君白露幼时生活的小乡村,偏僻难行,偏僻到几乎被外界忘了还有这么个小村庄。

  不知道什么时候,村尾那块荒地上多了个破烂的小道观,日日风chuī雨打bào晒的,四方的柱子都缺角了也丝毫不见要塌的迹象,蔚为惊奇。

  君白露下学时偶然发现这处奇观,日子久了就成了观里的常客——解决掉村民放在案台上的供果。

  供果不多,可对于偏僻的乡村孩子而言,也是不错的零嘴。

  这天中午放课,君白露在家里吃完午饭心中又想起案台上可口的瓜果,算着时间也还来得及,便绕了远路特意经过小观,盘算着再顺些东西路上吃。

  适逢最热的三伏天,下田的和伐木的农民们都嫌天热路远,中午一般都在外不回家吃饭。此时村里的小道上空空dàngdàng,没什么人影,huáng土地上扬起漫天的飞沙,chuī的君白露有些凌乱……在这huáng沙满天飞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大棵老树。

  而这观前老树的树荫底下还蹲着个啃瓜的青年男子!

  这个时节,农事繁忙,村里的青壮年都去gān活了,就连村长家刚满10岁的小儿子都去帮忙了,哪家还有闲人会蹲着啃瓜?

  君白露瞪了一会儿,鬼鬼祟祟的凑进瞧了瞧,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男子手里的瓜,抬手抹了把口水。这瓜看着像是从井水里浸过,刚拿出来刨开的,瓜肉鲜红多汁,脆慡脆慡的。

  君白露不自觉舔了舔嘴唇。

  青年男人撇了他一眼,换了更大的一块,继续啃。

  君白露又小心的凑近,蹲在男人边上,看着男人吃瓜。

  等到男人吃完了大半,君白露才扭扭捏捏非常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那个…这个瓜…是你的吗……”

  青年男人愣了一下,露出一个无奈又得意的笑,笑完了又伸手去捏君白露逐渐扭曲的五官,笑道:“你偷吃我贡品的账还没跟你算呢,怎么,又想吃我的瓜啊?”

  君白露心里慌的要死面上还依旧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非常有礼貌的问道:“请问您是这间院子的主人吗,或是时常来这放贡品做祭拜的信众?”

  青年又啃了一口西瓜,随意道:“哦这个啊,我是这道观里的神。”

  君白露:“……”

  骗小孩很好玩是吧!

  君白露低头抱着膝盖,很是委屈。

  男子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重心不稳踉跄的绊了个拜年要红包的姿势,非常没道德的大笑起来,笑完又道:“吃不到瓜就这么可怜的吗?真是怕了你了,喏,给你吃。”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强取豪夺网王同人庞家康少SISIMO何马生生死死

 1/1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