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1/秦嬴

  《鹤缘》作者:秦嬴【完结】

  文案:

  鹤凇本是天宫里一只无忧无虑的仙鹤,无奈终日游手好闲惹人嫌弃,被撵到山中做了个土地公。某日这个鸟不拉屎的山岭上竟然来了客人,不仅是当朝的小皇子,还是个哭包。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凇 ┃ 配角:鹿钰,天玄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吕dòng宾酷爱白鹤,这在天庭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相传吕dòng宾出生之时紫气东来,异香满室,有白鹤飞入帐中不见,以此为仙缘不凡。后其遍游名山大川,得遇钟离权点化道法,断生沉万态,绝荣rǔ千端,终以飞升成仙。

  鹤凇是吕dòng宾豢养在仙府的一只白鹤,生得羽翅洁白,优雅纤细,极为好看。与渺渺天宫格格不入的是,鹤凇既无仙骨,也无仙缘,只是吕仙偶游凡间时逢天降bào雪,雾凇沆砀,眼见一小鹤将冻毙于风雪,心下不忍,便将其带回了仙府。

  就这样,鹤凇顺顺当当的在吕dòng宾府邸长大。但他凡心甚重,受不了天庭清修的约束。对于修道,他或是懈怠或是躲避,学会化形后更是常嬉戏于松柏成林,花卉成园的极东仙岛,流连着不肯返回仙宫。

  曾有仙友劝说吕dòng宾好好管束鹤凇,或在天庭为他谋个仙职,体体面面,前程远大,总比终日làngdàng的好。吕dòng宾总是打着哈哈过去,道:“道本自然无为,鹤凇是凡鹤,他逍遥自在就好。”

  吕仙虽然口上应付了过去,但见鹤凇游手好闲的样子终是不满,便把他天天锁在书阁里熟诵仙典。这日鹤凇打着瞌睡翻着那诘屈聱牙的天书,突然见一放之高阁的锦盒。

  他从桌上捞起一个杏子塞入口中,拍拍手取下了那jīng致的锦盒。锦盒上略染浮尘,想来许久未被人碰过,鹤凇又把盒子贴耳掂了掂,顺手打开锁扣。

  与想象中不同的是,盒中并没有什么珍贵法器,有的只是一卷微huáng的绢画。鹤凇将画轴展开,便见画中一人一鹤。画中人一袭青衫,极是儒雅隽秀。他眉眼含笑的抚着鹤羽,像是凝望着一个多年老友。

  画卷上有股陈年的草木清香,淡淡的甚是好闻。鹤凇随口将杏核吐在地上,又细细地看起画来。突然身后有一yīn影投下,吕仙看着书阁内的一片láng藉,怒斥声:“我让你读书,你在做甚!”

  鹤凇赶忙坐正,抱着画讪笑道:“我看书乏了,就看看画。”

  吕dòng宾看着鹤凇手上的绢画,道:“这你从何处翻的?”

  鹤凇如实道:“《无极玄易功》下面,被压了好多层,搬开就能看见。”

  吕dòng宾捻须道:“放得那般隐秘,你倒是会翻。”

  鹤凇好奇道:“这画工真是jīng湛,人与鹤都栩栩如生的。这是何人所画,所画何人?”

  吕dòng宾道:“天玄仙君书画双绝,人尽皆知。他曾应王母之邀赴蟠桃盛宴,于瑶池之中见白鹤展翅,心下欢喜,就画了这幅画。”

  鹤凇摩挲着画卷道:“天玄仙君?从没听人说过,看着也眼生。”

  吕dòng宾用拂尘敲了一下鹤凇的头道:“天玄奉命下界之时我才刚刚拎你上来,自然没有见过——你书念得如何了?”

  鹤凇苦着脸道:“徒儿道缘浅薄,师父你就放过我吧。”

  吕dòng宾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刚才司文天君找我,说是想为你寻个差事。你在仙职上好好修炼,未来没准也能擢升仙君。”

  鹤凇摸了摸鼻子,问道:“是要我做什么?”

