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鹤缘_秦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1/秦嬴

  景晗用力地摇头,泪流满面地抓住鹤凇的大袖,一字一句道:“小贺哥哥…我不要修道了。”

  鹤凇有些僵硬道:“怎么了?”

  景晗看向远处的皇宫,眼中的温煦柔和已烟消云散,空余散不尽的悔恨与不甘:“道只修自己,只顾自己成仙,却不管不顾天下苍生的死活,这样太自私了……我要学经世之术,济民之术,我想帮得苍苍烝民一二,不能再让国家这样了!”

  鹤凇少有的绷紧了脸庞,指尖微微震颤着,像是在竭力忍着什么。西风渐起,chuī得尘土扬扬,他本俊逸脱俗的脸在漫天灰尘中也黯淡无光。鹤凇问道:“想好了?”

  景晗坚定道:“想好了。”

  鹤凇抬起手,手心冰凉而cháo湿,他抹去景晗两腮上的泪珠,朗然笑道:“好,就学经世之道。”

  第6章 第 6 章

  鹿钰看着鹤凇把经文束之高阁,又夜夜秉烛看起了史书子集,忍不住道:“你真是魔怔了。”

  鹤凇又翻过一页道:“景晗不修道,也是可以的。为官者有文曲星护佑,也能平安顺遂一生。”

  鹿钰大吃一惊道:“你疯了?他是皇子,怎么做官!”

  鹤凇道:“我到时候给他易易容,想办法把他调到边远的地方去做官,当个土皇帝也挺好。”

  鹿钰不可理喻地看着他道:“他是个凡人,在命格星君里自有命数,你何苦徒劳几十年?”

  鹤凇闻声抬眸道:“命数?命数就是让万千百姓流离失所无田可耕?命数就是让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作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命数就是让一个垂髫小儿被父母丢弃深山,自生自灭?”

  鹿钰有些恼道:“受苦受难者那么多,你哪管的过来?”

  鹤凇道:“我只管他一个,又有何不可?”

  鹿钰气极反笑:“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现在之所以天下大乱,恰是因为三月初三蟠桃盛宴,天上地下的诸仙都为王母娘娘贺寿去了。所谓苍苍烝民所受之苦,在天上不过是觥筹jiāo错的一间,你还不明白吗?”

  鹤凇又翻一页书道:“明白,但我自有主见。”

  鹿钰愤而转身离开道:“你当真不配为仙!”

  今冬天寒得格外早,十月刚过,就寒风四起,黑云压城。白云观内,鹤凇把炭盆拨得旺了些,又挑亮烛芯道:“真冷。”

  景晗向手心里哈了口气,又看了看天道:“是啊,看起来像要下雪了。”

  鹤凇不置可否,只是道:“令人厌烦的雪。”

  正说着,天空乌云四合,鹅毛大徐密密匝匝地自天边落下,把整个山岭罩在茫茫雪雾中。

  鹤凇拥着大氅闭眼凝神,景晗小声地念着“故凡明君之治,任其力不任其德,是以不忧不劳而动可立也……”就在鹤凇似睡非睡,迷迷瞪瞪的时候,突然茫茫大雪中有一黑影bī近,直直闯入观内。

  鹤凇骤然惊醒,便见眼前之人遍体鳞伤,一身白衣血迹斑斑。鹤凇大惊道:“狐兄!你……”

  狐仙慌张地拽住了鹤凇的手腕,急急道:“鹿钰出事儿了,你——”他又瞥见了景晗,话头戛然而止。

  鹤凇马上支开了景晗,问道:“怎么了,鹿钰出什么事儿了?”

  狐仙似乎受伤不轻,猛咳了口血道:“天上恰逢蟠桃盛宴,不知怎么回事竟有个饕餮下界四处作乱。四周的城隍山神水神都赴宴去了,我们支撑不住,鹿钰就拼死护我跑了出来……他让我带你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但是他没人帮,必定死路一条啊!”

