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1/秦嬴

  鹤凇道:“可我听说苦海修行是道,一晌贪欢也是道。普渡终生是道,杀戮业火也是道。道不修行,只修本心。”

  鹿钰蹙起眉头道:“你听谁说的?”

  鹤凇如实道:“我师吕仙。”

  鹿钰道:“如此修道,闻所未闻。”

  鹤凇思忖着道:“你看我师吕dòng宾,早年三次醉倒岳阳楼,这是好酒;私渡何仙姑,这是好色;鼎州卖墨,这是贪财;飞剑斩huáng龙,这是尚气。唉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他洛阳城三戏白牡丹数日不泄……”

  鹿钰哪听的了这个,面皮一臊,红着脸急急打断道:“够了,都不怕吕仙降天雷劈你!”

  鹤凇笑道:“对嘛,可道之道,一定不是永恒之道。法门万千,不一定从一而终。”

  鹿钰道:“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鹤凇得意地咬了一口李子。

  鹿钰又道:“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天上仙人万千,如此得道的可只有吕仙一人。且我查过星象,那孩子出生之时火星侵入心宿。荧惑守心,天子驾崩,国家覆灭,那是大凶之相。你还是与他保持距离较好。”

  鹤凇从鹿钰那里顺来了几本书,一知半解地为景晗教起道法来。景晗极为聪明,人也勤勉,不出数月就把灵宝经,上清经等诸多真文背得滚瓜烂熟。经书难懂,景晗常向鹤凇请教,鹤凇不知甚解,就含糊过去再寻鹿钰请教,一段时间过去,他的修为竟增长不少。

  鹿钰笑道:“凡人有句话叫‘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用来形容你正好。”

  鹤凇苦着脸翻书道:“当年师父用拂尘抡得我满仙府地跑,宁可罚站也不愿看书,如今倒好,自己竟找书来念,真是造化。”

  鹿钰合扇笑道:“快背快背,不然没多久你肚子里的存货就没那小鬼多了。”

  鹤凇由衷赞叹道:“鹿兄你别说,景晗是真的聪明。他日前曾问我‘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是什么意思。我哪知道这个,就敷衍道此话高深玄妙让他自己悟去。到了晚上,他突然找我说‘这句话往小的讲是指君子整日勤勉奋进,到了夜间也要保持警惕,这样才能避免灾祸。往大了说是指人应该身居上位而不骄傲,身处下位而不忧愁,耐得住时间的流逝,始终保持qiáng健和警惕,这样就算有了危险也不会酿成灾祸。’”

  鹿钰有些讶异道:“他说的?”

  鹤凇感慨道:“若不是命格在身,来日他定会成为一个贤君。”

  鹿钰笑道:“如此聪颖,怪不得会让我们向来清高的鹤仙下山偷jī养着。鹤兄惜才,我当真佩服。”

  鹤凇面皮一热:“你怎么知道?”

  鹿钰以扇掩嘴笑道:“螳螂捕蝉,huáng雀在后。你第一次偷那葫芦jī时,没想到后面也有个狐仙也觊觎那jī肉吧。那狐仙未得手成,一传十十传百,这巍巍秦岭谁不知道有只仙鹤偷jī吃呢。”

  鹤凇讪笑道:“那还是娃娃家,身子都没长好,总不能跟着我们辟谷吧。”

  鹿钰道:“我早就说了,消遣着养着玩玩也就罢了,你也太上心了。”

  鹤凇少有的正色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跟他有缘,好像合该这么做一样。”他顿了顿,又笑道:“也可能真的是我太闲,无事可做了。”

  第5章 第 5 章

  chūn复秋往,冬去夏来。恍然六年过去,景晗已经十二岁了。鹤凇总担心他吃得不好,常常从山下的行宫中偷些点心,鹿钰也常来串门,带些人间少见的奇珍异果。就这样,景晗无忧无虑地在山间成长起来,脸上虽然稚气未脱,但清雅俊秀,带着少年独有的朝气与柔和,在这莽莽苍苍的大山中,像玉石一般温润流光。

  鹿钰极为感慨道:“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喜欢收徒,看着一个个懵懂无知的小不点长大,真的是有成就感。”

  鹤凇得意地一挑眉,给嘴里塞了个樱桃。

  景晗极有礼貌地为二人斟茶,笑道:“小陆哥哥,请。”

  鹿钰端起茶碗道:“这孩子品性如莲,出淤泥而不染,甚好甚好。”

  鹤凇笑骂道:“你说谁是淤泥呢?”

