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我不要这个金手指_栗桥【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我不要这个金手指_栗桥【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12/栗桥

  《我不要这个金手指》作者:栗桥【完结】

  文案:

  余珦失踪十年后,在战场上被贺剑轻捡回

  余珦:“我是谁?我在哪儿?”

  贺剑轻:“你是我夫人,你在我心里。”

  葛一水:“你是阿新,是我儿子。”

  余珦:“……你们都说谎。”

  贺剑轻:“真的,不信问你爹。”

  余爹:“你X个小侯爷,放开我儿砸!”

  余珦:“咦?我记得了,我会这个!”

  贺剑轻:“这个是哪个?”

  葛一水:“走,跟爹去宫里溜达溜达!”

  余珦:“打死你个坏人,贺哥,我们走!”

  ………………………………

  1V1,HE,余珦(受)X贺剑轻(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珦,贺剑轻 ┃ 配角:余重启,关忠义,余念,葛一水 ┃ 其它:

  第一章

  越国南疆,夏日炙烈。

  贺剑轻面色不虞地从将军帐中走出,天气又闷又热,铠甲哪怕是做到了最轻便,稍微动一动也是汗如雨下,将内衫浸透,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这是五月以来与冯国的第十五场战事,冯国就像铁了心要攻下这座边陲小城,一波接一波的攻势,大大小小,让人不甚其烦。

  南疆的将士一个个叫苦连天,在此地待了几年的老油条倒也罢了,像贺剑轻这种刚来没几个月的,一年四季的气候还没适应一轮,风土人情更是一知半解,日子还没过平常呢,又遇到冯国不gān不脆,三不五时来打一场又退,任谁都憋着一肚子火气无处撒。

  暑热难消,一场仗又将他的体力消耗得快要见底,偏偏昭远将军又是个爱嘚吧的主,硬是留他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将这场仗从角角落落开始分析,得出了胜之侥幸的结论。

  的确侥幸,贺剑轻大力扯开衣领,望着前方的战场,那里是尸山血海,是用血堆出来的胜利。

  “少爷?”身后一直跟着他的何成发现他一直站着没有动,出声问道。

  烈日当空,再多晒会儿,怕是要中暑。何况贺剑轻一身láng狈,血迹斑斑,也不知有没有受伤。仗一打完,坐镇的昭远将军就紧急召见,都没来得及找军医看一看。

  贺剑轻闻着湿热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面色不佳地回头觑了何成一眼。

  何成是他从京城晖远侯府中带来的,既是他的副手,又是他的侍从,跟了他有五六年了,此时正用担忧的目光望着他。

  “你先回去,我去看看。”贺剑轻扯开带子,将甲衣脱了扔给何成,说完就走。

  何成捧着沉甸甸的铠甲,跟上几步,又停下了,叹了口气,无奈回去了。

  贺剑轻走向了正在打扫的战场,士兵们三三两两成群,将受伤的、死去的同伴和俘虏,分门别类地安置到不同地方。

  贺剑轻从他们身旁走过,看见了前几日给他带了大西瓜的同伴,还有很多他认识的面孔。

  他看得越久,心里的躁郁就更甚,有一股冲动要拿起佩刀冲入冯国阵营将他们一起杀gān净的冲动。

  “小心!”有人冲他喊了一声。

  贺剑轻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使得他整个人往前冲去,堪堪稳住身形没有摔倒。

  他及目看去,发现差点让他摔了一跤的是一段细小的铁链,大概一根手指粗细,正绑在一双手上。

  手很白很细,手的主人正被一具冯国人的尸体压在底下,看不到样子。

  贺剑轻挥手让要上前来帮忙的人退下,自己走过去将那尸体拨开,这才看清了此人的样子。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的冯国人,身形弱小,四肢纤细,不止手腕处,脚踝也被铁链绑住了。

  他面朝下趴着,身上没有伤口,也不知是死是活。

  “大人小心!”身旁凑上来两名士兵站在贺剑轻身侧,以防这人突袭。

  贺剑轻没有理睬他们,脚尖踢了对方腰畔一下,那人动也不动,又将他掀了一面,这才露出了那人的面容。

  此人看着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脸庞小巧,沾满尘土,显得整个人可怜兮兮的。

  士兵们面面相觑,有几个停下手里的动作,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讨论此人的身份。

  贺剑轻心里也很纳闷。

  看这人样子,穿的是冯国百姓的衣服,用链条绑住手脚,行动不便,不会是冯国的兵士,怎么会跑到战场上来? 

  或者,是冯国派来的jian细?那为何又要绑住手脚?

  就在在场几人议论猜测的时候,地上的人突然重重咳嗽了几声,贺剑轻身后的士兵们顿时警戒起来,先前那两人更是将手中的刀直指向他,以防不测。

  只见那少年人重咳嗽几声后,慢慢张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如黑玉一般,睫毛轻扇,迷茫地望向眼前凑在一起的几颗脑袋,还有亮晃晃的刀光,闪得他又闭了闭眼。

  贺剑轻心里掠过一阵自己也无法明白的奇怪感受,那少年人茫然的目光被眼睫轻轻扇动,仿佛要打开一扇门--

  这个念头仅仅一闪而过,贺剑轻没来得及抓住,又听见一阵铁链呛啷声,他定睛朝下看去,少年人似乎清醒过来,意识到身处何地,正四肢并用爬起来,又双膝跪地抬起双手,作投降状,睁着无辜的双眼,可怜地望过来。

  他看的是贺剑轻,仿佛知道这里他才是头儿。

  “饶、饶命……”少年人说的是冯国话,声音轻轻的,带着几分怯意和懵懂。

  这个边陲小城在越国与冯国边界,人员杂居,贺剑轻来到此地几个月,大致能听懂一些冯国话。

  身后士兵们自然也是如此,他们这下坐实了少年人的身份,便来征求贺剑轻的意见。

  “大人,此人怕是冯国jian细,该如何处置?”其中一人问道。

  贺剑轻压下心里的怪异,说道:“带去jiāo给关忠义。”

  “是!……起来。”得了令的士兵与另一人一同将少年人抓起来,押着他回营。

  铁链呛呛啷啷之声渐渐远去,与少年人眼里的无措与害怕一同消失在贺剑轻眼里。

  等到日暮时分,贺剑轻处理完战场上的一应事宜,回去简单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薄衫,见到何成端来晚膳,这才想起此事。

  何成年纪与少年人差不多大,身形同样只到他肩膀位置,就是比少年黑了好几分。

  “你先吃,我去找关忠义。”说完,就走了出去。

  何成急急忙忙跟上去:“少爷,好歹吃了饭再去,这天都要黑了。”

  “唔,你先吃,我去去就回。”贺剑轻挥挥手,将何成的关切留在身后。

  他过去时,关忠义正端着半个西瓜在一棵大树下乘凉。

  关忠义是他在京中的好友,年纪比他大上四五岁,长得肩宽腰圆,一张胖脸看着乐呵,平日里jīng明的小眼睛此时正恣意地半眯着。

  见到贺剑轻出现,关忠义拍了拍身侧,那里还有半个西瓜。

  “来坐,这天太热了,我快要被烤熟了。”

  贺剑轻没有坐,他直奔主题问道:“那个人呢?”

  关忠义“噗”一声将一颗西瓜籽吐出老远,一时没想起来:“谁?”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清枫语唐七公子折纸蚂蚁十世鲁班尺缘何故

 1/8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