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冒牌质子不好惹_雁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冒牌质子不好惹_雁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4/雁潇

  《冒牌质子不好惹》作者:雁潇【完结】

  文案:江湖草莽燕束被迫赶鸭子上架成了质子,才发现这真不是个人gān的差事。被人吐口水也就算了,还被人诬陷追杀。手忙脚乱间搞乱了朝堂,搞乱了大霄国。

  燕束: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谁敢惹本质子我就加倍奉还!

  朔华:身为大霄国三皇子,我喜欢!

  燕束:本人的行事风格?

  朔华:当然!。。。还有人!

  一句话文案:我个冒牌货怕谁啊!

  阅读提示:1、剧情为主,感情为辅。

  2、朝堂权谋加江湖武侠。不喜请点叉。

  3、架空文,纯属娱乐,请勿深究。谢绝扒榜、考据。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束,朔华 ┃ 配角:断肠,鬼师等 ┃ 其它:龙套一堆人

  第1章 序章

  入夜。风雨jiāo加。

  滨州驿站的一间房内透出明亮的灯光,给这个萧瑟的夜晚多少留了些暖意。

  “鬼师,你休息去吧。外面雨大,让守在门外的侍卫们也去歇息。这种天气不会有事的。”说话的是个年轻的男子,瘦削的脸上双目有神。他捧着一卷古书坐在灯前,紫色的长袍,头顶的峨冠上配着一块晶莹的白玉,价值连城。

  旁边一位老者头发灰白,从青布幞头的边上垂下来几缕乱发,花白的胡子硬撅撅地翘着,似乎在挑战着一切世间的妆容礼法。

  “公子好好安歇吧,老仆告退。”鬼师摸了摸那把桀骜不驯的胡子,恭敬地行礼后走到门口拉开门,一阵疾风骤雨扑面而来。他撑起伞出了门,又小心地将门带好。

  屋里的男子起身插好门,听着外面“刷刷”的雨声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叫夜永,是夜国的皇子。夜国虽是一个小国,但因为处在大霄王朝和胡人jiāo界的地方,所以位置显得极其重要。大霄王朝为了控制夜国,提出让他入朝去做质子,才有了今夜的风雨兼程。

  qiáng盛的大霄王朝惹不起,彪悍的胡人一样难以对付。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夜王已经为了夜国的安危存亡操碎了心,夜永觉得自己到了应该为夜国做点什么的时候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前往大霄的路。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奈。当你想要去努力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是在被捆绑着走向前方。

  夜永缓缓走到桌前,看着摇曳的烛火,他还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说是换命之jiāo的人。那个人是他的师兄燕束,也是个迷一样的隐士。坊间有很多传说,有人说燕束是个能掐会算的半仙,还有人说他是装神弄鬼的骗子,更有人说他能够杀人于无形。没有他gān不成的事,也没有他对付不了的人。但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一点,燕束就像是个影子,不见真身。

  就在夜永准备赶赴大霄之前,他曾派人给燕束传信,约定八月二十三在滨州驿站相见。因为他觉得,自己一入京城便如笼中的鸟儿一样身不由已了。

  今日便是八月二十三。

  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夜永的思绪。

  “是师兄吗?燕束师兄!”夜永蓦地站起身来,兴奋地冲向门口。

  他手忙脚乱地拔下门闩,开门的一刹那,无数的雨丝飘了进来,打湿了他身上的紫袍。

  门口站着一个头戴斗笠的壮汉,帽檐低垂看不到脸,一身的劲装似乎要被衣服下的肌肉撑破。从他的身形和满脸的胡须来看,这显然不是夜永要等的人。

  “你是?”夜永迟疑地打量着壮汉。

  “夜永?”壮汉反问道。依旧没有抬头。

  “是。”夜永点点头。但他随即便后悔了,一丝恐惧在心中蔓延开来。

  闪电划开了夜空,壮汉慢慢抬起了头,猛得伸出右手。袖管里蹿出一条碧绿的蛇,张口就咬住了夜永的胳膊!