  在三人说笑间,景晗频频向鹿钰看去,几次欲言又止。鹿钰有些好奇道:“怎么了,我脸上沾了不gān净的东西吗?”

  景晗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听说山下起义军四起,是要打仗了吗?”

  鹤凇端茶的手一僵,鹿钰亦蹙眉不满道:“修道之人要斩断尘缘,你问这个做甚?”

  景晗瑟缩了一下:“我有点担心父皇和母后……”

  鹿钰抿了一口茶看向鹤凇,其意不言而喻。

  鹤凇神色淡淡道:“你要想家了我可以送你下山,相隔数年,他们或许也放下了。”

  景晗慌张道:“我不是那意思!”

  鹤凇道:“我也没有想赶你走,就是问问你,是不是想家了?”

  景晗低头不语。

  鹤凇道:“要想家了,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眼。”

  景晗有些期盼地抬起头:“真的吗?”

  鹤凇叹了口气,拉起了他的手。

  鹿钰霍然起身,一把扣住鹤凇的肩膀,以灵力传音道:“这一去他尘心捡起,尘缘再聚,以往所修之道都付诸东流了。”

  鹤凇亦传音道:“他的尘心又何曾放下过呢。”

  鹤凇牵着景晗的手,缓缓地走出了巍巍青山。山下本应是炊烟袅袅,阡陌jiāo错的民居,如今却宛如修罗地狱,触目惊心。

  饥荒已经持续了数年,今秋又没有打到粮食,百姓们已山穷水尽了。

  景晗紧紧攥住鹤凇的手,一张小脸吓得惨白。走在路上,随处可见因为饥饿而伏地不起的百姓,经过民居,家家户户都有饿死的人。有些人饿得眼睛发红,抓起地上的泥土就往嘴里塞,又因为忍受不了胃中的坠痛而满地打滚。再往前走,城墙上支起了好几口大锅,但凡有死了的牲畜,鸟shòu,甚至是老鼠,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通通都会丢到锅里去煮。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凄厉地哀嚎,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子抱着已经断气的小孩哭得撕心裂肺,gān涸的眼睛却流不出泪水。旁边一人逮住空隙,猛地窜出将孩子夺走,一把就丢进了锅里。女子哭叫一声,用尽浑身的力气向那人撞去,抢孩子的人就一个倒栽葱地掉进锅里。本来想吃别人的肉,自己却被煮了……

  景晗浑身颤抖,扶着一颗枯死的槐树gān呕起来。

  鹤凇走上前去,轻轻地帮他顺了顺后背。

  景晗猛然仰起脸,眼睛里蓄满泪水:“我平常吃的那些东西,都是哪儿来的?”

  鹤凇如实道:“偷的。”

  景晗大声质问道:“从哪儿偷的!”

  鹤凇抬眼看向远处胧在尘烟中的宫殿,默不作声。

  景晗愣愣怔怔,也顺着鹤凇的视线向远处看去。阳光照在皇宫顶部的琉璃瓦上,晃得人难以睁开眼睛。他呆呆的看着自己曾经的家,竟觉得那恍若天上楼阁。明明只有一墙伫立,宫中宫外,竟如隔世。

  鹤凇道:“皇宫快到了,走吧。”

  景晗噙着泪水后退两步,突然哭吼着抓散了头发,又狠狠地扇自己耳光。

  鹤凇一把捏住他的手,愠怒道:“这不是天灾,是人祸!与星象无关,与你更无关!”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一度君华清歌一片非天夜翔天堂放逐者刘恒玉师师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