  吕dòng宾道:“太上老君那里缺一个送信的仙使,灵宝天尊那里缺一个跟随的仙侍,南极仙翁对你也很是中意。我都未应承,你喜欢哪家就去哪家。”

  鹤凇笑道:“对于仙禽来讲,都是好去处。”

  吕dòng宾道:“你不想去?”

  鹤凇言简意赅道:“不想。”

  吕dòng宾捻须叹息道:“凇儿,不是我要赶你走。虽然你是凡鹤,但久处天庭也是要历天劫的。我是怕到时仅凭自己难以对付那未知劫数,所以才遍寻灵力qiáng盛的上仙,或可帮你渡过此劫。”

  鹤凇垂头不语,把地上的杏核拨来拨去。

  吕dòng宾想了想,又道:“你凡心甚重,总留在天庭难免会引诸仙不满,不如到凡间去如何?划定一方水土,做一方的守护神,在俗世凡尘中好好修炼,亦能巩固仙性。”

  鹤凇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吕dòng宾亦笑道:“我知道你素来心气高,受不得别人差遣。我辛辛苦苦带大的徒弟,也舍不得被其他人呼来唤去。等你再回天庭,一切都圆满了。”

  第2章 第 2 章

  鹤凇飘飘然下了凡间,才发现自己被诓了。

  天庭为他所划的管辖范围既非城市也非乡镇,而是巍巍终南中的一个山岭。举目四望,人烟全无,芳草萋萋,鸟shòu为伴。与其说是守护神,不如说是一方土地公。鹤凇心下悲凉地走在这荒僻的山岭上,竟意外在山顶看见一个小小的道观。

  那道观不知何朝何代所建,几欲要为山风所破。夕阳的余晖斜落入观,空气中的尘埃也清晰可见。鹤凇又走得近些,便见观内一片斑驳,所供的神像泥塑也已破损,难以辨认。

  虽说神像已经破损,但其雕工却jīng细异常,它身畔所伴随的仙鹤栩栩如生,依稀可见曾经风华。

  鹤凇变出一个gān净的蒲团坐下,对着那残缺不全的神像叹了口气道:“兄弟,虽然不知你姓甚名谁,但庙成了这个样子,想来在天上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唉,好歹你还能立庙,还能有些供奉吃,小弟我被骗到这荒郊野岭来,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怎么捱呢。兄弟啊,如果你能听见我说话就托个梦,以后回了天庭我找你喝酒去……”

  时间车轱辘一般的转过去,山中的日子虽然平淡,但乐得悠闲自在。鹤凇给这个不大的山岭取名为鹤岭,给那颇有年头的古观取名为白云观。chūn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读些属于凡世的无用之书,偷些山林猴儿们酿的果酒,日子倒是有滋有味。

  某日吕仙偷闲下界看他一眼,便见鹤凇懒洋洋地躺在柏树枝杈之上,打着瞌睡看狐狸捉山jī。

  吕dòng宾纳罕道:“好歹也同属羽禽一族,你倒不为所动。”

  鹤凇道:“那母狐狸生了四个小狐崽子,倘若短了吃食,必会活活饿死。都是苍苍生灵,还分得高低贵贱了?”

  吕dòng宾捻须笑道:“道法自然,贵在无为。你竟然悟得了这个道理,难得难得。”

  鹤岭虽然荒僻,但出得巍巍终南百十里,便是那天下最锦绣繁华的长安城。鹤凇虽然心弛神往,无奈京城有城隍管着,他不好随意唐突。秦岭脚下虽然有不少王侯贵胄依山傍水建着jīng致的庄园,但空有楼阁,少有人烟,鹤凇转悠了几次,也颇觉无趣。

  这日惠风庆云,天朗气清,鹤凇在观内正凝神入定,突然听见门外一阵喧闹。他捻了一个仙诀隐去身形,好奇地往外看去,便见乌压压一群人往观内搬着什么,末尾还站着一个小男孩。

  那小男孩不过六七岁的样子,面白如玉,生得一双黑漆漆圆溜溜的大眼睛,身上的衣服虽然素净,但在阳光的照she下依稀可见暗纹流转,想来出身不凡。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一度君华清歌一片非天夜翔天堂放逐者刘恒玉师师

 1/7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