  那蛇名叫穿心绿胆,通体碧绿,毒性乃是世间之首。

  夜永睁大了眼睛,想要喊却叫不出声。一阵钻心的疼痛之后便是周身的麻木。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发黑,映衬着头上那块白玉更显得惨白无比。

  壮汉冷笑一声,扬手收回了蛇。他确信,要杀的这个人必死无疑,因为没有人能在穿心绿胆的毒液下活着。除非他是神仙。

  夜永怔怔地看着壮汉转身离去,泥地上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足印。风夹杂着雨点浇透了他的全身,他甚至都无法倒下去,此时的身体完全僵硬了,就像一块门板立在那里。

  这一幕比他预想的来得快,看来有人是想在他进入大霄京城之前就要他死。

  “燕束。。。师兄。。。”夜永在心里默念,泪水从他的眼中滴滴滑落。

  。

  “雨打飘零叶,梧桐泣泪生。唉!”一个穿着青布长衫的男子在滨州驿站外慨叹着,手里还拿着一片沾满了雨水的落叶。

  “断肠啊,你就不能走快点?一个大男人总那么多愁善感。。。小心吓到你拿着的那片树叶。”燕束无奈地催促着。

  这已经是他第一百八十次劝导断肠了。但这个保镖兼仆人似乎从来不把他的话听进去,有时候燕束觉得自己都要被他悲悲切切的情绪传染了。关键是这厮永远都有诉不尽的哀怨。

  可有一点燕束知道,那就是断肠在江湖上是个可怕的存在。所有人听到他说着凄凄惨惨的话时都想吐,但所有人见他出手时都会胆战心惊,因为断肠真的会叫人死得很难看。而且死后的尸身还会被他凄婉地评说一番。每个人都不想惹他,除了打不过他,更不想自己死了都不能落个清静。

  阿弥陀佛!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断肠终于止住了悲戚,燕束则加快了脚步奔向滨州驿站。夜永在那里等他,很久未见了,他还好吗?

  雨渐渐地停了,已经能看到驿站房间里那温暖的灯光了。

  燕束身披蓑衣纵身翻墙而过,他不想去麻烦守夜的驿卒来开门。确切地说,他更习惯这种来去自由的方式。虽然他不是飞贼。

  就在他落地的一刹那,猛然看见了扶门而立的夜永。但那熟悉的面庞此时却像焦炭一样黑,身子僵直,呆滞的眼神望向远方。

  一个黑影从燕束旁边呼啸而过,宛如一阵风。是断肠。他应该也看到了这一幕,所以必须先去打探一番,那是他的职责。

  燕束注意到了泥地上的一串脚印,是一双大芒鞋踩的。从夜永的门前一直延伸到墙根。脚印很宽,印迹很深,应该是个健硕的男子。

  这时,断肠已经探查完夜永的房间内外,他熟练地背起夜永的身体走进房内,把夜永放到chuáng上。

  屋里的灯火还在燃着,刚才夜永看过的书静静地摆在桌上。

  “中毒了?”燕束紧跟着进来问道,双手一带关上了门。焦急地看着已无声息的夜永。

  断肠点了下头,随手从脏兮兮的布袍里掏出一根不知道藏在何处的银针,小心翼翼地扎进了夜永的食指尖。

  黑绿色的血流了出来,还伴着一点腥臭的味道。

  “穿心绿胆!”断肠皱紧了眉头。老实说,这种毒蛇咬过的人不可能活。

  “有救吗?”燕束追问着。

  断肠摇摇头,伸出右掌抵在夜永的百会xué上缓缓地注入内力。他虽然救不了夜永,但总要让燕束和夜永说上几句话。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neleta九夜茴虐恋南枝三两二钱墨宝非宝

 1/8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