  鹤凇猛然起身,又气又急道:“这个蠢货!”

  这时恰逢景晗端茶走出,有些愣怔道:“小贺哥哥,你要出门去?”

  鹤凇跨出观门回首道:“我有事,你照顾好自己!”

  景晗急道:“外面下大雪了!”

  鹤凇吼道:“下刀子也得去!”

  狐仙拍了拍景晗的肩膀,也紧跟着鹤凇踏入那茫茫雪幕之中。景晗看着两人的背影,手指被茶碗烫得通红一片也未曾发觉。

  第7章 第 7 章

  鹤凇赶去鹿崖时,一场鏖战已经结束。

  那饕餮已经死了,脖子被扇骨深深犁开。鹿钰亦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灵力尽散,衣衫碎缕成丝,身上遍是咬痕抓痕。

  鹤凇脑中一片空白,冲过去一把将人揽在怀中。鹿钰已极度虚弱,气若游丝,鹤凇搂着他,只觉得怀中之人轻飘飘的,像是孱弱枯死的草木。

  鹤凇握住鹿钰的手,不假思索的为他渡着灵力。鹿钰元灵受创,身子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无论渡去多少灵力,须臾之间就流失殆尽。

  鹤凇把鹿钰背在身上,转头对狐仙道:“我回天宫一趟,你先自己疗伤。”

  狐仙忙道:“我们是地仙,不能随意去天庭!”

  鹤凇厉声道:“管不了那么多了!”

  南天门外,鹤凇背着气息愈加微弱的鹿钰疏通守将。天门守将犹犹豫豫,正不知该不该通报时,转头却见司文天君。

  守将急忙行礼道:“见过天君。”

  鹤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挥手大声喊道:“天君!天君!我是鹤凇!你见我师父了吗!”

  司文天君面露不悦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他瞥到血迹斑斑的鹿钰时,脸色倏然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鹤凇急道:“有饕餮下凡作乱,鹿仙拼死除了饕餮,自己也命悬一线。回天宫求助实乃走投无路,天君你救救他,日后我定亲自领罚。”

  司文天君挥手招来自己坐骑,匆忙道:“不说这些了,走,太上老君府。”

  鹤凇不敢多言,疾步跟了上去。

  太上老君仙府内,没多一会儿,太白金星,命格星君也都到了。鹤凇站在角落里看他们忙忙碌碌许久,命格星君才若有所思地走出。

  鹤凇连忙起身道:“星君,鹿钰怎么样了。”

  “鹿钰?”命格星君诧异地看了一眼鹤凇,又了然道:“有太上老君的仙丹在,只要静养几日,便无大碍。”

  鹤凇长舒一口气道:“那就好。”

  命格星君捻须笑道:“好在你够及时,再晚些,老君就与我们前往瑶池了。”

  鹤凇恭敬地一拱手道:“三日后的蟠桃盛宴,各位上仙一定尽兴。”

  命格星君微微一笑谢过,又对鹤凇道:“你那仙友在老君府上很安全,若无其他要事,便回凡间去吧。”

  鹤凇低头领命。

  命格星君未再言语,点点头就离开了太上老君府。鹤凇拍拍土正欲离开时,突然看见星君遗留下了什么。

  命格册。

  鹤凇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翻开了命格册。许是最近冗事繁杂,命格星君写到“景哀帝二十八年,丰镐百姓起义”后,就再无其他笔墨。他突然想到与景晗下山时所见的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既然天下百姓苦于君主昏庸久矣,为何就不能改朝换代,换得一个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新朝?

  景晗博学,若是遇到贤明君主,想来可以一展所学,流芳百代。

  鹤凇蘸墨提笔,深吸一口气,在“起义”二字后又落下一个“成”。

  他缓缓chuīgān了墨,又追上命格星君,归还了册子。

  命格星君恍然笑道:“年纪大了,连着脑子都不好使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一度君华清歌一片非天夜翔天堂放逐者刘恒玉师师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