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虚假宣传,骗我修仙_倚骄【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虚假宣传,骗我修仙_倚骄【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18/倚骄

  《虚假宣传,骗我修仙》作者:倚骄【完结+番外】

  文案

  高亮:虚假宣传,害人不浅!

  沈梧被忽悠进了一个号称“第一仙门”的修真门派。

  据说里面大佬无数——

  沈梧:假的!

  据说里面资源超好——

  沈梧:假的!

  据说里面美人如云——

  假的!都是假的!

  就连“第一仙门”这个称号都是假的!

  师父:拯救师门就jiāo给你与你师兄了。

  沈梧:……我觉得我需要重新拜个师。

  师兄:?去哪?

  沈梧(沉默片刻):请问,去师兄心里的路怎么走?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梧,周敛 ┃ 配角:长梧子,云谢尘,阮玉 ┃ 其它:

  修行有期

  第1章 少年游(一)

  初见长梧子道人,是在城破之日的谶都。兵戈之祸似乎能被坚固的城墙永远隔绝在外。

  今天夫子放学早,巳时三刻,便叫他放下了书,说是家里来了客人,爹爹让他去见一见。

  一进庭院便看见了那个客人。

  不高大也不魁梧的壮年男子,胡子拉碴的,正坐在庭院里慢悠悠地饮茶。他有些驼背,但远远看着却不显得猥琐难看,反而还有几分道骨仙风的意思。

  ——或许是因为他穿了一身白的缘故。

  沈家的庭院,小而jīng,专门请了花匠来打理,眼下是四月份,正是姹紫嫣红满园chūn色关不住的时候。在这样一片万紫千红中忽然插入了一片面积不小的朴素的白,就很有些扎眼了。

  沈梧还没见过这样的人物,想到夫子为了这个人特意让他早点出来,心里先就升起了一点模糊的敬畏,小身板不由得挺得更直了。

  他庄重地走过去,一脸严肃地给坐在那人对面的爹爹见礼,沈父拉着他,道:

  “这位是长梧子道长。”

  沈梧怀着十分敬意,向他作揖行礼,目光落在对方的衣袖上,一不小心就看得仔细了些。

  这一看就觉得不对:道长的衣服怎么还掺着别的颜色,莫不是蹭到了哪里弄脏了?

  沈梧奇怪,眼睛盯着那一块衣袖,琢磨了许久,才发现,道长的衣服上的杂色根本不是蹭到脏东西了,那才是这身道袍的本来颜色。

  也不知是穿了多久,洗了多少回,还是当初这块衣料染色的时候就染得不用心,竟然褪色到了这个地步。

  沈父拍拍他的脑袋:“沈梧。”

  沈梧意识到不妥,垂下手,低眉顺眼地现在父亲身后,眼睛却还是忍不住一下一下地往道人的衣服上瞟。

  长梧子道人浑无知觉,还在仙风道骨地跟沈父打太极,偶尔看向沈梧,眼神就会变得格外和蔼。沈梧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听见他说:

  “……门派内灵石遍地,能人辈出,资源无数……”

  好像是在夸他家很富有的样子。沈梧关切地又瞅了一眼那片衣袖,有点揪心:怎么不知道给自己换身衣服呐。

  沈父问:“那道长看,我儿资质如何?”

  沈梧听见叫自己,下意识地抬起头。他满心都装着长梧子的那块衣袖,眼睛便不免有点失了神采,显出了几分憨气,正好跟长梧子望过来的视线对上。

  长梧子从他的额头看起,差不多把他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才回沈父的话:

  “我观令郎颧骨平滑,下巴圆润饱满,脸型标致,而目光清正,资质奇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修道奇才啊。”

  这位道长脸型也很标致,奈何眼距实在有些近,眼窝也深了些,天然的就有忧郁严肃之感。沈梧叫他这么忧郁地望了一阵,没把持住,神情也跟着忧郁了一下,眼睛更是无神。

  这一幕恰好被长梧子瞧见了,又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想必沈小郎君也是聪颖过人的。”

  沈梧双目失神地回想了一下他方才说的话,不知为何总有种qiáng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沈父笑呵呵道:“哪里哪里,这孩子打小就笨,以后要劳道长多多费心了。”

  沈梧冥思苦想,余光瞥到一簇粉色的牡丹花,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他曾在何处听过这话:是东街的那个算命先生!

  他还记得算命先生是同一个穿粉衣的姐姐说的,原话与道长所言略有出入:“小姐我观你颧骨平滑,下巴圆润饱满,脸型标致,你这是旺夫相。见你眉宇间桃花隐现……嗯?你这是已经开始jiāo桃花运的征兆啊!”

  沈梧简直大吃一惊,心道失敬失敬,原来道长竟然是跟算命先生同出一脉的么!

  长梧子面有难色:“这个,宗门收徒皆有定制,道人委实不敢擅自做主。”

  沈父解下钱袋,放至他跟前:“劳道长费心了。”

  长梧子手上动作却极麻利地把钱袋收入了袖中,继续为难:“入宗门倒还有法子,可若要成为内门弟子,就……”

  沈父沉吟片刻,起身道:“道长且随我去府库,若有所需,但凡沈某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又看了一眼沈梧,道:“阿梧,你也过来。”

  沈梧站在府库内,眼睁睁地看着长梧子几乎把库房搬空了一半,才心满意足地停止搜刮,就连那张天生含愁的脸,此时也透出了遮不住的喜色。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这个道长,是过来打秋风的!

  沈父在谶都算是个颇有名气的善人,不少江湖人士路过此地,都会过来打一打秋风,这本没什么。可人家打秋风,大多也就是在沈府住上几天,蹭几顿饭,走的时候讨要一些盘缠。

  没见过有谁打秋风是像长梧子这样的!把整个府库都搬了一半走!

  偏偏沈父视而不见,甚至脸上还挂了个难得一见的笑,与他热络地jiāo谈。

  那长梧子道人的袖子也不知是什么做的,装了那么多东西,愣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广袖飘飘,潇洒极了。

  长梧子又改了口风,只差拍着胸脯保证了:“道人便是拼得一身剐,也要保沈小郎君入我烟萝派的内门!”

  沈梧迷茫又迟疑地想,这个人,真的是个骗子吧?

  什么烟萝派,听都没听过。

  没准连方才夸他的那一番话,都是剽窃的东街算命先生的台词。

  可是,爹爹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对自家父亲的敬爱和崇拜生来就有,随着年深日久的相处,更是刻入了骨子里。他挣扎了片刻,对父亲的信任占了上风,于是决定静观其变。

  然而……并没有什么变化了。

  沈父开口留长梧子一起用饭,长梧子摆摆手拒绝,道:“沈郎君好意,道人心领,不过道人已辟谷,怕是没那个福气,尝到贵府的佳肴了。”

  顿了顿,又道:“且道人此次出门已有一段时间,再拖延一二,恐会遭到惩罚。”

  沈父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怔了一瞬,怅然道:“这便要走了么?”

  长梧子道:“宜早不宜迟,何况,谶都眼下是个什么情形,沈郎君心里应该明白才是。”

  沈父默然片刻,苦笑:“也是。”

  转而把沈梧招呼到跟前,蹲下去,摸着他的头,道:“阿梧,这位道长欲引你入他宗门修行,你看可好?”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鲁班尺雨田君梨花烟雨余华mijiatwentine

 1/8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